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如果折斷她的旗8 至今我靠這個新年參拜求來的御守撿回好幾次命
  • 原文書名: 彼女がフラグをおられたら
  • 集數: 第8集
  • 作者:竹井10日
  • 插畫: CUT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4/7/21
  • ISBN: 978-986-365-347-9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8.至今我靠這個新年參拜求來的御守撿回好幾次命》
颯太與菜波度過了衝擊的聖誕夜。但在發覺兩人不對勁的茜等人獻策下,颯太與菜波似乎因此恢復了原本的關係?同樣地,颯太與菊乃似乎也加深了《姊弟》之情,白亞、芹香、凜等人也分別發揮『○○本色』,不過總算是順利跨年了。元旦到神社參拜,順便到每個人家裡拜年。以茜家發生的《事件》為首,痛快喧鬧的冒險寮成員共度的寒假果然不負期待,一刻也靜不下來。另一方面,颯太在一連串騷動之中與美森的母親會面。她似乎是最接近颯太涉及的巨大《謎團》的人!──在絢麗表象背後,最大危機悄悄接近。命運疾風掀起怒濤的歲末年初篇!(2014年7月21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戰爭與和平

十二月二十七日。
寒流來襲,冒險寮談話室寒冷刺骨。
「♪再~睡幾覺~哼哼哼哼~哼哼哼月♪」(*譯註:日本童謠「お正月」,東くめ作詞,瀧廉太郎作曲。)
「總覺得之前好像也是這樣!還有,妳明明就知道歌詞,為什麼不好好唱!」
哼著鼻歌的魔法澤財團千金──魔法澤茜,換來旗立颯太狠狠地吐槽。
茜似乎很高興颯太吐槽,頓時眉飛色舞起來,露了一手最近看菊乃學會的技巧,剝橘子要餵並肩坐在長暖爐桌的颯太。
雖然颯太說『不用了』加以婉拒,但最後還是輸給豎起「颯太不張開嘴巴就不肯罷休」旗標的茜,被迫吃下橘子。
這時候指尖不小心稍微碰到嘴唇,茜儘管慌張地把手縮回去,卻也嬌羞微笑,把那隻手寶貝地抱在胸前。

──旗標(flag)。
死亡旗標、戀愛旗標、友情旗標……世上存在著引發特定現象的超常條件,其稱為『旗標』。
旗立颯太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能夠透過視覺捕捉到各式各樣的旗標。
而且,他還能夠瞬間以直覺得知用來插旗或折旗的言行舉動。

「……唔。」
看到茜與颯太這對在暖爐桌那邊卿卿我我的搭檔,正要進入談話室的布列德費爾德公國第一公主,菜波‧K‧布列德費爾德瞥了兩人一眼就匆匆告退。
坐在颯太對面,冒險寮第一可愛的男生盜賊山惠瞥見這幕,擔心地問颯太:
「颯太同學,你和菜波吵架了嗎?」
「吵架嗎!那樣不行!就交給人稱『如果在吵架仲裁方面有人出其右就會讓路』的小女子茜來勸和!」
「雖然那很像茜會做的事,不過總覺得讓人不安唷!」
茜不知為何擺出拳擊架式展現幹勁,簡單說就是看起來充滿攻擊性。簡單說(tanteki)的發音和豬肉排(tonteki)很像,但這件事和現在無關。不要講無關的事情!
「我們並不是吵架啦。沒什麼……好擔心的。」
「說得也是!冒險寮住宿生不可能會吵架!」
「也太盲目信任了唷!」
茜毫無根據地深信冒險寮非常和平,讓惠受到衝擊。
就在這時……
「阿~颯!」
綁側馬尾髮型的少女冷不防從背後抱住颯太。
「……阿菊姊。」
「啊!阿颯,你的背有點冰喔?姊姊的針織外套借你。」
她是和颯太沒有任何血緣或法定關係的姊姊,召喚寺菊乃。如果是和颯太沒有任何血緣或法定關係的哥哥──你是誰啊!
因為差點突然出現新角色(兄)的關係,一時亂了手腳,不過與這件事無關的菊乃脫下自己的針織外套替颯太披上以後,再度從後面抱住颯太,磨蹭著他說:
「呵呵呵,阿颯好溫暖~…………那,姊姊要走囉。阿颯要小心別感冒了喔?阿颯的體溫有點低,姊姊好擔心。」
「就說了我沒事啦……」
菊乃摸摸颯太的頭以後,朝廚房走去。
「…………」
「…………」
茜與惠沉默地目送菊乃。
「……颯太同學,你和菊乃學姊怎麼了嗎?」惠問道。
「………………沒有……沒怎樣啊?」
「剛剛停頓這麼久是怎麼回事唷……?」
「應該說,總覺得颯太同學和菊乃學姊反而要偶爾吵吵架比較好。」茜表示。
「怎麼跟剛剛說過的話不一樣!」
『赫!我好像說得太過火了!』因為菊乃不慎採取過多親密互動而心生鬱悶的茜,為了自己說的話而驚慌失措。
「話說回來,超級溺愛唷。」
「話說回來,超級溺愛的。」
惠和茜連連點頭互相表達同意。
歲末的冒險寮,住宿生之間的關係發生微妙變化,撩動少女與非少女的少女心……


