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Clockwork Planet 時鐘機關之星
  • 原文書名: クロックワーク・プラネット
  • 集數: 第4集
  • 作者:榎宮祐‧暇奈椿
  • 插畫: 茨乃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6/5/30
  • ISBN: 978-986-470-161-2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內容簡介
瓦伊尼.哈爾達背叛了……?
「……這是怎麼回事。哈爾達,你這是在做什麼!」
地球死亡後,變成一切都用齒輪與發條加以重現、重新建構的世界──
直人他們來到世界最糟糕的犯罪都市,香格里拉區。
但是在那裡等待他們的,是背叛與陰謀與──新的Initial-Y。
在惡意與欲望翻騰加速的即興劇中,直人發誓。
「──我要照我的想法,貫徹我想做的事。」
來證明吧。
證明人類能夠靠自己的意志,掌握無限可能性──!
榎宮祐×暇奈椿×茨乃共同交織的顛覆性奇幻物語‧第四彈!

(2016年5月30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14:00

最初是空無一物的,而世界突然就誕生了。

至今各式各樣的神話如此描述創世:
主神花費七天創造。或是母神與父神相愛。或者是巨人或龍被打倒,從屍骸生出萬物──
但是,就算描述世界如何誕生,卻沒敘述世界為何誕生。
永遠、無限、混沌──據說世界是從這些令人頭暈目眩的巨大概念沒來由地出現。
就連名為科學的神話,都如此定義開天闢地(#大爆炸):
那@是從不分時間空間的「無」之中忽然誕生,爆發性地膨脹。

神、愛、怪物、特異點、龐大的能量從「無」出現。
那究竟──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沒有。
……不,或許其實有,但至少人類既無緣發問,也找不到解答的存在。
重點是這個問題真的有意義嗎?
例如這座『時鐘機關之星』的創造者。
用齒輪重製這個世界的最新造物主。
也就是──『Y』會怎麼回答呢?

「你為什麼創造世界?」

『Y』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
為了人類?為了拯救即將滅亡的地球?
會說出這種合乎常理答案的生物,會創造出這麼超乎常理的東西來嗎?
說不定『Y』會極其困惑地歪頭說:
我從來沒想過。

本來就不是只有神才能創造世界。
寫詩就行了。畫圖就行了。說故事就行了。音樂或雕刻也無妨。
再不然也不必勉強創作,只是在腦中自由幻想也可以。
這樣我們就能夠創造出屬於我們的宇宙。
而且這麼做沒有意義或理由。不需要。
從事創作的小說家、漫畫家、音樂家或許會回答:這麼做是想要表達思想、取悅大眾。
但那說穿了都是假話。只是裝模作樣而已。
「因為想創造所以創造。」
除此以外的理由,都只不過是事後加上去的罷了。

最初是空無一物的,而世界突然就誕生了。
這件事並沒有什麼意義。
當然要恣意幻想這個奇蹟具有某種高尚意志、崇高意圖,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自由……
但總而言之,就和世界誕生同樣沒有什麼意義──
過去名為『Y』的一名天才用齒輪改造了世界。

一千年後……



──瓦伊尼.哈爾達不相信命運。

很久以前,當他還是少年、尚未改造成義體時,從第一次上戰場的那天就一直──不,想必從那之前,到現在這瞬間都是如此。
至今歷經數不清的戰場,創造數不清的死亡。
那壓倒性的現實。
經過經驗與體會證實、絕不動搖的確信,在面對單純的一連串偶然時,徹底否定、排除非理性想法。
世界沒有涵義。
生命沒有價值。
真相沒有意義──
那有時會輕易消失,有時會被隨意消費,比紙屑還不如。
比喻來說,就好像失去信用的貨幣一瞬間喪失價值一樣……
剝掉信仰的『命運』,一瞬間就淪為單純的狀況。
正因為如此──那總是不費吹灰之力地帶來結束。
假使自己有當士兵的才能,就是自己理解這冷酷現實吧。哈爾達這麼想。

