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茜谷溫泉戀曲
  • 原文書名: 湯の町茜谷便り
  • 集數: 第1集
  • 作者:砂原糖子
  • 插畫: 花小蒔朔衣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馮鈺婷
  • 出版日期:2016/1/6
  • ISBN: 978-986-462-819-3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
穗積遙來一向對他人漠不關心。曾經,當他在炎炎夏日差點暈倒時,有個男人伸手幫助了他,他一直對那個男人念念不忘,也因此至今仍喜歡雙手冰涼的人。穗積的工作是編輯,某天當他抵達要採訪的老字號溫泉旅館時,美女老闆娘.朱川特意出來迎接。當天深夜,穗積去溫泉泡澡,沒注意到當時是女性專用的時間帶,當他發現朱川在裡頭時大吃一驚。在霧氣繚繞的溫泉裡,眼前朱川的身體讓穗積忍不住聯想到男性……。

(2016年1月6日上市)
相關資訊
我喜歡手心冰涼的人。
  每當穗積遙來被人問起喜歡的類型時,他總是會這樣回答,大部分的人聽到之後都會發出「咦」的一聲,露出驚訝的表情。
  冰涼的手摸起來確實不怎麼讓人舒服,而穗積會喜歡也不是因為「手心冰涼的人內心溫暖」這種沒有根據的說法。
  若是在炎炎烈日之下,若是在那反射著刺眼光線的黝黑柏油路上,觸碰到冰涼的手心會是什麼感覺?
  那個時候,穗積正抬頭望著天空。毫無遮陽效果的積雨雲高高掛在夏日的晴空當中。汗水從工地安全帽中流下,令穗積感到不快,他不過是想用手背擦拭汗水,下一秒回過神來,卻已經倒在灼熱的柏油路上。
  他的背熱得像是要著火一樣。
  ──啊,我終於累倒了。
  穗積意識模糊,彷彿事不關己般淡淡地想。
  眼前景象如海市蜃樓般搖晃不已,某處傳來嘈雜的蟬鳴,但他卻連覺得煩躁的力氣都沒有。我就快要像攤在平底鍋上的五花肉一樣被煎熟了。就在穗積腦中閃過這個愚蠢念頭的同時,頭頂上方有個聲音傳來。
  「喂,你沒事吧?」
  他聽見有人朝他跑來,那腳步聲聽起來像是男用皮鞋所發出的。
  穗積本想回答「我沒事」,但努力張開乾燥的唇瓣發出的卻是一聲呻吟,男人聽到之後立刻大叫:「有沒有人能幫忙?」並蹲下來看著他的臉。穗積聽到男人慌忙放下公事包的聲音,刺眼的陽光被頭上的影子遮蔽。
  他是名年輕男子,大概只比十八歲的穗積大個幾歲,身上穿著一套灰色西裝。
  男人的叫喊似乎沒人聽見。穗積站崗位置後面的工地沒有一刻是安靜的,工頭一天到晚都在罵人,建築機械所發出的噪音也很大聲。有可能只是沒人聽見,或是因為倒下的人不過是個指揮交通的工讀生,在工期延遲的此刻他們根本無暇理會。
  他們正在蓋的是一棟形狀奇特、有設計感的大廈,但這和穗積無關。不管後面蓋的是高樓大廈也好、國民住宅也罷,穗積要做的就只是每天在這個小巷子裡,對著偶爾路過的人車揮舞紅色指揮棒而已。
  他僅僅是為了生活而工作賺錢,盡可能賺得多一點、盡可能賺得快一點。
  對國中畢業的穗積來說,不論時間早晚,只要有工作就很好了。反正他也沒有特別想做的事,只要能獨立活下去、不給他人添麻煩就好。而且,他總是覺得活著有點麻煩。
  穗積想,如果我不是人類就好了。
  工作、吃飯、活下去……如果活著只是為了重複這幾件事,與其花時間做和自己基本需求無關的工作,不如像動物一樣直接獵捕食物還比較有效率。那樣的生活更簡單,不會有無謂的煩惱。
  「你振作一點!」
  這個男人本該像建設中的大廈一樣與穗積無緣,現在卻因周遭無人伸出援手而感到焦急,同時以擔心的表情低頭看著穗積。
  「你中暑了嗎?要幫你叫救護車嗎?」
  穗積緩緩地搖了搖頭。他心想,若叫了救護車把事情鬧大,自己的工作就不保了。
  「可是,你……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買個冷飲過來。撐著點哪,喂!」
  男人的手摸著穗積的臉,觸感十分冰涼。
  被觸碰到的地方有如涼風吹過般令人舒暢,穗積突然覺得有沒有飲料都無所謂,只要男人一直用手撫著自己的臉就好。
  只要他一直待在自己身邊就好。
  穗積第一次發現有人陪在身邊時所帶來的肌膚觸感,原來這麼令人安心。

