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14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出版日期:2018/7/9
  • ISBN: 978-957-261-334-4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進軍神都格拉茲海姆!!
擊潰了對《鋼》討伐聯軍,從霍爾巴爾瑟手中救出被囚禁在精神世界中的莉法之後,儘管我軍已經兵疲馬困,勇斗仍然片刻不停地動身前往神都格拉茲海姆。與莉法成親、得到神帝的地位,對於早已預料到攸格多拉西爾即將毀滅的勇斗而言,這些是他必須盡快完成的事。可是,在神都等著他的,卻是尚未放棄野心的男人──
以霸道平伏異世界的奇幻戰記,充滿衝擊性的第十四集!!
相關資訊
從小,希格德莉法就是孤伶伶的一個人。
她是高高在上,被神明賦予整個大地統治權的神帝之子。
再加上天生潔白如雪,不是比喻,是真的白到像雪一樣的異常膚色與髮色,而且一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因此周圍的人總是對她敬而遠之,把她視為異類,覺得她很詭異。
最不幸的是,那些「周圍的人」裡,還包括了她的同胞手足在內。
對於希格德莉法,手足們從來都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活在那樣的境遇下,唯一能成為她心靈慰藉的,就是同乳姊妹法古拉培爾。可是法古拉培爾的個性太過頑固死板,絕對不會以逾越臣下身分的態度與希格德莉法互動。
應該就是基於這個原因吧。
旅居《狼》領地的短暫時光,成為希格德莉法難以忘懷的燦爛回憶。
名為周防勇斗的男子,是相當不可思議的少年。
身為神帝,希格德莉法接見過許多從地方到神都朝覲自己的宗主。
但是,在謁見自己時,那些宗主眼中所見的,只有希格德莉法頭上的神帝光環與權威而已。希格德莉法本身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沒興趣理解,也對此毫不關心。
儘管他們對希格德莉法畢恭畢敬,但總是給人一種公事公辦的事務感,既空泛又空虛。
比起來,勇斗的宮廷禮儀和遣詞用字都非常不像樣,可以說沒禮貌到極點。
但是,他的每句話都包含著真心誠意,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感覺得出來,勇斗注視的不是神帝這個頭銜,而是希格德莉法本人。
生平第一次,莉法被人如此對待。
雖然法古拉培爾對自己非常好,可是莉法經常能在她的溫柔中感受到憐憫之情。
對身為傀儡的自己感到同情。對身體羸弱的自己感到同情。對不得不下嫁不愛的男人的自己……
莉法明白法古拉培爾有多麼為自己著想。
她也非常感激這樣的法古拉培爾。
但同時,「我的處境真的有這麼可憐嗎?」、「我的人生真的這麼可悲嗎?」她也無法不對自己的悲慘產生自覺。
而且,法古拉培爾還是龍翰鳳雛的傑出人才,這更加深了希格德莉法的自卑感。
不論過去或現在,能以幾乎對等的態度與莉法互動的,只有勇斗而已。
會因此對他產生好感,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吧。
聽說鳥類在破殼而出時,會把第一眼見到的東西當成父母。
說不定,自己的情況也差不多吧。
妾身只有他了。這種想法深深烙印在莉法內心深處。
想和勇斗永遠在一起。
為了他,自己什麼都願意做。
想以一個女人的身分,為心愛的那個人生兒育女。
只可惜──
自己恐怕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做那些事了。


ACT 1

「莉法大人!」
房門砰的一聲被推開,法古拉培爾闖進房間裡。
那是一名英氣逼人的女性。
她不但是勇斗目前逗留的《劍》的宗主,也是神聖阿斯嘉特帝國神帝希格德莉法的同乳姊妹。
一聽說莉法恢復意識,法古拉培爾便迫不及待地趕過來探望莉法。
「呼!呼!您、您沒事吧!?」
「哦哦,法古拉培爾,好久不見了哪。」
希格德莉法以懷念的表情瞇起眼睛,說道。
光是這個反應,就足以讓法古拉培爾熱淚盈眶。
「哦、哦哦!這種笑法……」
法古拉培爾就地跪下,感動萬分地捧起莉法的手。
兩人自從懂事之前就認識了。
光是從對方的一個小動作,就足以明白許多事情。
「哼,現在才發現也太晚了吧?居然會被那種老頭子欺騙。」
「是……關於這件事,微臣沒有任何辯解的餘地……」
「算了。反正咱們都沒事,而且還有機會重逢,這樣就好了。」
莉法說完,笑著抱住捧著自己的手的法古拉培爾。
被莉法抱住的法古拉培爾身體顫抖不已:
「莉、莉法大人……嗚嗚,您、您平安無事……嗚,真、真是太好了!嗚、嗚哇啊啊!」
成串的淚珠滾出眼眶,法古拉培爾放聲大哭了起來。
「喂、喂!?……真拿妳沒辦法哪。」
法古拉培爾的反應使莉法訝異地瞪大雙眼,但立刻柔柔地微笑起來,輕拍法古拉培爾的後背:
「真是個……傷腦筋的姊姊呢。」
「!?莉、莉法大人!?您剛才說了什麼!?」
「煩死了,妾身可不會再說一次哦。」
「嗚、嗚嗚嗚,如此不成才的我,居然有幸聽聞莉法大人這番話……實、實在是光榮之至!嗚哇啊啊啊!!」
法古拉培爾再次感激涕零地放聲大哭。
在場的勇斗不由得傻眼。
「原來她是這種人嗎?」
雖然說勇斗早就知道法古拉培爾對莉法的忠誠心非比尋常。
可是在這之前,勇斗一直認為她是勇猛剛毅的武人。
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法古拉培爾是對《鋼》討伐軍的盟主,擁有人稱王之符文的《宣戰的號角》,不但是遠近馳名的猛將,而且還深得《劍》的九名精銳英靈戰士——『揚波之女』成員的忠敬崇拜。
所以勇斗萬萬想不到,那麼威猛的角色,竟然會如此不顧顏面地在人前嚎啕大哭。
「嗚、嗚嗚……」
一旁的美月也跟著哭了起來。
想必是被這重逢的場面感動了吧──
「咦?我為什麼哭了呢?」
……好像不是的樣子。
美月對自己的反應既驚訝又迷惘。
看樣子,美月和莉法之間果然有種他人難以理解的「羈絆」。


