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祗園朦朧戀曲
  • 原文書名: 朧小路の恋の花
  • 集數: 第1集
  • 作者:かわい有美子
  • 插畫: 宮城とおこ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陳映璇
  • 出版日期:2016/3/23
  • ISBN: 978-986-324-161-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
衹園的小巷裡,光希偶然碰見幼時相識的吉澤。好久不見的吉澤雖然當上了高級餐館的師傅,但個性卻依然冷淡寡言,在聞到光希的煙味後,甚至流露出「不要靠近我」的疏離態度。光希回想起過去曾聽說他喜歡姐姐美代春,便想利用自己與姐姐相似的容貌趁機報復,戲弄宛如木頭人般的吉澤,沒想到吉澤實際上卻是一位真摯又溫柔的男人。——圍繞著京都衹園,由手腕高超的男子與不擅長談戀愛的男人,一同帶來的愛情物語。

(2016年3月23日上市)
相關資訊
一章



門鈴發出鏘啷的老舊音色。
宮川光希回過頭來,就見到一位常客,身邊還帶著兩位舞妓,立刻露出親切的嫣然微笑。
高中一畢業,他便踏入了特種行業,迄今已經十年了,因此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去質疑客人:「難道你沒看到外面掛著『休息中』的牌子嗎?」
「光希,我們三個人,有位子嗎?」
「真是的~根本先生,不好意思吶!今天我有點事,現在得要暫時關門一下,六點過後就會回來了!」
「啊?這樣啊?」
戴著眼鏡的男人身後,兩個舞妓紛紛捏著嗓子說:「咦?好想喝光希先生煮的咖啡呢!」她們講話帶著舞妓常用的腔調,但從一開始的感嘆詞和聲調,可以聽出她們並非土生土長的京都人。
「福春、豆鈴,抱歉呢!妳們下次再來吧?我會恭候兩位光臨的。」
光希早已看清尖聲講話的兩人是哪一家的舞妓,一邊說著,一邊用他那男女不忌、充滿魅惑的臉龐,露出了一抹柔和又完美的笑容。
「真是的!難得想和光希先生說說話,才不原諒你呢!」
在旁邊忿忿不平,用一點都不可愛的方式撒嬌的,是平常就很膽大包天、盛氣凌人的豆鈴。
她真的是很不會說話,就是因為這種講話方式,才總讓人敬而遠之……光希面上帶著豔麗笑容,讓見者為之傾倒,心裡卻無奈地想著。
對有意思的人來說,她的毒舌確實極具魅力;但對沒興趣的人來說,只會招來不悅而已。
──既然如此,就不能說那些過份的話呀~被人討厭,小希你也會很難過的吧?
他回想起過去母親溫柔安慰自己的聲音。
「下次妳們來的時候,我再招待妳們咖啡的,抱歉呢!根本先生也會再來吧?」
光希上半身靠著吧臺,稍微探身出去。被他這麼一撒嬌,男人頓時迷得神昏顛倒。
以前,根本就常發自內心地說:「我從來沒看過像你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男孩……」還總開玩笑稱自己是異性戀,帶著年輕舞妓逛街是很開心,但如果對象是光希,被灌點迷魂湯也無所謂。
「當然、當然!只是有點想看看你而已,我會再來的!」
「真的非常感謝,我會靜候您的光臨。」
他揮手道別,根本也高興地招手。接著,光希才又輕輕地朝著根本身後的豆鈴及福春揮了揮手。
唇邊的那抹笑意,一直到門完全關上都仍然沒有卸下。
他覺得店裡有人卻關上店門的行為不是很妥當,所以才沒有把店門鎖上。可是這已經是第三組客人了,特別在今天這種需要暫時休息一下的日子裡,客人莫名地絡繹不絕。
「……怎麼回事?」
走到店外,光希鎖上店門,一邊自言自語低喃。
時值傍晚,平常咖啡酒吧會從過午一直營業至半夜一點後,所以多少會有客人想在晚餐前喝杯咖啡,順路造訪,不過今天卻特別多。
咖啡酒吧「櫻月夜」位於祇園稍微裡面的小巷中,非常低調,是光希他姐姐──藝妓美代春的產業,一般交由弟弟光希打理,美代春倒也經常露面。
他們二人都是在花街出生長大,過世的母親美代篠是一位名聞遐邇的美人藝妓,而姊弟兩人皆繼承了她的美貌,頗富盛名。
光希今年滿二十七歲,管理咖啡酒吧已經五年左右了,從高中畢業到接手姊姊的店面前,都是在熟人的店裡暫任服務生或調酒師。
他平常很少在傍晚時刻走到花街上,不過現在離牙科治療的預約還有段時間,他便悠悠地在大街閒晃。
夕陽西下時,整條花街宛如在黃昏下努力上妝的女人側臉。
昏暗的小路深處開始萌芽闇色,外賣店與餐館炊煮料理的香氣四處飄散著。店家後門紛紛傳來水聲,還有陶器互相碰觸的響動,也可以聽到匆忙為夜晚作準備的各種命令聲。