香格里拉區東部市場,石龍軍路(Charoen Krung)。
在那條路上雜亂無章的攤販稱為夜市,過去是陳列傳統工藝品吸引觀光客造訪的景點。
如今攤販陳列的卻是危險的武器兵器、可疑的毒品、兒童色情或殺人影片(#snuff)的合輯──在先進國家光是持有就可能吃上一百年徒刑的違法物品,在這裡像是零嘴一樣隨意販售。
哈爾達逛到其中一家攤販,仔細打量著貨架陳列的巨大變形式手槍。
微胖的店員從貨架另一頭探身招呼。
「看上這個啊,先生你眼光真好。」
看店員搓著手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推銷,哈爾達苦笑回答:
「是手製品嗎?看起來威力頗強。」
「這是這裡的名匠的作品,僅此一件。槍銘是《帝王#1》。採變形構造,從狙擊到掃射都包辦。最大威力可以二十連發十五毫米硬芯穿甲彈#2。聽說有肉做的笨蛋試射時弄到手骨折斷,但先生你就可以放心了……」【#1monarca:義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的君主、帝王之意。#2英文縮寫為APCR,好像沒有固定譯名】
店員的推銷並非客套話。
哈爾達是全身義體。
雖然不是最新型,卻是很多『軍方』納入制式裝備的第五世代型。而且一看到遠超過標準男性的魁梧身軀,就知道那不是降低威力的隱密規格型,而是突擊規格型,專門用來使用血肉之軀無法運用的高威力兵器。
全長四十公分、重量十七公斤──雖然這把『龐然大物』彷彿挑戰武器攜行極限,但是店員會判斷哈爾達就有辦法輕鬆駕馭也是當然的事。
手指撫過擦得像鏡子一樣亮的槍身以後,哈爾達點頭了:
「原來如此,有意思。我就買這把吧。」
「是,謝謝惠顧。試射時請到【倉庫(# Arsenal)】的店家。只要報我們家店名,不管哪裡都優惠一小時免費。」
「謝啦。」
哈爾達付錢,佩上專用槍套,插入剛買的槍。
那把槍與其說是手槍,更接近小型大砲,但是佩在像哈爾達這樣的壯漢腰際,卻顯得小得可怕。
將西裝拉整齊,哈爾達轉身離開了。
鑽過攤販縫隙前進片刻以後,就來到販賣不同種類商品的地帶。那條路主要販賣軍用機械零件或非法改造的自動人偶。
──在那條路一角,有一群人發出格格不入的吵鬧聲。
哈爾達一認出那群人,就擺出若無其事的表情靠過去。
「──直人!你不是吹噓你已經完全掌握昂克兒的構造了嗎!現在居然說不曉得需要的零件,我可以將這句話視為敗北宣言吧!」
發出尖銳──殘留稚氣的嗓音大叫的是金髮少女。
少女穿著薄薄的白襯衫,底下搭配黑白條紋細肩帶上衣與單寧褲裙。
那身清涼裝扮中,格外陳舊的工具腰包大放異彩。
「我說過好幾遍了吧,瑪莉!我不是不曉得零件,只是不知道名字而已!」
怒吼回應少女的是稱為直人的黑髮少年。
他穿著便宜的印花T恤與淺水藍色吊帶褲。
頭上戴著螢光綠色降噪耳機,壓住蓬鬆的頭髮。
兩人的裝扮以青少年青少女而言並不算顯眼,但是在這種販賣可疑物品的攤販街上卻顯得非常突兀。
「只要看到實物我就知道了,這樣沒問題吧!」
直人一大叫,金髮少女──瑪莉就彷彿瞧不起人般從鼻子發出冷笑。
「哦呵~?意思是直人小弟閣下打算走遍這條街所有賣零件的地方一家一家找嗎?敢問閣下可知道需要多少零件?」
「就說了只要有六千八百三十二萬三千四百零五個零件就能夠做最起碼的修理!」
「平均一個零件花一秒找到,也要大約七百九十天喔?你想要在這種臭得像水溝一樣的髒亂地方住那麼久嗎?你是白痴嗎?」
瑪莉的翠綠色眼眸一往上挑,直人的淺灰色眼眸就瞪回去。
像這樣──如果放著不管,兩名少年少女可能就會互瞪一整天;這時哈爾達格外和氣地搭話。
「喲,等很久了嗎?」
依然和直人互瞪的瑪莉回答:
「並沒有──還好。東西買完了嗎?」
「是啊,買到相當不錯的東西。妳們那邊……怎麼,意見不合嗎?」
「不,我想並不是意見不合這種高等議論。」
淡淡回答的,是站在直人身旁的銀髮少女自動人偶──琉紫。
美貌巧奪天工、隔著黑色禮服也看得出肢體嫵媚動人──即使不是在這樣的場所,依然深深吸引他人目光。
「瑪莉小姐看直人閣下擁有自己絞盡拙劣腦汁卻還是無法得到的解答,會爆發庸俗低劣的嫉妒心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希望瑪莉小姐至少要有懂得隱藏嫉妒心的矜持──因為很吵。」
「誰嫉妒了,妳不要亂講話!」
琉紫充滿惡意的毒舌,惹得瑪莉轉頭怒罵。
只見瑪莉指著直人說:
「搞清楚──」
「是這‧傢‧伙!如果做事像那張嘴巴一樣厲害,我哪會動不動就大吼大叫──」
「聽我說……媽媽。」
就在瑪莉暴跳如雷時,拉著瑪莉袖子這麼說的,是幼女外形的自動人偶昂克兒。
烏黑的頭髮與純真的表情非常惹人憐愛,就連最高級的賞玩用人偶都相形遜色。但是和頭部相比之下,身體卻嚴重受損。即使隔著當地傳統服裝──包住全身的連身裙裝,還是看得見怵目驚心拼湊修補的部分。
只見昂克兒搖搖晃晃地靠過來央求:
「不要吵架,好不好?」
瑪莉隨即笑容滿面地抱住昂克兒。
不悅的怒吼聲也迥然變成宛如哄小貓的甜軟嗓音。
「妳在說什麼呀,昂克兒──媽媽才沒吵架喔?」
「……可是在生氣?」
「沒生氣沒生氣。一點兒也不生氣喔!心情好得很。」
瑪莉抱起年幼機體,邊說邊用臉頰磨蹭。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