「進軍神都格拉茲海姆,是嗎?雖然是我自己提議的,不過老實說,這件事相當艱難呢。」
久別重逢的莉法和法古拉培爾一定有很多話想說吧。 勇斗識趣地將臥房讓給她們兩人獨處,在辦公室裡琢磨起接下來該做的事。
看著菲麗希亞報告的士兵人數與軍糧剩餘量,現實毫不留情地讓勇斗明白,自己想做的事有多麼莽撞無謀。
「在這種季節進軍,連我都覺得自己有夠胡鬧呢。」
勇斗聳了聳肩,自嘲地笑道。
這個時節,晚秋早已結束,完全進入冬季了。
就連剛才經過的中庭,也染上一層白雪。
假如連位在平地的西格圖那都出現積雪,那麼被群山包圍,降雪量更大的畢佛斯特盆地,積雪肯定更高。
而且眼下降雪也沒有停止的跡象,後勤補給的速度勢必會因此拖延。
「就算沒有積雪,補給線也還是拉得太長了。」
光是思考對策,就覺得腦袋開始發疼。
目前,《鋼》軍趁著在維格利德會戰大獲全勝的餘勢,一鼓作氣地進入《劍》的族都西格圖那。
一般而言,占領軍通常不熟悉占領地的詳細地理情況,而且占領、被占領雙方在文化及風俗、習慣方面也有許多不同之處;必須花上相當時間,才有辦法消除兩者間的各種齟齬。
再加上推翻舊有政權時,原本的既得利益階層可能因此失勢,淪落為盜匪。
基於這些原因,當地治安自然很容易惡化。
就這點來說,由於《劍》的宗主法古拉培爾已經宣誓歸順於勇斗旗下,因此比起一般的占領,治安惡化的問題會緩和許多。但是,她治理下的所有地區是否全都不會出現糾紛,也依然值得懷疑。
為了保險起見,最好還是預設《劍》中存在著不願屈居於《鋼》,表面順從,實則打算趁機暗中滋事的人才對。
在這種尚未完全掌控的危險地區運送大量軍糧物資,就像對敵人說「快來打劫我啊」一樣。
「那個,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是非進軍神都格拉茲海姆不可嗎?」
服侍在勇斗身旁,看起來很沉穩的金色長髮美女戰戰兢兢地問道。
她是勇斗的副官菲麗希亞。
勇斗堅決地點頭:
「沒錯,我不打算等到春天再行動。」
根據美月好友的親戚分析,攸格多拉西爾非常有可能是上古時代沉入海中的傳奇大陸「亞特蘭提斯」。
儘管勇斗自己很不願意相信這個說法,但是面對《妖精之銅》等各種直接、間接證據,他也無法繼續質疑這個說法的真實性。
這塊大陸遲早會沉沒。但是不知道精確的沉沒時間。即使明天就陸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沒時間悠悠哉哉地等到融雪完畢。
「老實說,現在也只能期待黎芮兒的本事了。」
勇斗腦中浮現一名年紀才十五、六歲,不過行政手腕極為高明可靠的少女──《鋼》的少主黎芮兒的身影。
假如沒有黎芮兒,即使勇斗再心急,也只好打消在這種情況下進軍神都格拉茲海姆的念頭了。
剛認識她時,總是哀歎自己的無能,對自己毫無信心的少女,如今不論對《鋼》或對勇斗而言,都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了。
「我很清楚黎芮兒閣下的能力有多高明,但……」
儘管如此,菲麗希亞還是吞吞吐吐地提出異議。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