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為所欲為的前勇者再度轉生,開始強大而愉快的第二輪遊戲(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自重しない元勇者の強くて楽しいニューゲーム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新木 伸
  • 插畫: 卵の黄身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仁鴻
  • 出版日期:2018/3/19
  • ISBN: 471-094-555-536-2
  • 新台幣售價:250 元
內容簡介
在第二輪的遊戲人生裡,該幹些什麼才好呢?

我再次轉生到過去曾以「勇者」身分拯救的異世界。上次轉生過來的目的是「打倒魔王」,可是這次卻沒有任何目的。
儘管我擁有勇者在第二輪遊戲裡強得離譜的能力,但我決定隨心所欲地活下去。
我率領著世界最強的賢者女僕,收留奴隸少女並以「勇者式帶練」對她展開鍛鍊,還讓盜賊少女改過向善,就此增加了夥伴。
無論是豪宅廣廈還是最強裝備,全都任我挑選。但我真正想要追求的既非財富,亦非榮譽,也非美女。我只求一件事情──那就是活得像我自己!在這次的人生裡,老子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哇哈哈哈!!
前勇者為所欲為、強大而愉快的第二輪遊戲人生!即將火熱開演!
相關資訊
卡車車禍轉生 「好的。由本人由本人~一級管理神艾露瑪莉亞為您服務。」
  
  不知從何時開始。
  我變得經常做夢。
  夢境裡,身為「勇者」的我,在異世界過著與現實世界截然不同的人生。
  在那個世界裡的我,與現在的我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我被人們需要,並過著戰鬥、戰鬥、不停戰鬥的日子。
  但夢境終歸只是夢境──
  我一開始是這麼想的。
  然而,每晚鑽進被窩都會出現的夢境,讓我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懷疑,現實世界的人生是否才是一場幻覺。
  現實世界裡的我,過著微不足道的人生。
  日日夜夜遭到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壓榨──這就是我的「現實」人生。
  求職失敗後靠打工度日的我,本以為總算找到穩定工作,卻沒想到新公司是黑心企業。
  因此,在「夢境」裡窺見的另一個人生,對我來說逐漸成了另一個現實。
  不過,就黑心的程度來說,夢境裡的「勇者工作」其實也不遑多讓……
  每天戰鬥、戰鬥,不停戰鬥……贏了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只要稍有災情出現,便會被民眾出聲痛罵「這樣也配稱為勇者嗎」。
  而到了最後──
  這是直到最近才出現在夢境裡的場景。
  勇者的結局是──
  在與魔王的決戰中,落了個同歸於盡的下場。
  但在這兩種血汗人生裡──
  若問我要選擇哪一個,我心裡早有答案。
  假如同樣要被壓榨至死,和毫無意義虛度一生相比,為了達成某種目標而獻出生命,至少還強上一些。
  與其和愛情及邂逅無緣,以單身童貞貴族身分,寂寞地終老一生,不如和美麗的公主相遇,共譜一段浪漫戀曲。就算這是一場無法結合的悲戀,也比前者強上許多。(勇者根本沒有談情說愛的閒情逸致。最重要的是,公主身旁已有比我更能為她帶來幸福的男子。)
  而最關鍵的一項不同之處在於──
  勇者擁有同生共死的「夥伴」。
  
    ◇
  
  就在某一天,我被卡車撞了。
  而我當然就這樣死了。
  然後,我來到一個搞不清楚是哪裡的奇妙空間──
  遇見自稱「女神」的存在。
  
    ◇
  
  《您好。您醒來了嗎?醒來了吧?》
  有道聲音從某個地方傳了過來。
  眼前有一團模模糊糊、像是光球的東西……我是這麼感覺的。
  《啊啊,您最好別勉強凝視人家的表象喲~畢竟我們這種高次元存在~對三次元的你們來說太過刺激。您的意識會被完全燒毀喔。》
  那道聲音說了什麼?我放棄凝神細看的念頭,以朦朧的視線看著光球。
  《話說回來,您能聽見我說話嗎~?意識已經恢復了嗎~?》
  我想要開口回答問題。
  但似乎沒有辦法開口。
  取而代之的是,腦海裡浮現「是」和「否」的選項。
  被卡車撞死的我,似乎只剩下靈魂。
  只能用「是」或「否」來作答。
  無可奈何之下,總之我先選擇了「是」。
  
  ‧
  ‧
  ‧
  →是
  
  《好的,您能聽見我說話呢~那接下來就開始辦理手續~唉呀,抱歉自我介紹晚了~本次的轉生手續,由本人~一級管理神艾露瑪莉亞為您服務~》
  怎麼好像是個莫名歡快的女神,感覺就算由JK來擔任也沒有任何不協調。還有,神明的世界裡,也有階級這樣的東西存在啊。
  《嘿嘿嘿。這是從你們人類世界引進的制度~這套制度很不錯呢~能夠劃清權限真的很棒喲~人家似乎是地位相當尊貴的人物喔~在引進這套制度以前,都沒發現這件事呢~還有JK也挺不錯的呢~JK~人家也想當一次看看~好想喝喝看紅茶這種飲料啊~》
  JK女神可真饒舌。
  《那麼,讓我們進入正題吧。曾經在前前世拯救世界,積累大量點數的您,居居居!居~然!能夠享有一項特權!》
  哦哦,果然是這樣。
  我好像隱約明白了。
  明白了各種事情。
  前一段人生裡時常冒出的夢境,這下也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而接下來將要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大概也能猜到。
  我以為「那種事」只是小說杜撰的故事──但說不定真的有少數人「體驗過這種事」。
  《您的點數還剩下很多喲~!您這次想要選擇什麼?》
  話說你們是採用集點制啊?是像商店的集點卡那樣嗎?
  《您想帶著一把霹靂無敵強的武器轉生嗎~?是傳說中的武器,超級厲害的喔。光是拿著它就能讓您成為最強的存在。》
  免了。
  
