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治癒魔法的錯誤使用法~奔赴戰場的回復要員~
  • 原文書名: 治癒魔法の間違った使い方 ~戦場を駆ける回復要員~
  • 集數: 第8集
  • 作者:くろかた
  • 插畫: K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劉仁倩
  • 出版日期:2021/2/22
  • ISBN: 978-957-265-639-6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兔里一行人終於抵達了旅程的最終目的地‧獸人國度。
獸人們擁有長年來遭人類欺壓的慘痛歷史,因此極為憎恨人類。在這樣的國度,兔里必須履行與天瑚之間的重要約定──『幫助昏迷不醒的天瑚母親』。
想當然耳,獸人們並不怎麼歡迎他們,卻意外乾脆地帶領兔里來到天瑚母親‧歌湖所沉睡的房間。兔里對她施展了治癒魔法,卻發現她身上藏著意想不到的秘密。
歌湖昏迷不醒的真正原因、遭人抓走的天瑚、對人類露出獠牙的獸人,以及突如其來現身的魔王軍軍團長──兔里所遭遇的種種衰事,已經相當於天災等級!?
劇情超展開的第八集!睜大眼睛見識回復要員與夥伴們之間的羈絆吧!!
相關資訊
第一話 強勢來襲!遭人鎖定的兔里!!之卷
我們於遞交邀請各國合力對抗魔王軍書信的旅途之中,在米亞蘭格與化為龍人的騎士?卡隆先生激戰一番。
失去神智的卡隆先生擁有驚人的力量,但透過與米亞蘭格勇者?蕾歐娜小姐並肩作戰,我們於未犧牲任何一人的狀況之下,便結束了這場戰鬥。
這場激戰雖然九死一生,但卻成果豐碩。
我藉由回憶起至今為止遭自己遺忘的身為一名治癒魔法使的初心後,便終於成功練就了治癒魔法的增幅魔源。
如今我掌握了增幅魔源,或許便於下一個目的地?獸人國度中,治好天瑚的母親。

我們自米亞蘭格出發,橫越了凍結的湖面,並踏入獸人國度所在的森林之中。
「獸人果然沒有修建道路呢……」
進入森林之中過了幾天,但我們卻依然並未穿越森林。
此處幾乎沒有可稱為道路的道路,若無打前鋒領隊的天瑚的話,我們目前應該早已迷路了吧。
「嗯,因為如果有路的話,就會有被奴隸販子或盜賊攻擊的危險呢,所以獸人不會修建固定的道路,只會留下記號。」
經天瑚這麼一說我才發現,一路上隨處可見的樹木傷痕或堆疊的石頭便是她所說的記號吧。

「但是獸人真是一種龜毛的種族呢,聽你們說,他們住在難以到達的森林深處吧?而且還不鋪路,只有原始的記號……這何止是文化不同,根本是連時代本身都不同吧。」
「我不否定,實際上我們相當龜毛。」
「妳、妳竟然輕易就承認了,那好歹也是妳的故鄉……」
聽見天瑚毫不關心地答道,反而是涅雅感到驚訝。
「我們獸人致力於和人類不同方向的文明發展,在過程之中捨棄了所有多餘的事物,建立起獨自的文化。」
這聽起來像是極力避免與人類打交道呢。
然而,一旦明白這世界對獸人的觀感與態度後,便也不會覺得奇怪了。
「正確來說,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並非『獸人國度』,只算是獸人所居住的『領域』。」
「那有什麼不同嗎?」
「稱為『獸人國度』的地區附近也有一些獸人所居住的與世隔絕的村落,包含這些地方全部合稱為獸人族的領域。」
「天瑚的母親在哪裡呢?」
「就在『獸人國度』裡。」
原來如此,我過去都誤會了,目前所經過的區域還並非獸人國度。
本來以為已經踏入獸人國度了呢。
「真是有趣呢,雖然環境也不同,但和我們人類不同的文化……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親眼見證一下。」
「那並非亞爾格先生所想的那麼有趣的東西喔。」
天瑚自離開米亞蘭格後,臉色便相當陰沉。
理由恐怕與梵爾伽大人在米亞蘭格時所說的事情有關。
「該處即將發生異狀。」
天瑚或許也心底有數。
「兔里,你幹嘛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嗯,對不起,我稍微在想事情。」
或許因為我臉上表現出正感苦惱的神情,反而令天瑚擔心了。
我果然很容易從表情上看出腦中正在思考的事呢。
我是否應該學習魔導都市?路克維斯的哈爾發一樣時時保持滿面笑容呢?
