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1/9/29
  • ISBN: 978-986-10-8693-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睜開眼睛一看,竟然身處陌生的深山之中,連手機都收不到訊號。就在孝太郎一籌莫展的時候,遠方突然傳來女性淒厲的尖叫聲。趕赴現場的孝太郎定睛一瞧,赫然發現眼前的人物竟然是──「櫻庭學姊?」
與可藍一起消失、又再度回到這個世界的孝太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神祕的謎團即將揭曉,三坪房間的「傳說」就此揭開序幕!
(2011年9月29日上市)
相關資訊
真理的外側

宇宙與時間,就像是一條河川。
河川的源頭只是冒出地面的一涓細流,隨著水量的逐漸增加、高處往低處流動的過程中,分成無數的支流。相反的,支流也有重新匯集的可能。類似的過程多次重複之後,河川的流域面積逐漸擴大,進而滋潤了乾涸的大地。
宇宙和時間也是如此。隨著時間的流逝,原始的宇宙逐漸分裂成無數個宇宙。光是丟擲硬幣之後會出現正面還是反面,就可以讓宇宙一分為二。如果這枚硬幣是用來決定足球比賽的攻守順序,勢必會大大地改變了比賽的結果。這就是宇宙的分歧,也是平行宇宙的起因。相反的,分歧的宇宙也有合而為一的可能。如果硬幣跌落了許願池,無論是呈現正面還是反面,最後都是跟其他的硬幣一起靜靜地躺在池底,並不會改變任何結果。簡而言之,正面與反面的意義自動消失在量子論所提出的機率之雲。通常在分歧的宇宙之中,跟原本的宇宙差異不大的微小分歧都會被原本的宇宙吸收。河川也是如此,即使水流被大石頭一分為二,最後的結果依然是重新匯集。藉由無數的分岐與匯集的過程,宇宙編織出規模龐大的歷史,而我們就生活在編織歷史的絲線之中。

孝太郎如今正脫離了歷史的絲線。
原因是出在可藍原本打算使用的超時空反發彈。雖然孝太郎在反發彈造成重大傷亡之前,利用長劍將彈頭砍成兩半,阻止了反發彈的發射,然而蓄積在彈頭的能量也在同一時刻釋放出來。事實上反發彈並未引爆,所造成的影響不及可藍預期中的十分之一,不過依然具備了將孝太郎、可藍、以及可藍的太空船『搖籠』彈出宇宙之外的力量。
麻煩的是超時空反發彈是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釋放能量,結果竟將孝太郎等人送到了宇宙外側之中最棘手、最麻煩、也最危險的地點──
那就是宇宙的起點,相當於河川的源頭。
宇宙外側並不是適合生物生存的地方,甚至連物質都無法存在。那裡不適用任何的物理法則,嚴格說來根本不是實際存在的場所。孝太郎等人不但被送到了宇宙的外側,更來到了宇宙的源頭,那裡是無限壓縮的空間與無限大的可能性並存的地方,時間為之結凍,處於完全靜止的狀態。擁有無限可能的同時,卻是什麼事也不能做。身為所有宇宙的起點,卻什麼也無法進行。這裡是無數宇宙所編織而成的浩瀚歷史之中,獨一無二的例外。
被送往這個地點──嚴格說來只是一個概念,並不是真正的地點──的孝太郎等人在現身的一瞬間,照理說應該遭到無限的壓縮,被分解成比原子更加微小的素粒子,就此淹沒在無限大的可能性之中才是……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存在於這個地點的某個意志,拯救了孝太郎和可藍。支配宇宙源頭的意志早就感受到孝太郎和可藍即將現身的前兆,因此事先採取了特別的措施,保全了兩人的實體。
『這是怎麼回事……』
意志首先浮現的情緒,是強烈的疑惑。意志是這個地方唯一的存在,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也將如此。這裡是空間為之壓縮、時間為之結凍的場所,對於意志而言,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物體,內心的驚訝是可想而知的。訝異之餘,意志也對孝太郎等人產生了強大的興趣。
『這名少年是……?』
意志尤其對孝太郎感到好奇。出現在這個地方的物體總共有三個,分別是孝太郎、可藍和太空船『搖籠』。三個物體之中,就屬孝太郎所擁有最多的可能性總量,遠遠超過其他兩個物體。就能源的總量來比較,自然是太空船『搖籠』拔得頭籌,不過孝太郎本身所擁有的無限可能性,還是吸引了意志的全部注意。
『除了我之外,任何物體都不可能存在於此地……這名少年又怎麼會……?』
意志凝視著孝太郎,徹底地檢查孝太郎的肉體以及精神。自己之外的存在──抑或是來自其他地方的存在。對於意志而言,再也沒有更令她感到好奇的事情了。
