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魔彈之王與戰姬
  • 原文書名: 魔弾の王と戦姬
  • 集數: 第18集
  • 作者:川口士
  • 插畫: YOSHI☆WO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18/9/10
  • ISBN: 978-957-260-866-1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歷經一番死鬥後,堤格爾等人終於打倒了吞噬蒂爾‧納‧法之力的嘉奴隆。然而,勝利的代價卻是艾蓮等人的龍具就此失去力量。唯一沒參加戰鬥的凡倫蒂娜依舊維持著龍具的力量,而蘇菲也慘遭她的凶刃所害。堤格爾與剩下的戰姬們組成了聯軍,將與距離王座近在咫尺的凡倫蒂娜一戰。為了收拾吉斯塔特前所未有的震盪局面,在周遭眾人的鼓勵下,堤格爾終於決心稱王。他背負超越國界限制的同伴思念,挑起了最終的決戰。出身窮鄉僻壤的年輕貴族弓箭手,是否能為「魔彈之王」的傳說寫下新的篇章──超人氣最強美少女奇幻戰記,堂堂完結的第十八集!
相關資訊
黑龍旗軍

於黎明時分開始下的這場雨,在進入午間時分後變成了一場暴雨。
「運氣真不好啊,我們可得加緊時間趕路呢。」
艾蓮──艾蕾歐諾拉‧維爾塔利亞策馬走在萊德梅里茲軍的最前方,一臉煩躁地撥起自己的瀏海。
抬頭望去,只見原本就像是吸飽了煤灰般的黑色雨雲,在這時變得更為厚重廣布。在冰冷冬雨的擊打下,艾蓮的臉龐顯得有些髒亂,長及腰際的銀髮也失去了光澤,沉甸甸地貼附在她的背上。就連她輕輕釋出的嘆息,也帶了些許疲憊的氣息。
艾蓮目前並沒有戴上頭盔。這是為了向身後的士兵們光明磊落地展露自己這個指揮官的存在。不過,為了禦寒,她脖子以下的部位都包覆在一件長下襬的外套之中,至於套在馬鐙上頭的鐵靴早已佈滿泥濘。
這一帶是坡度平緩的平原地形,周遭沒有山脈也沒有森林。但由於大雨的關係,眼前的視野嚴重受阻,而且各處都積起了小小的水窪。
「不如讓士兵稍作休息,等雨勢減弱再出發吧。」
在她身後待命的女騎士這麼向艾蓮建議道。女騎士是艾蓮的副官,同時也是艾蓮的摯友,名為莉姆亞莉夏──關係較為親暱者,則是會以「莉姆」這個暱稱稱呼她。和艾蓮不同,她身上穿的是厚實的盔甲,也戴著鐵盔。
艾蓮沒有立即回話,而是回頭望去。
只見披盔戴甲的士兵們,正無言地踢著泥地前行。隊伍之所以會顯得有些紊亂,除了是因為身體上的疲憊之外,化為泥濘的地面窒礙難行也是原因之一吧。一名士兵在這時用力踩到了水窪,濺起了一片泥水。
艾蓮那雙紅寶石般的眸子雖然閃過了虧欠的神色,但她隨即甩了甩頭,抹去了那份心思。她露出嚴肅的神情,將視線挪回正前方。
「讓他們忍耐一下吧。我們正在趕時間,而且這樣的天氣也沒辦法好好升火。琉德米拉她們八成也是這樣想的吧。」
在艾蓮和萊德梅里茲軍的後方,有著琉德米拉‧露利葉率領的奧爾米茲軍,其後方則還有伊莉莎維塔‧法米那率領的路伯修軍。
若是要中止行軍的話,就得派出傳令向兩人告知這項訊息,以免三方的軍隊不至於發生衝突。即使如此,在這樣的雨勢下,肯定也還是會產生些許混亂吧。也許會有士兵會在這樣的混亂中脫隊,她們必須避免讓這種情形發生。
「要是蘇菲沒遇上那種事就好了……」
艾蓮混雜著嘆息,將這幾天來一再嘟嚷過的話語脫口說出。
在四天前,她們為治理波利西亞公國的戰姬蘇菲──蘇菲亞‧歐貝達斯舉辦了葬禮。但說是葬禮,其實也就只是一切從簡、由艾蓮和幾個人一齊唱誦過禱詞下葬儀式罷了。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當時的艾蓮等人待在路伯修公國東南端的荒野之中,實在是無暇翻遍附近的村落聘請神官。
儀式結束後的隔天,艾蓮等人成功和奧爾米茲軍和路伯修軍會合了。
而波利西亞軍的指揮官在得知自己主君遇害的消息後,隨即以冷靜的口吻表明了要率軍離去的消息。
「我等乃是波利西亞的戰士,之所以會趕赴此地,乃是為了能在蘇菲亞大人的麾下作戰。即使諸位貴為戰姬,我等依然難以加入其他軍隊的指揮體系。」
艾蓮等人沒有出言挽留,而是默默地目送波利西亞軍離去。如此這般,留下來的就剩下萊德梅里茲軍、奧爾米茲軍和路伯修軍了。
蘇菲是在營帳外遇襲,而當時並沒有目擊者。在艾蓮等人趕到的時候,蘇菲已經呈現連話都說不出來的狀態了。為此,沒人知道是誰下的毒手。
