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Clockwork Planet 時鐘機關之星
  • 原文書名: クロックワーク・プラネット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榎宮祐‧暇奈椿
  • 插畫: 茨乃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吳建慶
  • 出版日期:2014/1/27
  • ISBN: 978-986-348-102-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突如其來。世界迅速滅亡。死亡後的地球,變成所有的一切都用齒輪與發條重構、再現的世界──「發條星球」。見浦直人是個成績吊車尾的高中生,某一天,突然有一個黑色箱子墜落在他家裡,箱子裡頭是一具自動人偶少女。「只是那麼一點兒故障就被迫停止運轉了兩百年。恐怕人類的智能還沒能超出跳蚤的水準吧?」

在破裂與永續之間反覆。被改造的世界與不變的人性。理想與現實高聲悲鳴時,兩場相遇推動了命運的齒輪!榎宮 祐、暇奈 椿、茨乃共同交織出的拆解.幻想!(2014年1月27日上市)
相關資訊
──喀嚓、?嚓、喀嚓、?嚓、
齒輪迴轉著。
規律地、機械地、必然地迴轉著。
它如實地數著時間。
縱使讓鐘錶的指針停下,也沒有意義。
即便它故障、扭曲,時間也會依舊不停地迴轉吧。
規律地、機械地、必然地迴轉著。
喀嚓、?嚓、喀嚓、?嚓──

序章 -:- 重.構

突如其來,
世界迅速滅亡。

隕石撞擊、外星人來襲、謎樣的傳染病或者是核武戰爭……
古今東西,人類對於各種『世界末日』的想像始終樂此不疲。
每一次人類帶著妄想的歇斯底里發作過後,往往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隨之而來的是因為什麼都沒發生而感到的不安。事情就這樣反覆上演,宛如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的小狗一般。
然而現實並不像小說那般富有戲劇性。
擊碎地球的巨大隕石並未落下。
也沒有外星人從銀河的彼端前來征服地球。
不管是什麼樣的疑難雜症,在人類醫學之前,也只有潰敗一途。
然後人類也還不至於愚昧到拿核彈來自爆的程度。
實際的『世界末日』,並不需要借助幻想、精神宣洩或是浪漫情懷。
現實儘管乏味卻依舊崇高,其中並沒有那些想像存在的空間。
先說結論吧。

某一天,地球突然滅亡。

既沒有任何異常或突變,也沒有預兆,就這樣被宣告死亡。
科學家們的結論是『壽終正寢』。
人們推估地球還有五十億年的壽命,然而即便只是五十億年,卻還是估算錯誤。
這實在太荒謬了。
大家都錯愕得說不出話來,但是也已經無計可施。
不管是估算正確也好、錯誤也罷,時針已無法逆行,地球的壽命也無法延長。
地球並非恆星,既沒有超新星爆發時那樣的華麗謝幕,也沒有因為地殼變動引發巨大災害,結果導致人類滅亡的大恐慌景象。只是因為星球所蓄積的能量耗盡,於是緩緩地停止了活動,在大約一百年之間靜靜地成為一顆死亡星球……
這個過程中,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多麼無趣的現實啊。
地球上的人類歷史就這樣結束了。

──那麼,就來談談有點俗氣的後話吧。

認清地球將成為死亡星球,因而決定棄守並採取行動的人們,為了尋找一片新天地而建造出大型的移民船隊,自太陽系啟程出發。
就像古早的科幻電影一樣,為了尋找與地球類似的星球而徘徊於黑暗宇宙中的太空故事,就這樣展開。
既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保證一定會抵達。太空技術原本就談不上十分完備,因此他們最終化成宇宙中的碎屑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誰也不知道踏上這趟危險旅程的人們,他們航行的終點會是哪裡。
他們可以創造出新的歷史嗎?
Bon Voyage,旅途愉快。

另一方面,有別於出發前往太空旅行的人們,大多數的人們都留在地球。
研究者帶著人類的尊嚴做最後的掙扎,但一切終究是徒勞。
就像人死不能復生的道理,死亡的行星也不會再復活。
再過一百年,地球將成為一顆死亡星球。在這顆即將死去的星球上,人類就像用絲棉被絞首一般,不得不漸漸放棄希望。
這一段時間,要讓人類尋求對策顯得太短,要讓他們保有危機意識又顯得太長。
枯竭的資源與能源甚至無法允許人類進行一場最後的戰爭。
等到大限來臨,人們更明白現實並沒有小說般的戲劇化。

──然而,地球死亡後過了三十年。
在窮極無聊的現實中,一名男子在舞台上現身了。
他既不是科學家,也不是政治家或宗教家,當然也不是能夠視情況需要而展現奇蹟的魔法師。
儘管無人知曉他的來歷,但是人類卻願意側耳傾聽他的意見,這或許是因為絕望感已使人們疲憊不堪,甚至放棄希望。
不過後來他所編織出的構想,卻是讓身陷絕望中的人類更為錯愕的荒誕無稽之談。