  ‧
  ‧
  ‧
  →「否」
  
  《那為您安排一些霹靂無敵強的敵人如何~?比上次更難纏且高等級的夢魘級魔物。走出初始城市遇上的雜魚怪物,強度都足以和上一次的最終頭目相比擬──》
  饒了我吧。
  
  ‧
  ‧
  ‧
  →「否」
  
  《咦~?也不要~?有很多人都跟我們要求,說想要遇上比自己更強的對手耶……》
  或許是有這樣的人存在,但我已經受夠那些了。
  《這麼說起來,您上回好像說您已經受夠這些,只想在和平的世界過著普通生活~因為這樣,所以完全沒動用點數呢。》
  原來如此。我上回是這樣說的啊。「上回」到底是怎麼樣我沒有印象,但是從那堪稱慘烈的勇者人生來看,上回的我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也不是不能理解。
  ……咦?慢著。
  普通?她剛才是說「普通的生活」嗎?
  我可是被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壓榨到那種地步耶……?
  我連續按了好幾下「否」。
  《咦~?您這是在客訴嗎~?那個啊,人家是轉生女神,您如果要客訴,請洽詢客訴中心的人員~》
  少囉唆,宰了妳喔。
  《欸,嗯……請您稍等一下喔。人家去查詢一下您轉生的前一個世界──》
  女神的聲音暫時消失。只剩下光球忽大忽小地微微跳動。
  不過,這顆光球可真是漂亮。
  《那個……您轉生世界的設定,似乎沒有什麼明顯錯誤耶?》
  少唬弄我了。
  我連續按了好幾下「否」。
  《女神是不會撒謊的喔~?不過~人家過陣子想去學一下怎麼撒謊~好像只要擁有物質大腦,就能夠撒謊呢。》
  誰管妳啊。
  《您生活的前一個世界,不是非常和平的地方嗎~?既沒有魔王,戰爭也只發生在局部地區。您生活的國家,在您所處的時代裡沒有發生戰爭對吧?》
  唔……話是這樣說沒錯啦。
  《還有啊,那個要怎麼說?……「黑心」?說起來那個也不算特別惡劣吧──在世人眼裡,那好像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吧?》
  唔──這話說得倒也沒錯啦。
  《然後啊,關於您沒有異性緣這件事情,也是非常一般的──》
  知道了、我知道了啦。妳就別連這種事也一併說出來啦。
  我連續按了好幾下「是」,好讓女神閉嘴。
  《那就先不說這些了,您這次想來點什麼?外掛如何?外掛不錯喔。》
  就跟妳說我不需要了。
  《為了讓轉生者盡快融入轉生的世界,並順利生存,我們規定要贈送一項外掛能力。》
  比起那種東西,我更想拜託她另外一件事情。
  ──但問題在於,該怎麼做才能把內心的想法傳達給這位JK女神……
  ……
  ……
  ……
  光靠「是」和「否」來傳達,實在太折騰人了。
  我希望她讓我選擇轉生的目的地。
  ──我好不容易把這件事情傳達給女神。
  《咦?您真的要把轉生的目的地,設定為上上個世界──那個世界嗎?》
  
  →「是」
  
  《欸,居然想轉生到被自己拯救過一次的世界,您可真是個怪人呢~》
  會嗎?
  對我來說,這就是我的心願。
  在那裡度過的人生,才是我的「現實」。
  只要這樣就夠了。我只是想回到那個世界。
  《我說~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那個世界已經非常和平了喲~您既當不了國王,也成不了英雄喔?就連魔王也不存在了。我們這裡也沒有收到任何英靈召喚的請求。》
  無所謂啦。
  《您確實是拯救了那個世界。自那之後,已經……嗯,以三次元的你們的主觀時間來說,已經過了幾十年了喲!準確來說,是過了五一年三一二日七小時三二分一五秒。》
  已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啊?
  《您認識的那些人,應該都不在了吧~?──人類的壽命有多長?五年左右是嗎?》
  妳是在說倉鼠嗎?
  好了啦,別再囉唆了。
  總之,讓我轉生到那個世界吧。
  
  ↓「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
  
  我連續不斷按下「是」。  
  《啊~好啦好啦~人家知道了啦。》
  女神似乎放棄勸說我了。
  《好的,接下來就讓您回到那個世界~您將重返故地~那麼,本人一級管理神艾露瑪莉亞,很高興能為您服務~》
  JK女神以像是客服中心人員的台詞作結。
  在聽著她活潑輕快聲音的同時──
  我的意識迅速遠去。
  朝寫作「異世界」,讀作「故鄉」的──
  那個異世界。
  