不過,艾蓮等人認為,下手的應該是凡倫蒂娜‧葛林卡‧埃斯提斯。蘇菲的身上有一道自左肩傷至右腰的撕裂傷,而那顯然是出自巨大而銳利的刃器所為。而凡倫蒂娜的龍具艾薩帝斯正是一柄長柄巨鐮,而她還具備著能在轉瞬間移動千里的龍技。
凡倫蒂娜應該是領著奧斯特羅德兵,正駐紮在王都席雷吉亞才對。
艾蓮等人之所以不惜冒著大雨行軍,主要是為了能盡量拉近與王都之間的距離,並藉此收集情報。就算打算開戰,至少也得查明凡倫蒂娜目前身處的狀況,以及她麾下的軍隊數量,不然就無從擬定戰略。最重要的是,目前聚集在此地的三軍總合,其數量甚至還不到五千。
要是蘇菲還在的話,即使軍隊仍在行軍之中,艾蓮等人應該還是能擬定方針才是。她收集資訊和分析情報的能力,就是拿其他的戰姬相比,也是無人能出其右。亡故的維克特王也是看中了她這方面的能力,才會多次派遣她作為外使。
更為棘手的是,艾蓮目前仍沒辦法恢復平常心。就是屏除戰姬的身份,蘇菲也是她重要的朋友。蘇菲若是看到艾蓮現在的模樣,肯定會露出總是掛在臉上的甜美笑容,規勸她「這樣淋雨會感冒的喲」,而如此一來,艾蓮即使皺起臉龐,也沒辦法堅持己見,只能照她的話去做吧。
──我又該怎麼對士兵們說明呢。
她只宣布過「等抵達目的地後,我會告知你們詳情」,然而,蘇菲卻忽然不知去向,波利西亞軍也隨之脫隊──絕大部分的將士肯定都察覺狀況不對勁吧。
要撒個謊並不難──比方說,若是對士兵們說明「為了某個目的,蘇菲決定帶走她的軍隊行動」的話,士兵們應該也能信服吧。然而,一旦察覺這是一場謊言,原先的信服就會轉化為失望和猜忌,恐怕會導致士氣下滑。
況且,艾蓮等人還藏著一個更大的秘密。
那就是她們的龍具都失去力量的事實。
在約十天前,艾蓮等人來到了名為札岡的地區,與馬克西米利安‧班奴薩‧嘉奴隆展開了一場死鬥。艾蓮如今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那場戰鬥猶如惡夢一場。當時的嘉奴隆捨棄了身為人類的身份,讓司掌夜晚、黑暗和死亡的女神──蒂爾‧納‧法降臨在自己的肉體上。沒人在這場戰鬥中犧牲,簡直可以稱之為奇蹟。
然而,艾蓮等人的龍具在歷經這場戰鬥後失去了力量,化為普通的石製武器。
根據蒂爾‧納‧法所說,她們的武器會在七個月後恢復力量。但換作承平時期也就罷了,她們完全不認為能在現在的局勢下隱瞞整整七個月。她們總有一天得向士兵們揭發真相,也不知士兵們屆時會受到多大的打擊。
──所以,她們無法在蘇菲遇襲這件事上說謊。
持續說謊和隱瞞事實,會讓士兵們萌生疑念,認為主君還有其他事情祕而不宣。而指揮官一旦失去了士兵們的信任,只會落得窮途末路的下場。她們不能讓事態走到這一步。
「明明嘉奴隆已經消滅,那些棘手的異變也收斂下來,但讓人頭痛的狀況依舊是層出不窮。真希望至少天氣別和我們唱反調啊。」
艾蓮嘴上埋怨著,用手掌粗暴地擦拭起被雨水打濕的臉龐。
就在這時,她從身後的嘈雜聲中聽到了一陣快活的笑聲。
艾蓮回頭望去,只見兩個戴著兜帽的人影正走在士兵們的身旁。其中一人手拿陶杯,另一人則是抱著一個巨大的皮袋,正將某種液體注入杯中。
「那是怎麼回事?」
也許是察覺到艾蓮訝異的視線,兩道人影隨之望了過來,而這也令艾蓮瞠大了雙眼。
「這不是堤格爾和蒂塔嗎?」
「他們似乎在在配發飲料給士兵……不曉得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莉姆也略感困惑地傾首說道。堤格爾維爾穆德‧馮倫和他的侍女蒂塔,目前應該正以賓客的身分待在萊德梅里茲軍的後方才對。
堤格爾和蒂塔先是和士兵們開懷地談笑了好一陣子,這才踢著泥水朝著艾蓮走來。艾蓮和莉姆帶著幾名騎兵離開隊伍後,隨即勒馬停了下來。
萊德梅里茲軍的數量約為一千五百。就算有艾蓮親自下令,也沒辦法立刻讓全軍停步。為了和堤格爾等人交談,她們有必要從隊伍的最前方離開。
堤格爾在艾蓮等人的面前停步後,輕輕舉起了手中的皮袋。
「這是伏特加,妳們也喝一點吧。」
「堤格爾維爾穆德卿,請您先說明一下事情的原委。」
在艾蓮開口之前,莉姆搶先問道。堤格爾聽了笑著回答:
「傑拉爾和我說,部隊裡的伏特加還有多餘的存量,於是我就把那些多的部分買下,並請大家喝一杯。一個人大概能分到半個陶杯的份量。」
傑拉爾‧奧杰在這支聯軍之中負責計算糧食和物資等分配的事宜。他雖然官拜布琉努王國的宮廷書記官,但原本就具備著計算和物資管理的才幹,是以工作得相當賣力──他甚至還提出了「應當讓所有物資交由其中一支軍隊統一管理」的建議,並順利說服了眾指揮官。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