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穿越時空的龍王與邁向滅亡的魔女之國
  • 原文書名: 落ちてきた龍王〈ナーガ〉と滅びゆく魔女の国
  • 集數: 第3集
  • 作者:舞坂洸
  • 插畫: よう太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蕪村
  • 出版日期:2014/6/12
  • ISBN: 978-986-365-012-6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在擊退凱薩德拉王國兩千兵力後,奈迦等人計畫乘勢追擊,攻下安殷要塞。就在得到薇妲等絲雷瑪雅一族的協助,計畫也在順利進行時,在悉拜斯河負責戒備的洛薇爾竟意外擄獲敵軍部隊隊長藍柏哈,戰況因此出現巨大變動。在藍柏哈眼裡,魔女們看來和普通的女孩子沒有兩樣,令他不禁困惑。另一方面,藍柏哈和魔女們想像中的人類有著天壤之別,也令她們納悶不解。這個時候,回到要塞的烏琪宣稱要「殺死人類俘虜!」對藍柏哈百般威脅……?奈迦以「人類與魔女和平共存的世界」為目標,試圖建立魔女們的理想國,如今這場戰役正要為他們的理想跨出重要的一步──(2014年6月12日上市)
相關資訊
楔子(一)



  奈迦與荷麗歌恩一族以不到二十人的數量,成功擊退凱薩德拉王國試圖進攻闇黑森林的兩千兵力。這是次令魔女大呼快哉的一大勝利,但這種程度的戰果並未讓奈迦感到滿意。
  為達成建立「魔女與人類和平共存的世界」此一目標,他表示必須乘勝追擊,第一步便是攻佔安殷要塞。作戰開始前,奈迦召集魔女主力,齊聚在第一要塞召開──他稱之為「軍議」的──作戰會議。
  奈迦打算駐守在此地,以第一要塞做為前線基地。



  「我們必須派人監視悉拜斯河。」
  奈迦說,環顧聚集在第一要塞住屋內的魔女。
  「你的意思是凱薩德拉王國軍很有可能再度渡河進攻嗎?」荷麗歌恩訝異問道。
  「不,這可能性很小,可以直接忽視。監視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試探敵方有沒有其他動靜。」
  「不渡河攻擊還會有什麼動靜?」
  不只荷麗歌恩,所有魔女也是一樣聽不懂奈迦話裡的意思。她們偏著頭,一臉納悶地望著他。
  (原來這種事情也得解釋清楚才行,畢竟她們不諳戰事……更正確來說,她們自有一套作戰方式,聽不懂也是理所當然。)
  「比方說,」奈迦舉起具體的實例說明。「為防範魔女的攻勢築起防禦陣地……目前看來這是他們最有可能採取的行動。」
  「原來如此。」
  「那條河可以渡河的地方很多,只駐守在路口也是防不勝防。但是我認為,凱薩德拉王國軍在先前的戰役遭到重挫,沒有餘力另外建起龐大的防禦陣地或是新的要塞。」
  「這樣還需要監視嗎?」荷麗歌恩再次確認。「當然要。」奈迦點頭。
  「可能性雖低,但並非完全不可能,更何況他們也不是不可能往河的這一邊投入新的部隊。我們必須事先料想各種可能性,預先採取因應對策,如此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這、這樣啊。這件事交給你處理,我沒有意見。」
  荷麗歌恩說著點了點頭,表示將戰事全權交由奈迦處理。艾茵絲接著舉手。
  「既然如此,我們要監視哪裡,又要如何監視呢?如果從上游到下游都需要派人手監視,全族總動員……勢必需要大量人力吧。」
  「用不著大範圍監視,只要在上游和下游的道路與河川交界處監視一定的範圍,其他地方就交由烏琪定時前往上空偵察。」
  「我就說吧,不管我有多忙,偵察任務就是少不了我,這就叫做能者多勞啊。」
  烏琪說著站了起來,高高挺起胸膛。
  「這種事情是自己拿來說嘴的嗎?」
  「不愧是烏琪,很會自誇。」
  「這種不叫自誇,叫愛出鋒頭。」
  「其實她只是想讓奈迦誇獎吧?」
  包括凱雅和洛薇爾在內,其他魔女無不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妳們這些人偷偷摸摸的在說什麼!」
  被烏琪怒目這麼一指,凱雅等眾魔女慌慌張張地別開視線。
  「我很認同妳的表現哦,真的很優秀。」
  「廢話。」
  「妳也是這麼認為的吧,荷麗歌恩?」
  「嗯?噢~~唔……是啊。」
  「荷麗歌恩大姊說得真冷淡呢。」
  魔女們暗自竊笑,烏琪忍不住脹紅了臉,坐回板凳上。
  「言歸正傳,監視地點為河川與道路交界處,至於這工作,我想想,還是洛薇爾最適合。」
  「是,遵命。」
  「此外,保護洛薇爾的任務由凱雅負責。」
  見奈迦轉頭望了過來,凱雅舉起手「是。」應道。
  「另外還需要一個人……」
  「就由我去吧。」
  伊可希爾也舉起手,奈迦便把監視的工作交給這三個人。
  「伊可希爾騎馬過去吧,記得到了之後先把馬藏起來,別讓敵軍發現。一旦有任何異狀,立刻策馬來向我報告。」
  「是──」



  就這樣,奈迦派出洛薇爾、凱雅和伊可希爾等三人監視悉拜斯河一帶。
  對奈迦而言,他只是採取適當的行動,挑選適合的人選。但任他再厲害也料不到,這自然而然的一步將帶來足以左右魔女將來的重大後果。

