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魔彈之王與戰姬
  • 原文書名: 魔弾の王と戦姬
  • 集數: 第17集
  • 作者:川口士
  • 插畫: YOSHI☆WO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17/10/26
  • ISBN: 978-986-486-917-6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艾蓮和菲尼莉雅各自率軍,在戰場上展開對峙。在降雪的戰場上,為了清算傭兵時期的恩仇,兩人賭上戰姬的自尊,刀劍相向。而莉姆也將採取出乎意料的行動協助艾蓮。另一方面,堤格爾隻身離開王都,前往荒蕪的原野與嘉奴隆決戰。在這個受到魔物們的影響而逐漸變得詭譎恐怖的世界裡,堤格爾真能奪得勝機嗎?還是說蒂爾‧納‧法會降臨於世呢?而為了對抗幾乎要掌控吉斯塔特王宮的凡倫蒂娜,蘇菲等其他戰姬所採取的行動又會是?超人氣最強美少女奇幻戰記,登峰造極的第十七集!

(2017年10月26日上市)
相關資訊
我做了夢
夢中的我在那個男人的身邊
我凝視著那個男人朝著遠方馳騁的背影
我感到很幸福






沿著王都席雷吉亞主街道外圍的一條小徑走至深處,就能抵達那間酒館座落的位置。
酒館的牆上畫滿了盛開的白花,並在褐色的店門上頭以優美的文字寫下了「花冠」兩字,而這正是酒館的店名。
雖然已經經營了接近百年之久,但酒館並沒有給人老舊的印象;除了用來共享酒食之樂的食堂之外,店裡也設置了幾間包廂。而這些包廂經常被人拿來作為密談或是幽會的場所。
在這天日落後約過了兩刻鐘的時刻,那名青年造訪了「花冠」。青年頭上戴著毛帽,脖子圍著狐狸皮草,披著一件厚重的外套。雖然帽子和皮草幾乎遮住了整張臉龐,但這在寒風狂吹的王都夜裡是相當常見的打扮,因此出來迎接的店員並不特別抱持著疑心。
在表示自己和人有約之後,青年隨即被帶往其中一間包廂。
和他約好的人已經在包廂裡了。那是一名身穿以綠色為基調的禮服、以緞帶綁住長長金色秀髮的美麗女子。
一看到青年的身影,女子登時亮起了臉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等你好久囉,堤格爾。沒有迷路吧?」
「多虧有蘇菲事先告訴我沿途的路標,我才能直奔這間店喔。」
在摘下帽子後,青年深紅色的頭髮便露了出來;而隨著他脫下皮草,臉上的沉穩笑容也隨之顯現。青年名為堤格爾維爾穆德‧馮倫,與他交情甚篤之人會稱他為「堤格爾」。雖然年僅十八歲,但他已經拿下了無數勝仗,也是一名拯救了祖國的英雄。
不過,堤格爾一直不怎麼把這些功績放在心上。因為就他的角度來看,他只是為了守護自己的領地──亞爾薩斯和重要的人們四下奔波,並自然而然地導向了這樣的結果罷了。至於他所拿下的勝仗,他也認為是因為有同伴們的相互協助才能走到這一步。
被以「蘇菲」這個暱稱稱呼的美女走到了堤格爾身邊,協助他脫下外套。女子名為蘇菲亞‧歐貝達斯,是吉斯塔特七戰姬之一,別名『光華的耀姬』。
蘇菲所穿的禮服露出了香肩,露出了大片的胸口,並在各處繡上了黑色的花草裝飾。綠寶石項鍊反射了桌上油燈的光芒,顯得熠熠生光。此時的蘇菲,展露了平常不為人的另一種美。堤格爾按捺著心猿意馬的情緒,勉強將讚美之詞說出了口:
「那個、真的很美──謝謝妳。」
後半句的感謝,針對的是對方特地為自己打扮的心意。雖說感想本身實在是平凡得無法再平凡,但其中的真摯心情似乎是傳遞了過去──只見蘇菲一語不發地緊緊抱住了堤格爾。化了淡妝的她帶出了一股香甜的氣息,刺激著青年的鼻腔。
在過了尚未數到三的短短時間後,蘇菲便輕輕地放開了手。這時,她的臉上露出的是極為嚴肅的神色,方才的溫婉微笑已不復見。看到她眼裡所蘊含的魄力後,堤格爾的心情也隨之冷靜下來。
「坐吧。」在蘇菲的邀請下,青年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他重新環顧四周,發現這是座算不上寬敞的包廂。雖然牆壁和地板看起來有被好好打掃過,但房內除了自己和蘇菲所坐的椅子置放了油燈、葡萄酒瓶和陶杯的桌子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特地釘在牆上的山羊角,似乎是提供給客人吊掛外套的設計。也許是因為牆壁夠厚的關係,外頭的冷氣並未吹入店內,這讓堤格爾十分感激。