他不禁回想起,母親美代篠曾在舊店面裡準備御座敷(註:指日本藝妓於茶屋登場表演),年幼的他則在一旁靜靜觀看。
那是稍微早一些的薄暮時分,母親露出雙肩,用水刷毛將白粉抹上。在垂暮中帶著橙黃的朦朧日光照射下,她的肌膚顯得朦朧奪目,美麗得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迄今,光希依然記得母親那張幾乎不會出現在人前的素淨臉龐。他靠在她肩頭上撒嬌時,可以聞到化妝品之外的味道,像是從她肌膚之中散發出的淡淡香氣。
整條道路在白天是很正常的光景,但只要街燈一亮,就如同暗號似地,漸漸地轉為充滿夜色的街道;而此前的須臾之間,是不屬於白天、不屬於夜晚的曖昧時光。
以初秋時節來說空氣微暖,只要一路走過去,穿過剛好可以通過的窄小胡同小巷,再稍微向南行,就可以抵達座落了數家著名餐館的大街。
在要抵達那條大街前,光希在一家餐館後門與大街間,目睹一個女人喋喋不休,對著一名身穿白色廚師服的餐館師傅正說著些什麼。
光希自出生以來就在花街生活,對感情一事非常敏感,他一看到眼前這一幕,便覺氣氛不太對勁。
那位師傅剃了一頭短短的平板頭,戴著白色的日式廚師帽,遠遠看來似乎相貌堂堂。
即使聽不到他們對話,但從男人那淡漠的表情,以及面對那女人時的身體角度,就能夠察覺到一股異常的冷淡。光希根據自己在花街生存的經驗和與生俱來的本能,感受到他對那女人毫不關心……又或許是沒有半點興趣。
對流露出那種態度的男人歇斯底里、窮追不捨,只會煽動起對方的厭惡感而已。
可是進一步說,就算對人家毫無興趣,男人至少也該在她勃然大怒前,敷衍性地吹捧一下,然後趕緊躲著才是上上之策。
她的態度光是在一旁觀看就令人感到厭煩,可是那個男人的手段著實非常糟糕。
最後,男人似乎說了些什麼,輕輕點頭致意後便背過身去,準備回到店裡。
可能是對方異常冷淡,女人放棄般地轉身走向大街。明明之前那麼氣勢洶洶,走的時候倒是非常乾脆吶!
如果就這樣結束就太好了!之前的氣氛感覺不對,他因此緩下了腳步,現在又再度抬起腳。就在要擦身而過的瞬間,他一邊慶幸沒有迎頭撞上難堪場景,一邊卻又好奇地瞥了那位非常適合白色廚師服的高大男人一眼。
就在此時,消失在大街那一頭的女人掉頭回來,不知為何單手還拿著潑水用的手提木桶,面露猙獰。
她想幹嘛?光希驚訝地望向她。
「吉……!」女人叫嚷的嗓音非常尖銳扭曲,難以聽清。
「別把別人當成傻瓜!」(插圖p.9)
男人聽到聲響,一回過身,她便將桶中的水迎頭朝他潑去。
「……!」
光希對眼前的鬧劇一陣啞然。
放在木桶裡的杓子順著力道甩向男人身旁的牆壁,發出巨大聲響後,滾落到地面。
光希錯愕地呆愣當場,而女人則當著他的面,把手上的木桶隨意扔到路邊,無視那位被她從頭淋了一身水的男人,迅速往大街走去。
渾身濕答答的男人沉默地取下浸滿水的日式廚師帽。
他仔細一看,才發現是認識的人。
「……哎呀!」
他低聲打了招呼。
「我還想是誰呢,原來是吉澤先生?」
光希說道,輕輕露出蠱惑般的微笑,美到足以瞬間迷惑他人。
雖然他生疏地叫了吉澤先生,但其實兩人小時候就認識了。
男人叫做吉澤克也,是一家外賣店老闆的兒子,而那家外賣店,距離光希以前祇園町的老家非常近。他比光希大一歲,今年應該要滿二十八歲了吧?兩人小學、國中也一直都是同一所學校。
這一區很小,也很特別,因此小孩子的人數並不多。他們雖然沒有親密到穿著一條褲子長大,但確實是互相認識。好像十年沒見面了吧?明明這條路這麼狹窄,卻可以如此久都碰不上面。
男人搖了一下頭,甩去從髮梢滴落的水珠,聽到他的招呼,或許是辨認出光希的聲音,露出了有些驚訝的神色。
「搞什麼吶,就算滴水還是很帥呢!」
如此驚險的感情鬧劇,在街上也幾乎看不太到,可要是因此讓擔心之情溢於言表,吉澤應該也很沒面子吧?
他故意輕挑地圓場,從口袋掏出手帕遞給了他。
「……嗯。」
吉澤低聲回應,接過了光希遞過來的手帕。
變聲期過了之後,他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話,嗓音非常低沉。
他的眉毛、鼻樑及唇線都非常筆直,彷彿是粗製刀削似地工整,但卻不太有表情。在這種情況下,分不出來他到底是單純感到疑惑或是覺得丟臉。
他正用光希的手帕擦拭著頭髮和臉,便聽到正門那兒傳來了木屐聲,接著穿著女服務生和服的一位中年女性便走了出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