小說書籍資料

昔日的你與今天的我
  • 原文書名: あの日の君と、今日の僕
  • 集數: 第1集
  • 作者:久我有加
  • 插畫: 左京亜也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劉哲琪
  • 出版日期:2019/3/20
  • ISBN: 978-957-262-631-3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睽違十年,健吾與以前同校的第一型男涉川再次相會了。高中畢業那一天,涉川單方面對健吾告白後,哭著離去。如今健吾在電視台工作,於製片公司工作的涉川則成了實力派的製作人。兩人一同負責製作一部落語家的紀錄片。重逢後,涉川用顫抖的聲音為告白一事道歉,但他在健吾面前時的模樣仍不太對勁。而健吾也開始覺得這樣的涉川很可愛……?甜美的重逢浪漫小品♡
相關資訊
我喜歡上別人了。
  聽到長髮女孩顧慮地開口,築島健吾暗付:「又是這個夢啊。」這個夢結合了他還是高中生時,實際發生在他身上的幾段往事。他已經做過這個夢好幾次了。
  夢的前半段已經夠讓人錯愕,後半段的發展還更具衝擊。
  這不算是個好夢,健吾想盡快清醒,卻完全醒不過來。他無可奈何,只能凝望低頭的女孩。
  女孩穿著鐵灰色的西裝制服和裙子,搭配著豆沙色領結,這是健吾就讀的高中的女生制服。
  健吾也穿著高中制服——鐵灰色西裝制服和長褲,搭配著豆沙色領帶。是的,這是他高中二年級時的回憶。
  所以,我不能跟你交往了。
  女孩說的話讓高中生健吾大受打擊。這是理所當然的。健吾就讀一年級時,與同班的千夏開始交往,兩人交往已經將近一年。他直到現在為止,都認為兩人交往得很順利。
  妳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
  一點也不突然。我慢慢喜歡上了那個人……
  那個人是誰?
  健吾的口吻自然變得氣急敗壞,但千夏默不作聲。
  我在問妳那個人是誰!
  慎吾破口大罵,瞬間,某個男孩突然從女孩背後冒了出來。
  男孩的身材比例良好,身上也穿著鐵灰色制服。他的眉毛呈現優美弧線、雙眼皮鑲著纖長睫毛、鼻梁高聳。他的五官配置完美,外貌清秀。比起「帥氣」,「美型」這一詞更適合他。
  千夏就是喜歡上這傢伙。
  健吾不曾跟他同班,卻知道他的存在。他外貌清秀、頭腦聰明,甚至還是籃球社的王牌球員,在地區預選賽表現優秀。儘管表現優秀,他卻不會盛氣凌人、裝模作樣,總是面帶笑容,個性沉著穩重。校內每個人都認識他,俊美的外表使他在校園外也赫赫有名。
  健吾不是個美型的男孩。他只能勉強算是型男,個頭也比對方稍矮。
  但他的成績不輸對方,也是足球社的先發球員。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他頗富幽默感,深受同學歡迎。
  自己究竟缺少了什麼?
  健吾面對著男孩。對方不發一語,緊盯著他。
  千夏甩了健吾後,立刻就跟隔壁班的美男子告白,卻慘遭對方乾脆地拒絕。健吾鬆了口氣,同時也湧起一抹複雜的心情。他確實認為千夏自作自受,可是他對千夏的感情仍未徹底消失,因此聽說那位美男子拒絕千夏後,他氣憤不已。
  那傢伙為什麼要拒絕千夏?千夏那麼可愛,他有什麼不滿嗎?他是不是因為自己很受女生歡迎,就得意忘形了?
  那位俊美的問題人物拒絕千夏的告白後,開始緊盯著健吾不放,讓健吾感到更不快。儘管他沒有找健吾交談,兩人卻常常四目相交。健吾一開始認為是自己想太多,刻意避開對方後,對方的眼神卻開尋找健吾的去向,這讓健吾堅信對方一直盯著自己。
  男孩這麼做是出於憐憫、好奇還是輕蔑?說不定以上皆是。由於千夏是因為他甩掉健吾,所以當他面露大家讚不絕口的沉穩笑容時,健吾卻認為男孩的臉宛如一張能面面具,毫無表情。
  「築島。」男孩突然開口呼喚,嗓音低沉卻溫和。
  不知不覺間,千夏消失無蹤。剩下健吾和男孩站在颳著冷風的河堤上。
  夕陽將蒼穹染成淡紫色,兩人的懷中都抱著黑色筒狀物和許多花束。畢業典禮剛結束,他們正踏上歸途。
  健吾回過頭,男孩正站在身後。健吾不曾在上下學途中遇過男孩——男孩的家似乎與健吾家在反方向——兩人在學校時不曾說過話,因此看到男孩喚住自己,健吾訝異不已。
  男孩的臉上彷彿寫著千愁萬緒。由於他五官端正,連這樣的表情都充滿魅力。
  你打算趁最後一刻來嘲笑我嗎?
  健吾準備好架勢,直勾勾地盯著男孩,對方卻彷彿下定決心似的開口說:
  築、築島,我……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他用沙啞的聲音吞吞吐吐告白後,低垂下頭。
  健吾一臉錯愕地張大嘴巴。這傢伙突然在說些什麼啊?