堤格爾凝視著將葡萄酒斟入兩只陶杯的蘇菲,開口問道:
「妳明天就要動身了,事情都處理完了嗎?」
墨吉涅軍舉兵入侵的消息,是在這天早上傳進吉斯塔特王宮的。以盧斯蘭代理人的身分一肩扛起所有政務的尤金‧舍巴林,向兩名戰姬──蘇菲和琉德米拉‧露利葉下達了擊退墨吉涅軍的命令。接下命令的兩人,在迅速商量好彼此的職務和分配後,在今天之內離開了王都──理應如此才對。
但就如堤格爾所見,蘇菲目前依然滯留在王都之中。她裝作前往自己統治的公國波利西亞,但實則悄悄地折返了回來。
「嗯。我已經將指令書交給了部下,要他儘速前往波利西亞,所以不要緊的。」
她在指令書上記載了該派出多少兵力,也指示了該將軍隊聚於何處,就連調度糧食和燃料的方法都鉅細彌遺地寫了下來。由於蘇菲經常會收到出使他國的任務,鮮少待在波利西亞,因此她經常會利用這種指令書發號施令。
順帶一提,指令書上會押上色調極為獨特的印記。這是蘇菲藉由龍具『光華(薩德)』所蓋下的印記,這同時也象徵了是她專屬的印記。
蘇菲之所以不惜讓部下先行前往波利西亞也要留在王都,主要是基於兩個理由。
理由之一,是她打算留到最後一刻,以觀察王宮的動向,查探是否有舉止可疑之輩。
傳到王宮的消息,並非僅有墨吉涅軍入侵這麼一件事。
位於吉斯塔特北部的比多格修領地,傳來了朱利安‧克魯堤斯舉兵叛亂的消息;而位於西北部的波魯斯領地,則是傳來了艾戈爾‧卡薩柯夫的書信,要求將尤金流放境外。
不僅如此,原本受到禁足處分的戰姬──凡倫蒂娜‧葛林卡‧埃斯提斯和菲尼莉雅‧阿爾夏芬也雙雙脫逃。
克魯堤斯家乃是在吉斯塔特北部首屈一指的上流貴族;至於卡薩柯夫家,雖然因為前任當家奧格爾特在自身發起的私人戰事中殞命,在讓許多支持者失望之餘威信大失,但現在依然還是相當有實力的貴族。
至於凡倫蒂娜和菲尼莉雅就更不用說了。
吉斯塔特王國儼然身陷戰亂之中。
蘇菲目前正在提防的,並非那些已經採取行動之人,而是即將展開行動──或是持續在暗中進行活動的人士。只要能至少掌握其中一名人士的存在,那就值得讓她特地逗留在王都裡面了。
「在談今天的主題之前,我們先乾個杯吧。放心,這是連小朋友都能喝的。」
在蘇菲這麼說完後,兩人便輕輕碰了一下陶杯。堤格爾以杯就口,隨即嚐到一股甜甜的味道。看來葡萄酒裡加了蜂蜜,即使喝上一杯,應該也不會因此醉茫才是。
堤格爾啜了少許葡萄酒後,將陶杯放回桌上。蘇菲在如法泡製後,隨即直直地望向堤格爾。
至於她延後出發時間的第二個理由,則是為了掩人耳目地和堤格爾交談。為此,她在私下派遣使者通知堤格爾的時候,才會選擇這座酒館作為會面地點,而非她的宅邸。
蘇菲那對祖母綠般的眸子像是感到迷惘似地蒙上了一層陰影,但她立刻甩了甩頭將之抹去,並以下定決心的神情向堤格爾問道:
「堤格爾,你聽說過『魔彈之王』這個詞彙嗎?」
「魔彈之王……?」
堤格爾皺起眉頭,像是在打撈記憶似地將視線落在陶杯上頭。他可以肯定自己曾聽過這個詞彙,卻想不起是在哪裡聽過的。蘇菲看著歪起脖子的青年,又這麼補上了一段說明:
「據說,那是一名存在於吉斯塔特建國之前的人物。那人似乎手持女神賜予的一把弓,並在打倒了所有的敵人後自立為王。」
堤格爾驀然搥了一下自己的掌心。他終於回想起這個詞彙的來歷。
「這麼說來,莉姆曾經向我提過的呢。她曾在看到我的黑弓後,表示聽說過有個和神奇的弓有關的傳說。」
那是在兩年前,堤格爾在獲得了艾蓮──艾蕾歐諾拉‧維爾塔利亞的協助下,與薩安‧泰納帝一戰時所發生的事。當時,堤格爾首度發揮了黑弓的力量,將試圖騎乘飛龍逃跑的薩安連人帶龍一舉轟飛。
那時候的莉姆──莉姆亞莉夏望向為黑弓之力感到驚嘆的艾蓮,以及為此驚愕不已的堤格爾,說出了剛才的那句話。
「莉姆還有提到些什麼嗎?像是那位魔彈之王的名字之類的。」
「不,莉姆知道的,好像也不出蘇菲剛才所提及的範疇。」
說起來,在那次之後,他們就從來沒有提過關於魔彈之王的話題了。因此,堤格爾也是一直到剛剛才回想起來的。
「關於魔彈之王的傳說,我還知道另一種說法。雖然最重要的文獻來源位於波利西亞的公宮,我僅能憑記憶敘述,不過內容大致如下──」
蘇菲的雙眸滲露出了緊張和不安。
堤格爾不明白她為何要如此執著於魔彈之王的話題,也不曉得她的意圖何在,但還是明白蘇菲的態度極其嚴肅,是以選擇凝神傾聽。
「──魔彈之王,乃是將女神之意識顯現於大地的代行者。其既為殲滅非人之人,亦為滅人之人。其行於王道,亦行於魔道。其能成英雄,亦能成魔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