 回歸異世界 「久違了,御主。」
  
  當我回過神時,已站在某棟建築物裡。
  看起來像是陳舊的倉庫,或是用來收納的置物間。
  我杵在這棟半朽、遭人廢棄的木造建築裡。
  屋子裡雖然一片昏暗,但或許是因為屋頂有破洞,陽光從各處透進來,在地上形成小小的圓形光點。
  稻草上鋪著床單,形成簡陋床鋪;其他還有幾件家具。從這些東西散發出些許生活感。
  地上有一道魔方陣。幾絲殘留的魔力餘焰,正輕輕閃爍。
  我意識到自己的雙腳踏上地面。
  因為我直到方才為止都還是只有意識的存在,所以對於獲得雙腳、踩到地面的觸感都感到新鮮。
  我看向自己的雙手──粒子正「咻咻」地聚集,逐一形成手肘、手臂以及手指。
  嚇了一跳的我,盯著這幅景象好一會兒──不過雙手的整體輪廓已不再晃動。
  原來如此。轉生者的肉體就是這樣長出來的啊。
  「久違了,御主。」
  從我身後傳來的女子聲音──讓我大吃一驚。
  我非常非常緩慢地──轉過頭。
  站在那裡的人──
  「是……莫琳嗎?」
  我不由自主低聲道出這個名字。
  站在那裡的,是過去和我一同踏上征途的其中一人──
  既是賢者、占卜師,同時是預言者和神諭者──
  她是召喚身為『勇者』的我,並將我培育為戰士的人物──
  美女莫琳在我上上回的『勇者』人生裡,是亦師、亦姊、亦夥伴、亦隨從的存在──而一名長得和她一模一樣的女性,此刻就站在這裡。
  「……不、不可能有這種事吧。」
  根據轉生女神的說法,自我拯救世界以來,應該已經過了幾十年的歲月。
  莫琳確實是感受不出年齡痕跡的女子……但不管怎麼說,也不可能保持原樣、毫無變化。
  眼前的女子大約二五歲左右。
  儘管身上罩著一件深紫色寬袍,依舊能看出凹凸有致、深具女性魅力的勻稱曲線。
  髮色是在這個世界極為罕見的黑髮。她留著另一邊世界稱為「短鮑伯」的髮型,和她無甚表情的冷艷氣質十分般配。
  無論是身材、氣質,甚至是髮型,都和以前的莫琳一模一樣……
  但應該還是不同人吧。
  「我是本人喔。」
  「咦?」
  我驚訝不已。
  「不是吧,不可能有這種事吧?都過了好幾十年了耶……」
  「那就當作不同人吧。您認識的是我母親,而此刻在這裡的我是她女兒。」
  「什麼叫『那就當作』?妳到底是莫琳還是她女兒啊?──而且就算妳真的是莫琳的『女兒』,年紀也還是對不上啊。」
  「那就孫女好了。」
  我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
  「好啦,怎樣都無所謂,不管妳是本人還是她的兒孫。總而言之──妳是莫琳對吧?」
  「是的,御主。」
  莫琳拉下衣服領口,向我展示肩頸一帶。在她白皙的肌膚上,刻著一個郵票大小的印記。
  隸屬的紋樣。
  她以纖細的指尖觸碰那道黑印,印記便散發帶著魔力的光芒──
  在我衣服的胸口一帶,也冒出同樣的印記。可以透過衣服看見那道光芒。
  「即使歷經兩次的轉生,也依然有效呢。畢竟隸屬之紋是刻在靈魂裡的印記。」
  「妳沒有把它消除掉啊?」
  我問道。
  這道能夠強制人服從的魔法,在締結契約的其中一方離世後,還活著的一方可憑自己的意願消除。
  前前世的我,對莫琳施加了這道契約魔法。
  我是有必要的理由,才向亦師、亦姊、亦友、亦夥伴(不確定是否能稱作戀人)的莫琳,施加這道魔法。
  但我完全沒想到這道魔法依舊有效。莫琳居然沒有消除它。
  「因為沒有這麼做的必要。」
  莫琳泰然自若地說道。
  那張先前一直都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孔,浮現一絲微笑。
  然而,那張笑臉很快又切換回平常面無表情的冷漠模樣。
  「管理神通知我有轉生者要過來,我就在這裡等……但為何出現的會是御主呢?」
  「我不能來這裡嗎?我之前的世界,很流行被卡車撞了後,轉生到異世界的套路喔。」
  「我瞭解御主是基於某種愚蠢的死法而轉生。但您為何要特地轉生到這個世界?」
  「妳這種說法,怎麼好像在嫌我麻煩。以前明明是你們這邊把我叫過來的耶。」
  「是的,因為當時世界的平衡遭到破壞。所以我為了對抗『魔王』這樣的特異存在,訂購了作為另一種特異存在的『勇者』。」
  「別用『訂購』這種詞好嗎?我可不是貨物。」
  「由於管理神欠了我一點『人情』,因此當天就能馬上到貨。」
  「妳以為是在跟Amazon買東西喔!」
  莫琳沉默了半晌──擺出微微抬頭看向半空的動作。
  接著立即開口──
  「嗯,差不多就是※『Prime會員』的感覺……不過御主,這是個需要擁有其他世界常識才能聽得懂的玩笑,我覺得您期待我對此做出吐槽,有那麼一點強人所難。」(譯註:Amazon的付費服務,會員享有諸多福利,當日到貨即為其中之一。)
  「規規矩矩對此吐槽的妳,也半斤八兩好不好?」
  我們兩人瞬間微笑了那麼一下。
  過往每天都會上演的拌嘴戲碼──現在又回來了。
  「您還沒有回答我,再次轉生到這個世界的理由。」
  「這果然讓妳很困擾嗎?」
  「嗯,老實說有那麼一點。就如我剛才對您說的,勇者級的靈魂,在這世界是一種特異的存在。只要御主有那個意思,就可以完全不費吹灰之力,而成為平衡破壞者。」
  「我不會去當什麼平衡破壞者啦。」
  「您能夠當上喔?」
  「就跟妳說我不會當啊。」
  「您會成為平衡破壞者。只要您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雖然要成為神還差了那麼一點,但要成為惡魔是沒有問題的。而要當上魔王也……」
  莫琳目不轉睛地向我投以詢問的視線。
  「勇者若當上魔王,是要人類怎麼辦啊。」
  「所以請您別去做這種事。然後,光是這樣拜託還不夠保險,所以我得一直監視您。」
  「具體來說是?」
  我詢問莫琳。
  「我必須跟隨在您的左右。」
  「一直嗎?」
  「嗯,御主在這個世界的期間,我都會一直跟在您身邊。」
  「那就是一輩子的意思囉?」
  「是這樣沒錯呢。為了不讓御主您做出什麼『搗蛋行為』,我得一直看著您才行。」
  莫琳和我之間的距離,略微縮短了一些。
  主動靠近對方的究竟是她還是我,也說不清楚。
  「這回既沒有必須打倒的魔王,也不需要像上回那樣培養您的能力……我該以什麼樣的角色來面對您呢?母親?還是姊姊?」
  敗給她了。居然還扮演過「母親」啊?在我的認知裡,莫琳頂多就到「姊姊」而已。
  不過,上回的確是從幼年時期開始就被莫琳撫養長大──
  「看來『姊姊』也無法令您滿意呢。那您想要我扮演什麼?師傅?朋友?夥伴?」
  我想要更進一步。
  可以是比這些更上一層的關係嗎?
  我和莫琳之間的距離,比先前縮得更短了。
  我們兩人的身體,已到達緊挨著的程度……
  「御主就算輪迴轉生了好幾回,似乎還是個不爭氣的膽小鬼呢。您在前世的時候也是如此,雖然好像對我的身體很感興趣,卻只敢斜眼偷看;而一旦視線和我對上,就馬上把頭撇到一旁裝作沒這回事。還在那裡吹著無聲的口哨,看了真的讓人覺得很可憐呢。」
  莫琳的這番話,聽起來帶著怨懟之意。
  她將蔥白般的指尖抵在我的胸口一帶,畫了好幾個圈圈。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畢竟那時候……」
  每天都在戰鬥,根本沒有餘裕談情說愛。
  身為肩負世界命運的勇者,我必須謹言慎行。
  我以勇者的身分度過了二○年的人生。戰鬥、戰鬥、不停戰鬥──最後以自己的生命換來世界的和平。
  「可是您只要動用隸屬之紋,我便沒有拒絕的權力啊?」
  嗯,是這樣沒錯。
  老實說,「沒有餘裕」不是真正的理由。
  而是害怕。
  那時的我只想著,要是被莫琳拒絕該如何是好。
  只要有隸屬之紋,莫琳便不能拒絕我的命令,但隸屬之紋無法一併駕馭對方的心靈。
  我非常害怕自己被莫琳討厭。
  「您在先前轉生的世界裡,有累積到什麼『經驗』嗎?」
  「這個嘛,不曉得呢。」
  我閃爍其詞地答道。
  小姐?我可是每天過著被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壓榨的日子耶!
  妳到底是期待我能累積到什麼「經驗」啊?
  但是──
  我在重返這個世界時,心中只確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
  「啊。」
  莫琳輕呼一聲,因為我把她摟進了懷裡。
  「我有沒有累積到什麼『經驗』,妳要不要自己試試?」
  「我該以什麼樣的角色來面對您──您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懷裡的溫香暖玉,傳來沉甸甸的美妙觸感。
  我在腦袋開心到快要一片空白的同時,努力保持冷靜。
  「我、可以、選擇拒絕您嗎?我應該要怎麼做才好?」
  莫琳背過臉,眼睛盯著完全無關的方向。
  「隨妳高興吧。」
  我如此說道。這是我的真心話。
  我不再害怕被拒絕,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會因為遭到拒絕而受傷的時代,已是令人懷念的遙遠過去。
  比起這種事,我更渴望得到莫琳。
  如果莫琳要拒絕我,就讓她拒絕吧。
  我只是想要得到她而已。
  「您不動用隸屬之紋嗎?」
  「有那個必要嗎?」
  莫琳依然不願和我對上視線。
  一開始,我不明白是為什麼──但我很快發現理由。
  莫琳的視線一直盯著的東西──是擺在小屋牆邊的乾草床鋪。
  我在能重返這個世界時,心中只確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再也不要謹言慎行。
  我將莫琳推到床上。
  
