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樹之國的禁咒使
  • 原文書名: 聖樹の国の禁呪使い
  • 集數: 第2集
  • 作者:篠崎芳
  • 插畫: 〆鯖コハダ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周若珍
  • 出版日期:2015/10/26
  • ISBN: 978-986-462-288-7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在與希比加米一戰後,不知是夢還是現實,黑彥在一個奇妙的地方醒來。黑彥發現一個插滿黑長槍的棺木,並與有著一雙紅色眼眸的「那個」對峙著。
「你究竟是……」
「這個嘛──或許我應該自稱……禁咒王吧?」
黑彥一邊掛心敗給希比加米的賽希莉,同時繼續與裘莉葉進行訓練。另一方面,有關出現在聖遺跡的謎樣巨人的謠傳,也在學園中流傳開來──。
本作榮獲與「當個小說家吧」網站合作的第1屆OVERLAP文庫WEB小說大獎〝金獎〞。發生在異世界的奇幻故事,推出眾所期待的第二集!

(2015年10月26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我一睜開眼睛,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火紅的天空。
  那不是夕陽。
  我仰躺著,望著天空。一起身,我頓時語塞。
  地面是黑色的岩石,前方和左右兩邊,都是高聳的黑色岩石群。岩石呈現細長狀,表面有很多凹洞,聳入雲霄。
  天空是紅色的。但那不是晚霞,而是某種散發出邪惡氣息的顏色。彷彿巨鳥般的生物在上空悠然盤旋。
  我突然感到一陣寒意,立刻想到那像什麼。
  沒錯,那生物就像正在等待獵物力竭而亡的禿鷹……。
  只有紅與黑的世界──這裡到底是哪裡?我在作夢嗎?
  我試著回想稍早前自己在做些什麼,因此壓抑著混亂的思緒,順著記憶的線索──回溯。
  我記得我和一個名叫希比加米的男子戰鬥,他是王都兇殺案的兇手,也是第6院出身的人。當希比加米離開後,學園長便來到了現場──
  「嘿,來自異世界的人。」
  我的思考被這個聲音打斷,於是我回過頭去。
  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我的眼前聳立著一座雄偉巨大的黑色城堡。
  城堡的前方,有一塊足以稱作廣場的空地,而我現在似乎正坐在廣場的正中央。接著──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被黑色鎖鏈捆綁的直立漆黑棺木。
  
  黑色的盾牌和鎧甲掉落在棺木的四周,旁邊還有許多黑色棺木疊在一起。此外,更有好幾把黑色長槍插在棺木周圍的地面上。
  那些鎖鍊和長槍看起來很眼熟。不,我怎麼可能不眼熟,因為那酷似我最近使用過好幾次的咒語所召喚出的鎖鍊和長槍。
  「我和你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
  我從剛剛就一直在尋找那個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現在聽見這句話,我便確定了──聲音是從眼前的棺木發出來的。
  我定睛一看,棺木上大約在頭部的位置,有一個長方形的小洞。
  從那個洞裡,可以看到一雙鮮紅色的眼睛。
  「你究竟是……?」
  我一邊問,一邊準備吟誦禁咒。雖然我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如果對方具有危險,那麼我將不擇手段,回到裘莉葉同學她們的身邊──
  「不用這麼緊張啦,相樂黑彥。」
  他知道我的名字。
  「這個嘛……如果要用你也能理解的方式自我介紹的話──」
  那個像是壞掉的語音合成般的聲音這麼說。
  「──我應該自稱禁咒王吧?」
  ……咦?
  「禁咒、王?」
  「你不用那麼驚訝。你不是聽過關於我的《神話》嗎?」
  「呃,啊。」
  「呵呵呵,那是什麼愚笨的聲音啊,禁咒使。」
  在學會禁咒後,我早就做好覺悟,無論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足為奇,包括內心棲息著一頭《野獸》在內。關於這一點,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我也應該將《野獸》視為獲得力量的代價。
  因此,就算像此刻這樣,在一個無法判斷是夢境還是現實的地方遇見一名疑似禁咒王的人,我也可以理解這應該是受到使用禁咒的影響而坦然接受。……但是我卻沒有料到,我竟然能和自稱禁咒王的人像這樣直接交談。
  「呃──,我該說幸會、嗎?我可以叫你禁咒王就好嗎?」
  雖然我無法判斷他是真是假,但是假如對方與侵蝕我意識的《野獸》有關聯,那麼我就不能輕易地放下戒心。
  總之,我決定先和他對話,試探一番。
  「我想知道我現在人在哪裡。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能感受到他似乎很滿意地笑著。
  「哼,你好像不太驚訝嘛。原來如此,真不愧是突然來到異世界,也能馬上接受的人。看來你在之前世界的存在感很稀薄嘛。不,應該說你在之前的世界一無所有吧……不過這樣一來,我就不用多做說明了,這點倒是很值得感激。那麼,相樂黑彥──」
  禁咒王停頓了幾拍之後,問道。
  「你覺得這個世界怎麼樣?」
  這種口吻──
  「……是你嗎?」
  「嗯?」
  「把我傳送到這個世界──悠古德拉希耶的,就是你嗎?」
  「喔,原來你聽成這個意思了啊。不是不是。我並沒有那種能力,而且正如你所見,我現在遭到了囚禁啊。呵呵呵……順帶一提,這裡是人類世界和眾神的──」
  咻咚!
  一把長槍忽然從天而降,刺進我和棺木之間的地面。
  「哈哈哈,我好像牴觸了那個叫做禁止事項的東西呢……那麼我就重說一次好了。這裡是類似精神世界的地方──你可以當做是在夢裡就好。你放心,我馬上就會放你回去。不過,這裡是哪裡並不重要。就算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現在的你也什麼都不能做啊。」
  我雖然不太懂他在說什麼,但我已經決定下一個問題了。
  「你為什麼要把我叫來?」
  「我把你叫來,只是單純因為我想和你說話而已。」