不過當意志開始針對孝太郎進行調查的時候,又再度陷入了疑惑。這次的疑惑,是來自她內心的突兀。
『……少年……?為什麼我稱呼目標物為少年?』
意志對自己稱呼孝太郎為少年的事實感到不可思議,因為這並不是意志所擁有的辭彙。
『慢著……我?沒錯,我居然稱呼自己為我!』
另一個突兀,就是意志對自己的認知。過去的意志從未對自己產生如此明確的認識,畢竟她是此地的唯一存在,沒有區別彼此的必要。然而孝太郎等人的出現改變了一切,意志不再是唯一的存在,區別彼此的必要油然而生,促使意志對自身的存在產生了更明確的認知。
『……「我」的認知從少年的身上源源不絕地傳來!』
與孝太郎的進一步接觸更造成了意想不到的變化。當意志接觸孝太郎的精神層面時,孝太郎的認知如洪水一般湧向意志,替過去從未被任何人觀測、處於渾沌狀態的意志做出了明確的定義。
『少年在固有時間的過去,曾經與我相會!』
孝太郎的身旁出現一道小小的白光,這就是孝太郎首次賦予意志的形象。白光逐漸擴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又集中為某種形狀。隨著光束的逐漸集中,意志終於獲得了真正的實體。
『這就是當時的我所呈現出來的形體,所以現在的我也以這種形體重新呈現。』
那是一個成熟文靜、眼神溫柔的少女。
出現在孝太郎身旁的白光變化成少女的模樣。藉由與孝太郎的接觸,意志獲得了實際的形體。然而影響的層面並不止於外型而已,舉凡自我認知、時間與空間的認識、甚至連使用的語言都包括在內,遍及意志──不,她的整體存在。
『目標物的標籤是里見孝太郎……沒錯,你就是孝太郎……』
她知道孝太郎。變化成現在的外表以及精神之後,孝太郎的名字也在她的理解範圍之內。
『ID擁有許多不同的描述……就量表而言,應該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不過卻被賦予了無數的可能性……』
她正在讀取孝太郎的各項資訊。除了身高體重之外,甚至還包括了遺傳基因、以及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所有跟孝太郎有關的情報,全都毫無遺漏地進入她的腦中。
『不過記憶區域卻遭到封鎖……大概是不讓曾經遇見過孝太郎的我讀取他的記憶吧。』
孝太郎的部份情報以密碼的形式存取,無法判讀。密碼化的情報包括了許多她亟欲知道的部份,現在也只能望之興嘆。即使如此,她還是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
『不過……在這個空無一物的地方,星辰與生命也將邁向下一個輪迴……我不再是孤獨一人……』
至少她現在十分確定,自己並不寂寞。
孝太郎等人出現之前,她對寂寞並沒有明確的認知,只是對孤獨的狀況感到漠然的痛苦罷了。這種痛苦是一種無法逃脫的宿命,過去如此,往後也將如此。在這個時間為之結凍的地方,難以精確地表達出這種感覺到底持續了多久,勉強以人類的感覺來形容,大概是相當於人類平均壽命的數百倍之久的一段期間吧。
因此孝太郎所帶來的情報讓她感到欣喜若狂。宇宙誕生、星辰流轉,最後終將步上滅亡。她在內心暗自祈禱,自己並不會永遠孤獨。
「……咦……?」
這時失去意識的孝太郎悠然醒轉。睜開雙眼的孝太郎顯然無法理解眼前的狀況,茫然的環視四周。少女見狀,不禁微微一笑。
『孝太郎。』
在聲音的誘導之下,孝太郎凝視著眼前的少女。
「妳是──」
聽見少女的聲音、看到少女的長相之後,孝太郎的心中漾起了一種莫名的情感。
──我見過她……
這種莫名的情感,來自對少女的熟悉,彷彿兩人曾經共同生活過一段時間似的。嚴格說來,有點類似孝太郎對那群侵略者的感情。
──不過又有點不同……我應該對她一無所知……
這只是一種感覺罷了,事實上孝太郎的腦中完全沒有跟少女有關的記憶。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感彼此衝突,孝太郎感到十分迷惘。
『初次見面,孝太郎。不過對你而言,應該是好久不見吧。』
然而少女的言語卻讓孝太郎的腦海浮現出熟悉的畫面。
陰暗的地下室、鋪著石板的地板。石柱環繞的空間之中,矗立著一尊石像。少女的形象,恰好與石柱群中的石像互相重疊。
──這個記憶是……?
不連貫的記憶片段。少女的言語勾起了孝太郎腦中斷斷續續的記憶。
「咕……」
正當孝太郎打算整合這些記憶的片段,回想起那段遺忘的往事,後腦卻傳來一陣劇痛。
──她是誰……?我到底忘了什麼……?為什麼會頭痛……?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