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10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7/2/9
  • ISBN: 978-986-482-626-1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季節流轉,時序來到盛夏。勇斗凱旋而歸,於族都津利迎接他的是──人民的狂熱歡呼,以及摯愛美月的笑容。對《豹》的征伐結束,在這短暫安寧中,黎芮兒將如何處理湧現的糧食問題呢?美月身體不適的原因是?除此之外,《炎》與《雷》的宗主終於熾烈交戰了!!──迎向世界轉捩點的第10集。

(2017年2月9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Ⅰ

「……亞特蘭提斯,什麼時候會沉沒?」
勇斗從喉頭擠出聲音,問道。
老實說,他的內心無法接受沙耶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勇斗一心想否定這個說法。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沒辦法全盤否定這個假設。
假如攸格多拉西爾是傳說中沒入海底的那片大陸,那麼不管是當地地形為何無法對應現代的任何地點,或者勇斗引進的知識技術為何沒有散布到其他地方……等等的疑問就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釋了。
尤其是《妖精之銅》──產於攸格多拉西爾,但不存在於現代的稀有金屬.奧利哈鋼,是最關鍵的證據。
因此,肩負數十萬條生命的勇斗有責任提出這個疑問。
「根據《蒂邁歐篇》和《克里提阿斯篇》裡的記載,大約是紀元前九五六〇年之後……吧。」
「……啊?這也太奇怪了吧?」
過於誇張的數字讓勇斗反射性地回問。
基於地球的歲差運動,最靠近北天極的星體「北極星」會隨著時代而改變。
勇斗生活於攸格多拉西爾時,當地的北極星是現代的小熊座β,一般稱為北極二。
這顆星體被視為北極星的時期,大致上起自紀元前一五〇〇、結束於公元五〇〇年。
也就是說,勇斗穿越到攸格多拉西爾的時代,幾乎可以確定在那段時間之內。
紀元前九五六〇年的北極星,應該是小熊座β的再前兩任,也就是天琴座的織女星。兩者間的年代差距未免也太遠了。
沙耶苦笑地點頭:
「是啊。紀元前九五六〇年實在太久遠了,那可是人類連最初始的文字都還沒發展出來的時代哦!所以啊,也有一種說法,就是柏拉圖不小心寫錯了,把數字誇大了十倍。」
「誇大了十倍?也就是說,應該是紀元前九五六年才對?」
假設這說法為真,那麼攸格多拉西爾陸沉的時間將是在自己生活的時代數百年後,災難並不會直接危及勇斗認識的那些人。
勇斗正想鬆一口氣,可是沙耶卻搖著手道:
「啊,不對不對。《蒂邁歐篇》和《克里提阿斯篇》是紀元前五六〇年左右的對談記錄。那兩篇對談裡提到,當時離亞特蘭提斯與地中海諸國的大戰已經過了整整九〇〇〇年。假如九〇〇〇年其實是九〇〇年的話……」
紀元前五六〇年的九〇〇年前,也就是──
「……紀元前一四六〇年……!」
時間相當吻合。
沙耶也點頭:
「沒錯,剛好是你穿越過去的時代呢。也就是說至少在當時,亞特蘭提斯是存在著的。」
「那沉沒時間呢!?最重要的沉沒時間是什麼時候!?」
勇斗猛地從沙發探出身子,大聲問道。
雖然勇斗無法具體斷定自己所處的年代,但是如同前述,北極二是從紀元前一五〇〇年起開始成為北極星的,而北極二等於北極星一事在那邊的世界裡已經是常識了,可以推測,勇斗所處的年代應該遠遠晚於紀元前一五〇〇年。
也就是說,紀元前一四六〇年很有可能即將到來,或者根本已經過結束了也說不定。
滿腔的焦躁使勇斗坐立難安。
「唔~~這部分啊,因為預定詳細描寫亞特蘭提斯的《克里提阿斯篇》沒有完成,所以很可惜,現有文章裡沒有提到亞特蘭提斯究竟是在哪一年沉沒的。不過,根據《蒂邁歐篇》裡的亞特蘭提斯略史看來,亞特蘭提斯與地中海諸國的戰爭結束後連續發生了好幾次異常的地震與洪水,最後沉入海中,消失了。」
「異常的地震與洪水……」
勇斗不由自主地複誦著這些話,心情輕鬆了點。
至少,勇斗待在攸格多拉西爾的這三年裡,沒有碰過那種異常巨大的地震。
洪水的話,除了勇斗使計引發的人為洪水之外,也沒有令人特別印象深刻的災情。
雖然這件事仍然無法樂觀以對,但起碼不會是立刻發生的災難,光是這樣就足以讓勇斗感到寬慰了。
「在你覺得安心時講這些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想,恐怕沒有那麼多時間了哦?對照北歐神話的發展,你已經度過了芬布爾之冬……三個漫長的嚴冬、打倒了豐饒之神弗雷,而且與戰神索爾交手三次了。」
沙耶扳著手指,一一數道。
接著,她以帶着哀憐的眼神注視勇斗,說道:
「終焉之刻(諸神的黃昏)已經開始了……」


