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牆內的謊言與秘密
  • 原文書名: 壁の中の嘘と秘密
  • 集數: 第1集
  • 作者:高遠琉加
  • 插畫: 小椋ムク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Y.S
  • 出版日期:2015/10/7
  • ISBN: 978-986-462-275-7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
只有閃爍在夜空的月亮和星斗,知曉兩人的祕密──
這所貴族男校位於深山之中,全體學生強制住宿。香司是一個公認的輕浮男,他的父親是知名政治家。當他和一個女孩躲在宿舍中禁止開放的閣樓時,他遇見了前來觀星的昴,昴是全校第一的模範生。藉由這個契機,他們開始在閣樓共享秘密的時光。冷淡的昴不時會露出毫無戒備的表情,香司逐漸受到他的吸引。香司想要溫柔對待他、更加貼近他──
某個夜裡,香司向昴表白了自己的心意,昴雖然有些困惑,仍然點頭答應。不過,就算昴願意接受香司的碰觸,卻一直不願意跨越最後防線,他的心中究竟懷抱著什麼秘密……?

(2015年10月7日上市)
相關資訊
牆壁有兩種用途。
  第一種用途是守護牆內的事物,隔離外界環境或阻擋外來攻擊。
  而第二種用途則是把不可告人的事物永遠封閉在牆內。
  (等暑假結束後……)
  到時候,一切便結束了。祕密就留在這裡,絕對不能帶出去。
  (所以儘管只是暑假期間也無妨……)
  這將是最後了。

      ▓

  花塚香司抬起頭仰望高聳的圍牆。
  好高。
  「未免也太高了……」
  矗立於眼前的高牆任誰看了都會認為是一面城牆。古老而堅固,不留半點縫隙密實堆疊起的石壁上方,延綿著灰白的土牆。
  土牆上開著三角形及四角形的小洞。那是分別用來發射弓箭及炮彈的射擊孔。土牆的最上方則架著漆黑的屋簷瓦。
  接著映入香司眼簾的是一面大門,看在任何人眼中就會認為這是一座城門,至少怎麼看都不像是學校大門。
  「這也大得太誇張了……」
  內開式的大門比香司的身高更高,是將長條狀鐵板鑲釘在厚實木材上的筋金門構造。門上架著稱為「切妻造」的人字型氣派屋簷,氣勢十足,甚至還裝飾著鯱瓦,就是名古屋城上也有、以純金打造的雕塑。聽說這座城門被指定為重要文化資產,果然名符其實。
  圍繞校園一圈的城牆同樣被視為文化資產妥善保留下來。這所學校原本是座古城堡,這一點就連開學典禮上幾乎睡死、根本沒在聽演講的香司都知道,畢竟過去三不五時就會聽到父親自豪地吹捧:「聽說學校的創辦人可是城主的後裔。」
  支撐大門屋簷的鏡柱上掛著青銅製的氣派牌匾,上頭以蒼勁的粗毛筆字體刻著校名──
  瑛琳學院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那正是香司所就讀的高中校名。
  雖然大學是男女同校的綜合大學,但附屬高中是男校,而且還是強制住宿制。看著那高聳堅固的城牆,以及為了迎戰敵人的森嚴氣勢,香司彷彿聽到有人正在耳邊嚷著要他快去和敵人戰鬥。或許自己正被這堵牆守護著,隔離某種事物。
  (要隔離什麼呢?)
  香司漫不經心地仰望天空。
  一望無際的清澄夏季晴空,零零落落地漂浮著幾朵白雲。如果過去城堡曾矗立於此,想必是映襯著更為湛藍的藍天吧。
  (那句古詩……城夏……什麼來著……)
  由於現在學校正值暑假,宿舍也關了,大門從內側以門閂鎖上。不過往前走幾步就有一扇備用門,那裡並沒有上鎖。香司穿過備用門進入校內。
  門的內側是廣闊的校園與鋼筋水泥建築的校舍,也有體育館、游泳池以及鋪著磚瓦屋頂的武道場及弓道場,這一切全被完整地囊括於這道城牆當中,彷彿自成一座小村落。平時總是擠滿了一群男高中生、嘈雜而瀰漫著男生汗臭味的校舍,如今則是一片寂靜,只有蟬聲顯得熱絡。
  暑假期間雖然也有輔導課和社團活動,但盂蘭盆節前後的這十天,學校幾乎呈現空城狀態。操場反射著泛白刺眼的陽光,炎熱高溫使地面升起搖顫的晃影。
  「唔──煩死了,好熱……」
  從公車站一路爬著坡道走到這裡,香司全身早就因為汗水而濕透。香司邊擦拭著額頭不停流下的汗水,邊從校舍旁邊繞到後方。校舍後是一片蒼鬱的樹林,這片林子同樣座落於圍牆之內。
  沐浴在比剛剛更加響亮的蟬聲中,香司走在沒有人工鋪設物的森林小路上。從樹葉縫隙間灑落的陽光將視野點綴得一閃一閃的。
  強風颯颯地吹著,樹木也隨之搖曳。畢竟是山上,氣溫比平地更為涼爽,汗水很快便退去。香司緩緩地深吸一口氣,一抬頭正好走到樹林的出口,舊館就矗立在眼前。
  「喔──」
  舊館四周綻放了許多花朵。
  香司對於花的名字並不瞭解,當然不會知道眼前的是什麼花。由於去年是住在新館,所以也不曾仔細端詳過這棟建築。嬌柔的淡粉色花朵幾乎快垂落一般地綻滿了不算高的枝頭,看起來好像小時候用衛生紙做成的花朵一般,與舊館的褐色磁磚十分相襯。
  「──不會吧!」
  從不小心看得出神的香司頭上傳來一道聲音。
  「你真的來了。」
  香司聞聲抬起頭。
  幾乎所有的窗戶都是緊閉的,唯有二樓的一扇窗正開啟著,有一名學生從裡面探出頭來。那名學生眼鏡底下的雙眼所露出的驚訝,就連站在一樓的香司都察覺得出來。
  「喲,青山。」
  香司舉起手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手扶著窗緣往下看的男學生張著口,一臉欲言又止。然而,終究什麼也沒說。
  「喂,青山,那是什麼花?」
  「咦?」
  只見那人錯愕地眨了眨眼。
  「你知道那個花的名字嗎?」
  香司指著淡粉色的花朵問道。男學生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小聲地不知道嘟噥些什麼。
  「咦,什麼?我聽不到。」
  「芙蓉。」
  「芙蓉?」
  「沒錯,那是芙蓉花。」
  「嗯──」
  花朵現在正盛開著,而這裡只有香司與他兩個人在,不由得有種奢侈的幸福感。
  「接下來的十天,就只有我們兩人獨處吧,請多指教!」
  如此說完後,只見男學生的臉頰隱約泛起紅暈,看起來也像是在生氣似地。
  「不能說是獨處吧,畢竟還有老師在。」
  不知所措時、困惑時、還有難為情時,這種時候的他,表情總會露出一絲微慍,是只有香司才知道的表情,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我現在就過去你那裡,等我一下。」
  香司不由自主地泛開笑容。笑著說完後,香司隨即走向舊館的玄關。(插圖P.11)