  「……和我這種人說話有什麼意義?」
  「身為和你使用相同的能力的人,我只是對你感到很有興趣而已。」
  相同的能力──
  「也就是,禁咒?」
  「……大概吧。」
  禁咒王感覺像是在觀察某個人似的。剛剛的對話中,假如他說錯了什麼,或許又會違反什麼《禁止事項》吧。
  「話說回來,你好像已經完全融入這個世界了嘛。」
  「跟之前的世界比起來,我覺得在這裡更有活力。」
  「呵呵呵……所以你現在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心囉?」
  他的措辭似乎別有他意。而且,禁咒王剛剛用了《現在》這兩個字。
  這句話聽起來,彷彿他很清楚我的過去似的。
  禁咒王的紅色雙眼瞇了起來。
  這時,上空有什麼東西緩緩降落。
  那是一顆巨大的石頭。一顆沒有什麼特徵的石頭。
  巨石停在我和禁咒王之間,就這樣漂浮在空中。
  只是一顆非常普通的──石頭。
  「幸好變得太大的那個被去除了,所以你的感情變得很豐富呢……當然,既然都已經來到了新世界,要是一點欲望、一點興趣都沒有,豈不是很無聊嗎。話雖如此,我很驚訝竟然能得到將它去除的許可。仔細想想,要是相樂黑彥到最後一直處於無精打采的狀態──」
  耳邊傳來「咻」的重重一聲。
  「禁咒、王?」
  一把黑色的長槍貫穿了棺木。
  「呵呵呵……我好像說太多了。」
  看來他似乎沒事。不知為何,我竟然為此鬆了一口氣,這點連我自己也感到驚訝。
  禁咒王呵呵地笑著說。
  「我的直覺一直以來都很敏銳,經常不小心戳破不該戳破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自作自受吧。直覺太敏銳,也是必須謹慎思考的。你看,不是這樣嗎?在你的世界裡,《遲鈍的傢伙》不是比較受歡迎嗎?這也不是不能理解啦。直覺敏銳的人,從各方面來說,好像都會短命呢。」
  ……看來他似乎對我以前世界的文化多少有點認識,但是又好像有點微妙的誤解。
  「總之,我想要告訴你的是,不用在意無聊的小事,只要在這個世界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就好。」
  「……自由自在地活下去?」
  「對呀。你只要做自己就好,相樂黑彥。我會在你身邊。其實我不討厭像你這種做事不考慮後果的傢伙。」
  禁咒王注視著尚未放下戒心的我,繼續說道。
  「話雖如此,現在的我,不過是只能在這裡等著發瘋的囚犯。在這個地方,我頂多只能像現在這樣,在被監視的狀態下和你說話。……如果是在我們彼此相連的意識中的話,倒是有些不同的方法就是了。」
  「……那個,禁咒王。」
  「嗯?」
  ──禁咒到底是什麼?
  我本來想這麼問,但只說到一半,又把話給吞了下去。
  剛才只要提到有關禁咒的話題,就會有長槍飛過來,所以這很可能也是禁止事項之一。除了禁咒之外,那個《野獸》的真面目,還有為什麼被傳送到這個世界的是我──《相樂黑彥》等等,我想問的問題堆積如山。
  畢竟眼前的這個人自稱禁咒王,而且彷彿知道很多事。
  然而,我們兩人的對話受到監視,而且還有那種阻止的機制,想要直搗問題的核心似乎很困難。……再者,看到禁咒王被長槍刺穿,總覺得他很可憐。
  到底是為什麼呢?禁咒王有種讓人無法討厭的特質。
  「呵呵呵……你不問問題了嗎?」
  「嗯,現在暫時不用了。」
  「這樣啊。抱歉,我沒有辦法說得太詳細,總之──」
  禁咒王停頓了一下,繼續說。
  「不要變得像我一樣喔,相樂黑彥。」
  我立刻明白他想要說什麼。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