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於是,他就這樣燒了屋頂
  • 原文書名: こうして、彼は屋上を燃やすことにした
  • 集數: 第1集
  • 作者:KAMITSUKI RAINY
  • 插畫: 文倉十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微笑皮耶羅
  • 出版日期:2012/7/16
  • ISBN: 978-986-317-289-5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被男朋友拋棄了之後,我,三浦加奈懷著輕生的念頭來到了校舍屋頂。然而,我在這裡遇見了一個自稱『稻草人』的,不可思議的女孩——還有毒舌的『機器人樵夫』和微笑的『獅子』。
獅子說:「既然決定要死,要不要先報了仇再死?」
——於是,我成了桃樂絲,那個童話故事中殺死西方女巫,並藉此實現願望的『奧茲王國魔法師』。
廣闊的天空下,這裡是唯一屬於我們的地方。我們在此各自覓得了我們身上缺損的東西……

——第五屆小學館輕小說GAGAA文庫大賞,得獎作品。一部刻骨銘心的青澀的青春故事。
(2012年7月16日上市)
相關資訊
「我、我不要!」
——我另外有喜歡的人了……當他對我脫口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那句話是我的第一個反應。
「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他垂下目光。
店內忽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我抓著一根薯條,承受著眾目睽睽的好奇眼神。這讓我有些心慌地又坐回到位子上。
「嗚……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作夢的呢?」
「……這不是夢,加奈。」
從這句話開始,之後我們又說了些什麼,我幾乎不記得了。我望著打在速食店窗上的雨滴,茫茫然聽著他說的話——「我們分手吧。」「我們不要再見面了。」……之類的。
「……那……小雨,你對我已經沒有……」
「——嗯,對不起。」
「……!」
恍然發現,我一直抓著的那根薯條,不知不覺被我放進了嘴裡。
潤掉的薯條傳來皺巴巴的口感和一股死鹹的味道。
天空不斷下著大雨,將我淋得渾身濕透,可憐兮兮。
所以,我討厭雨天。

1 桃樂絲(前篇)

忽然一陣龍捲風將女孩的家連根拔起,而她也被一同高高捲上空中——砰地一聲,墜落在世界的東邊,一個很壞很壞的壞女巫身上。

雨天總會勾起那一段令我心煩意亂的回憶。因此,我選擇了下雨天,在雨天的屋頂往下跳。
我推開黃色的門板,看見一片沈甸甸的灰色天空。狂風吹撫著我的臉頰,讓我忍不住一陣顫抖,揪緊了套在制服上的針織外套衣領。
在跳下去之前,我有件事情想做,因此任由校舍樓梯間通往屋頂的門板敞開,取出了手機,在手機郵件的收件匣中搜尋著小雨的郵件地址。
現在的我只要看到他的名字就會感覺到一股揪心的疼痛。這跟我們還是一對戀人的時候,那種怦然心跳的悸動不同,是一種非常令人難以忍受的刺痛。
因此,我刪除了我們之間的通話記錄,也刪除了他的手機號碼。然而,他傳給我的郵件,我卻怎麼也狠不下心一起刪除掉。因為那裡有太多愉快的回憶,我無法刪除我曾經深深喜歡的小雨留給我的字句。
可是我也知道,這些字句記錄的都是過去的他了。
我刪除掉標題中的『Re:』,寫下最後一封郵件:
『我還是喜歡你。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我該怎樣才能擺脫這樣的心情——寂寞和愛情……這些折磨著他,也折磨著我的情感。
我對如此任性的自己感到厭惡。
因此,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了結自己的性命。
——信件已傳送完畢。
我確認了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文字,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後刪除掉手機裡所有他傳來的郵件。


