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如果折斷她的旗7 咦,這個時間會是誰來了......是耶誕老人嗎?
  • 原文書名: 彼女がフラグをおられたら
  • 集數: 第7集
  • 作者:竹井10日
  • 插畫: CUT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4/4/3
  • ISBN: 978-986-348-711-1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7.咦,這個時間會是誰來了......是耶誕老人嗎?》
季節更迭,進入曆法的十二月。所有人都為之雀躍的神聖祝宴『耶誕節』即將來臨──冒險寮成員當然也滿心期待這天到來,不料在旗谷學園,『耶誕節』竟然是禁忌,嚴格禁止所有與耶誕節有關的行為!無法接受這個狀況的茜等宿舍成員為了替學園找回『耶誕節』,冒險犯難展開行動──為什麼學園失去了『耶誕節』?颯太一行人在追逐這個謎團的冒險之中偶遇的《真相》,正是引導颯太的命運進入下一回合的關鍵!另一方面,以新加入的芹香為首,颯太與冒險寮成員的〈關係〉也出現巨大變化!熱門恩愛喜劇,疾風怒濤的聖誕祭篇開鑼!(2014年4月3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神聖日子的邀約

十二月初。
凜冽過頭的寒意彷彿會扎人一般,在眾人無不冷得縮起身體──澄澈的冬季天空下──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多響亮~♪」
「為什麼只有最後面照歌詞唱哪!」
「Fa!#」【#NICO用語,表達驚愕的驚呼,原出處為GV。】
幾名冒險寮住宿生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朝旗谷學園校內電車站前進。
就在魔法澤茜開心地哼著鼻歌時,冷不防地被菜波.K.布列德費爾德吐槽,因此嚇了一跳
不拘小節(light)的兩人,一點兒也不像是魔法澤財團千金小姐與布列德費爾德公國公主的組合。與萊特(Wright)無關。萊特(1897-1912年,與弟弟一同實現了人類史上首次載人動力飛行)
只見茜一個轉身,快步來到走在兩人稍後方的旗立颯太身邊,充滿暗示地嗯呵呵微笑,詢問颯太:
「那個──我問你喔,颯太同學──這個月最後一週的前一週的星期一,你有任何預定嗎?」
「最後一週的前一週的星期一……?」
颯太在腦中攤開月曆,得出了十二月二十四日這個日期。
「聽我說、聽我說!如果颯太同學星期一有空的話……就是……」
「那天我已經預定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啊嗚!」
戀愛旗標被委婉地折斷,如意算盤粉碎,茜遭受到猛烈打擊。

──旗標(flag)。
死亡旗標、戀愛旗標、友情旗標……世上存在著引發特定現象的超常條件,其稱為『旗標』。
旗立颯太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能夠透過視覺捕捉到各式各樣的旗標。
而且,他還能夠瞬間以直覺得知用來插旗或折旗的言行舉動。

「嗚噎噎噎……菊乃學姊,颯太同學說他已經有預定了~!」
「天啊……妳……!」
因為茜向颯太的弱點──姊姊哭訴,颯太開始有些慌張了。
這個姊姊當然不是颯太的親姊姊,而是情同姊姊的召喚寺菊乃。
「等一下,阿颯!這件事姊姊可不能當作沒聽到,是什麼預定?該不會是要和女孩子一起過節吧……!姊姊還不允許這種事發生喔!」
「好寵哪。」
「好寵。」
「好寵唷。」
不能不管弟弟的姊姊,無法忍受弟弟脫離自己的掌控。
「我就知道阿菊姊會這麼說,所以我對外都說我已經有預定了……」
「什麼嘛,原來是這樣。阿颯,不要害姊姊擔心~」
菊乃摸摸颯太的頭,接著忽然說:「啊,阿颯,你會冷吧?姊姊的圍巾一半借你──」就這麼把略長的圍巾解開一半,圍在颯太的脖子上。
「是閃光情侶狀態唷!」
從剛才就不停唷來唷去的是盜賊山惠。
據說是和颯太一樣住在冒險寮的同班男同學。
「…………」
茫然看著這幕的茜,恍然大悟地用力敲了一下掌心。
「颯、颯太同學要是著涼就不好了,小女子茜也來幫颯太同學圍!」
「人、人家也要!」
「我也要呀!」
已經融入學園與宿舍、不再是生疏轉學生的大名侍鳴也跟在茜與惠之後。
結果,颯太化為前後左右用圍巾與茜等人連結成十字的人類。
圖解以後……
菊乃

茜-颯太-鳴


呈現如右狀態。
「像電線杆哪……」
菜波為之愕然。
「電線杆是也。」
「電線杆是也唷。」
「耶──」相親相愛的茜與惠無意義地擊掌歡呼。
「這是怎麼回事呀……總覺得我們這群人的腦袋螺絲好像一天比一天鬆。」
「「腦袋螺絲鬆最多的人說這句話還真是有說服力(啊)(哪)」」
菜波與颯太冒出相同念頭,說出同樣的話。
「赫!總覺得菜波與颯太同學變得很要好!」
「為什麼偏偏對這種事變得愈來愈敏銳泥!」
「連『泥』都出來了……」
就在這群除了菜波以外都用圍巾連結起來的人抵達車站時……
「呼哇!感覺就像是飼主帶著一大群狗出來散步,卻被狗朝四方八方拉扯翻弄一樣!」
偶遇的冒險寮住宿生──國中部二年級的大司教河胡桃子被這群異樣的人嚇壞了。
這是正常人的反應吧。
「哦,本宮剛剛想了半天,原來就是像這個哪。」

