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Clockwork Planet 時鐘機關之星
  • 原文書名: クロックワーク・プラネット
  • 集數: 第3集
  • 作者:榎宮祐‧暇奈椿
  • 插畫: 茨乃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5/3/31
  • ISBN: 978-986-382-940-9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內容簡介
──全部、統統、沒有例外,都壞掉了。【#p29】
地球死亡後,變成一切都用齒輪與發條加以重現、重新建構的世界──『巨大兵器』發出的電磁場,否定所有時鐘機關。
自動人偶(#琉紫)也好、全身義體(#哈爾達)也好、就連秋葉原區也磁化靜止,當中,就只有人類從一千年前就始終不變、無法改變地持續蠢動。
自私、欺瞞、虛偽、理想──空轉的內閣會議,與國家緊急事態宣言
面對『眾意』導致的破滅,直人發出嘲笑。
「我們走吧,瑪莉,把礙事的傢伙全部打垮就行了──!」
現實超越空想!再次證明那個奇蹟吧──!
榎宮祐×暇奈椿×茨乃共同交織的顛覆性奇幻物語‧第三彈!

(2015年3月31日上市)
那是替自己宣告終焉的訃音旋律。
永久運動裝置──證明永遠的機關發生錯誤、依然照樣驅動的聲音。
名為「永遠的少女」的空想瓦解,現實否定自我就此覺醒。
但是,終焉換來的是證明了一項道理。
也就是『毀滅者』──在三千世界無所不能毀滅的不合理。



間奏  06:05


在此斷言。
──宇宙從一開始就發狂脫序了。

我們甚至還無法獨自站立,就呱呱墜地,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一邊拚命哭喊著「我就在這裡」,一邊畏懼周遭的未知與威脅,一邊拖著孱弱的身體痛苦掙扎,一邊絞盡貧乏的腦汁求生存。
我們從何處來──
──又該往何處去。
在這段過程中,我們出於恐懼與膽小而發明了神。鑄造了哲學當作謀求純淨理性的手段。發現了數學當作推測事物的工具。
我們戰戰兢兢、提心吊膽地建立起自己的歷史。

……途中,一再讓世界結束。

曾經是平面的大地變成球體。本來位於宇宙中心的我們,變成繞著太陽爬行。人類發現萬有引力法則,學會在天空飛,找出構成世界的五個力量,最後靠著稚拙理論觸及真理(#神)的寶座。
用盡智慧、語言、暴力,流下滂沱血淚,反覆喜悅、憤怒、悲傷,多到數不清的人一味煩惱痛苦受創──

一次又一次地重建自己的世界。
一次又一次地改寫自己的歷史。
一次又一次地延續自己的生命。

但──那最終都淪為徒勞。
那天、那時、那瞬間,一切都化為泡幻消失。
在地球毀滅、世界結束、宇宙變樣的那天。
然後──人類被迫認清現實了。
我們的足跡都白費了。在迷惘痛苦中走過的過程是愚蠢的誤會。拚命累積起來的理解不過是無價值的敝屣。
即將掌握真理的人類又被打回原始時代。
事實證明這座宇宙是瘋狂的神的沙盤。
而我們不過是無知駑鈍的赤子。

但──我們必須感到疑問。
既然一切都模稜兩可、不確定、不合理、充滿矛盾的這個世界不過是神的娛樂……
那麼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究竟真的──真實存在嗎?

一千年後……



秋葉原區上空。
二十架機影劃破拂曉天空飛去。
驅動渦輪攪得大氣嗡嗡作響,發出尖銳發條旋轉聲飛行的戰機,簡直就像是鋼鐵打造的猛禽。
那是隸屬東京『軍方』,駕駛第七世代型戰術戰鬥機的飛行第七中隊。
──通稱酒室隊。
在多重區塊領域.東京『軍方』的部隊之中,是最強航空戰力。
這二十架戰機從橫須賀區筆直飛向秋葉原。
作戰目的只有一個。
『──破壞秋葉原區出現的巨大未知兵器。』
「吃屎去死吧。」
在以超高音速飛行於拂曉天空的機體中,
聽到通訊器傳來的命令,率領戰隊的酒室上尉低聲咕噥。
在深夜十二點過後被突然吵醒,奉命隨時準備戰鬥,到了天亮終於接獲出擊指示──結果竟然是什麼未知巨大兵器。
「空中管制(#AWACS)。要是睏了,要不要我賞你屁眼幾發巡航機彈(#attacker=攻擊機:負責對地攻擊的戰機)?」
這個男人本來就以性急著稱。
他半認真地透過通訊器威脅,但對方淡淡地回答:
『上尉,注意你的措辭。一切都是正式命令。』
「嘴巴不是拿來拉屎的。」【#中文會說「我聽你在放屁」吧】
『我再說最後一次,上尉。這是正式命令。飛行第七戰隊要迅速破壞秋葉原區出現的未知巨大兵器──暫稱「八束脛」,排除威脅。』【#漢字於p24公布】
哈──酒室上尉從鼻子發出冷笑。
「你是白痴嗎?不,你是白痴沒錯。竟然把我當白痴。」
『上尉!』
「喂,白痴。聽好?我不知道那是八束脛還是什麼,在東京正中央突然冒出那種鬼東西?首都警備隊是擼管擼到睡著了嗎!」
『首都警備隊已經全滅了。』
聽到空中管制的回答,酒室上尉沉默了。
接著,各機駕駛員從通訊線路收到影像資訊。
映入眼簾的影像──足以踩爛大樓的巨大機械蜘蛛,存在於四處冒出火舌的秋葉原正中央的光景,看得各飛行員不禁發出呻吟。
『各員注意,就如各員所見。這項威脅是現實。秋葉原區毀滅,可以說就等於東京──日本毀滅也不為過。各員奮鬥吧!』
「…………」
『還有,酒室上尉在作戰結束後出庭報到。很期待吧?』
「──哈!是啊。真是期待。」
假使能夠活著回來的話。
已經來到喉嚨的罵聲,酒室上尉勉強嚥了下去。
自己身為隊長,不能在部下也聽得到的共振通訊說這種話。
酒室上尉在煩躁下,揮拳捶打座艙罩。