楔子(二)

  負責率領凱薩德拉王國軍的古斯卡爾新將軍盯著貼在職務室牆上的一大張地圖,那是位於邊境地區凱薩德拉王國附近一帶的地圖。地圖上,從王都延伸而出的路上經過安殷要塞,再往前則是悉拜斯河和河對岸的一大片遼闊荒野,以及大斷崖上廣大的闇黑森林。
  魔女會渡河進攻嗎?古斯卡爾滿腦子都在煩惱這個問題。
  (悉拜斯河那一戰我軍一敗塗地,但魔女人數少,理應不會冒險入侵,往我方進攻。)
  只要守住闇黑森林,魔女便能安穩度日,實在沒有理由與人類為敵。這麼一想,其實用不著害怕魔女進攻,只是剛上任為將軍畢竟不能疏於備戰,尤其從魔女過去的行動方式看來,也看不出她們會在悉拜斯河迎擊凱薩德拉王國軍。
  話雖如此,他能採取的行動有限。
  儘管身為凱薩德拉王國軍的將軍,但要動用王家直屬部隊必須經過國王命令,因此直接受他指揮的兵力頂多一千五百左右。再者,先前的敗戰使得各諸侯態度轉為消極,找盡各種理由推託,不願追加兵力。一旦古斯卡爾這時表明要前去討伐魔女,諸侯們甚至可能連現有的兵力都會收回。
  古斯卡爾右手握住指揮棒,輕敲著地圖上道路與悉拜斯河的交界處。
  (最理想的方式是建造防禦設施,在河岸附近築起要塞……不,我們的兵力沒有這麼充裕,再說要是真的建立要塞,魔女一察覺肯定會前來攻打,反倒引火自焚。何況在岸邊死守住同一個地方也沒有意義,尤其從上游到下游隨處都可以渡河,建要塞不如沿著河岸搭建陣地……)
  為此需要耗費大量兵力、費用與時間,此時王國的金庫又沒有那麼闊綽。古斯卡爾原本在軍裡負責主計工作,因此比任何人都清楚能運用的資金多寡。
  (……最實際的作法是增加安殷要塞的兵力,增強守備。)
  維持現狀雖然是緩不濟急,至少不會再為那些惶恐不安的諸侯與士兵帶來更大的刺激。
  可惜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自從與魔女一戰大敗之後,諸侯派出的士兵心生怯意,傭兵也接連辭退,王家直屬的士兵之間也是軍心渙散,光是為了激勵士兵前往悉拜斯河搭建陣地就費了一番工夫。
  目前暫且將藍柏哈那支犧牲用的部隊派了出去,但只憑這支部隊要在沿岸建起陣地又嫌人力不足。
  (那支部隊如果能順利執行偵察任務,或許其他畏縮不前的諸侯會願意派兵前往悉拜斯河。)
  魔女照理不會馬上渡河進攻,也只能用這方法暫時應付過去。眼前還有一件事情更讓古斯卡爾著急,那就是必須盡快補充短缺的兵力。由於先前折損了一整支大隊,加上陸續有士兵退出,導致王國軍兵力嚴重不足,如果不能趕緊解決這個問題,更遑論與魔女對戰。
  然而,除非提高薪資,否則以接下來與魔女作戰為前提肯定召集不到新兵,這麼一來說不定需要動用預備金。如何節約預算,正是主計官出身的古斯卡爾最頭痛的問題。
  「可惡。」
  他狠狠啐了一聲,手中的指揮棒用力敲打在地圖上。
  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只是再次確認目前的狀況走進了死胡同。

  「將軍。」
  門外傳來副官里加亞的聲音。古斯卡爾連忙撿起掉在地上的指揮棒,匆忙坐回自己的位子,朝門外喚了聲:
  「進來。」
  「打擾了。」
  身穿暗褐色軍服,身材高大的里加亞走進職務室。
  里加亞平時鮮少流露情緒,個性沉著冷靜,今天卻難得腳步聲高亢,跨著大步前進。古斯卡爾察覺也許是出了什麼事,不由得微微起身。
  「魔女攻過來了嗎?」
  「不,魔女沒有攻來。」
  聽見里加亞的回應,古斯卡爾鬆了口氣,在副官面前故作鎮定、慢條斯理地坐回椅子上。
  「有什麼事?」
  「周圍諸國疑似正在補充武器與兵糧。」
  「你說……什麼?」
  古斯卡爾思考起里加亞帶來這情報的意義。
  「他們打算攻打我國嗎?」
  「……這一點應該不用擔心,畢竟有艾伊烏普樞機主教在旁監視。」
  「我想也是。」
  (只是艾伊烏普樞機主教也是不利於我國的存在。)
  前些日子,艾伊烏普專程風塵僕僕趕到凱薩德拉王國首都,祝賀古斯卡爾就任將軍。可是他非但沒有講一句祝賀的話,甚至只是對悉拜斯河戰敗一事大表不滿後便揚長而去。
  再這麼拖延下去,恐怕只會惹得艾伊烏普更為不快,在周圍國家覬覦凱薩德拉王國的領地時失去牽制的力量。
  (真讓人傷腦筋,實在不該在這種時候接下將軍職位……)
  古斯卡爾拼了命地壓抑著抱頭的衝動。
  (沒錯,情況再艱難也得接下這職務,這一切都是為了登上這個國家的王位,實現我的野心。)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