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如果折斷她的旗4 這裡由我擋著,你就去好好享受暑假吧
  • 原文書名: 彼女がフラグをおられたら
  • 集數: 第4集
  • 作者:竹井10日
  • 插畫: CUT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均鎂
  • 出版日期:2013/5/16
  • ISBN: 978-986-332-527-7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4.這裡由我擋著,你就去好好享受暑假吧》
眾人盼望多時的暑假到了!無鄉可返的旗立颯太,將接連到菊乃家和茜家叨擾。結果在茜家和凜、惠、鳴等人會合。於是熟悉的冒險寮成員一同鬧翻天的暑假開始了!有遊樂園、有煙火、還有意外豔福!
但是其中卻不見菜波的身影!因為她返鄉回到祖國,無法參與「和颯太同學共度的♡暑假」。一行人怕菜波寂寞,於是啟程飛往菜波的國家‧布列德費爾德公國!宿命的邂逅就在遙遠異地等待颯太──菜波的妹妹‧白亞,以及七德院№0──颯太更捲入了公國內部蠢動的謀略,新的「力量」逐漸覺醒!
眾所期盼的熱門恩愛喜劇第四集,故事進入下一個舞台!(2013年5月16日上市)
相關資訊
暑假──
這是學生最大的樂趣之一,然而在長假前夕,冒險寮碰到了宿舍創立以來最大的難題。
「不行了!這麼殘酷的事情,光想就覺得世界好像要毀滅了!」
宿舍的開心果──魔法澤茜發出絕望的呼喊,站起來抱頭苦惱。
「是呀……與其變成這樣,乾脆不要有暑假算了……嗚嗚!」
大家的大姊姊──召喚寺菊乃也摀著臉潸然淚下。
兩人的愁雲慘霧代表了整間宿舍,在住宿生齊聚一堂的談話室裡,可以說完全反映現場氣氛。
說到少女們無不愁容滿面的理由……
「…………」
原因就出在表情苦澀、難以形容的少年──旗立颯太身上……要說當然也是當然的。畢竟在這間宿舍裡女孩子們大多數的苦惱都是他造成的。
這次他引發的問題……是全體住宿生返鄉時期特有的難題,也就是──

『無家可歸的颯太要孤單一個人留在宿舍過暑假嗎?』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洗澡,一個人睡覺。
在茜和菊乃的想像中,不管是哪個颯太都是孤獨難耐,以淚洗面。(※註‧想像內容為示意畫面,與實際的颯太不同。)
順便一提,一般睡覺都是一個人睡……這是大多數人的看法,但有時候姊姊會擅自闖進房間盯著颯太的睡臉看,因此很難斷定這算不算是一個人睡。而且這種時候假使偶然睜開眼睛,就會跟入睡時還不存在的姊姊近距離四目相接,體驗到恐怖片般的驚悚感覺。
「果然還是不行!不可以把颯太同學留在這種惡夢般的洋館!」
「重建這座惡夢般的洋館的人就是我們……」
而且重建費用幾乎是茜負擔全額,因此茜可以說是惡夢般的出資者。真恐怖。
「慢著,茜。颯太又不是小孩子,一個人留在宿舍應該不會寂寞到想哭吧。」
「這是什麼話,菜波!」
「就是說呀!阿颯是非常敏感脆弱的孩子!看家一兩天就算了,但暑假可是長達四十天耶!要是讓阿颯獨處那麼久……到時候……絕對會寂寞得死掉的!在第三天的時候!」
「太快了吧!」
恐怕就連兔子都沒有這麼怕寂寞,但菊乃主張颯太心靈脆弱,讓菜波受到衝擊。建議開發解決脆弱性的修正檔。
「與其眼睜睜看阿颯死掉……姊姊我……姊姊我……!姊姊我要殺了阿颯再自殺!」
「為什麼!」
颯太好像不管怎樣都得死。
「菊、菊乃學姊請冷靜一點。」
茜也安撫菊乃,看來她似乎沒有菊乃那麼錯亂。
「不能讓菊乃學姊一個人承擔痛苦!我也要手刃颯太同學!」
「…………」
看來此地已經淪為賊窟,一堆人欲殺颯太而後快;假使颯太遇害,可以想見要找出兇手是極其困難的事,還有多人行凶的可能性。冒險寮是愈來愈恐怖了,著實教人遺憾。
溺愛姊姊光是想像颯太孤單寂寞的樣子,就傷心得半陷入狂亂。情同弟弟的颯太一來不忍心害菊乃悲嘆不已,二來覺得菊乃溺愛過頭,三來為了自身安全著想,姑且嚐試開解:
「菜波說得沒錯,阿菊姊和茜都操心過頭了。我一個人也不要緊的。」
「阿颯……對不起喔,阿颯都快要承受不住孤單了,姊姊還害阿颯費心說出那種話,對不起喔……」
「看來是雞同鴨講……」
溺愛姊姊的腦袋一旦進入溺愛模式就聽不進別人說話,直到弟弟展露滿面笑容說:『謝謝姊姊,我最喜歡姊姊了!』為止,都不會脫離溺愛模式。但颯太不會講那種話。也就是說,溺愛姊姊永遠聽不進別人說話。
總而言之──
先不管完全錯亂的茜和菊乃,屬於比較冷靜類型的住宿生──二年級的弓道社副主將英雄崎凜不再靜觀其變,開口說:
「阿菊,妳稍微冷靜一下。雖然把颯太獨自留在宿舍,大家的確會非常過意不去,但偶爾過過輕鬆的獨居生活不是也不錯嗎?」
「輕鬆……我們在颯太同學心目中是沉重的負擔嗎……?」
「是、是那樣嗎?你說啊,颯太!」
今天也做女孩裝扮的盜賊山惠聽到凜的發言,發覺男人的友情不如想像穩固而陷入沮喪,而凜明明引燃導火線在先,卻比惠還要驚慌失措。
「不……沒那回事喔?」
「是、是嗎……那就好!」
颯太的一句話,不費吹灰之力在凜頭上豎起戀愛對象的攻略完成旗標。