踏上歸途的一行七人搭乘電車,一路顛簸地聽著獨特的馬達聲。所謂獨特的馬達聲並不是『咕嘰──!』之類的感覺,假使發出了那種聲音,可能不是馬達,而是某種像妖怪的東西在拉電車。
「話說回來,颯太同學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在擺明『我很想問一件事喔。我非常非常想問一件事喔』的預備動作之後,茜這麼問道,颯太露出苦笑回答:
「沒有耶。」
「啊嗚!颯太同學不可以無欲無求。要更利慾薰心一點兒才行。」
在折斷戀愛旗標的颯太眼前,茜再度豎起戀愛旗標,鍥而不捨地逼近颯太。
「像胡桃子那樣嗎?」
「哦!哥哥叫胡桃子嗎?」
「胡桃子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呢?」
颯太把話鋒轉向胡桃子,趁機轉移話題。
「沒有耶。」
「胡桃子不利慾薰心!」茜驚呼。
因為大家似乎聊到有趣的話題,菜波在一旁插嘴。菜波基本上是個不管話題有不有趣都想加入對話的那種怕寂寞的小孩。
「真意外哪……平常充滿商人魂的胡桃子竟然沒有想要的東西。」
「因為想要的東西要自己爭取啊~胡桃子希望身邊的人給的東西……是溫情與善意,胡桃子已經從哥哥和茜姊姊大家身上得到夠多了。」
「胡桃子……是好孩子!」
茜用力抱緊胡桃子。
「先不談這件事。」
茜抱著靦腆的胡桃子,重新面向颯太。
「颯太同學,請你再認真思考。例如收到會很高興的禮物……」
「禮物……」
「啊!…………我、我並沒有提到禮物。我並不是要送禮物。」
茜似乎是想給颯太驚喜。
只見茜欲蓋彌彰到昭然若揭地吹口哨打馬虎眼,接著轉換心情繼續逼近颯太。
「總而言之,颯太同學要想出一個想要的物體!」
「比方說親手織的圍巾你覺得如何唷。」
「啊,那個或許不錯!」
惠從旁提出意見,茜如飲醍醐地敲了一下掌心。
「白亞姊姊說過,織的時候加入頭髮會更加充滿心意。」
『好沉重!』全部的人在內心大喊,只有茜默默地想著:『原來如此……』將這句話深深銘記在心。
「還有呢?還有沒有其他的呢,颯太同學?」
就在莫名傷腦筋的颯太摸索如何迴避時,菊乃嗯呵呵地笑著說:
「阿颯小時候說過『我想要F1賽車!』這種話呢~」
「F1賽車嗎,瞭解!」
「等一下!我現在不需要那種東西了!收到反而頭痛!」
「真不愧是魔法澤集團,要弄到F1賽車似乎綽綽有餘唷……」
差點兒就要發生冒險寮前停放F1賽車的狀況。
至今不動聲色地豎起耳朵的鳴似乎判斷這樣下去問不出情報,只見鳴一副情非得已的樣子,別過眼神開口問道:
「我、我也想聽聽旗立颯太想要什麼東西。就只是這樣,並沒有別的意思。」
「啊,人家也想知道!」
「連鳴和惠都跟著起鬨嗎……但是我真的沒有想要的東西……」
「因為哥哥是沒有物慾的人啊~日用品應該不錯吧?像內褲之類。」
「我知道了!就送和我同款的……我喜歡的花樣的內褲。」
「我、我也要呀!」
「人家也要!」
「別鬧了,不要送那種引人想像大家裙底風光的東西!」
「~~~~~~~~~~!旗立颯太,你好色呀、你好色呀!」
鳴滿臉通紅拚命捶打颯太的後背。
「反過來思考,小茜你們也會不禁想像阿颯的褲底風光呢。」
「呀~~~~~~~~!小惠好色、好色!」
在冒險寮數一數二可愛的茜和惠吱吱喳喳地打鬧,互相嬌嗔地用粉拳捶打對方的手臂。

颯太不理會她們,茫然地回想學園祭後發生的事。
之前是刺客、現在是菜波等布列德費爾德公國公主的保鑣──伊甸.黎.普萊告知的衝擊事實……
『……鍊金術師.聖日耳曼。我在十八世紀的歐洲曾經見過這個人。』
『現在那個人維持著跟當時一模一樣的外表,改名換姓,就在這所學園裡。』
『……那個人目前在這裡使用的化名是──」
『……聖帝小路美森。』
颯太按捺不住,跑去逼問美森,只見美森一臉哀傷地這麼回答:
「旗立君,你累了……」
美森看颯太的眼神就像是看到非常可憐的孩子一般充滿憐憫。
颯太依然逼問美森:「這是嚴肅的問題……請不要敷衍我!」不過美森輕輕地抱住颯太。
「如果旗立君有煩惱,儘管找本人商量。所以打起精神吧,旗立君。」
「…………」
颯太本來以為美森在打馬虎眼,但是美森頭上不僅完全沒有豎起任何可疑旗標,而且……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