「我要畫出一張設計圖,讓這顆星球的所有機能都只需憑藉齒輪即可運作。」

他是位鐘錶技師。

自稱是『Y』的他,帶著龐大到誰都無法理解的資料,如此向世界宣示。

「等著瞧吧,我將用齒輪來再現世界上的所有一切。」

這一天,現實首度超越了虛構。
那幅由無數的齒輪所構成的設計圖,他稱之為:

──『發條星球』。

過了一千年之後……



猛然回過神來。
喂,你是認真的嗎?有清楚掌握自己要幹的是什麼事嗎?好吧,再冷靜想想,現在還可以抽身喔。做這種蠢事可不能憑一時興頭或是衝勁,而且說起來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好處……?)
也就是回報。
足以為之鋌而走險的,見浦直人的欲望。
高樓大廈的樓頂上,蹲在供水和空調設備的狹小空間中,直人一邊屏住氣息,一邊克制著幾乎要跳出來的心臟,調整著他的呼吸。
(就是那個──)
不用說,是為了她。
因為想要得到那個絕世可愛的女孩──儘管連長相都還不知道,不過肯定是可愛的。所以沒問題,一定要得手,要將她抱在懷裡,讓她坐在我的膝上,輕撫著她的頭、胡亂地搓揉著她、毫不保留地寵愛著她。
好,要有所覺悟,不要膽怯。善用頭腦,保持冷靜。不留情面,想阻撓的人就算是總統也一樣將他肢解。
他拍了拍兩頰,鼓起幹勁。
確認狀況。
現在是半夜,很快就要跨日。
街道上燈火通明,光線映照上來,再從屋頂的邊緣瀰漫開來,猶如沖刷掉黑暗的光之洪水。
將重力迴轉,轉換為光,這是燈火齒輪的光輝。
在燈火漫溢下,夜空看不見星光。
看得見的,只有銀白色的月亮,和藉著月球引力運轉的『赤道發條』而已。
「那就……」
直人小心翼翼地讓自己完全藏身於暗處,俯視大街。

在眼前開展的是『鐘錶大街』──秋葉原。
這條街道老早就以電器街繁榮興盛,現在仍是不斷走在娛樂最前線的嗜好之都。
動畫、漫畫、加上電玩。還有齒輪、機械零件、以及自動人偶的零件。從大賣場到小店面,櫛比鱗次的店家和琳瑯滿目的商品,建構出一座娛樂城。
總有一天一定要來一趟『聖地巡禮』、好好敗家一番的記憶從腦海中浮現。
然而現在卻沒有太大的欲望。
因為他已經拿到更好的東西──接下來也還會有更好的東西。
「好吧,差不多是時候了。」
直人一邊低語著,將頭縮了回來。
他拉起攤在地上的電線,將它接到戴在頭上的螢光綠色廉價耳機麥克風。
這條電線連接著擴大機、混音器、效果器、噪音控制器等各式各樣的音響器材,同時也連接著其他無數的麥克風。
將器材開機,直人盤坐著。
機器在低鳴聲中運轉。他深呼吸,胸口怦然鼓動,熱血激昂沸騰。
屏氣凝神,
然後呼叫。
「──瑪莉,準備好了嗎?」
「──當然啦,你想我是誰?」
回答的是優雅的少女的聲音。儘管傲慢自大,不知何故卻不會讓人感到不快的貴族語調,傳到直人的耳中。
「就靠妳囉,一級鐘錶技師。」
「那也是當然的囉,也請你完成你的任務啊。」
瞭解,直人點了點頭。
接著操控器材,切換麥克風的線路。
「──哈爾達,你呢?」
「──等得不耐煩啦,隨時都能上囉。」
低沉嘶啞的嗓音傳來。
「我才要問你那裡沒問題嗎?心情如何?你可是要角,靠你囉直人。」
「放心,沒問題的。」
「那就幹得俐落點,回去大叔請客囉。」
夾雜著口哨聲的爽朗詼諧語氣,讓直人不由得輕輕苦笑。還會想到要幫忙舒緩這頭的緊張心情,真是難能可貴。
接著直人再度切換麥克風線路,呼叫最後一個人。
「──琉紫,準備好了嗎?」
「──直人閣下,擺明的事還要再問,那可是很愚蠢的。你本來腦袋就不太聰明,至少也要裝出自己並不蠢的樣子比較好吧。」
傳來的是尖銳的毒舌回應。
這些用來挫人氣勢的話,出自一個落落大方的女孩──聲音如自鳴琴般極為清澈而輕快。
「我說琉紫啊。」
「嗯,什麼事呢?」
「我愛妳喲!」
「……你這豬頭去死算了!」
「嘻嘻。」
直人笑得樂不可支,這可愛的罵聲讓人心情愉悅。
咚、咚、咚──直人於是輕快地敲起器材的控制器。
「O──K──那麼就我們來唱一下歌吧。」
直人併攏雙腳對著麥克風說:
「開始倒數計時囉,三、二、一……」
一邊數著,他抬起了雙手。
眺望著眼前的秋葉原,他像是交響樂的指揮家一般,配合著心裡的節奏,明快地揮下右手。
直人帶著微笑下令:
「──開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