 一夜雲雨過後的雀鳴聲 「御主簡直就是一頭野獸呢。」
  
  早上。
  啾、啾……外頭傳來像是麻雀的叫聲。
  異世界也有※麻雀嗎?(譯註:日本的小說漫畫在不便露骨描寫床事的情況下,會直接切換到隔天早上的完事後場景,此時多半會伴隨麻雀「啾啾」的叫聲。)
  我一邊想著這種事,一邊在乾草床鋪上窸窸窣窣地翻了個身。
  處於半睡半醒狀態的我──漫不經心地向身旁一摟──
  應該躺在我身旁的女子不見了──床單上徒留一道身體的餘溫。
  頓時──我整個人如入冰窖,猛地跳下床。
  「早安,御主。早餐還需要一點時間準備。您可以再躺一會兒沒關係。」
  已經一絲不苟穿好衣服的莫琳,以同樣無懈可擊的撲克臉說道。
  她昨天明明那麼狂亂……現在卻看不出任何痕跡。真是堪稱完美的偽裝。
  「妳那身衣服是……?」
  我從這件事情開始問起。
  「您是說這個嗎?這是女僕裝。」
  莫琳舞動黑色長裙。
  在原地轉了一圈。
  她面無表情地做出這個動作,導致反差無比巨大。
  「……那這股香味是?」
  瀰漫小屋的這股香味──是我有印象的味道。
  「是咖啡喔。」
  莫琳泰然自若地答道。
  「為什麼異世界會有女僕裝和咖啡啊?」
  我對這個世界的記憶,全來自片段夢境中窺見的景象,因此不是記得特別清楚──
  但咖啡也好,女僕裝也罷,我記得應該都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這裡的異世界風情還要更強烈一些。
  「最近好像有不少轉生者來到這裡。文化交融的程度還挺高的。」
  喂、喂……
  有這種事啊……
  可以欣賞到莫琳的女僕裝打扮、早上起來就能喝到咖啡,或許都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我心裡卻感到一絲失落。
  我深愛的異世界居然……
  打個比方來說的話──
  這就像是觀光客大舉湧入之後,導致祕境也隨之文明化的感覺;又或者是抵達祕境後,才發現原住民都穿著T?,還能在自動販賣機買到可樂的感覺。
  「我想說這是御主那個世界的東西,才特地準備……您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就把它們都撤掉。」
  「不,不用撤掉沒關係。」
  「不用撤掉沒關係嗎?」
  「嗯,這樣就好了……然後,剛才的那個,再來一遍。」
  「『剛才的那個』是指?」
  「原地轉一圈的那個動作。」
  「這樣嗎?」
  莫琳轉了一圈。我感到一陣幸福。
  