雨滴沉鬱的滴答聲縈繞在耳邊。初秋的空氣非常冰冷。
還好我有套著身上這件針織外套。不然還穿著夏季制服的我渾身濕透,薄薄的布料一定會透出底下的內衣。一具屍體竟可以讓人透過上衣清楚看見底下胸罩的顏色,那也未免太難看了。
校舍屋頂上防止有人摔下而架設的鐵絲網很高,我抬頭看著這道非得爬上去不可的障礙,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而且,在我一腳踩上去時,它還發出了——鏘鏘一聲非常誇張的聲音。
——鏘鏘、鏘鏘……
我原以為自己可以平靜地爬上這張鐵絲網,然而,在攀爬的過程中,我還是忍不住想起小雨的笑臉。想起那個我最喜歡的人。想起他低沈的聲音,想起他大大的手……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再對我露出笑容了。
——鏘鏘、鏘鏘……
這聲音實在太過吵雜,讓我忍不住掉下眼淚。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哇哇~~」
就在我正要跨過鐵絲網頂端的同時,鐵絲網忽然大大地晃了一下,讓我整個身子前傾,清楚地看見屋頂下方的地面,忍不住用力抓緊了鐵絲網頂端的鐵柱。
——嗚哇!超危險的啦!人家差點就要變成意外摔死的了!
我回頭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而在距離我側身幾公尺遠的地方找到了鐵絲網搖晃的原因。
「鏘鏘!鏘啷啷啷啷~~~~」
「等、等一下啦!……咦?」
——那是怎麼回事?咦?……一個洋娃娃用腳在踹鐵絲網?
說得確切一點,一個長得像洋娃娃一樣可愛的女生,正專注而毫不留情地踹著鐵絲網。
她身上穿著跟我一樣的百褶裙,所以應該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不過看她那麼嬌小的體態,要是她說自己是國中生或是小學生大概也會有人相信吧?每當她用力地擺動上身,那一頭長及胸口,蓬鬆的栗色頭髮也輕盈地晃蕩著。
枉費她那跳起舞來肯定會美得不像話的長相,現在帶著一臉殺氣地踹著鐵絲網就什麼都別談了。
——好可怕……她到底是帶著什麼樣的想法這麽做的?
當我帶著一副呆楞的表情看著她,她便停下踹鐵絲網的動作,一雙眼睛從紅色的雨傘底下轉了一圈瞪了過來。我在和她四目交會的瞬間趕緊別開目光。
「糟糕……」
我的本能告訴我,絕不要跟她扯上關係。
而在我畏畏縮縮地將目光再移回到側身處時,她卻已經從數公尺外來到了我的腳底下。
「妳、妳要幹什麼?」
我看到她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而她面無表情地抬頭看著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地微微歪起了頭。她就好像一隻貓咪一樣。因為我似乎完全沒辦法跟她溝通。
「……」
忽然,一個轉身她又馬上跑開。一雙腳啪噠啪噠地踩過水泥地上的水窪。
我追著她舉著紅傘的背影望去,看到一個身高細細長長,就好像豆芽菜一樣弱不禁風的男生背對著躺在遠處,那一扇黃色的鐵門旁邊。他躺在樓梯間的屋簷底下,雨打不到那個地方。
……他是一直躺在哪裡的嗎?我上來屋頂的時候完全沒有察覺到……
女孩對著那個男生大叫了幾句,但他回過頭卻只是打了一個呵欠。而她接著又像剛剛踹著鐵絲網那樣對著那男生踢了幾下,讓他這才帶著懶洋洋的姿態坐起身子。
女孩伸手猛力地指向我,但聲音卻被雨聲淹沒,完全聽不清楚。是在對他說這裡有一個怪人之類的嗎?
那男生本想再躺回去,卻被那女孩更用力地踹了一下。接著她將他身邊的一把雨傘丟向屋頂中央,才看到那男生慌張地趕緊追過去。
他撿起傘撐開,此時我才終於看到他的長相。他有著一頭乾澀毛燥的黑髮,加上一身看來不怎麼健康的蒼白膚色;一副細長的身軀就和他的眼睛一樣。那一身纖瘦的身軀脖子上掛著一條紅色領帶,正面對著我走了過來。
「……嗚……唉噫……妳該不會是想跳下去吧?」
「……啊、嗯……應該是吧。」
我被他牽著思緒,一不小心開口回了話。都是他用那一副完全沒有半分緊張的語氣跟我說話的關係。就好像早上問好一樣簡單自然。
「這樣啊……」
他怕介意自己多話而噤口,在傘底下提起目光注視著我。作為一個一腳跨上鐵絲網頂端的女生來說,我實在不希望有人像他這樣從下往上看。
「怎麼了嗎?」
我帶著一臉不悅的表情瞪著他,讓他有些怯懦地向後退了一步。
「……沒、沒事,請繼續……」
——這種話可以不用說吧!這兩個人到底是怎樣啦?
這時候,那女生站在我和那男生之間向外拉出的沿線上,終於開口吐出了像人的話。
「喂~~喂喂喂~~我問你喔,那個女生也是屬於那種死了比較好的人嗎?」
「不知道耶,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死不死都無所謂的那種人吧?」
回話的聲音比起那個瘦乾巴的男生聲音更為尖銳冰冷。
——怎麼這樣?還有其他人在嗎?
我將目光移到那女孩的身後,忍不住驚叫出聲:「咿咿——」
依照現狀來看,這人應該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我看不見他穿著什麼樣的制服。一塊布。他身上從頭到腳罩著一張白色的布匹。我只看得見裸露出來的一張臉,和臉上的眼鏡——是木乃伊!不過是裝得很不像的木乃伊!
他那一副沾了雨水的眼鏡閃耀著光芒。
「別理她,要死就讓她去死。那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不打算開口詢問他那身莫名其妙的裝扮。而且就像他說的,那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攀附在鐵絲網上,眺望著屋頂全景;左邊是那個面帶笑靨的瘦乾巴。右邊是擁有一對深邃眼眸的洋娃娃女孩。中央處是那個木乃伊男……這什麼完全出乎意料的發展呀?應該不會再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了吧?
「為什麼~~?」
鏘鏘——鐵絲網再次搖撼。那把紅傘就出現在我的正下方。
「妳為什麼要自殺呢~~?」
那一對又圓又大的眼眸緊緊扣在我的身上,帶著一臉天真無邪的表情吐出了一聲又一聲疑問。
這次我沒理她,逕自跨過了鐵絲網頂端——接下來我只要往下跳就好。拜託你們幾個不要再隨便開口跟我說話!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