……不對,如果採取與他一樣的方法的話,反而會因為其他理由而受到眾人擔心,所以還是算了吧。
「亞爾格先生,我從米亞蘭格出發後,就一直在思考一件事。」
「是什麼呢?」
「獸人族到底對我們人類會有什麼反應呢……」
至今為止,我們陸續造訪了魔導都市?路克維斯、薩馬利亞、米亞蘭格這三個國家,但最終目的地的國情卻與前者皆不相同。
「果然……不會得到什麼好臉色吧?」
如同自米亞蘭格出發前梵爾伽大人所說,獸人痛恨人類,而我們要踏入他們所居住的領域,並不會受到歡迎吧。
「的確不會受到善意對待呢。」
「說的也是……」
「但是,不去去看的話就不會知道,很少有人類會進入獸人國度,就算有也幾乎是抱持歹念的人,但您卻不同。」
亞爾格先生望向我身旁的天瑚,道:
「您是為了天瑚大人的母親才來到這裡的,這毫無疑問是出自一片善心誠意。獸人只不過是以敵意回敬敵意罷了,如果真誠地提出我們的目的的話,應該能得到會見天瑚大人母親的許可。」
「……如亞爾格先生所說,獸人並非都是一些無法溝通的人,雖然大部分人都很固執,但也有好好溝通之後能互相理解的人。」
釋出善意嗎……我想起初次與天瑚對話時的事情。
天瑚讓我見到一樹與學姊遭黑騎士擊敗的預知畫面,我們以此為契機邂逅一事或許可謂維至今漫漫長路的起點吧。
在那之後雖然尚未經過半年,但因為五花八門的狀況層出不窮,便令我感到那宛如幾年前的事了。
正當我不禁沉浸於感傷之中時,我肩上的涅雅彷彿傻眼似地嘆了一口氣,道:
「你就像平常一樣就好了,畢竟你是能和我或布魯林這樣的魔物相處融洽的怪咖呀。事到如今,就算你對和獸人見面感到不安,卻也反而只會讓人起雞皮疙瘩罷了。」
「涅雅妳總是滿不在乎地講一些沒良心的話……我可是很認真地在煩惱的啊……」
「呵呵呵──你說什麼『認真』還真是會笑死人呢──明明就是一個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啊,對不起!不要用手指對準我!」
當我默不吭聲地擺出彈額頭的架式後,涅雅便用翅膀擋住了臉,並從縫隙之間偷窺我的表情。
「老實說,我也覺得若是兔里大人的話,應該沒有問題的。」
「沒問題……」
我對難得語意含糊不清的亞爾格先生不解地歪起了腦袋。
「之前的旅途絕非輕而易舉,就算在某處一蹶不振也毫不稀奇……但正因為跨越了這些考驗,才有現在的您。」
「哈哈……但其中有一部分是我自己去蹚渾水的,真的給亞爾格先生添了很多麻煩啊。」
亞爾格先生被涅雅操縱、委託他摧毀薩馬利亞歷史悠久的大鐘、並肩對抗卡隆先生這樣的強敵……我真的害他遭遇一連串的倒楣事。
「我完全不後悔跟您一起來喔,這趟旅程充滿了冒險,反而讓我覺得真是太好了。」
聽亞爾格先生爽朗地這麼說道,我不禁語塞。
糟糕,我好感動。
當我極力不顯露出內心的波瀾,並試圖轉變話題後,望向了亞爾格先生腰際的兩把劍,道:
「對、對了,亞爾格先生,你的劍變成兩把了呢。」
「啊,這個嗎?」
他的腰上除了平時佩帶的長劍之外,還有一把稍小的劍。
「這些暫且作為備用劍,是蕾歐娜閣下在米亞蘭格送給我的。回顧之前的事,我心想只有一把劍不夠用呢。」
「啊──……的確。」
於邪龍一戰時,我折斷了他的劍,在米亞蘭格時,劍又遭卡隆先生的翅膀震碎。這麼一想的話,準備備用劍是一個好點子。
「我可不想在關鍵時刻因為劍斷了而只能坐以待斃呢。」
靈活舞動長短雙劍的火焰騎士……這使得他更加帥氣了呢。
若我能施展治癒魔法以外的魔法,如今又會變得如何呢?
我嘗試想像著並未遇見羅絲且作為一名普通魔法使接受訓練的自己,但卻無法想像自己施展水或火焰魔法的身影。
「──兔里!」
「嗯,怎麼了?」
正當我思考著這些事情時,天瑚便倏地回頭道:
「右上方有東西飛來了!」
「啥?」
聞言,我隨即望向該方位。
瞬間,我的視野捕捉到兩隻箭矢隨著劃破空氣的聲響朝我的身體飛來。
「哼!」
我反射性地發動了右手上的臂鎧,抓住了飛來的兩支箭。
「哼,這種速度比不上覺醒後的卡隆先生的拳頭呢。」
老實說,我原本並不覺得會這麼順利。不過,為什麼會有箭射來呢?
我稍微作勢耍帥之後,便望向箭矢飛來的方向。
「天瑚,要是妳沒提醒的話,箭會射中他嗎?」
「不會,但他會躲開,而不是抓住。」
「欸,就算那樣也還是能躲開啊……」
「然後涅雅就會被甩到地上去。」
「為什麼啦!?」
先不論望著我驚得倒彈三步的涅雅,目前重點是攻擊我的襲擊者。
若對方是誤以為我是別人而放箭的話,便能和平解決──
「好像無法如願呢……!」
當我再度抓住朝我射來的箭後,便將之折斷並丟到地面上。
那明顯僅針對我,若非認錯人的話,便表示對方對我抱持著明確敵意了。
持續遭人放箭的話,便會處於劣勢,讓我轉守為攻吧。
「在那裡!」
我於右手上凝聚治癒魔法彈,並朝箭矢飛來的方向奮力投擲。筆直飛去的治癒魔法彈撞上不遠處樹葉叢生的枝枒並消散。
「哇啊啊!?」
之後,耳邊便傳來一聲相當高亢的窩囊叫聲。
「嘖,沒打中……!」
「兔里,表情、你的表情,你的眼神變得很凶神惡煞啊。」
涅雅的吐槽令我回過神來,我似乎因為突如其來的襲擊導致言行變得粗魯。
我稍微深呼吸並暫時冷靜下來,便提防著箭會不會再度射來。
「兔里大人,您不要緊嗎!?」
「不要緊,但竟然忽然射箭過來……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但這就是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