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Fairy Tale 幻想編年史
  • 原文書名: フェアリーテイル・クロニクル ~
  • 集數: 第7集
  • 作者:埴輪星人
  • 插畫: ricci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8/3/5
  • ISBN: 978-957-260-362-8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宏這群日本人離開了法連,暫時將陣地轉移到沙漠之國達爾。
他們一下擺攤叫賣,一下蓋起工房,照樣過著我行我素的生活,不過卻遇上了諾頓姊妹這對伊古雷奧斯神殿的使者,還跑去探索古代人所建造的神秘地下神殿,再加上巴爾多的襲擊,這一夥人立刻受到了可說是意外,同時又算是預料之內的一連串洗禮。
雖然宏一行人想盡量低調行事,但與其意願背道而馳,這次則是被達爾王室直接點名入宮……
回到原本世界的線索、過去的心靈創傷、男女情事等等各式各樣的新鮮事實,都即將在達爾篇後篇中揭曉!
深鎖於宏心中的黑暗究竟為何!?
相關資訊
宏一行人以調查地底的古代遺跡為名,實則是跑去玩高難度的遊樂設施回來後,在神殿受到了些微責難(雖然有一半原因是自作自受)後,終於回到了在達爾租下的工房。
  眾人本以為終於能喘一口氣了……但一位來訪的少女卻打破了安寧。
  他們完全沒預料到她的真面目。
  「怎麼了?」
  春菜跑了過來,向突然放聲大叫的宏與達也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真琴與澪也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所有人都還沒完全脫下鎧甲。
  另外諾頓姊妹則是從真琴手中接下工作,現在正在清掃浴室。
  「……那個女孩,是誰?」 
  春菜看到那位似乎是訪客的少女,向身體完全僵住的兩位男性問道。
  不知是否由於少女的表情會讓人想以發情來形容,還是因為她的視線完全鎖定住宏發出愛你愛你光線,春菜的口氣有些帶刺。
  「……是殺手呀……」
  宏聽到春菜些微尖銳的語氣後,總算再度?動起來,邊發抖邊竭力擠出聲音回答。
  「咦?」
  「在法連企圖暗殺春菜同學與艾兒的刺客,就是她呀……」
  「咦?咦?」
  「而她好死不死,居然以甜心稱呼阿宏。」
  「……怎麼回事?」
  「我才想找人問呢……」宏膽怯地說著。
  「話說回來,你確定她就是當時的殺手嗎?」春菜問道。
  「那時我是沒看到對方的臉,但聲音與身上的氛圍都一模一樣,應該不會有錯。」
  春菜聽了宏以驚恐而嘶啞的聲音說出預料外的回答後,雖然覺得困惑,但同時也切換了心中的某種開關。
  她為了保護宏而走到他的前方,擺出隨時都能拔劍的姿勢瞪向少女,斬釘截鐵地說出該說的事:
  「我不知道妳有什麼事,但可以請妳出去嗎?」
  「……咦……?」
  春菜似乎完全將少女認定為敵人,她那散發出冰冷空氣的視線與不容許任何妥協的用詞,令少女發出非常困惑的聲音。同樣站到前方的真琴,與在她後方準備做出牽制動作的澪,其眼神也與春菜相仿。
  「慢著、慢著,我沒有與你們敵對的意思。」
  「真是遺憾,唯獨這次與妳的意思無關。」真琴說道。
  「我是不知道妳打算來做什麼,但我們可沒有理由原諒妳以前曾做過的事。」春菜怒道。
  「我們現在不殺妳,妳快點離開。」澪淡然地撂下狠話。
  女性們一口氣團結起來對抗外敵的樣子,一樣讓宏嚇得膽顫心驚。他在過去也曾因為女性的這種特性而吃足苦頭,展露出這樣的反應倒也是理所當然。
  「慢著、慢著,雷奧德殿下有信要給你們。」
  「雷雷的信?」
  「怎麼回事呀?」
  宏與達也雖然在各種意義上都對眼前狀況感到退避三舍,但聽到這個意外的名字後便重新有了反應。
  雖說如此,仔細回想起來,當時宏一行人把殺手交給雷奧德處置,就算她還活著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除了對外宣稱所有相關人物皆已處死,再加上之後完全沒論及這件事,才讓眾人誤會該殺手已死亡,但其實他們根本沒問過雷奧德她後來是生是死。
  「殿下說甜心你們在黑社會裡沒有門路,所以叫我在這方面支援你們。另外這是他要我轉達的事情。」
  「……為什麼好死不死偏偏要叫她……」
  「……不過雷雷是有可能會做這種事……」
  兩位男性聽見這句很可能是雷奧德所說的話後,雖然多少予以認同,但還是忍不住出口抱怨。
  另一方面,女性成員們還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態度。真琴以冰冷到彷彿要吹起暴風雪的視線看向少女,慎重地接過她遞出來的信。
  兩位男性的態度縱使沒有女性成員那麼可怕,也依舊沒有放鬆警戒。
