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11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出版日期:2017/6/2
  • ISBN: 978-986-486-391-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勇斗等人在婚禮進行途中,獲知神帝莉法發出了對《鋼》的討伐令。正當旗下的同盟氏族因此動搖時,勇斗對克莉絲下達了某項指示。另一方面,《劍》族宗主法古拉培爾也一步步確實地建構出對《鋼》的包圍網──大宗主勇斗要如何克服這個困境呢!?
新戰火的脈動聲已然響起,人氣爆發的異世界召喚戰記,第11集!

(2017年6月2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那是距今兩年前的事。
當時勇斗剛成為宗主,使用智慧型手機不分晝夜拚命吸收各種知識。
有太多太多必需學習的事物,可是每天能使用手機的時間最多只有三?分鐘,實在太短了。
不過,日後回憶當年,勇斗卻覺得當初那種沒有餘裕的情況反而是好事。
正因為時間有限,自己才能極度集中精神,把所有知識確實刻在腦中。勇斗有這種感覺。
身為君主,勇斗最常參考的書籍是《君主論》;身為將領,勇斗最常參考的書籍是《孫子兵法》。
而被勇斗視為生活典範的,是他祖國的英雄,日本戰國時代的霸王──織田信長的生平。
那是一名打破所有因循守舊的慣習,以「合理性」為前提進行各種改革的男人。
把當時複雜的賦稅制度單純化。
執行名為「樂市樂座」的經濟政策,鼓勵貿易,讓商業自由化。
兵農分離政策。
運用以三間半槍為主要武器的兵海戰術。
採用新型武器「鐵炮」,創造劃時代的新戰術。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身為宗主,為了拯救原本弱小的氏族《狼》,勇斗必需進行各種改革,以求富國強兵。
信長走的路,對勇斗來說是最好的範本。
深入瞭解信長後,最讓勇斗驚訝的是,信長與一般人印象中殘忍無情的形象大不相同。
對於違逆自己的人,信長確實會毫不留情地加以懲罰。例如屠殺反抗他的僧兵,燒毀那些僧兵的寺舍。
但另一方面,信長也是個重情義、富有人情味的人。例如允許背叛他好幾次的部下再次歸順,能放下身段與平民在慶典中同樂。當部下與妻子鬧翻時,信長特地寫信給部下的妻子安撫她。他也同情身體有殘疾的老人,並施捨財物給對方……有許多這類的逸文軼事。
越是瞭解信長,越是發現信長不同方面的樣貌,就越能感受到他的魅力。
「真想親眼看看信長,和他說上一會兒話啊。」
勇斗很清楚,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事。
所以他只是有感而發地隨口說說而已。
這個願望居然能在幾年後成真,是當時的勇斗作夢也想像不到的事。


PROLOGUEⅡ

「對《鋼》的討伐令……?」
無法消化傳令兵的發言,黎芮兒呆呆地複述著對方的話。
她的年紀約莫十五、十六歲,是個美麗的少女,即使現在面露嚴肅表情,仍然不失嬌俏可人的感覺。但這樣的她,其實是版圖橫跨畢佛斯特盆地與亞爾夫海姆地區的大氏族《鋼》的少主。
黎芮兒是一個才女,頭腦相當靈活,能比任何人早一步理解大宗主周防勇斗提出的各種劃時代想法,並明白那些創意的先進之處。
但即使聰明伶俐如她,還是得花上幾秒鐘時間才有辦法接受這個消息。
對她而言,這件事就是這麼不可理喻。
「怎麼可能!有那麼做的必要嗎!?」
黎芮兒忍不住起身向傳令兵咆哮。
雖然不該在大宗主的婚禮上這麼不成體統地大喊大叫,可是現在不是在意那種事的時候。
神聖阿斯嘉特帝國神帝早已沒有任何權力,只是有名無實的「象徵」罷了。
但就算如此,在名義上,神帝仍然是整個攸格多拉西爾公認的統治者。
假如被神帝指定為朝野公敵,則全攸格多拉西爾的所有氏族都能名正言順地對《鋼》鳴鼓而攻之。
而另一方面,被指定為朝野公敵的《鋼》,則會被視為邪惡的存在,更進一步地說,還會失去治理旗下領土的正當性。
雖然神帝的權威早已名存實亡,不過名義上,宗主仍然只是替神帝管理當地的代理人而已。
想到接下來即將面臨的情況,黎芮兒就頭痛不已。
「我們一直殷勤地向帝國進貢金銀財寶,照理說應該不會落到這種下場才對啊……」
《狼》的宗主約爾根喃喃地道。原本凶狠嚴肅的臉糾結得更嚇人了。
就如同前面所述,與帝國為敵既危險又麻煩;可是相反的,假如能讓帝國成為自己的靠山,則能夠充分利用神帝的權威辦事。
因此,《鋼》從前身《狼》的時代起,就毫不吝惜販賣玻璃工藝品賺得的錢財,不斷進貢各種金銀珍寶給帝國。
都已經那麼認真地討好帝國了,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約爾根茫然不解。
「所謂的朝野公敵,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大宗主做了什麼事嗎!?」
「就我所知,神帝陛下從來不曾宣詔過這種命令哦!」
比黎芮兒略晚幾秒才理解討伐令之意,來賓們一片譁然。
畢竟這裡是迷信蔓延,根深蒂固相信世上有神的世界。人們都對世世代代繼承「雙紋」這種神祕力量的神帝懷著敬畏的感情。
正當眾人惶惶無措時,
「不用慌!」
如雷般大聲一喝讓神殿之中瞬時變得鴉雀無聲。
「這件事原本就在我的預料之中,沒什麼好慌張的。繼續吧。」
婚禮的主角──少年新郎輕描淡寫地說道。
雖然這名少年只有十七歲,非常年輕,但是他,周防勇斗,卻是在短短兩年內讓原本只是山中弱小氏族的《狼》壯大成為攸格多拉西爾前三大強國的稀世英雄。
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與氣勢自然是非比尋常。
「真不愧是父親大人。」
黎芮兒以打從心底尊敬的眼神看著勇斗。
有資格出席這場婚禮的,全是各氏族的宗主、少主、少主副手等國家重臣。
一句話就能讓這些人瞬間安靜下來,就算《鋼》的土地再怎麼遼闊,也只有勇斗一人辦得到。
即使面臨如此危急的情勢,仍能面不改色,展現泰然自若的態度。
實在太可靠了。
「果然,除了父親大人,其他的男性全都不足以考慮呢。」


