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沃特尼亞戰記
  • 原文書名: ウォルテニア戦記
  • 集數: 第2集
  • 作者:保利亮太
  • 插畫: bob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蕭嘉慧
  • 出版日期:2017/9/4
  • ISBN: 978-986-486-745-5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高中生御子柴亮真被軍事強國‧奧德梅亞帝國召喚到異世界。
給帝國造成重大打擊並同時從中脫逃的他,和雙胞胎姊妹蘿拉、莎拉一邊尋找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一邊繼續旅程。然而在偶然之中,他們與紅髮女傭兵梨歐妮所率領的「紅獅子」傭兵團共同被捲入了羅賽里雅王國的內亂。
夾在國家與公會兩股巨大權力之間,亮真下定決心,在這個世界活用自身的戰爭長才。
「我一定會找回──我那被剝奪的命運。」
描述年輕霸王亮真大幅成長的《羅賽里雅內亂篇》正式揭開序幕!

(2017年9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幕

  男人趁著夜色,穿著掩人耳目用的樸素連帽斗篷,前往位於帝都北邊的鬧區。
  醉漢的大吼大叫與陪酒小姐嬌媚的聲音此起彼落。穿過酒精與香菸白霧混雜、滋味難以言喻的空氣,男人快步朝目的地趕去。
  向表面上的上司皇帝報告完後,他接著要去向檯面下的上司報告。
  皇帝這邊的匯報,是由夏蒂娜開的口,他只要在謁見廳裡一臉嚴肅地跪著就夠了;但接下來要見面的檯面下上司,他則必須親口詳細解釋整件事。
  這個大地世界(earth)上存在一個集團,集團成員之間皆用「組織」稱呼它。
  它是從地球誤入這個世界的可憐迷途羔羊們,彼此依靠幫助的地方。也是全身籠罩在無盡憎恨火焰中的人們聚集的場所。
  「唉……真令人頭痛。」
  腦海中浮現出上司的臉孔,齊藤吐出沉重的嘆息。
  齊藤檯面下的上司須藤秋武,絕對不是無法溝通的蠻橫上司,也不是人格扭曲、難以相處的人。
  此外,當初就是須藤製造機會,讓齊藤得以加入組織的。以這一點來看,說須藤是齊藤的恩人也不為過。
  除去須藤嘴有點毒,很喜歡挖苦人以外,他幾乎是一位滿分上司。
  但如果問說他是不是一個天真的人,齊藤肯定只會搖頭。
  以夢魔騎士團副團長的立場來說,這次的事件絕非齊藤的失誤。
  抓住御子柴亮真後又讓他跑了,的確是一個失誤。可是,他們抓住亮真的可能性原本就趨近於零,因此,這個事件的責任,應該由團長兼執行抓捕行動的夏蒂娜承擔。
  而事實上,在謁見過程的最後,皇帝還特別對齊藤個人說了一些慰勞話。身為帝國臣屬之一的夢魔騎士團副團長,他已經完美達成輔佐夏蒂娜的職責了。
  可是,若以組織一員的立場來看,組織能否接受這次事件的結果就難說了。
  因為,提升夏蒂娜的政治地位,是齊藤被賦予的任務之一。

