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蒼鋼的冒瀆者
  • 原文書名: 蒼鋼の冒涜者<ブルースチール・ブラスフェマ>
  • 集數: 第4集
  • 作者:榊一郎
  • 插畫: 赤井てら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8/5/7
  • ISBN: 978-957-260-538-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行成所治理的城鎮弗里多蘭多發生了當地居民突然死去的怪事。原本以為是爭執所引發的凶殺案,但據說有人在死亡推斷時間之後目擊了當時的情況。行成親自展開調查,發現命案現場留下了日文表記的『天野行成』字樣──異世界轉生戰鬥動作物語,緊張刺激的第四集!
相關資訊
安潔拉‧金德爾總是不滿足於現況。
她來自有權有勢的貴族家庭,擁有過人的外貌以及才華,從小到大總是高高在上,對他人頤指氣使。而且旁人不但容忍這種行徑,甚至還表示肯定。
安潔拉的母親雖是女流之輩,卻擊敗了平庸駑鈍的兄弟成為金德爾家族的領導人,甚至對於入贅的夫婿也多半抱持著鄙夷的態度。安潔拉的父親對於這種待遇並無異議,本身也以侍奉安潔拉母親的僕役自居,而不是伴侶。這在向來將男尊女卑奉為圭臬的貴族社會當中無疑是個異數,不過安潔拉的母親就是這種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女中豪傑。
在這種父母的養育之下長大成人,安潔拉自然被教育成不讓鬚眉的才女,而且也交出了不負眾望的成績。
當初之所以加入哈利斯真教會傳教騎士團,也只是為自己的學經歷鍍金。
除了智慧過人之外,武力也得傲視群雄。安潔拉必須證明自己在各方面的能力都凌駕於男性之上,因此從小就習遍各種武術。進入傳教騎士團之後,即使面對邊境的蠻族、地神、亞神或是異獸之流的怪物也是毫無懼色。
不過……安潔拉的內心深處總是存在著某種『渴望』。
總是覺得不夠。總是無法滿足。
安潔拉不知道自己到底渴望什麼,這點更是讓她陷入了焦慮。
應該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只要知道那是什麼就好。自內心深處湧現而出的情感衝動十分單純,不過也因此而特別強烈,所以才一直保留了下來。
然而就目前的情況,顯然是無法得到。安潔拉很清楚。她心知肚明。
因此她為了哈利斯真教會的任務奉獻出全副心力,只為了忘卻內心的渴望。安潔拉背誦教典,為了宣揚福音而四處奔走。她是個虔誠熱心的信徒,贏得了周遭旁人的讚嘆。
不消多久的時間,她就躍升為傳教騎士團的副團長,領導眾多愚蠢的男人。金德爾家族的雄厚背景固然是原因之一,不過以二十歲的弱冠之齡榮登副團長的寶座,安潔拉本人的才華以及努力也是功不可沒。
可是……
「…………」
睜開雙眼一看,自己正位於昏暗的房間之中。
石造的牆壁直接裸露在外,是毫無修飾的寒酸空間。空氣中瀰漫潮溼的霉味,大概是地下倉庫之類的地方。
「…………」
眨了眨宛如貓眼一般眼角上吊的眼睛,安潔拉嘆了口氣。
得先確認身體的狀況才行。於是安潔拉挪動雙手,依序觸摸自己的臉部和身體。
這當然不是為了確定自己平安無事。
這是為了確定這並不是一場惡夢,而是赤裸裸的殘酷現實。安潔拉不知道自己被囚禁在這裡多少天了,每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就會重複著同樣的儀式。
全身上下殘留跌打損傷所造成的疼痛。右手臂的傷勢雖然不重,卻也傳來明顯的痛楚。手腳並沒有限制行動的刑具,不過原本穿在身上的傳教騎士制服倒是被剝了下來,大概是基於可能藏有武器的安全考量吧。對方另外給了安潔拉一件極度簡約的套頭衣……嚴格說來不過是將一塊布折成兩半,在銜接的地方綁上幾個繩結罷了。稱之為破布,也一點都不為過。
移動的時候稍有不慎,胸部或是臀部可就春光外洩了。
或許是因為身處地底的關係,環境看起來雖然滿的,溫度倒也不是那麼低。而且對方提供了一件破破爛爛的毛毯,還不至於受凍。平常會來到這裡的只有一個負責送餐以及清理尿壺的少女,還有一個應該是負責監視的女傭兵,這副模樣倒也不必擔心被男人撞見,不過這依然是一大恥辱無誤。
簡而言之,就是殘兵敗將的遭遇。
「嗚…………」