    ◇
  
  「接下來,請讓我為您說明今天的預定行程。」
  莫琳對裸著上半身用餐的我說道。
  「妳也來吃吧。」
  我向她比比盤子上頭的料理。
  西式炒蛋和像是煎培根的東西。
  以及和另一邊世界長得有點不一樣的麵包。
  這些食物再加上咖啡,成了不折不扣的「早餐」。
  我才剛從另一邊的世界轉生過來,因此莫琳大概是特地配合我的味覺。
  還是說文化入侵的程度過於嚴重,這些食物在這個世界已成為普通的早餐了呢?
  一吃之下──唔哇,這有夠好吃的!
  和現代世界的食材相比,完全是不同的味道!
  太厲害了!雞蛋居然是如此美味的東西?這個培根的肉味是怎麼回事?
  麵包的味道雖然有些新奇,但一樣超級美味!好吃!好吃!好吃!
  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嚐到如此美味的食物!
  不對。我在這個世界的人生,自出生後也才過了一個晚上。
  這時我突然發現,莫琳正盯著我。
  她將手掩在嘴邊,忍俊不住地笑著。
  莫琳的稀有笑容GET──不對啦。
  「妳別笑啊。」
  「真是不好意思。但看到御主掛著鼻涕、聚精會神吃東西的模樣,我覺得太可愛了──」
  咦?我掛著鼻涕?
  我連忙抹了抹臉。
  莫琳拿了條毛巾給我,我用它擦擦臉。
  我居然吃到如此感激涕零……
  真丟臉……
  「妳也來一起吃啦。」
  我催促莫琳一起用餐。從剛才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在吃。
  「不行。侍從不能和主人一起用餐。」
  「妳什麼時候變成侍從了啊?」
  「還同時兼具祕書的角色。」
  「祕書嗎?」
  這麼說來,莫琳剛才──
  好像說了「預定」還是「行程」什麼的。
  「如果您要求我扮演的角色是『戀人』,我覺得我們一起吃早餐就沒有問題。」
  我把頭轉向完全無關的方向。
  吹起無聲的口哨。
  「那麼……由於御主您的『經驗』似乎還不夠到家,因此我的角色定位就是──侍從、祕書或者女僕之類的吧。」
  莫琳的話裡散發怨懟的弦外之音。
  畢竟這樣子……
  ……感覺很害羞不是嗎?
  「妳剛才說有什麼預定行程是嗎?」
  「是的,我這麼說了。」
  「我不能悠悠哉哉地過日子嗎?」
  再怎麼說,我才剛轉生過來耶。
  從我的主觀角度來看,「加班」結束只是幾小時前的事──
  精疲力盡的我錯過了最後一班電車,只好從到家前兩站的車站,徒步走回公寓,我就是在這時候被卡車撞上。
  每個月的加班時間超過二○○小時,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我記得自己應該連續七○天左右沒休假了。
  好不容易透過卡車車禍轉生。
  還來到有待我溫柔的女人存在的溫暖世界,讓我稍微「放個假」也不為過吧?
  這個世界就連『魔王』都已經不復存在……
  我身上沒有肩負任何使命。
  「那個,哪怕是一兩天也好,能不能讓我放鬆一下啊?」
  「嗯。如果御主堅持這麼做,就請您動用隸屬之紋。這樣一來,我就會絕對聽從您的命令。」
  「嘖……」
  我咂了咂舌。莫琳就是清楚我做不出那種事情,才說這種話。
  「好啦好啦。您要是吃飽了,就請將衣服換上吧。」
  我連忙解決剩下的料理。
  接著把衣服一件件穿到身上。
  莫琳在一旁手腳俐落地幫我換衣服。
  我一邊隔著衣服感受她纖纖玉手的美好觸感,一邊開口問道:
  「我們今天是要做什麼?」
  「首先是確保御主的身分。」
  「身分?」
  「嗯。我們要去冒險者公會辦理登錄。」
  「冒險者公會?……連那種東西都有了啊?感覺真像遊戲呢。」
  「您上回被召喚過來時就已經有了喔──只是您沒有加入而已。」
  「咦?是這樣啊?」
  畢竟勇者的工作可是非常忙碌的~
  關於這個世界的常識,我或許還有許多不清楚的地方。
  對勇者來說,所謂的『城市』只是過而不入的地方。
  「那個……只要一天就夠了,能不能讓我放鬆一下啊?好不好?今天就好、今天就好、今天就好……好不好?」
  「不行。」
  莫琳斬釘截鐵地回絕。
  要動用隸從之紋讓這女人俯首稱臣、讓她討饒投降嗎──我在心裡如此盤算。但我克制住這樣的念頭。
  儘管我已決定不再謹言慎行,但還是會自我約束。
  我和莫琳之間的羈絆,不是那種程度的東西。
  話說回來,莫琳就是這樣的女人。
  當年的我在轉生過來時,獲得的肉體比嬰兒強不了多少──那是一副初曉世事、才剛能用雙腳努力「站起來」的肉體。而我記得這女人從那天開始,便毫不留情地對我展開鍛鍊……
  這女人怎麼可以這麼狠啊。
  為了得到超越人類智慧的『勇者肉體』,就必須進行超越人類智慧的『嚴酷訓練』──
  莫琳表示,為此必須從我那樣的年齡就展開訓練。一切都是為了打倒『魔王』。
  「御主希冀的似乎是安逸的生活……因此您必須要做的,便是確保在這個世界的身分。」
  「那我現在的身分是?」
  變成平民之類的了嗎?
  上回從出生到死亡,都一直保持『勇者』的身分。
  「您如果沒有從屬某個組織,就會沒有人權喔──畢竟這裡可是異世界。」
  「唔哇……」
  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異世界,太恐怖了吧。
  連平民都算不上。就是不被當成人類看待啊。
  
