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將奴隸精靈打造成英雄!從末日開始的世界延命法step1《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奴隷エルフちゃんを英雄にプロデュースします!
  • 集數: 第1集
  • 作者:秋月煌介
  • 插畫: 水鏡まみず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李逸凡
  • 出版日期:2017/9/18
  • ISBN: 471-094-555-325-2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贈:「繼承的遺志」全彩PP書衣+「奴隷精靈與英雄❤」日本特典小冊子合輯

世界隨機出現名為〈默示錄之獸〉的怪物,導致人類陷入滅絕危機。人類在對抗怪物的這兩百年來,多虧繼承力量的『英雄』才得以存活。在英雄定律下,現任英雄‧修伊確定將在一個月後喪命。明明已經來日不多,無氣力的他挑選出來的徒弟,竟是柔弱的美少女精靈奴隸‧菲歐。修伊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甚至從沒認真鍛鍊過徒弟……?「那個,請問您為何要躺在我的大腿上?」「難得買來一名奴隸,總是會想做這種事嘛。」……背負全世界的英雄繼承人,未來究竟會如何發展!?最輕率的英雄譚就此開演!

(2017年9月18日上市)
相關資訊
刀光一閃,怪物的頭部被切成兩半,巨大身軀應聲倒下。
  「英雄大人打倒貝西摩斯型了!」
  某人如此歡呼出聲後,隨即淹沒在勝利的喜悅與歡愉的聲浪中。
  而這也是戰鬥結束的號角聲。

  大地上殘留無數屍骸,諸多生命消散於此。
  人類的骸骨回歸塵土,怪物的遺骸化做黑霧,消失於大氣中。
  縱使贏得勝利,清點死傷人數仍是令人心情沉重的作業。
  儘管自認早已習慣,但還是不想替人命排列先後順序。
  不過──

  「…………梅麗莎?」

  劃破寂靜的呼喚聲,遲遲沒有得到回應。
  少女擁有一頭長度及肩,宛如太陽般耀眼的金色秀髮。
  以及彷彿小鹿般靈活的四肢。
  微微上揚的嘴唇,如同一朵綻放於夏日的鮮花。
  ──只是她渾身上下,都已被染成鮮紅色。

  英雄牽起少女那癱軟的小手。看著她無力下垂的指尖,讓人不禁聯想起斷線的傀儡。
  少女僅存的體溫,隨著時間逐漸消逝。
  手中傳來的冰冷觸感,慢慢奪去自己的體溫,不過大腦卻恰恰相反,一點一滴開始理解眼前的狀況。
  英雄直到此刻才終於明白,自己再也聽不見少女那聒噪卻不會令人心煩的聲音了。

  「一共是七具。」
  戰場善後人員們的交談聲傳入耳裡。
  「@這是第八具@。」
  站在背後的某個人補上數字。
  英雄早已明白,人死後沒有任何尊嚴或意義可言,量詞也從『一名』變成『一具』。
  「她是您的熟人嗎?英雄大人。」
  某人繼續說:
  「她戰死在沙場上……對於一名戰士來說,想必是了無遺憾吧。」
  對於安慰的話語,英雄只把它當成耳邊風。
  戰死沙場?了無遺憾?

  ──……簡直是胡說八道。

  英雄在內心咒罵著。
  這哪裡叫做光榮戰死。
  因為──少女的背上,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刀傷。
  「……混帳東西,天底下哪有徒弟比師父更早過世。」

  天空開始降下點點雨珠,灑落在這片戰場上。

  ──唉……這裡真冷。

  無法從懷中的徒弟身上感受到任何體溫,英雄認為這個世界太不講理了。

    第一章 英雄與奴隸

    1

  這個世上的神明,似乎根本不會拯救任何人──菲歐蓮札‧亞利傑黎於五年前的某一天,頓悟出這個道理。
  少女的人生轉機既明確又簡單易懂。她與另外五十名左右的族人隱居於森林裡,但在某天卻慘遭武裝份子蹂躪,村子轉眼間就毀了。
  當年尚不足十歲的菲歐蓮札,曾經想像過若是生活順遂的話,幾年後就會與大上自己兩歲的少年結為夫妻。她的個性相當隨和,對此並沒有任何不滿,甚至早已看透自己的人生就是這麼平凡。
  只是就結果來說,這個想像因為突如其來的暴徒們而無法實現。
  並且──菲歐蓮札此刻正迎向人生的第二次轉機。
  正確說來,是她的人生即將走到盡頭。