  「達也。」
  「瞭解。」
  達也從真琴手上拿取雷奧德的信後,便打開來迅速地瀏覽裡頭的內容。信上所寫的大致與少女的說法相符,但同時也記載著幾件難以讓人判斷的事。而為了確認這些事情,達也先向少女說道:
  「吶,我們想先向妳確認幾件事,請妳誠實地回答。」
  「不用擔心,我不會說謊的。」
  「這就由我們來判斷。」
  達也在從遺跡回來的路途上,湊巧在車裡學到了測謊魔法,他現在便悄悄地施展該魔法,並將視線移向其他同伴取得同意後,開口問出第一個問題。
  附帶一提,這個魔法並不存在於遊戲之中,是記載在向鼴鼠所贈送的魔法相關資料裡。雖然資料中還有許多其他魔法,但由於測謊魔法是最好學的,達也便先從它開始學起。
  「信上說妳不記得襲擊阿宏時所發生的事,這是真的嗎?」
  「……那果然是我做的嗎……?」
  「這個女的,真的不記得了耶……」
  達也在少女沮喪的回答中,確認到她的話沒有半點虛假,而不禁感到頭痛。說實在的,他完全無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也罷,換下一題。」
  「儘管問吧。」
  「妳為什麼要稱呼阿宏為甜心?」
  「因為在我最早的記憶中,被甜心摸得很舒服。」
  在少女以陶醉的模樣說出這句算不上是問題答案的話後,輪到宏被眾人投以冰冷的視線。宏被這幕光景嚇得渾身發抖,想要躲到達也身後去,但達也把他抓個正著,並開口詢問必須最優先確認的事。
  「阿宏,你老實回答。」
  「我大致知道你想問什麼,所以我會說啦。就只是因為當時我的脖子快要被她的鋼索勒住,而在拚命亂動之下,我和她就不知為什麼被鋼索纏在一起了。就在我想辦法掙扎脫困時,她就自己一個人開始「啊嘿、啊嘿」地嬌喘起來了。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記得自己是用怎樣的摸法碰觸到她的哪個部位,更何況當時根本沒有餘力去在乎那種事。」
  「他是這麼說的。順道一提,他說的全是真的。」
  「我本來就連一般女人都怕到不敢去摸了,還叫我去撲倒殺手這種恐怖的生物?為什麼我得去做這麼可怕的事啊?」
  「雖然這話實在很沒男性雄風,但倒還挺有說服力的。」真琴說道。
  「也是啦,若是宏同學,這樣才是正常的……」
  女性成員莫名地能夠接受宏的申辯。
  對於宏來說,在怕到不敢碰觸的意義上,不管是春菜還是殺手都有著同樣的標準。兩者之間若有差異,頂多就是春菜可以容許他多摸幾下的區別罷了。
  當然了,宏的認知與春菜的容許程度存在著天差地別。只要對象是宏,就算是一般情況下會被視為性騷擾或色狼的動作,依然都在春菜的容許範圍內。然而對於並非男朋友的對象有著這樣的認知,就算對象不是宏,在各個方面上仍舊是不大恰當。
  說到底,與對自己抱持敵意的殺手進行性行為這種事,除非是被下了藥或是因為其他手段而處於完全動彈不得的狀態,否則就只是純粹的自殺行為。在一般情況下只要不是當事者的腦袋大有問題,就不會發生春菜等人所擔心的狀況。
  「那把話題拉回來吧。為什麼妳會不記得?」
  「殿下說這是因為失去藥效時的副作用,以及暗殺公會在我身上進行調整所產生的影響。聽他說我在他們襲擊暗殺公會時都還有記憶,但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了。」
  「藥?」
  「這麼說來,雷雷是曾經說過,她們本來就類似用完就丟的人偶,要是保持著人格反而麻煩,所以就以藥物抹消掉了。」
  「原來如此啊,所謂調整就像是催眠一類的玩意吧。我猜測這種調整會讓她們被逮捕時自動失去記憶或是做出其他動作,以防止洩漏情報,但卻因為某種原因而在不正確的時機下?動了。」
  達也從得知的情報推估出的結論,與雷奧德所推測的大致相同。
  多虧了測謊魔法,讓眾人可以不用一直疑神疑鬼的。當然了,這個魔法也並非萬能,像是「對方並沒有說謊,但所說的話與事實不符」等無法看破的狀況也很多,但這次的情況並沒有什麼太大問題。
  「那麼,妳今天是來這裡做什麼的?」
  「殿下允許我來向你們打招呼,以及提供至今為止所收集到的情報。」
  「她是這麼說的,沒有說謊。」
  達也先交由緊緊團結在一塊的女性成員們來判斷。
  而他自己的思維,則是「說真的,這個女的難以信任,但感覺可以利用」。但一想到宏的問題,也產生了「或許將她排除在外較好」的想法。
  「無法信任她。」澪簡短地說道。
  「我討厭她。」真琴訴諸自己的感覺。
  「與其要仰賴她,不如想想別的辦法。」春菜厭惡地表示。
  少女由於被完完全全地認定為敵人而露出大受打擊的樣子,宏則是看到了女性成員合作無間的樣子而勾起了過去的心靈創傷,一直抖個不停。春菜等人畢竟親眼目睹到宏當時的慘狀,使彼此間的認知不謀而合到了可怕的地步。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