 登錄冒險者公會 「我從未見過如此驚人的能力數值……!?」
  
  我和莫琳一起走在大街上,而我們首先造訪的地方是──
  冒險者公會。
  「喔喔~很大一棟呢。」
  在面朝大街的地方,有一棟相當巨大的建築物。
  在這個以石造和木造建築為主流的世界裡,這棟建築物居然有三層樓之高。即使單從外觀來看,也能明白裡頭應該有好幾樣設施。
  從一樓的窗邊可以約略窺見內部格局,裡頭似乎也有提供飲食的場所。
  「是棟大樓呢。」
  「畢竟離御主上回轉生的時代,已經過了五○年之久。」
  「我說,妳現在到底幾歲了啊?」
  「呵呵。詢問或猜想女性的年齡,都是違反禮儀的行為喔。」
  我們從公會的正面入口進入。
  接待櫃檯前大排長龍。好幾名櫃檯小姐,正接待著做冒險者打扮的傢伙。
  我從空著的窗口看準其中最漂亮的女孩,逕直朝她走了過去。
  「請問您有什麼事呢──?」
  那女孩雖然是個美人,卻沒有任何架子,語調明朗地開口問道。
  「妳的名字是?」
  「嗯?……我叫艾麗莎?」
  她邊出示胸口的名牌邊說道。
  抱歉。我不會唸。
  雖然一部分是因為過往勇者時代的記憶,是由夢境的碎片七拼八湊而成……
  但勇者時代的我,很有可能也不識字。
  在這個異世界裡,不存在義務教育之類的東西──因此識字的人都被視為知識階級。
  光是掌握識字的能力,就足以不愁吃穿。
  已決定不再謹言慎行的我,很想和第一個映入我眼簾的女孩打好關係……
  「我想請妳幫忙辦理這個人的公會登錄程序。」
  「痛、痛痛痛……好痛,很痛啊,莫琳小姐?」
  莫琳代替我開口,而她的手正狠狠地擰著我的屁股一帶。
  我沒有特別抱著把妹的心思和櫃檯小姐搭訕。
  只是想要向對方傳達──如願以償重返異世界的我,愛著這世界的所有人,想為每個人送上擁抱!
  痛,好痛,真的很痛啊。
  女孩──艾麗莎看著我和莫琳的互動,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
  「那麼,麻煩您填寫這邊的文件──然後,您身上有什麼可以擔保身分的東西嗎?如果沒有,就得從準公會成員開始做起。」
  「他的身分由我擔保。」
  莫琳說道。
  艾麗莎的表情變得有些為難──
  「呃,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指有沒有其他公會的證明文件,或是王國相關方面的推薦函之類的……」
  露出為難笑容的艾麗莎,筆直地盯著莫琳的臉……
  接著驀然臉色大變。
  「咦!?莫琳大人?咦?莫琳……這麼說來,他剛才就是這麼稱呼您……咦?咦?咦?咦~?」
  艾麗莎驚訝得連連眨眼。眼睛眨啊眨個不停。
  莫琳豎起一根食指放在嘴邊。
  向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我今天來不是為了公務,而是私事。這位先生的身分,我可以為他擔保──這樣應該就夠了吧?」
  莫琳向艾麗莎如此說道。她在冒險者公會裡,肯定是名士之類的人物吧。
  「當、當、當──當然!請、請、請原諒我的失禮!因、因、因、為您今天做這樣的打扮──!所以我以為您一定是這位先生的隨從──!」
  「我是他的隨從沒錯。」
  「咦?咦~!?傳、傳說中的莫琳大人,是這位先生的隨從……?咦?咦~~?」
  艾麗莎的聲音又大了起來。
  結果又被莫琳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看來莫琳的地位不僅僅是名士,而是傳說級的存在。
  「那、那個,呃──欸,那個──」
  艾麗莎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腦袋也跟著頻頻打結。
  加油啊,艾麗莎。
  平常的她肯定是個精明能幹的女孩,現在卻磨磨蹭蹭,像是遭到女僕長訓斥的菜鳥女僕。
  「身、身分證明已相當充足,充足到不能再充足──那、那麼,接、接下來,請、請到另一個房間,讓我為您進行能力鑑定──!啊啊!當然!既然有莫琳大人的介紹,這部分可以直接省略!沒沒沒、沒有任何問題!」
  艾麗莎緊張得不知所措。
  「不。就去那房間測量吧。」
  在這個世界裡,存在Lv和能力數值這樣的東西。
  當我過著勇者人生時,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尋常事物。我從未對此感到任何懷疑。
  然而,當我過著被黑心打工和黑心企業壓榨的現代人生活時,心裡不免對此感到疑惑──像是「這感覺也太奇怪了吧?」或是「這套機制是怎麼運作的啊?」之類的。
  但既然這套機制就是存在於這個世界,那就沒什麼好質疑的啦。
  「那、那麼──請兩位往這邊的房間移動!」
  