  「再、再快一點──……!要不然會被追上的!」
  坐在駕駛座上的光頭男子,神情急迫地大喊著。拉動馬車的四匹良駒不必等到主人揮動鞭子,便遵循體內的生存本能,使出全力奔馳在鋪設好的荒野道路上。
  菲歐蓮札眺望著遠處的模糊山影,以及不時行經的荒廢村莊,在心中抱怨著。
  (……坐得屁股好痛喔~)
  或許是屈膝抱住雙腿的坐姿維持太久,菲歐蓮札感到渾身發僵的關節正隱隱作痛,便稍稍挪動身體。她身上的鎖鏈,也隨著動作發出聲響。
  鎖鏈的其中一頭,綁在她倚靠的鐵籠掛鉤上,另一頭則延伸至她脖子上的皮革項圈。
  此馬車後座被設計成一個大籠子,高度不足一公尺半。就連身材嬌小的菲歐蓮札,也得稍稍低下頭才能夠站起身來。
  駕駛座上的光頭男子,與身旁戴著頭巾的男子正在互相爭執。
  「難道不能再快點嗎!?都怪你挑來這幾匹爛馬!」
  「這、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還不是大哥你強行買了那麼多奴隸,才導致這輛馬車超重!事到如今只能捨棄後座貨車……」
  「你那麼做只會害我們破產!這次的奴隸這麼多,如果對方向我們索賠,到最後只能提著自己的腦袋去見人啦!可惡!虧我還打算撈完這票後,就逃去東部了……!」
  後座狹小的空間裡,擠了大約十個人。所有人都穿著骯髒的粗布衣,兩眼無神縮起身子。唯一很有精神的少年用力搖晃鐵籠,同時大吼「快放我出去!」。
  (…………屁股真的好痛喔~)
  菲歐蓮札看著周圍的光景,像在逃避現實般,擔心著自己發疼的臀部。
  她並沒有打算輕生。縱使五年來的奴隸生活,幾乎將她心中僅存的希望消磨殆盡,她仍沒有絕望到想一死了之,不過──
  (看樣子……我應該會死在這裡。)
  菲歐蓮札瞄了馬車後方一眼,彷彿置身事外般如此心想著。
  ──放眼望去,有一群宛如從惡夢中跑出來的怪物們緊追在後。
  現場有身軀如同獅子,尾巴狀似毒蛇的四腳猛獸,手腳多達六隻的巨熊,以及體型與上述怪物不相上下的巨型蜥蜴──
  儘管每一隻生物的外形,乍看下都是不同品種,不過這群怪物卻有一個共通點。
  那就是──牠們全身像是塗上焦油般漆黑無比,同時散發出黑色霧氣。另外,這群怪物都並未擁有稱得上是眼睛的器官。
  全部加起來大約有十幾隻。牠們沒有雙眼,但似乎可以透過視覺以外的方式辨識獵物,直直朝著馬車衝來。
  「可惡……為啥〈默示錄之獸〉會出現在這裡啊……!?」
  奴隸商人以哭腔大喊著。
  〈默示錄之獸〉──是這群怪物的統稱。
  不過關於牠們的出處卻充滿謎團。
  有人認為這些怪物,是經由魔法實驗製造出來的生物兵器。有人堅稱是因為人類太過傲慢,神明才會降下天譴。更有人覺得,牠們是惡魔為了征服人界而派來的強兵悍將──儘管眾說紛紜,終究沒能得出結論。總而言之,〈默示錄之獸〉是人類的天敵。牠們並非為了進食或自衛才襲擊人類,單純只是本能使然。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怪物(默示錄之獸)們離馬車大約還有一百公尺。不過三分鐘前,卻是相差兩倍以上的距離。換言之,再過三分鐘就會追上這輛馬車。
  (我的人生,就只剩下三分鐘嗎~……)
  菲歐蓮札嘆一口氣,抬頭向上望去。
  (──身在天國的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雖然我在這五年來的生活裡,盡可能讓自己抱持著樂觀的態度……不過此刻已命在旦夕……)
  「就算是麥片粥也好,真希望能在死前飽餐一頓……」
  此時──
  突然傳來一股把人向上扔去的衝擊,馬車當場飄離地面。大概是輪胎輾過石塊造成的。
  菲歐蓮札感到眼前一花,緊接著整個人被上下左右甩來甩去。在撞得渾身發疼後,晃動才終於停止。
  菲歐蓮札搖搖晃晃站起來,看見馬車橫倒在不遠處。看來剛才的衝擊將籠子撞凹,導致鐵門彈開,她就這麼被甩出車外。
  幸好項圈的鎖鏈在馬車倒下時,從掛鉤上鬆脫下來,要不然她的脖子可能已被扯斷了。
  或許有輕微的腦震盪,菲歐蓮札難以統整思緒。儘管從籠子脫身一事令她非常開心,但她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
  忽然,背後出現一道黑影。默獸(默示錄之獸)難聞的吐息就近在身後。
  菲歐蓮札回頭望去,發現身軀又黑又大,擁有六隻腳的巨熊就佇立在眼前。
  (唉……我的性命居然只剩下不到三分鐘。)
  她置身事外地如此想著,同時望向巨熊舉起的大掌。只要牠用力一揮,菲歐蓮札的腦袋將會有如番茄般被當場打爛。
  「……這麼一來,我就能得到解脫嗎……」
  菲歐蓮札沒有逃跑的念頭,站在原地喃喃自語──
  「真的是這樣嗎~?」
  忽然傳來一股聲音。
  隨後,視野被一道銀色光芒切成兩半。
  這道閃光將眼前的怪物、荒涼的景色,以及菲歐蓮札的絕望都一刀兩斷。
  停下動作的巨型怪物,胸口位置@被橫切開來@,上半部慢慢滑落。切面沒有湧現血液,而是噴出大量的黑霧,巨熊的身軀便應聲倒下。
  怪物的背後站著一名青年,他的肩膀上扛著一把等身大劍。
  擁有一頭紅銅色亂髮的青年,以莫名疲倦的眼神上下打量著菲歐蓮札。
  「確實有人認為死亡是一種解脫,但是當真死去之後,終究無法回答自己是否有得到解脫。」
  當菲歐蓮札想開口反駁時,青年又接著說:
  「我今天碰巧來到城鎮外圍。」
  「……咦?」
  「騎士團在對抗默獸時,基本上都會堅守在要塞裡,不過這裡距離最近的要塞還很遠。依照妳所乘馬車的速度,根本無法支撐到要塞。而且你們又恰好位在我能夠立刻趕來支援的範圍內,換言之──妳可說是非常好運喔。」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