  什麼?這傢伙會一直盯著我,是因為喜歡我嗎?嗚哇,我完全沒發現。話說回來,他指的喜歡不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吧?不管怎麼想,這都是告白。他的身體一直發抖,難道不是因為天氣太冷嗎?
  健吾在兩秒鐘內湧出這樣的思緒後,赫然回神。
  他接到對方的告白,勢必要給出回應。
  可是……我不曾用這種角度看待這傢伙……
  再說,這是男孩第一次找健吾交談。老實說,健吾對男孩沒有任何感覺。再說,他之前很討厭男孩緊盯著自己不放。就算扣除千夏那件事,健吾對男孩也沒有好印象。
  如果男孩當初是因為喜歡健吾,緊盯著他不放,而不是出於輕蔑,健吾確實能理解對方那麼做的原因。
  然而男孩的告白太突然如來,健吾無法得知自己對男孩的感覺,無法想像自己跟對方交往的模樣。最重要的是,兩人都是男性。
  呃……那個……我很抱歉。
  看到男孩低著頭,全身顫抖的模樣,健吾決定先好好向對方道歉。由於男孩總是笑容滿面,情緒不曾出現劇烈起伏,使健吾更同情對方。
  下一瞬間,對方猛地抬起頭,鑲著纖長睫毛的雙眼皮眼眸盈滿淚水。
  健吾錯愕不已,此時男孩淚流滿面,綻開笑容。
  對、對不起,讓你感到不舒服了吧。我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忘了我吧。好好保重!再見!
  男孩拋下這些話,轉過身用驚人的速度向前衝刺。健吾忍不住想開口喚住對方,不過男孩已經拉開距離。真不愧是籃球隊的王牌球員。
  健吾獨自站在颳著冷風的河堤上,「欸……」地低聲驚呼。
  那位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美男子,竟然全身顫抖,哭個不停……
  看樣子那傢伙真的很喜歡我。


  「欸——!」
  健吾被自己的驚呼聲吵醒後,猛地坐起身。
  偶然路過的助理導播——AD發出哀號。
  「對、對不起,我馬上處理!」
  啊,你誤會了──健吾想這麼開口,但對方已經全速衝刺離去,聽不見他說的話。儘管責罵AD也是健吾的工作之一,可是他不該嚇到對方。
  健吾嘆了口氣,轉動肩膀後,發出了討厭的喀嚓聲。他已經習慣在沙發上小睡片刻了,然而連續三天睡沙發仍讓人筋疲力盡。
  這裡是大阪地方電視台——KS電視台的總公司。身為電視台導播,除了自己負責的綜藝常態節目之外,他手頭上還有幾個特別綜藝節目,這表示他勢必要同時處理這些節目的後製工作,導致他沒有時間回家,晚上只能睡在辦公室角落的沙發上。光靠電視台內的淋浴間沖澡,沒有辦法刷洗掉他的疲憊。
  當他躺上沙發時,窗外還一片黑暗,現在太陽已經升起。辦公室本來冷冷清清,現在人愈來愈多。進入梅雨季節已經過了一個月,這陣子天氣炎熱潮濕,電視台內卻仍維持著恰當的舒適溫度。不過冷氣使健吾的喉嚨乾燥不堪,他咳了幾聲,嘆了口氣。
  為什麼自己會反覆做同樣的夢呢?
  甩掉千夏的男孩跟健吾告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自從健吾和男孩在河堤上交談後,兩人就不曾再見面。聽朋友說,男孩似乎去東京讀大學了。大概是知道健吾選擇就讀大阪的大學,所以才表示兩人不會再見面吧。
  總之,那是健吾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最具衝擊的經驗。再怎麼說,也是一位擁有模特兒身材的美男子全身顫抖地對自己告白,因遭受拒絕而痛苦不堪,最後只拋下一句「再見」就離開。老實說,千夏提分手一事應該要更讓健吾印象深刻才對,然而男孩的告白帶來強大的震撼,掩蓋過失戀的記憶。
  健吾至今不曾喜歡過同性,身邊也沒有出櫃的LGBT,他只有聽說過這方面的事情而已。不過他認為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也對同性戀沒有任何偏見。因此聽到對方的告白後,並沒有感到不舒服,只是吃了一驚。
  就算知道自己在做夢,還是會嚇一跳……
  明天一定要好好回家泡澡,在床上休息。只要沉沉入睡,就不會做這個夢了。
  健吾這麼下定決心,擦了擦稍腫的眼睛,此時,突然有人呼喚他的名字。一位特徵是圓臉和圓眼睛,身形微胖的男人——KS電視台的製作人平石走了過來。男人四十一歲,離過一次婚,現在單身。
  「平石先生,早安。」
  「早安,這是早餐。你從昨晚開始就只有吃泡麵吧?」
  「謝謝。我收下了。」
  健吾感激地接過平石遞給自己的便利商店塑膠袋。塑膠袋裡裝著他喜歡的炸豬排便當、罐裝茶以及他喜歡的多拿滋。真不愧是KS電視台引以為傲的天才製作人,設想真周到。健吾不禁揚起笑容,迅速取出便當。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