    ◇
  
  我們被引導至另一個房間。
  房間裡頭擺放著幾樣魔法道具。
  「請您伸手碰觸這樣道具。」
  艾麗莎拿了一個鑲著水晶球之類的器具出來,對我如此說道。
  我把手伸到水晶球上。
  我記得以前好像沒有這種東西。不過,我同樣不是非常確定──
  異世界在經過五○年之後,也變得相當便利了呢。
  現在不用鑑定魔法就能鑑定了啊……
  機器裡灌注了魔法動力。各部位像是圓環的東西在連動後,便在空中浮現數字。
  「等級是……1級……咦?1級?莫琳大人介紹過來的人……?」
  不是吧?──艾麗莎以這樣的表情看向我。
  我和莫琳對看兩眼之後,向艾麗莎點了點頭。
  畢竟我才剛轉生過來。等級只有1沒什麼奇怪的。
  「呃,然後職業是──咦?勇、『勇者』……?」
  啊,事情果然變成這樣啦。
  我和莫琳互相看了看對方的臉。
  「艾麗莎──妳稍微看我這裡一下好嗎?」
  「好、好的,莫琳大人。」
  在莫琳的吩咐下,艾麗莎將臉轉了過去。
  就在兩人視線交會的瞬間──莫琳的眼睛放出妖異的光芒。而當那道光芒轉移到艾麗莎的眼睛後──
  「啊,嗯,職業是──勇者什麼的呢。嗯嗯,沒錯沒錯,這種職業確實很常見呢。」
  「妳對她做了什麼啊?」
  「只是稍微干涉了一下她的認知。我沒做什麼不人道的事情,請您不必擔心。就只是讓她覺得,『勇者』不是什麼特別稀有的職業。」
  「這樣啊。」
  那就好。我還以為莫琳對人家洗腦之類的。
  「欸,然後是……能力數值……咦?」
  在認知被改變之後,艾麗莎不再對職業的事情感到訝異,但此時又再次發出驚呼,整個人僵在原地。
  「這次又怎麼啦?」
  「不是……那個……?」
  艾麗莎怯生生地看著我說道。
  「這個數值……會不會……有點太高了啊?」
  「不會啊。很普通吧。」
  我回答道。雖然我不曉得到底跑出什麼樣的數值,但對『勇者』這個職業來說,應該是極為普通的水準。
  即使等級只有1級也還是很強,這就是勇者。
  如果會因為等級只有1而敗給史萊姆之流的魔物,根本勝任不了勇者的職位。
  「我從未見過……如、如此驚人的能力數值……」
  艾麗莎說道。
  如果這番話是指她從事公會櫃檯小姐工作的這幾年(若她是長命種族的混血兒,就是十幾年),那我可以同意她的說法。
  但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其他能力數值更為恐怖的傢伙。
  比如說站在那邊的那位──
  我轉頭看向身後。
  莫琳一如既往地以冷艷無比的撲克臉看著我。臉上浮現「怎麼了?」的疑惑。
  來測量看看莫琳的能力數值吧。
  假使是用這台機器來測量,機器大概會當場爆炸吧。
  我還處於能夠被測量出來的正常範圍。畢竟我的等級只有1級。
  「能、能力數值方面……沒、沒有……問題……」
  艾麗莎好不容易說完整句話。
  她不斷狂吃螺絲。
  但本人完全沒有察覺。
  「能力數值過低時……公會方面有可能拒絕申請者的加盟……不過能力數值過高時……呃……應該……沒有這樣的相關規定。」
  我想也是。
  
