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CROWN FLINT 雙合透鏡
  • 原文書名: クラウン・フリント レンズと僕と死者の声
  • 集數: 第3集
  • 作者:三上康明
  • 插畫: 純 珪一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怡蘋
  • 出版日期:2014/9/11
  • ISBN: 978-986-365-664-7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七之強者》我和華憐一同去探視負傷的和泉夕顏,在那裡,我們親眼目睹了意念滅除機構與日本意念能力者的對峙激戰。遭到襲擊的星稜神社,逃跑的我們。夕顏為了幫助父親,再次踏回戰場之中——。另一方面,在我眼中看來,月詠應該是我們的敵人,然而護稜高中的堤學姐卻似乎相當掛心月詠。莫非,學姐過去心繫的對象就是……。另外照理來說,夕顏與堤學姐應該毫無瓜葛才對,但事實上2年前曾發生過一樁事件,繫起了兩人之間的關係。迎戰這個謎團的我與華憐,在戰鬥中獲得了嶄新得能力!(2014年9月11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再會的街角(Rainy Town)

人一旦開始意識到雨聲,就再也難以忽略其存在;颯颯的聲響,一直不斷地傳入耳底。但雖如此,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人又會慢慢地忘記正在下雨的事實。
松尾芭蕉曾在作品〈奧之細道〉中描述了相同的情景,那段名句就是:
「萬籟幽寂林閑靜,唯聞蟬啁沁石鳴。」
聲聲蟬鳴固然嘈雜擾人,但聽著聽著蟬聲似乎也就跟著漸漸遠去,只剩下難以形容的「靜謐」包圍著佇立在幽谷中的詩人;於是詩人便用「沁石鳴」點題,以噪動襯托閑靜。
我的名字叫作雨野晶。我很喜歡雨,但這當然不是因為我的姓氏中有個「雨」字的關係。我喜歡雨,只是因為下雨總能讓城鎮顯得一片靜謐;然而我也不否認,雨天確實相當引人傷感。
「吉良學長……?」
堤學姊撐著一把粉紅色的傘,口中溢出了這個幾不可聞的句子,但剛好可以傳入我的耳中。雨天的街角。她穿著一套看起來輕飄飄的上衣,底下搭配一件展現出美麗腿部線條的短裙,腿上蹬著一雙靴子。堤葉友學姊──她在我就讀的護稜高中擔任中央幹事長。此時此刻,她露出我從未見過的驚訝──不,應該說是困惑的神情。她的眼睛不像平常那樣瞇瞇的……臉上也不再掛著那和煦沉穩的笑容。
站在堤學姊前方──也就是我和學姊之間的男人停下腳步,轉向學姊。男人沒有撐傘,雨絲打溼了他的衣服。他披著一件白色薄外套,下身是棉長褲與膠底靴;短而俐落的銀色髮絲,端正的五官,看起來絲毫不像日本人。就我所知,這名男人應該叫作「月詠」,但他聽見學姊叫出「吉良學長」四個字後,便當場佇足不再前進。
「…………」
月詠好像說了些什麼,但是我聽不見。
他邁開步伐,往堤學姊的方向走去。堤學姊仍呆站在原地,她明明看到我了,但一雙眼只是定定地凝視著月詠。
「那、那個……」
當月詠靠近到離堤學姊前方約一公尺處時,堤學姊說話了。月詠再度止住步伐。就算我離堤學姊有一段距離,也能清楚地望見她的嘴唇正在顫抖。
三秒鐘。兩人的視線就只交會了短短的三秒。月詠再度踏步,從堤學姊的身旁經過。堤學姊沒有回頭──我想,她應該沒有回頭。
不經意間,耳邊傳來了絲絲的雨聲。