◇ ◇ ◇

  公車一邊發出「嗚嗚嗚嗚」的排氣聲,一邊爬上陡坡離開了。穗積下車的公車站擺著一張木製長椅,有位老婦人以緩慢的速度織著毛線,她腳邊有一堆染上秋天色彩的落葉。
  穗積背對市內巴士的引擎聲,環視四周。
  他來到的地方雖非都市,但也沒有偏僻到可稱為村落的程度。這個位在山中的溫泉鄉過去又大又繁榮,有許多看起來像飯店的混凝土建築,建築和建築中間冒著狼煙般裊裊飄散的蒸氣。
  這裡叫茜谷溫泉。周邊不乏有名的溫泉區,因此茜谷溫泉早已沒落。穗積為了取材而來到這個古老的溫泉鄉。他現年二十六歲,在出版社擔任編輯已是第四年,若把之前打雜的時間也算進去,他做這份工作已經六年了。
  他們出版的是介紹景點的書籍,但不是頁面華美且參雜廣告的那種旅遊書,目的也非刺激讀者的食欲和旅行欲望。他們以特殊觀點介紹小地方,刺激的是好奇心而非旅行欲望,讀者群以嗜好特殊的小眾為主。
  這次的主題是溫泉鄉,穗積負責前往幾個景點取材,茜谷就是其中之一,報導重點將放在一間由美女老闆娘經營的溫泉旅館。漂亮的老闆娘並不稀奇,但在今日即使是嗜好特殊的人,要找相關資訊只要靠網路就行,不太有人買書,書籍銷售量差,小型出版社更是難以生存,因此他們出版社的總編有句口頭禪:「能引起讀者興趣的東西全寫進文章裡。」
  有些資深的編輯部成員感嘆:「我們以前比較有骨氣。」穗積倒沒什麼異議。他從打雜的時候開始,就一直默默做好人家交代的工作。其他工讀生因工作繁重而抱怨、離職,但穗積不論是熬夜或是加無薪班都毫無怨言,他升為正式員工也不過是這個原因。同事常開玩笑說他是「血汗企業最愛的員工」。
  穗積重新揹好對他來說過大的尼龍製旅行袋。他個子小,身高只有一百六出頭。雖然不曾被誤認為女性,但他常穿舊舊垮垮的輕便衣物,所以看起來總是比實際年齡年輕。偶爾因工作需要而被迫穿上西裝時,還會被當成求職中的大學生。
  喵~
  穗積進入窄巷後,聽見貓叫。溫泉鄉不論走到何處都會看見野貓,這裡不乏可以取暖的地方,對貓來說生活起來一定很舒服吧。
  他為了尋找貓的身影而左顧右盼,看見老舊公寓的二樓站著一個人。那是位頭上戴著浴帽的老婦人,她準備將懷裡的被子曬在窗邊欄杆上,復古風的藍色欄杆看起來就好像快要斷裂掉落般,非常危險。然而老婦人以熟練的技術掛好被子,對站在巷子裡的穗積正眼也沒看一下就進屋去了。
  溫泉鄉裡貓多、老人也多。穗積一路上與幾位年長者擦身而過,也不知道是觀光客還是當地人。他從石板坡道爬上綿延不絕的階梯,最後終於來到樹木環繞下的寧靜旅館。
  『朱川莊』溫泉旅館位於這個小鎮深處的高地上,自江戶時代在同一地點設立小旅店以來,已經將近四百年,是茜谷最具代表性的旅館。主屋以傳統茶室風格的「數寄屋」形式建造,大門則是屋頂部分由茅草構成的「茅葺」門,上面生著青苔,很有味道。
  進入主屋之後,穗積聞到一股清涼空氣的氣味。和新蓋的建築不同,這棟旅館不僅歷史悠久,還受到經營者毫不懈怠的保養和維護,因此有其風采與格調,他從迎面而來的空氣中感受到這點。
  「歡迎光臨。」
  這裡雖沒有門鈴,卻有個穿著和服的女性聽到聲音,緩緩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啊,我是光帆出版社的穗積從今天起要在這裡留宿。」
  「感謝您千里迢迢前來,我是本旅館的老闆娘朱川千晶。」
  她跪在寬敞的玄關以三指著地的方式行禮迎接,低頭和抬頭的動作都相當輕巧。她抬起頭後穗積看到她的臉,心裡一陣小鹿亂撞。
  老闆娘和傳聞一樣是個美女。穗積過去取材時不論見到多麼美麗的女性,都不會特別在意,因此現在的心情對他來說有些不可思議。
  「您怎麼了?」
  穗積緊緊盯著對方,令她回以驚訝的表情。
  他連忙低下頭回答:「啊,不……麻煩妳了。」
  她不僅是位美女,而且還很年輕,雖看起來比二十六歲的穗積大個幾歲,但以老字號溫泉旅館的老闆娘來說,她還是年輕得令人驚訝,可能才三十歲上下。
  老闆娘不是那種弱不禁風的美女,而是適合「艷麗」一詞、相當引人注目的類型。濃妝有時會讓人過於冶艷,但她穿著胭脂般的深紅色和服,顏色搭配得宜,再加上她優雅的身段,全身上下很有整體感。她的嗓音較一般女性低沉,不會突然拉高,柔柔的聽來很舒服。
  「為您介紹房間。」
  老闆娘站起身來,身高相當顯眼。看起來高並非因為她的髮髻。她大概高了穗積十公分以上,個子小的穗積雖是男人,卻不得不抬頭看她。(插圖,P.13)
  「行李我來提吧。」
  「啊,不用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