    ▓1

  陸地上的孤島、荒島漂流、當兵、出家。
  這是附屬高中畢業生回首過去、或是在校生自嘲時常會使用的形容。
  私立瑛琳學院大學在市區內擁有廣大校園,不僅入學門檻高,進入一流企業就職或考取公務員的比例也很高。附屬高中部也一樣,除了是公認錄取率極低的難考學校,學校對體育和武道投注的熱情也是全國皆知。
  雖然現在是附屬在大學之下,但原本最早創立的其實是男子高中部。創立者當初所秉持的理念是希望培育出可以領導國家的真正人材。身為創立者的第一代理事長在早年那個出國留學還十分稀罕的年代,便已經從英國學成歸來。那位第一代理事長更提出了兩點校訓,一是「以紳士自居」、二是「文武雙全」。
  因此,不但入學考和課程的水準難度高,各種社團活動相當熱烈,國際交流也同樣頻繁。教師素質佳,各項設備也是十分齊全。
  一心將兒子送進這所高中就讀的家長,大多都是在國家或企業裡握有相當主導權的人物,希望孩子能和自己一樣走上菁英之路。正因為經歷過共同生活,附屬高中的畢業生即使進入社會,還是會有著強烈的團結感。也是家裡有女兒的家長心目中最佳女婿人選的好學校。
  ──不過,這些大人們的想法就先撇開別談了。
  管他是國家領導或菁英,不管未來可以爬得多高,現在終究也只是十幾歲的小毛頭,一群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臭男生。
  被關在美其名還是位處於東京都,但實際上沒有半點娛樂的深山裡,而且還只有一群臭男生,也難怪會有漂流到荒島的感覺。大概是父母和學校希望孩子們可以在外界誘惑少的地方專心讀書與鍛鍊身心吧。
  瑛琳學院大學的校園是位在都會區,大學和未來的人生一定會無比光明吧!總之,只要咬牙忍耐三年,拿到升上大學這張通往光明未來的車票後,就能解放了。
  「也就是說,這裡根本就是監獄啦。」
  有人誇張地裝出一臉厭煩的表情哀嘆,接著聽見另一人語尾上揚地驚呼「咦──」並輕笑起來。
  笑聲融入樹木被風吹動的窸窣聲響中消失。透過頭頂上的枝椏間,可是看見皎潔明月。即使平地正洋溢著春天的浪漫氣息,但山上到了夜裡依舊十分寒冷。走在身邊穿著針織外套的女孩正搓揉著手臂。
  「會冷嗎?」
  香司脫下自己的夾克披在女孩肩上。女孩抬起頭望著香司,表情顯得靦腆。
  「謝謝。」
  在手電筒光芒映照下的臉龐相當可愛。不過……叫什麼名字來著?由於聯誼會上只有自我介紹過一次,香司實在想不太起來。啊、想到了,是叫佳奈子。
  看到樹林的出口了。照亮黑暗的路燈亮光中,貼著老舊磁磚的建築物輪廓有些矇矓,香司心想這根本是恐怖電影的開場畫面吧。暫時關掉手電筒後,香司悄聲對佳奈子說道:
  「接下來一定要保持安靜。如果被發現可就不得了。」
  「嗯,我知道了。」
  佳奈子表情認真地點點頭。由於很緊張,心臟正噗通噗通地跳著。或許會將這陣加速的心跳誤認為愛意吧,也就是所謂的吊橋效應。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