  聽到房內傳出允許進入的話,齊藤打開房門,看到須藤悠閒地坐在房內沙發上,津津有味地品嚐著桌上的酒與料理。
  「這次的事真是不得了。唉呀,辛苦你了。」
  半開玩笑的安慰話語,讓齊藤稍微繃緊了臉。
  他心底湧出一大堆話想說。但不管個性再怎麼惡劣扭曲,眼前這個悠哉舉著酒杯喝酒的人,終究還是自己的上司。明知接下來的舉動很失禮,齊藤還是沒問可不可以,就直接在須藤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來,宛如一種無言的抗議。
  須藤一邊愉悅地觀察齊藤的反應,一邊把酒注入他面前的玻璃杯中。
  「咦,這還真讓人有點意外呢……從你的表情來看,夏蒂娜殿下之所以放御子柴小弟逃走,似乎不是導因於你提的策略呢。我還以為,你肯定是故意趁機讓那小子逃跑的……」
  須藤的雙眼瞬間射出看透一切般的銳利光芒,令齊藤不由自主背部冒出冷汗。
  「須藤先生以為,我會在任務中挾帶私情嗎?」
  聽到自己內心最恐懼的話語,齊藤的腰稍微從沙發上抬了起來。要是須藤聽到他的質問後,回答「沒錯」,等同宣判了他死刑。
  基本上,組織對任務失敗的人並不寬容。同時,要是有人故意做出妨礙任務的舉動,就會立刻被殺。
  對一個非合法組織來說,這是非常自然的自保手段。
  而組織賦予齊藤的任務,就是當夏蒂娜的輔佐。說得更準確一點,是累積實績,提高夏蒂娜的影響力。
  以那一點來看,這次的事件給了組織非常嚴重的打擊。
  這一次,皇帝確實袒護自己偏愛的夏蒂娜,還給出機會,讓他們攻打查魯達王國。可是,奧德梅亞的貴族中,免不了有人因而看輕夏蒂娜的能力,所以她的影響力稍微下降是不容辯駁的事實。
  只不過,齊藤早就預測到自己不會被降罪。
  以夏蒂娜的影響力為基準來評判,這次的確是個嚴重失誤。
  但齊藤協助她完成早期的封鎖國境,再按照她的計畫,將御子柴亮真引導至森林地帶。而後,縱使明白皇帝的想法,卻還是在抓到人後發言建議應該馬上殺掉。最重要的是,當野營地點遭受文法術的暴風襲擊時,他挺身保護了她。這一連串的行動,讓他贏得了夏蒂娜的高度信任。
  要是現在當場殺了齊藤,組織就必須派出替代人員到夏蒂娜麾下。然而新送進去的人員想從夏蒂娜身上,獲得和現在的齊藤同等程度的信任,想必需要花費相當久的時間。
  衡量實際利益,齊藤因為這次的事件而被處死的機率可說很低。
  但前提是,組織認為他在抓捕御子柴亮真的行動中,已經竭盡了全力。
  齊藤是組織的行動間諜兼情報人員,不允許受到私情影響,做出妨礙任務的行為。
  組織究竟會不會把這一次視為不可抗力,全看直屬上司須藤怎麼想。因此,須藤才會在聽到齊藤的話以後變了臉色。
  看著齊藤警戒的模樣,須藤愉快地笑出聲來,眼中已經沒有任何一絲方才的銳利光芒。
  「唉呀,我好像嚇唬過頭了……你用不著那麼緊張啦。我要是真心想殺掉你,很早以前你就不在這個世上了。」
  兩人沉默著凝視對方。
  「說的……也對。」
  對方終於點頭了!齊藤用力吁出一口氣,整個人再度埋進沙發中。
  (好可怕的人……竟然在我報告之前,就已經大致掌握狀況了。)
  他明白須藤是在開玩笑,不過那也代表,上司的力量已經入侵到帝國內部深處了。
  因為須藤甚至知道,自己謁見皇帝的詳細過程。
  喉嚨因緊張而變得很乾渴,齊藤端起眼前的酒杯一仰而盡。
  紅酒獨有的酸澀口感,以及經年累月熟成後的風味充滿整個口腔。這樣的酒原本應該要慢條斯理好好品嚐的,但對此刻的齊藤而言,它就跟滋潤喉嚨的水分沒兩樣。
  一仰而盡的齊藤被酒嗆到,見狀,須藤邊笑邊遞給他裝了水的玻璃杯。
  「這次的事確實傷害到夏蒂娜殿下的影響力,但相對的,她對你的信任感提高不少。首席宮廷法術師蓋亞西‧渥朗多被殺雖然出乎我們的預料,不過那也只是讓原本的計畫稍微提早發生罷了,只是很同情那些想親手殺了蓋亞西的人就是了。」
  「那麼?」
  「嗯嗯,齊藤老弟這次的判斷,我覺得並無不妥。半個月後的例公會議上,我同樣也會對大家這麼說明的……對了對了,這些是我特地準備的,你就好好享用吧。」
  這些話讓齊藤放下了心頭大石,接著吃起眼前的料理來。
  「話說回來,像齊藤老弟這樣的男人,竟然會被對方殺了個措手不及……代表那個御子柴小弟雖然年輕,卻是相當厲害的人物吧。」
  「是啊……與其說他很強,不如說他是恐怖的男人……」
  「恐怖是嗎?」
  收到對方探究的眼神,齊藤停下手中湯匙的動作。
  「是的,那股毫不留情的冷酷及判斷狀況的準確度,坦白講真的很恐怖。」
  如果單純比較兩人的體能,例如肌力與敏捷度等等,齊藤都遠遠勝過御子柴亮真。他已經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將近八年,經歷過無數場戰鬥,早就學會了這個世界特有的武法術,肌肉可以發揮出普通人水準之上的力量。
  單純比較御子柴亮真與齊藤的話,客觀來看,齊藤肯定比較強。
  (不過,如果是廝殺的場合……過去我也經歷過幾場地獄般的戰鬥,有自信肯定不會輸給那種毛頭小夥子才對,可是那小子……)
  御子柴亮真的恐怖,不是出於肉體上的強悍,也不是武術上的出類拔萃。那傢伙最恐怖的地方在於不拘泥於常識的靈感,以及對敵人的冷酷無情。
  而那種強悍,就是齊藤一心追求的。也是年輕時的他所沒有的。
  「原來如此……是內心的強悍嗎?」
  須藤從齊藤的表情裡,讀出了他內心的所有想法。
  「但那也正意味著,他是一個上等人材呢。大家常說的年紀輕輕就令人畏懼,指的就是像他這樣的人吧。」
  「意思是?」
  齊藤不懂上司的話中之意,頭上浮現問號。須藤看著他,露出小孩子惡作劇般的笑容。
  「齊藤老弟親身和御子柴聊過後,覺得他大概幾歲呢?」
  出乎意料的問題,讓齊藤心生疑惑,不過他還是將自己的感想坦白說出口。
  「這個嘛……我覺得,他如果不是和我同年,就是稍微小我幾歲吧?」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他看起來大概二十五歲左右啊……這樣啊,我知道了。」
  有那樣的想法是相當正常的。要是有其他人問了須藤相同的問題,他應該也會做出和齊藤一樣的回答。前提是,須藤不知道答案的話……
  「據說是十六歲唷。」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