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如果折斷她的旗11 誰要待在這種地板破洞的宿舍,我要回邊間了!
  • 原文書名: 彼女がフラグをおられたら
  • 集數: 第11集
  • 作者:竹井10日
  • 插畫: CUT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5/7/9
  • ISBN: 978-986-431-715-8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11.誰要待在這種地板破洞的宿舍,我要回邊間了!》
『天界』對布列德費爾德公國發動攻擊,旗立颯太勉強逃過一劫,回到日本。流離失所的颯太回到的是那間『冒險寮』──和假想世界重建前一樣荒廢多時的懷念場所。颯太在那裡與重逢的菜波、月麥、廢女僕──真奈花一同生活。接著離家出走的茜也前來會合,著手重建冒險寮。就在颯太他們過著和以前一樣的日子時,七德院的支配者──№0渾身是傷地出現在颯太他們面前!在月麥建議下轉入旗谷學園就讀的№0,漸漸流露出令人意外的真實的一面……某天颯太終於與英雄崎凜重逢。然而現實世界的凜擁有驚人祕密!進入第二部的『果折』第十一集終於登場!

(2015年7月9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魔劍士懷抱旗幟

黃金週收假的隔天早上──
「嗯嗯……颯太太……」
又大又軟又充滿彈性的胸部極盡所能地抵住旗立颯太的臉,差點兒窒息的颯太因此醒來。
「!?!」
在痛苦與舒服與芳香之中掙扎的颯太的掙扎聲,吵得睡隔壁被窩的菜波.K.布列德費爾德爬起來了。
「嗯……怎麼,颯太,一大早在吵什麼哪……嗚──────!」
「呼啊……怎麼了,菜波公主……咦,呼哇!颯太殿下在深雪小姐的床上埋進胸部裡面了!」
菜波的大叫,嚇得颯太的專屬女僕真奈花‧薩滿跳起來鬼叫。

──他們在深雪.馬肯士住的套房公寓度過一夜。
昨天傍晚,無處可去的他們茫然無措,到學生餐廳後面要土司邊吃時,被深雪老師發現,帶回住處。
於是這間三坪大房間裡,除了房間主人深雪老師以外,還多了颯太、菜波、真奈花、月麥一起過夜,因為還有傢俱和床的關係,五個人最後是呈現擠沙丁魚狀態一起睡。

「呀──!深雪小姐,妳的口水要滴到殿下頭上了!口水啊!我的殿下要被玷污了!」
「唔~~~~~~~~~~!唔唔唔~~~~~!」
『妳不要亂講話,廢女僕!』依然埋在深雪胸部裡面(她持續睡迷糊狀態)的颯太大叫。
「深雪姊姊睡到從床上摔下來,滾到最遠的颯太那邊嗎……睡相真是糟透了……」
就跟颯太一樣,菜波姑且也認識深雪這個鄰居大姊姊,看著深雪首度揭露的一面,菜波一臉說不上來的表情。如果是一臉說得上來的表情,就會說些什麼。說什麼呢?
就在這時,龍騎士原月麥從外面回來,看著睡迷糊把颯太當成抱枕的深雪老師、試圖拉開兩人的菜波、與淚眼汪汪驚慌失措的真奈花,月麥露出「真受不了唄」的表情。
「嗯,你們幾個終於起來了嗎。太陽都曬屁股了唄。」
「呣,幼女。汝這麼早起,是去哪了哪?」
「去做收音機體操唄。之後還去跟人家打什麼槌球唄。」
「汝是老人嗎!」

歷經這場紛爭。
目送深雪老師去學校以後,颯太、菜波、月麥、真奈花表情嚴肅地面面相覷。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哪?」
菜波夾雜著嘆息的話語,最如實表現出他們前途多難的境遇……




極普通的少年──旗立颯太,某天得知父親埃里亞是布列德費爾德公國的王族。
和父母、姊姊旗立菜波一同搭船前往布列德費爾德公國的途中,颯太遭遇沉船事故而昏迷不醒,送進醫院經過半個月以後,終於恢復意識出院了。
轉入旗谷學園就讀的他利用黃金週假期,與成為未婚妻的魔法澤財團千金──魔法澤茜一同造訪布列德費爾德公國。
在遙遠異鄉與成為第一公主的菜波、以及在假想世界結識的月麥重逢。
另外,在那裡認識的女僕──真奈花‧薩滿,與沉船事故時別離的巫女神愛花長得一模一樣,很容易搞混,大家都很困擾。(颯太談)
本來以為這趟走訪會一切順利,卻因為某起事件而急遽生變。
異世界『天界』派出尖兵──天界十六騎士團襲擊,攻陷了公國首都。
遭到追緝的颯太勉強逃過一劫,回到日本。
事先將茜和菜波託付給月麥的颯太,在懷念的冒險寮與菜波會合以後得知現狀。
他失去一切──國籍、家、未婚妻……