都心突然出現未知巨大兵器──簡直笑死人了。
那種東西至今都不為人知地暗中存在?假使真的以為講這種話有說服力,那麼首先應該把裝滿屎的那顆腦袋轟掉才對。
其實知情@──至少『上面』知道,這是什麼、目的為何。
要不然,怎麼會替只需要稱為『目標』就好的不明敵機取『暫稱(#代號)』,還請務必說明這麼做的意圖……!
──答案不言而喻。酒室上尉咬牙切齒,只差沒把牙齒咬碎了。
秋葉原區遭到襲擊,首都警備隊迎擊。
──然後失敗了。那究竟是在某種計劃之內@、還是哪裡出差錯@──不管怎樣。
(簡單說,就是替某個拉屎的王八蛋擦屁股吧……!)
酒室上尉在內心嘶吼。
那只是直覺──卻是無限接近真相的分析。
首都警備隊不是弱兵。也不是能夠隨便消耗的兵力。
是為了保護東京,接受豐厚預算與高度訓練,在國內『軍方』也是最強戰力。
如今這支部隊潰滅──就先前影像所見,連一點明顯損傷都無法造成。
(於是那些臭政客嚇壞,把爛攤子塞給空軍收拾吧。)
──實在太過荒謬。
那邊失敗了就找這邊,這種想法不僅膚淺,要是真的以為這樣就能解決,那就真的是無可救藥的白痴。
首都警備隊擁有多具搭載共振破碎砲的兵器。
理論上最強的對地兵器──既然連那都無法造成損傷,就表示目標擁有凌駕於那之上的防禦力,或是使之無效化的機關。
雖然無從得知那究竟是什麼──但有一件事能夠斷言。
就算將這架機體的巡航機彈全數用盡,造成有效攻擊的可能性根本#──【#其實就是『根本不可能造成有效攻擊』,但原文語氣就是沒把話說全,所以…】
『即將抵達目標地點──全機準備戰鬥!』
「……瞭解。」
酒室上尉回應空中管制,厭倦地嘆氣。
──就聽從命令吧。那是軍人的職責。但是──
上面宣稱@,目標的武裝、砲數、射程均不明,既然如此──酒室在內心嘲笑。
他觸摸嘴邊的麥克風,告訴全隊。

「暴風雨一號呼叫全機。採取三角隊形──全擊脫離(#Burst and run:應該是打帶跑的變形版)。」
這個隊形是避免全機同時落入敵射程圈@的最糟情況。
──從最大射程發射全彈後閃人──這項命令惹得空中管制嘶吼。
『上尉!我並沒有下這種作戰命令!擅自行動是──』
「作戰?如果『打爆神祕巨大兵器』這種話叫作戰@,指示怎麼打爆就歸我管!既然要隔岸觀火,至少閉上那張臭嘴!」
既然是命令就姑且聽從。那是軍人的職責。但是──
自己還有更重要的職責──就是避免無謂的交戰造成部下無謂的犧牲。
「聽懂了嗎,全機。聽從指示──責任由我扛。」
『上尉!』
空中管制繼續大聲怒吼,但小隊副隊長無視怒吼,回答:
『暴風雨二號,瞭解。各機,採取三角隊形。』
這句話首開其先,所有機體回答『瞭解』,重組戰隊陣形。
『飛行第七戰隊……!你們這群──』
空中管制機傳來的激動叫囂,突兀地──

中斷了。【#縮排】

同時,從飛行於他們上空的空中管制機傳來炸碎的巨響。
『怎、怎麼了!難道──』
『喂,別開玩笑了……居然轟掉空中管制機嗎!』
在更多隊員心生動搖前,酒室上尉看到遙遠前方──
聲納捕捉到的巨大反應,大聲咂舌怒吼了。
「全機採取迴避機動散開回轉,點燃後燃器,以最大速度脫離──我們在敵射程圈內@!」
『瞭、瞭解──』
全機難掩內心動搖地聽從隊長指示,大幅回轉掉頭。
但難掩內心動搖這點,酒室上尉也一樣。
(居然先轟掉空中管制機──?混帳東西……!)
──從巡航機彈射程外,將我方上空兩萬公尺的空中管制機擊墜。
其意義顯而易見。
就是宣告所有機體早就進入射程圈內@,擺明挑釁@……!
酒室上尉承受著回轉時的猛烈G力,和各機同樣掉頭,將渦輪產生的壓縮氣體──點燃。
「──!」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