第1章 勃發



被雨淋得一身溼的我們回到家,時間已經過了正中午。
在下澤原這個城鎮中,我們從意念滅除機構手中找回了「Destination Link」樂團的主唱九条蘭,並且還打倒了名叫娃娃的意念能力者。
就在我們以為事情即將落幕的時候──在意念滅除機構中實力首屈一指的男人登場了,男人的名字叫作哈羅德‧加布理埃爾。他是一名英國人,意念能力總和分級評價為AA(DoubleA)。哈羅德轉瞬間便打倒了我們。哈羅德帶走了娃娃,而出現在那裡的月詠與堤學姊偶然巧遇。
哈羅德的實力驚人。
他不過只是揚起右手,就能發出類似電擊的攻擊;攻擊本身速度極快,我們幾乎無法閃避,而若是被擊中,體內的力量就會被奪走。面對那樣的對手,我們根本就沒有勝算──
『啊──累死人了啦!』
耳邊傳來膚淺的聲音,話語的主人根本沒注意到我的心思。
我現在剛關上玄關門,一位少女就站在我旁邊。她穿著酒紅色的水手服,一頭烏黑光亮的長髮,白皙的肌膚與服裝形成強烈對比;圓滾滾的大眼加上纖長的睫毛,直挺的鼻梁,一張柔軟櫻桃小口看起來柔軟豐盈惹人憐愛,讓人不禁好想伸手碰觸。
「妳明明就什麼都沒做吧?」
我脫下運動鞋子,被雨浸溼的鞋子發出沉重的水聲。
『沒辦法,你累了我也會覺得累啊!』
噘著嘴的華憐仍跟在我身旁。華憐無法遠離我,因為她是死於十年前少女──夜木坂戀──留下來的強烈思緒所形成的「意念」。她利用我的思考力量,化為形體留存在這個世界裡。
也因為這樣,只要我們兩人之間距離超過五公尺以上,我和她都會失去力氣,無法動彈。如果華憐離我太近,我的想法就會全都傳達到她腦海裡,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會請她與我保持安全距離,站在離我約兩公尺左右的地方。唉,當然啦,我可沒有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不能讓女孩子聽的骯髒事。
『那傢伙……真的好強喔!』
華憐忽然吐出這麼一句話。
「……嗯。」
我一邊爬上階梯,一邊回答道。
哈羅德‧加布理埃爾,未來他還會出現在我們眼前嗎?
不久前,我和華憐出手與我們認為無法打敗的意念能力者娃娃交戰,而當時我們絞盡腦汁,終於成功封鎖了她的能力。然而,哈羅德和娃娃根本就是不同等級的意念能力者,如果能夠避免,那他絕對是我們未來最不想遇到的對手。直到實現華憐的願望前──直到找出華憐的哥哥夜木坂慶幸的意念,並且實現慶幸的願望前,我都不希望再碰到哈羅德。
(可是……)
我確實對這樣的結果心有不甘。當時的我──在那個男人面前,根本無能為力。有句成語叫作「不費吹灰之力」,但我覺得自己在哈羅德的面前,甚至連灰都算不上。我不過是打倒了娃娃,便不禁沾沾自喜了起來,壓根兒沒想到會有比娃娃更強大的威脅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晶?』
一踏入房間,精疲力盡的感覺湧現而來。我真的累壞了。今天我運用華憐的能力攝影了兩次(雖然第二次失敗了),每次拍照,都會消耗掉我身上的「思考之力」。
華憐對我說了句「要換衣服你還是去房間外換吧?」,不過我只是心不在焉地隨便應了一聲,同時一邊脫下制服換上居家服──過程中我完全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這些事,然後就這樣一頭栽到床上。
「晶?」
有人搖晃著我的肩膀,我嚇了一跳赫然醒來。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我好像一換上T恤和運動長褲後,就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我感覺自己渾身疼痛。眼鏡到底擺在哪裡──
「對不起,我按了你家的電鈴,可是都沒人來應門……我真的覺得很抱歉啦,不過看你家好像沒鎖門,一想到你一個人待在昏暗的家裡,孤單地躺在床上……我就覺得實在坐立難安……」
房間變亮了,眼前站著一位穿著護稜高中制服的少年。他穿著制服外套,衣服上打著紅色的領結;蓬鬆的頭髮看起來相當柔軟,臉上仍殘留些許稚氣。少年的名字叫作來栖正成。
腦袋瓜依舊不太清楚,有些暈頭轉向,我伸手揉了揉來栖的髮絲,然後拿起眼鏡。
「嗚,晶,你還好吧!?」
「什麼東西還──」
我話還沒說完,來栖馬上飛奔到我身邊。我坐在床緣,少年跪在我前方,用右手按住我的額頭。來栖的手好小,而且冰冰涼涼的。
「你發燒得好嚴重喔……而且你的臉色一片慘白耶!」
我會覺得這麼暈,原來是因為發燒了啊?
「我……感冒了嗎?」
「當然啊!你不就是因為感冒所以才請假的嗎!?」
對喔,我今天向學校請假,請假的原因就是「感冒」。我原本只是裝病,但沒想到居然真的生病了。
「你的身體不舒服成這樣……到底該怎麼辦?晶,我當初還誤會你只是找藉口不來上課……」
「…………」
來栖猜得實在太準確了,讓我語塞。
(華憐,妳怎麼沒有叫醒我……妳明明就知道來栖跑來了。)
我在心底悄悄問道。
我尚未向來栖說過任何一點與意念有關的事,當然,我也沒告訴他說我現在被捲入一場麻煩的風波之中。
這時我才發現華憐正在睡覺,她在我身旁蜷曲著身子,像隻小貓一樣地呼呼大睡。
『嗯、嗯嗯……』
她的裙子微微掀起,小褲褲若隱若現,我趕緊幫她把裙襬整理好。不過……其實來栖根本看不到就是了。
「晶,你在做什麼?」
「沒有啊。」
「你是病人耶,趕快在床上好好躺著休息啦!就是因為你都這樣不好好照顧自己,所以才會感冒!啊,該不會……是夕顏小姐傳染給你的吧!?」
聽來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自己昨天向他說過我去探望感冒的夕顏。
「那個狐狸精……居然還把感冒傳染給你……」
我好像聽見來栖小聲地嘟噥了些什麼。
「來栖,你剛剛說什麼?」
「沒有啦,我沒說什麼。晶,你快點上床睡覺啦!快快快,快睡快睡!」
來栖摘下我的眼鏡,壓倒我的上半身,把我推入棉被中。在我踉蹌猛倒上床鋪的瞬間,眼前忽然出現華憐的臉龐,我們兩個距離好近,鼻子幾乎彼此相碰。就算沒戴眼鏡,但面對華憐時,我一樣能清楚地看見她的長相形體。我不禁驚訝得心臟噗通一跳,而華憐倏地睜大了雙眼。
『────』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