「天界軍……也就是天國的使者嗎。」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唄。」
「還真的是天使來迎接我了嗎……」
自嘲低語的颯太早就察覺,這是他在假想世界反抗天使造成的結果吧。
「他們休想帶殿下上天國喔!」
真奈花大力主張,菜波也用力點頭。
「那幫人似乎想逼颯太歸順哪。本宮討厭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雖然現在暫時甘於雌伏,但總有一天要東山再起,奪回父王、母后,以及公國哪,颯太。」
「……話雖然這麼說,妳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殿下,這種時候就讓我來助一臂之力喔!」
「……具體要怎麼做?」
「具、具體?」
「還沒決定具體該怎麼做嗎……」
「抽象來說,就是軟綿綿地助一臂之力的感覺。」
「一點用也沒有!」
颯太變得有些心直口快。
「不管怎樣真奈花都派不上用場吧。畢竟那些傢伙可是會從手發射光束吧?」
「妳看到了嗎?」
「不,本宮並沒有親眼看到,是真奈花說的。」
該慶幸嗎,菜波並沒有遇到超戰鬥力的天界軍。
但是,菜波確實目睹天界軍不靠特殊裝備就突然從天而降的樣子,對真奈花的話相信七成。
剩下三成是不信,也就是說菜波不全然相信真奈花的話。在七成相信之中,『非常相信』的比例約兩成,簡單說就是根本不相信嘛!
「不見得只有從手喔,殿下、公主殿下。」
「啥咪!汝的意思是還會從眼睛或鼻子或嘴巴出來嗎!」
「好像得了花粉症的人……」
彷彿光束會和眼淚、鼻涕、噴嚏一起出來一樣,菜波的想像力惹得真奈花噴出了某種東西。
她並不是噴出眼淚、鼻涕、噴嚏。因為她並不是得了花粉症。
漸漸不明白為什麼會扯到花粉症去了。是因為颯太提到了花粉症吧。這不是很明白嗎!
「不管怎樣,我真奈花.薩滿遲早一定會讓殿下凱旋而歸,買殿下小弟吊飾當作伴手禮,重返日本發給日本的朋友……」
「等一下。」
「是?」
「殿下小弟吊飾是什麼?」
「是在城門外的布列德費爾德官方特產中心販售的吊飾,紀念颯太殿下日前返國的必備商品喔!你看,就是這個!是我的寶物!」
「這個像海參妖怪的物體是什麼……?」
「就是汝哪,颯太。順便補充一下,這邊這個是公主小妹吊飾哪。是本宮監修製作的哪。」
「這個美少女是誰啊……」
「怎麼會認不出來哪!這明明是本宮哪!」
「好痛!」
菜波大口咬住颯太的頭。
隱約感覺到『果然美化過頭了吧……』的真奈花在心裡直抒己見。
因為如果在嘴上直抒己見,就會像颯太一樣被咬。
「就為了將這個像做壞的海參的我的分身散播到學園各角落,我必須和戰鬥力超越人智的傢伙為敵嗎……」
「啊啊,不知道為什麼,殿下的鬥志愈來愈低了!」
「不意外哪……」
「你放心,殿下!這個殿下小弟可以像這樣載著公主小妹合體喔!」
「就只是陌生美少女騎著海參……」
颯太直抒己見。
「啊啊,殿下的鬥志不停下滑!」
「不意外哪……」
這群有趣的少年少女欠缺冷靜的對話,惹得月麥嘆氣,開口說:
「好了,那種無關緊要的吊飾根本無關緊要唄。更重要的是……」
「是啊,就算要奪回公國……」
颯太接著月麥的話說道。
「……不必汝多說,幼女。本宮知道我方毫無辦法。也毫無依靠哪……」
看著這群情緒消沉的年輕人,月麥鬆開環胸的雙手,浮現微笑。
「那麼,就去找有指望依靠的人看看唄。」
「汝心裡有人選嗎,幼女?」
「嗯。有困難的時候,俗話說薑是老的辣唄。」
「…………」
在假想世界……
重建破舊的冒險寮時,菊乃正是說了這句話,帶颯太去找月麥。
那就是颯太與月麥的相遇。
巧合的是,在現在這時候出現同一句話,這或許是『命運』吧。

第1章 過去人稱妖怪的男人


聖帝小路邸。
颯太將月麥抱起來按門鈴。
「……我說,姥姥,其實我自己按就可以了,不需要把姥姥抱起來按吧?」
「你居然發現了!唄。」
月麥戳戳颯太的臉頰表示『颯太小弟好死相~』。
「你們在卿卿我我什麼呀!」
出來應門的主人──聖帝小路久美子一看到颯太與月麥就大受衝擊。


聖帝小路久美子。
是旗谷學園理事長。
和月麥一起進客廳的颯太,不由得想起在假想世界來到這裡時的事情。
然後有那麼一瞬間。
有那麼短短一瞬間,彷彿看到了當時一起來的菜波、茜、菊乃、惠、凜、瑠璃、鳴、胡桃子、白亞、芹香……美森她們開心的模樣和聲音,颯太陷入了難以忍受的寂寥感之中。
當時的成員之中,現在只有月麥在身邊。月麥透過戀愛中少女的眼眸敏銳地察覺颯太的寂寞,溫柔地摸摸他的頭;久美子一臉說不上來的表情看著這幕。
「……總之,歡迎大駕光臨,很榮幸見到拯救世界的英雄。」
「……妳知道我的事?」
「我們是同道中人。檯面下發生的事,自然會傳到我耳裡」
久美子一邊親自拿茶壺替月麥倒茶,一邊若無其事地這麼說道。
「所以?如今流亡在外的王子殿下找我有什麼事呢?」
「老身就單刀直入地說了。希望妳行個方便,讓颯太小弟能夠留在這個國家……以及留在旗谷學園唄。」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