    ◇
  
  適任資格的部分似乎是通過了──
  因此我們再次回到櫃檯。
  再來,只需要在簡單的文件上,填寫必要事項就行了。
  ……但是呢。
  「我不會寫字。」
  我面對文件,整個人僵在那裡。
  畢竟我不識字,當然不可能會寫字。
  「文件的填寫,可以由別人代筆嗎?」
  「嗯,當然沒問題。」
  「這樣啊。」
  我用下巴示意莫琳,請她幫我填寫。
  「呵呵……好像媽媽在幫小朋友填資料呢~」
  就在艾麗莎話剛出口的瞬間──
  傳來「嚓啦」一聲。
  一看之下,文件被撕成兩半;莫琳手上的筆尖,則在櫃檯的桌面捅了個洞出來。
  「不好意思,能再給我一份新的嗎?」
  莫琳說道。
  「對對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我覺得兩位郎才女貌!就、就像是一對戀人呢!──您說是吧?」
  驚慌失色的艾麗莎,拚了命地尋求我的同意,讓我不由得跟著點頭。
  ──不對。是「被迫」跟著點頭。
  心情就此好轉的莫琳──開始填寫剩下的文件。
  最後還有兩個欄位空著沒有填寫──
  她指著欄位詢問我:
  「名字的部分,您打算怎麼處理?」
  「啊啊,我想想……」
  莫琳話裡的意思,是指我要使用哪一個名字。
  我擁有兩個名字。
  一個是上個前世作為現代人的我。
  第二個是上上個前世作為勇者的我。
  基本上我不考慮使用上個前世的名字。
  話雖如此,但使用勇者時代的名字也挺不妙的吧。職業是勇者,名字又跟原來的勇者一樣的話──
  我小小聲地向莫琳問道:
  (我那個名字,在這個世界還很有名嗎?)
  (那是每個人都自稱過一次的名字喔。)
  (什麼意思啊?)
  (小孩子在玩角色扮演遊戲的時候。)
  (哦哦。)
  我明白了。
  莫琳是指小孩在玩「勇者遊戲」時,都會自稱「我是勇者○○○!」的意思。
  糟糕。這名字這麼有名啊?
  (算是吧……畢竟您打倒魔王、拯救了世界,而且就這樣死去了。)
  (魔王超強的好嗎?我想方設法才跟他拚了個同歸於盡。妳應該誇獎我才對。)
  (對民眾來說,這是最好的結果喔。)
  (妳是說勇者陣亡?)
  (嗯。因為有許多長命百歲的前勇者,後來或是掌控權力施行暴政,或是年老力衰而醜態畢露。因此,就成為光榮的理想化身這點來說,和魔王同歸於盡是勇者的最佳結局。)
  (……)
  這樣子啊。
  勇者這一行……可真辛酸……
  給我去打倒魔王,然後去死吧──是這意思嗎?
  算了。反正我已經不是勇者了。那和我無關。
  「那個……您是卡在名字的欄位嗎?……請問是有什麼為難之處嗎?」
  艾麗莎詫異地開口問道。
  她會這樣問也不奇怪。
  很少有人會因為自己的名字而傷腦筋吧。
  但對我來說,這是個棘手的問題。
  「名字的部分,您打算怎麼辦?」
  莫琳問道。
  「等我一下。我正在想個還湊和得過去的。」
  「什麼?……您正在想?」
  艾麗莎不解地歪起頭,莫琳則是忍俊不住地笑了起來。
  莫琳的稀有笑容GET……不對啦。快想、快想、快想個名字出來啊,我的腦袋。
  「……歐里昂。」
  最後想出來的──是我在玩RPG時慣用的主角名字。
  我也沒辦法啊。畢竟是幾秒鐘想出來的東西。
  「那麼,名字就叫做『歐里昂』……」
  莫琳用羽毛筆流利地填上。
  唉~就這樣敲定了啊……事到如今已經沒得改了是嗎?
  算了,不管啦。
  「……再來就是年齡的部分,您要怎麼處理?」
  「年齡?」
  「那個……請問是有什麼為難之處嗎?」
  艾麗莎一臉訝異地來回看著我和莫琳。
  她會有這反應也不奇怪。
  很少有人會因為自己的年齡而傷腦筋吧。
  但對我來說,這是個棘手的問題。
  我應該把上上個和上個人生的年齡加在一起嗎?
  不不不,絕對不能這麼幹。要是用加總的方式,我的歲數可是會超過大叔,和老頭子只有一步之遙。
  我貼到莫琳耳邊小小聲地──問道:
  (我現在大概幾歲啊?)
  轉生到這個世界後,我還沒有照過鏡子,所以不曉得臉長怎樣,也不知道看起來像幾歲。
  (您是指這具肉體的年齡嗎?看起來大概一七歲左右。)
  (這樣啊。)
  (正是『精力』旺盛、『幹勁』十足的年齡呢。)
  (這句就免了。)
  (昨晚的御主,簡直就是一頭野獸呢。)
  (這句不錯。)
  我轉向艾麗莎。
  「我一七歲。」
  我如此說道。表情或許有那麼一點得意。
  「咦?你比我還小啊?──討厭,有點意外呢。」
  艾麗莎不小心做出奇妙的評論──窘得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那麼,這是您的冒險者卡片,請務必妥善保管喔。冒險者卡片無法偽造,也無法被本人以外的人使用,因此就算遺失也不用擔心遭到他人冒用。但是在重新發行以前,您將無法得到公會提供的各種優惠、方便及庇護。」
  「也就是沒有人權的意思。」
  莫琳補充道。
  唔哇,異世界太可怕了。
  那麼……
  我們要辦的事情這下都辦完了。
  取得了公會證──冒險者卡片。
  這樣就能保證「身分」什麼的了。
  「需要我來為您說明各種設施,以及公會的優惠項目嗎?」
  「啊,這個過幾天再說吧。」
  「那麼,需要立刻幫您介紹任務嗎?」
  「不用了。今天就到這裡好了。」
  「……?」
  艾麗莎熱情地向我攀談,千方百計地想留住朝大廳出口移動的我們。
  這麼漂亮的女孩,魅力全開、笑容全開,並卯足了勁,毫不掩飾好感地緊追著自己不放,老實說感覺還挺不賴的──
  但我要辦的事情已經辦完了。
  只是對方還有事情想要找我吧。
  對公會而言,我應該是大有前途的新人。『勇者』的部分雖然蒙混過去了,但從能力數值來說無疑是充滿希望的新星。
  「喂喂,拜託妳讓我走啦。我還會待在這座城市一陣子的。」
  「咦~可是……」
  艾麗莎最後還是握住了我的手。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她鬆開手呢?
  「為了請妳幫我說明,我還會來好幾次喔──所以我們還有許多次見面的機會。」
  「好的!我會等著您過來!」
  艾麗莎終於放開我。這種有些裝模作樣的台詞,有時還是必要的。
  她站在公會大廳入口,揮手目送我們離開。
  艾麗莎以一副戀愛中少女的表情,一直不停揮著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