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人氣妹妹與受難的我
  • 原文書名: 女子モテな妹と受難な俺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夏綠
  • 插畫: GIN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陳姿瑄
  • 出版日期:2012/5/11
  • ISBN: 978-986-10-9944-6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有點沒大沒小的妹妹今日子稱我為『哥』,鉅細靡遺地打理我的生活大小事,時常跟我撒嬌。剛洗完澡時,也會故意裹著一條浴巾出現在我眼前。女子是妨礙悟道的邪惡惡魔,煩惱的化身!能治癒我純潔心靈的,只有對莊嚴佛像的愛意,以及埋首抄經的時刻。但是妹妹的撒嬌攻擊沒有停止,甚至還有自稱是『妹妹摯友』的謎樣美少女們出現,突兀地以「請跟我交往!」來誘惑我。與其說是誘惑……她們根本就襲擊過來啦!我仰仗著佛教教義,持續拚命抵抗……但已經到極限了?(2012年5月11日上市)
相關資訊
第一章 關於我妹頑強又有點沒大沒小的問題

  「哥──!」
  在平常日爽朗的早晨,響起妹妹的聲音。
  啊啊,我本來還想今天上學時一定要躲開妹妹的……按著額頭,在玄關垂頭喪氣的我是日向明日太,都立第三高中二年級。
  而拿著衣刷跑到玄關來的是我妹妹今日子,與我就讀同所學校的高一生。
  「啊──真是的,哥!你想穿著那件髒兮兮的制服去上學嗎?你也替跟你走在一起的我著想一下啦。」
  妹妹用力按住我的肩膀,開始用衣刷用力刷起我的西裝外套。
  「住、住手啦,我會癢!」
  我扭著身體,想要把妹妹甩開,但這位運動萬能、而且從國中就讀女校的時期就是水球社王牌的妹妹看似白皙纖細,腕力跟握力卻都強得要命。我這個沉靜的靜態活動男逃不掉。那個纖細的身體,到底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都是因為哥太不修邊幅了啦!」
  「話說那算什麼啊,那種讓人感受不到對哥哥的敬意與尊敬的稱呼。」
  「想受到尊敬的話,就成為更加值得尊敬的帥氣哥哥啊。受不了,又不是小孩子,還這麼讓人操心!」
  「說什麼『又不是小孩子』,不就是妳把哥哥當小孩子對待嗎!」
  「乖喔乖喔,明日太。我會把你弄得乾乾淨淨,所以不要動喔~」
  沒大沒小的妹妹拿著衣刷從我的肩膀開始刷,從手臂到胸口、腹部……嗚噢!
  「喂喂!前方禁止通行!」
  我連忙抓住伸到下半身的衣刷。妹妹鼓起臉頰,抬頭看我。
  「真是的!你要把全身上下弄乾淨啦,哥老是隨地坐下,屁股不是都會弄髒嗎?」
  什麼啊……那張鼓得像箱河魨的臉算啥啊。

  我從來不曾覺得妹妹可愛。說起來,我之所以總是對女生採取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都是這個妹妹害的。
  聽說真的有妹妹的人不會萌妹妹這種屬性。大概是因為每天都親身深刻體會到妹妹這種生物(以及妹妹帶到家裡的女性友人們)有多麼任性、不知天高地厚和邪惡的緣故吧。
  在我小學的時候,也曾被捲入妹妹與她朋友的光之美少女伴家家遊戲裡。在光之美少女扮家家遊戲中,男生會被迫扮演壞人,遭遇到被女生們拳打腳踢的命運。而我也不是那種慘遭妹妹她們的打屁股突襲攻擊,還能感到幸福的高等變態。
  因此我一直認為「女人是凶暴的怪獸」。就在這樣的日子中,有一天,在小學的校外教學中來到京都時,我見到了佛像。
  非男非女、溫柔又穩靜的佛像,與動不動就打我屁股的惡魔妹妹她們處在完全相反的位置。在它身上擴展開來的唯有清淨又靜謐的氣氛,無論是不安、煩惱、痛苦還是所有的一切彷彿都會消融在其中,一種色即是空的澈悟境地。第一眼看到它的瞬間,我的心就被它莊嚴的美給擄獲了。
  我立刻在參道上的紀念品店買下小小的佛像公仔。公仔的說明書上寫道,在佛教中,「女性」被認為是妨礙男性開悟的汙穢惡魔。看到這句話,我覺得真是深得我心。