邊境之地──弗里多蘭多。
戰功彪炳的安潔拉在這裡首度栽了個跟斗。
安潔拉所隸屬的第九傳教騎士團,正在執行教化遠征的任務。
哈利斯真教會的威勢固然如日中天,距離王都遙遠的邊境之地卻不在聖光籠罩的範圍之內,當地還是有許多信奉邪神的蠻族。
這就是所謂的地神信仰。
被稱為地神的這種『神』,以人類為食糧。
吞食人類之後獲得力量,然後將部分的力量回歸土地。
被還原的力量豐腴了土地,原本不宜居住的貧瘠土地成為人類定居的地方。當然這些名叫地神的怪物並不是為了人類而豐腴土地,純粹只是利用肥沃的土地吸引人類定居,進而建立起體制,促使人類以獻祭為名提供『餌食』。
也就是說……那些怪物把人類當成家畜來豢養,光是想像就令人作嘔。
真是可悲。
即使是為了求生存,甘於被當成家畜來豢養也不應該是人類的生存方式。
不少蠻族至今仍將如此愚蠢的信仰奉為圭臬,為了向他們宣揚哈利斯真教會崇敬至高的教義,許許多多的偉大騎士被派遣至邊境之地。他們就是所謂的傳教騎士,將這些人組織起來的軍團,就是所謂的傳教騎士團。
安潔拉當初就是以第九傳教騎士團副團長的身分,率領部下進軍這座邊境城鎮弗里多蘭多。這次的行動帶有神聖的使命,目的在於讓邪教根深柢固的野蠻城鎮見識神意的存在。
沒什麼好擔心的。
守護聖人像是傳教騎士團的終極武器,足以在一對一的決鬥當中消滅地神。這次的行動投入了兩具守護聖人像,完全沒有失敗的可能──理應如此。
然而安潔拉和她的部下卻落得慘敗的下場。
守護聖人像遭到破壞,部下四處逃竄,最後連身為指揮官的安潔拉都受傷被俘。
之後到底過了多少天,安潔拉並不清楚。
剛被俘的前幾天,安潔拉因為傷勢所引起的高燒陷入昏迷,而且這座地下倉庫沒有對外的窗戶,分不清白天和晚上。地下倉庫的出入口雖然在門板上設有手掌大小的窗口,卻只看得到疑似油燈的微弱火光,安潔拉只能從送餐的次數來判斷一天過去了。
「……真慘……」
安潔拉的喃喃自語,並沒有特定的對象。
來自知名的貴族世家,從小就是眾人爭相吹捧的才女,進入哈利斯真教會成為傳教騎士之後也是一路扶搖直上,並未留下任何的污點、失敗或是停滯不前。一切都是那麼完美,誠如自己所描繪的理想。
如今卻遭受到如此屈辱的待遇。
傷勢獲得了治療,餐點也定時提供,這都不是勝利者對待敵人──而且還是殘兵敗將所非得履行不可的義務。換個角度來看,弗里多蘭多之所以讓安潔拉活下來,主要是認為她還有利用價值。
不管願不願意,自己將讓敵人得利。
光是想到這裡,安潔拉就感到一陣噁心。
天大的恥辱。
一切的一切都是──
「那個男人……!」
腦海中浮現出那個男人的面孔。
那個白髮的少年,就是讓安潔拉的處境如此淒慘的始作俑者。
「〈蒼鋼的冒瀆者〉……!」
以人類姿態現身的怪物。
當初就是那個男人獨自破壞守護聖人像,擊潰了傳教騎士團。弗里多蘭多的居民以及女傭兵固然也從旁協助,相較於那個男人所發揮的力量,貢獻度可說是微乎其微。
男人將足以滅神的守護聖人像摧毀殆盡。
那個男人的長相盤據腦海揮之不去。安潔拉知道自己打從心底畏懼那個男人,這對她來說更是莫大的恥辱。接受哈利斯真教會的教誨之後,自己成為聖光普照的傳教騎士,敬畏的只有天上的神。
如今卻落得這步田地。
「唔……!」
無處宣洩的激動情緒讓身體不停顫抖。
就在這個時候,安潔拉聽見有腳步聲接近這座『監牢』。
「……?」
訝異之餘,安潔拉望向門扉。
原本以為是送餐或是更換新的尿壺,不過腳步聲不一樣。人數比平常多,應該有三個人,而且腳步聲的間隔特別長,這代表對方是手長腳長高頭大馬的人物。
於是──
「──是你!?」
推開厚重木門之後現身的人物,正是安潔拉多次在腦海中想像的〈蒼鋼的冒瀆者〉。
身形又高又瘦,站立的姿勢卻是強而有力,感受不到一絲孱弱。五官分明的面孔帶著些許的稚氣,卻有一頭宛如老人的白髮以及赤紅的血色雙瞳,格外突顯出令人聯想起『死亡』的特徵。
沒記錯的話,名字叫做天野‧行成。
自從成為階下囚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他。
「安潔拉‧金德爾──是吧?」
微微側頭的行成主動開口。
這種略帶譏諷卻又從容不迫的表情,令安潔拉感到難以忍受。對方充分理解自己的地位遠在安潔拉之上,而且還刻意讓安潔拉意識到彼此之間的差距。
面目可憎。令人全身顫抖的面目可憎。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