PROLOGUE Ⅱ

「真是,給我在這種時候出兵找碴。」
紅髮青年盯著背對山城布陣的《炎》軍,不耐煩地啐道。
他的雙手手背上分別浮現發著微光的圖案。
那些圖案稱為符文。擁有符文的人稱為神之戰士(英靈戰士),會被賦予極為強大的力量。
擁有符文者是萬中選一的精英,同時擁有兩個符文者,即使廣大如攸格多拉西爾,據說也找不到第三人。
其中一人是統治攸格多拉西爾所有疆域的神帝;另一人,這名紅髮青年,則是稱霸華納海姆北方一帶的大國《雷》的宗主史坦索爾。
超俗絕世的武力使這名男子得到了天下無雙的威名。
「託福了,害我沒辦法去跟那傢伙戰鬥哩。」
那傢伙──史坦索爾的宿敵周防勇斗,在一個半月前向國內外發表了《豹》的征伐宣言。
這次一定要好好報一箭之仇。史坦索爾還特地為此養精蓄銳,可是在緊要關頭卻接到了消息──南方大國《炎》軍集結於《雷》國界附近的瓦加涅城砦。
根據密探的報告,集結於城砦的《炎》軍聲勢極為浩大,粗估至少有兩萬人之多。身為領導者,倘若坐視這等危機不管逕自與《鋼》開戰,就未免太蠢了。
因此,史坦索爾不得不率領八〇〇〇士兵前往南方國界迎擊《炎》軍。
「老爹,我很明白您的心情,但還是要請您專心對付眼前的敵人。他們是萬萬大意不得的對手。」
少主副手夏斐勸諫道。
夏斐的外貌魁偉,史坦索爾絕不能以矮小形容,他則比史坦索爾還要高上一顆頭。可是,夏斐的性格與外表相反,心思極為細膩。史坦索爾的性格粗率、不論任何事都能以「這種小事根本無所謂啦」打發,夏斐正是與他互補的賢內助副將。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雖然回應得很隨便,但史坦索爾也相當清楚《炎》是不可小看的敵人。
《炎》長年以來一直名列十大強國。不僅如此,甚至還在數個月前攻破、併吞了同為十大強國的《風》。
純比國力的話,《炎》的實力恐怕比《雷》強大一倍以上吧。從那前所未見的兩萬大軍陣容可以窺見一二。
但是,就算親眼目睹了對方的赫赫軍容,史坦索爾臉上從容的笑容仍舊沒有消失。
揚起的嘴角甚至透著一股愉快之意。
映在他那興味盎然的眼眸中的,是《炎》軍士兵們手中朝天聳立,高得非比尋常的長槍。
不管怎麼看,那陣型都像極了《狼》軍的基本戰術──『長槍重裝步兵密集方陣』。
乍看之下一無是處的超級長槍,能在集團戰鬥中發揮多驚人的效果,史坦索爾是親身體會過的。
和那男人擁有同樣想法的敵人。
史坦索爾無法不對其產生期待。
「就讓我來領教領教你們的本事吧!喂!跟著我上!」
一發完號令,史坦索爾隨即踢著愛馬的腹部,勇猛地朝敵方陣營長驅直入。
《雷》與《炎》的戰爭,就此拉開了序幕。


ACT 1

勇斗完成《豹》的征討,凱旋回到族都津利時,白天已經開始變得炎熱,時令即將正式邁入夏季。
「「「大宗主萬歲!大宗主萬歲!」」」
市民們的狂熱歡呼聲迴盪在津利的大街小巷之中。
只要他們一出聲,就能感受到空氣的震動。
音量之大甚至讓人產生錯覺,以為全城的人都在吶喊。
「啊!好像進城了。小勇真的很被這邊世界的人們仰慕呢~~」
美月站在津利的宮殿正門前,翹首企足地期盼著勇斗的歸來。
她是在攸格多拉西爾極為罕見的,黑髮黑眼的少女。
那也是當然的,因為她是在日本土生土長的純種日本人。
雖然乍看之下給人柔和溫吞的印象,但她其實是個膽魄過人的女孩兒。為了與心愛的少年一起生活,不惜跨越時空隔閡,跟著勇斗來到攸格多拉西爾。
「那是當然的!就連黏土板之家(學校)的大家也都在說好想得到主人的誓盃呢!」
愛菲利亞激動地喘著氣,以熱切的口吻說道。
她今年十二歲,是個頭髮齊肩的可愛少女。
她原本是即將被人口販子兜售的奴隸,幸運地被勇斗買下,目前被指派為美月的侍女。
「哦~是這樣啊?話說回來,妳在新的黏土板之家過得還習慣嗎?」
基於勇斗的善意,以及作為今後學校制度的參考案例,愛菲利亞曾就讀於位在雅爾菲德的黏土板之家。遷都津利時,她也跟著轉學到這邊的黏土板之家。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