  因為對佛像的無限愛意,不小心滔滔不絕了起來,把說明篇幅拖長了。總之,在那之後,我就變成厭惡女性的佛像狂熱者。不是現在流行的「萌萌佛像」。我是純正的「佛像萌」。
  看著妹妹鼓得像箱河魨的臉,我就覺得活生生的女性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稍微給我效仿一下泛著高雅且古樸笑容的佛像吧。
  不過從客觀來看,這傢伙好像算是長得相當可愛的類型。去年她到高中參觀文化祭的時候,連不認識的傢伙都跟我說「這位哥哥,請介紹一下你妹妹!」,這樣的笨蛋來了兩打之多。要是那兩打笨蛋看到這個像箱河魨(更正,她才沒有那麼可愛),不,像刺魨一樣渾身是刺的圓鼓臉頰,他們絕對會哭吧?
  「我又不是現給誰看,就算制服很髒也沒差啦!重點是,我就告訴過妳,早上明明就很忙了,妳不要一直囉哩八唆!」
  「早上之所以會很忙碌,是哥老是做奇怪的塑膠玩偶到很晚,因而賴床的緣故吧?」
  「不准說那是奇怪的塑膠玩偶!那是佛像公仔!好了啦,住手!」
  我奮力甩開妹妹的手腕,衝出玄關。我拿著書包衝刺奔跑。妹妹一拿起自己的書包,就用超強衝刺向我追來。她的短髮在風中輕輕飄揚,結實的纖細雙腿如飛一般跨著大步。
  「好……好快!」
  說起水球,它也被稱作水中的格鬥技。這個運動有點像是在泳池中打手球,不過手球本身就已經跟格鬥技差不多了,還能在水中打手球的妹妹體力究竟有多強,我現在即將親身體會到這點。
  「對了,哥,你不只制服很髒,便服也太土啦。高中男生穿POLO衫也太扯了吧。而且上面還縫著嘴巴噴火的鱷魚圖案,這顯然是仿冒的嘛。」
  我現在明明就用短跑的速度衝刺,妹妹卻用像是在繞圈跑操場的輕鬆神情跟我說話。
  「為……為什麼妳對我的便服這麼清楚啊。」
  「因為我之前幫媽媽摺洗好的衣服啊。」
  「妳說……洗好的衣服!妳、妳、妳該不會……」
  我頓時停下腳步。聲音在顫抖。該不會……不,應該不會吧。就算是家人,正值花樣年華的女生也不可能會去摺男性的內褲……
  「啊,對了。你內褲也很土耶,不管怎麼說,我覺得高中男生穿史努比的四角褲實在很扯。」
  妹妹迅速回應。啊──!她看到我的內褲了嗎──!
  「是是是是是是老媽買給我的,有什麼辦法啊!」
  不妙,我不小心張皇失措了。妹妹用挑戰性的目光,從下方笑嘻嘻地盯著我的臉。
  「都是高中生了,還穿媽媽買的內褲,這樣可不會受歡迎喔?」
  「吵、吵死了!不管我受不受歡迎,都跟妳沒關係吧!」
  「大有關係!要是哥土裡土氣的,做妹妹的我也會丟臉呀。」
  「就說我們只是碰巧姓氏相同的陌生人就好啦?」
  「應該說,身為妹妹,我無法忍受!你看,領帶這邊歪掉了,實在很邋遢耶!」
  妹妹用力拉扯我西裝上衣的領帶,想把打結的位置調正。好痛苦、好痛苦,勒住了、脖子被勒住了~!
  這個時間帶正逢上班上課潮,學生及年輕上班族一邊偷瞄正在人行道正中央進行中的殺人事件,一邊低聲嘟噥的聲音傳到我耳中。
  「嗚喔,那個女生超──可愛~!身材也很好,是不是模特兒啊──」
  「我也希望每天早上都能讓那麼可愛的女孩為我打領帶~」
  「話說那個男的是怎樣?為什麼那麼不起眼的傢伙,會有那種超可愛的女孩幫他打領帶?」
  「很明顯是掌握了她的某個弱點,強迫她這麼做吧?」
  「嗯,她是不是被偷拍,受到威脅?雖然乍看之下很正常,不過那種男人意外地會是不形於色的色狼啊──」
  「對啊,不然那種可愛女孩不可能會跟那種無趣男人在一起吧。好可憐,我真想把她從那個變態傢伙的魔掌中救出來!」
  好像從中途開始,他們任意妄想的故事儼然成為事實般擅自成形了耶?雖然我很想對他們怒罵「說那什麼無聊話啊」,不過我的脖子被妹妹緊緊勒住,發不出聲音。我口中都冒泡了耶。
  話說……不管怎麼說,都沒必要把領帶打得這麼緊吧。我這麼想著,視線移到妹妹的手邊,發現妹妹好像在狠瞪身旁七嘴八舌的混蛋們,同時緊咬著唇,身體不斷顫抖。抓著我的領帶的手也相當緊繃,不斷打顫,所以我的脖子才會被緊緊勒住。
  「不……」
  妹妹忍無可忍似的開口。
  「不要隨便評論別人的哥哥啦,這群垃圾!」
  附近的男性「鏘──」的一聲凍結了。
  「騙人……她說哥,所以他們是兄妹?這基因怎麼回事?孟德爾的遺傳定律 是不是有出錯?」
  「你是什麼意思啊!」
  妹妹用滿是敵意的氣勢向周遭的男性怒吼,接著怒氣沖沖地用力拉過我的手臂,把自己的手臂繞了過來。
  「……呃、喂,等等?」
  突然受到拉扯,我差點摔倒。話說,由於妹妹把我的手臂抱得太緊,胸部都碰到我的手臂了!在幼稚園時期,一起在院子裡的塑膠泳池中玩耍時,明明就還一片平坦,什麼時候發育的這麼好了?
  啊,糟了。我竟然因為討人厭的妹妹而臉紅……太大意了!
  無視於我的猶豫,妹妹說:
  「走吧,哥,趕快去學校吧!」
  然後彷彿要做給周遭那些傢伙們看一樣,她故意用力把胸部抵在我的手臂上,一邊邁開大步。身旁那群人忘了要上班上學,呆立在原地,並說:
  「竟然有那樣的妹妹……那傢伙真幸運……」
  他們對我的背影投以混雜羨慕與嫉妒的目光。總覺得讓人有點刺痛,而且既不自在又丟臉。
  「喂、喂,放開啦,大家都在看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