ACT 1

「勇斗大人!美月大人!恭喜您們!」
「祝您們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鋼》萬歲萬歲萬萬歲!」
民眾的歡呼聲響徹族都津利的大街小巷。
婚禮最後的重頭戲是繞街遊行。
人們把遊行路線的兩側擠得水洩不通,只為了爭看勇斗與美月一眼。
每個人臉上盡是歡喜若狂的表情,城裡瀰漫著節慶般的氣氛。
「真是的,這下子可麻煩了。」
婚禮的主角一面對民眾展現笑容,一面狠狠地啐道。
現在盤據在他腦中的,不用說,當然是神帝下詔的討伐令。
「所以說,那不是預料之中的事嗎?」
坐在勇斗身旁的新嫁娘美月,一面笑容可掬地向民眾們揮手,一面問道。
「剛才那些話只是在虛張聲勢啦。要是連我都動搖了,下面的人全都會驚慌失措的。所以我才會裝成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
繞街遊行也是婚禮活動的一環,為了不讓外界察覺異狀,因此非得照著預定進行不可。
託了飛鴿傳書之福,《鋼》的情報傳達速度遠快於其他國家,而且這件事也沒有緊急到必需立即開會擬定對策。
「哇啊,小勇真是厲害,居然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做出那麼冷靜的對應。」
「因為在戰場上,所謂的意外狀況根本是家常便飯嘛。」
不論面臨什麼情況,身為指揮官的人都必需在部下面前裝得從容自在,絕對不能失去冷靜。
多虧勇斗平常就一直這麼要求自己,才能在那種情況下即時做出反應。
「反正呢,我不認為這是莉法大人本人下達的命令。而且我也不想那麼認為。」
「嗯……」
美月也開始覺得有點不安,臉上不由得略顯陰霾。
從去年秋天起到今年春天,莉法一直逗留在雅爾菲德。當時,勇斗等人應該沒有款待不周或特別冒犯到她才對。
還不如說,她在雅爾菲德過得相當快活。
勇斗被強制送回現代日本時,莉法甚至鼎力相助,協助美月將勇斗召喚回攸格多拉西爾。她居然會發布對《鋼》的討伐令,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算了,反正一定是哪個傢伙假冒她的名義下令的啦。」
至於幕後主使者是誰,勇斗心裡早已有底。
根據勇斗的調查,掌握神聖阿斯嘉特帝國政權的人並非神帝莉法。
而是十大強國之一,治理阿斯嘉特地區南部大國《槍》的宗主,同時也是肩負神聖阿斯嘉特帝國大神官之職的男人──
「『於至高王座看透一切者』,霍爾巴爾瑟……」
就如同他的外號,從朝廷眾臣的弱點到發生在外地的大小事,那位老人全都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如果他知道的事僅限於格拉茲海姆,也就罷了,可是在這個訊息傳遞速度遠遠落後於二十一世紀的攸格多拉西爾,他那連遠在天邊的事也瞭若指掌的能力,可說是極大的威脅。
併吞了《豹》之後,《鋼》的氣勢可說如日中天,國力之壯盛,足以爭奪攸格多拉西爾的前兩強。霍爾巴爾瑟正是因為害怕《鋼》造成的威脅,才會打算盡快徹底摧毀《鋼》。就算手上情報不足,勇斗還是能點出這個事實。
計畫的第一步是平定整個攸格多拉西爾。
立下這種宏願的勇斗,要走的路果然相當崎嶇難行。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