第1章 黑之侵略者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慘叫聲響徹了正值寒假的冒險寮。
圍著暖爐桌放鬆的颯太等人跑向聲音來源的廚房。
「剛剛的慘叫是怎麼回事!」茜問道。
「…………」
菊乃默默地指著單腳站立在椅子上的黑髮少女。
那名看起來像是想要盡量逃到高處而縮成一團的少女是英雄崎凜。她就讀旗谷學園二年級,同時是颯太的兒時玩伴。
「難道……那個可愛的慘叫聲是……」
「是小凜學姊的慘叫?」
菊乃苦笑點頭回應了惠和茜的疑問。
「阿凜,怎麼了,妳沒事……咦,嗚哇!危險!」
颯太率先看到「因為在椅子上持續單腳站立,即將一個不穩跌下來」旗標,慌忙用新娘抱接住了凜。
緊閉雙眼的凜在颯太懷裡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發現他的臉靠得超近,臉頰頓時紅得快沸騰。如果臉頰發綠就是身體不舒服。
「颯、颯太……!你!你怎麼!你這樣新娘抱,就表示你要娶我做新娘嗎!你、你這樣我很困擾喔,真受不了!」
嘴上雖然嫌困擾,凜的臉卻笑得超開心。
「唔、嗯……所以,發生什麼事了,阿凜?」
「那傢伙……那傢伙跑出來了……!」
看到凜淚眼汪汪,茜稍微歪頭表達疑問。
「那傢伙(yatu)?七鰓鰻(yatumeunagi)嗎?」
「這種地方哪會出現七鰓鰻啊!是那個!長得又黑又硬又油亮又喜歡陰暗潮溼狹窄處又跑得頗快的生物*!」(譯註:出自哈雷小子OVA版的標題。)
「原來世上有這麼噁心的生物嗎?世界真是包羅萬象。」
聽到茜的悠哉說法,惠說不出第二句話。
「茜,妳居然不知道嗎!就是那個唷!」
惠說出第二句話了。
「不知道。」
「仔細想想,茜畢竟是千金小姐唷……就算過著與那種生物無緣的清潔生活也不足為奇唷。」
(圖23)
「啊!啊!請不要產生距離感!」
「總而言之,那是比茜的想像還要噁心好幾百倍的蟲子唷……!」
「咿!世、世上竟然有那種東西!」茜驚呼。
因為凜的臉色隨著敘述變得愈來愈蒼白,茜和惠也跟著戰慄起來,緊緊抓住颯太的背不放。
凜的聲音發抖,彷彿面臨世界末日般,儘管如此,她還是鼓起勇氣(同時揪住颯太的衣襟#),向茜等人宣告。【#中文好像沒有可以同時形容鼓起勇氣與揪住衣服的動詞orz】
「這下……只有那個了……就只有那個了……!現在馬上要冒險寮所有人集合!緊急召集!」
「遵、遵命!」
儘管指示代名詞格外多的對話已經教人搞不懂什麼是什麼,只知道即將發生大事的茜、惠及菊乃點點頭,分散前往冒險寮各地。

沒多久,在正值寒假的情況下,幾乎所有住在冒險寮的人都來到談話室集合。
因為凜一心想趕快離開那間有不是七鰓鰻的東西在的廚房。
凜告訴在場的冒險寮成員:
「相信大家都看得出來,冒險寮發生緊急情況了!」
「不……看得出來的就只有凜學姊被旗立颯太新娘抱而已……」
冒險寮頭號冰山美女──大名侍鳴冷靜、冷淡、快要啞口無言地發表意見。
「啊哇!颯太,你還要抱到什麼!」
「不……是因為阿凜妳一直抓著我不肯下來……」
「不許回嘴!原來你這傢伙這麼喜歡新娘抱嗎!真是教人傷透腦筋!」
傷透腦筋的凜的臉果然還是笑得超開心,住宿生都覺得:『不費吹灰之力……』
其中,颯太的乾妹妹──大司教河胡桃子甩著分兩邊綁起來的頭髮問道:
「所以,這次緊急召集,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呢?難道是凜姊姊和哥哥要結婚了嗎?」
「什麼!原、原來是這樣嗎,颯太!我、我需要心理準備啊!」
凜不管怎麼看都像是早就準備就緒蓄勢待發,住宿生都覺得:『不費吹灰之力……』
「不……要大家集合的人是阿凜,只有阿凜才知道詳情……」
「差、差點忘記這回事了。似乎是因為撞見討厭的東西,害我反常地心生動搖了,哈哈哈哈哈。」
「不,就某層意義來說,英雄崎君的表現一點也不反常……」
發出顫抖笑聲的凜,惹得學生會長──聖帝小路美森抽動嘴角。
「這是冒險寮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緊急情況!」
「這個冒險寮有史以來以來最嚴重的緊急情況倒是經常發生唄?」
「噓,姥姥。這樣無法進入正題。正題。」
學園活字典──龍騎士月麥的中肯吐槽,被菜波的妹妹,布列德費爾德公國第二公主──白亞‧B‧布列德費爾德打斷。
「那麼,英雄崎同學,所謂的緊急情況是什麼呢~?請大聲告訴其他朋友好嗎~?」
還是一樣把學生當成幼稚園小朋友的前教保員──深雪‧馬肯士老師軟聲催促凜繼續說下去。
「唔嗯……出現了……在廚房。長得又黑又硬又油亮又喜歡陰暗潮溼狹窄處又跑得頗快的生物!」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