──旗標(flag)。
死亡旗標、戀愛旗標、友情旗標……世上存在著引發特定現象的超常條件,稱之為『旗標』。
旗立颯太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能夠透過視覺捕捉到各式各樣的旗標。
而且,他還能夠以直覺瞬間得知用來插旗或折旗的言行舉動。

「不過,竟然就連?璃小妹和美森小妹都要回家一趟,還真是不巧唄。」
姥姥──也就是龍騎士原月麥啜著茶,配鹽昆布當茶點這麼說了。
人形機器人──忍者林?璃發出微弱的頸部馬達聲,輕輕抬起頭。
「我要到魔法澤電工總公司實驗室進行大規模Overhaul,因此無法照料颯太先生。要留下備用的頭擺在房間裡裝飾嗎?(Y/N)」
「N啦!我才不要!房間裡擺著一顆人頭很恐怖吧!」
「不能理解。」
颯太怒吼以後,照理說沒有感情的人形機器人──?璃略顯落寞地這麼說完便低頭了。
聽到兩人的對話,茜百思不解。
「穿背心吊帶褲要花那麼多時間嗎?」
「那是Overall!」
「茜,是Overhaul才對唷。是整備唷。」
不知道是不是overall真的這麼震撼,先是凜OVER地大叫,再來換惠代替凜解說以後,茜露出心領神會的表情很OVER地點頭了。OVER已達飽和。
「哦,原來是那個Overhaul。」
「不對,從一開始就是Overhaul了……」
漸漸快要搞不清楚哪個是哪個的菊乃一邊黏著颯太做無謂的肢體接觸,一邊這麼說。
「學生會長家不是在學園附近嗎?」
凜看向和月麥一樣在近期成為冒險寮住宿生的學生會長──聖帝小路美森,只見美森不知道是不是學生會長的職業病發作,站到椅子上宛如在演講般高聲說明:
「不管別人怎麼說,本人每年都要到母親老家度過夏天!母親老家在涼爽的高原上。所以本人就自詡為高原的千金小姐,穿著白洋裝四處閒晃,等男生來搭訕……然後,等了半天都等不到半個男生來搭訕,一氣之下就到鄰近網球場,用網球把那些嘻嘻哈哈的男男女女教訓一頓,打到他們留下心靈創傷為止,結果不知何時避暑地居民都害怕得稱呼本人為『新網球王女』,再也沒有人敢靠近本人。哎呀,簡直就是美森王國嘛。」
美森從途中就浮現空洞笑容,大家都啞然失聲。
「沒、沒問題!今年一定會有很多人搭訕!」
只有茜無論何時都不失樂觀。
不過美森嬌羞地笑著坐回椅子上說:
「沒關係。從今年起,就算沒有那種軟派男生也無所謂……本人會在房間裡擺放旗立君的照片度過整個夏天。」
「學生會長真可愛!」
「會、會嗎?」
看到美森的靦腆模樣,所有人都露出奇怪表情,心想:「這個人是這種個性嗎?」表情好怪喔。
這時凜逐一指著在場的人重新確認──
「菜波要回國去。我、茜、惠、阿菊、深雪老師要回家……學生會長和?璃也是。姥姥要去泡溫泉養生是嗎?」
「呣,老身要跟認識的敬老會去溫泉地。」
『姥姥認識敬老會的人嗎……』『這是什麼高中生……』雖然住宿生心裡這麼想,但總覺得不方便冒犯月麥這方面隱私,於是保持緘默。
「胡桃子則是要跟之前學校的朋友去玩對吧。」
「是的!我要去海邊賣很多冰!」
近期加入的住宿生──大司教河胡桃子天真爛漫地微笑。
『出外討生活嗎……?』『出外討生活呀……』冒險寮住宿生有很多話想說卻說不出口。
「鳴也是嗎?」
颯太和茜的同班同學──大名侍鳴,是最近進入宿舍的少女。
同時也是颯太最近豎起攻略完成旗標的人。
一回過神來,本來只有颯太一個人的冒險寮已經形成大家族,加上舍監深雪老師就是十二個人;而宿舍本身也逐步擴建,增添更多房間。
「我要回養父母家。」
「養父母……?」
「我好像身世不明,而且養父母也不願多談。」
鳴優雅地品嚐紅茶,若無其事地這麼說道,現場因此瀰漫著同情氣氛。
只有颯太知道她是某神祕組織派來這所學園執行某項任務的,而且她本身已經喪失那部分的記憶,所以不清楚她說的話究竟有幾分是真的。
鳴不知是如何解讀颯太的想法,稍微浮現微笑。
「……別露出那種表情,旗立颯太。現在的我不覺得不幸。」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