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9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6/11/15
  • ISBN: 978-986-482-191-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好不容易回到攸格多拉西爾的勇斗,先是以空城計逼退了《雷》族宗主史坦索爾,接著又馬不停蹄地開始進行擊潰《豹》的策略。「因為我沒空在這種地方拖拖拉拉了。」利用從日本帶來的新戰略與道具,《狼》族宗主展開了狂風驟雨般的反擊!!除此之外,勇斗與美月重逢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也出現了重大的變化!?

(2016年11月14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是夢。
斯卡維茲立即有了這樣的自覺。
悔恨的念頭使他做了一個夢──昔日光景的夢。
「喝啊!」
金髮少年錯開了與自己同年紀孩子砍下的木劍,
以橫向巧勁改變了對手攻擊過來時施力的方向。
柳條技法,這是斯卡維茲花了一〇年時間,好不容易才完成的技巧。可是這名十五歲左右的少年卻一下子就學會了。
就這年紀的孩子來說,他的天分實在驚人。
這名少年的優異之處不只武術,他能夠輕而易舉地吸收任何人的所有能力、技巧,並將之轉為己有。
這少年小小年紀,便開始在政治、軍事、禮法等各方面發揮超凡的才華,開始嶄露頭角。過不了多久,斯卡維茲便在這名天之驕子身上看到《狼》未來的希望。
於是他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所學所知傾囊相授。
能把《狼》從眼前的困境中解救出來的,就只有你了。他如此告訴少年。
如今回首前塵往事,比起那些知識技能,應該還有其他更需要教導少年的東西。
不該因為少年什麼都學得又快又好,所以一股腦兒把各種學問塞給他,應該從更基本的地方開始教起才對。
最重要的是,應該好好鍛鍊他的心靈。
那麼一來,說不定就能有不同的「現在」。


ACT 1

「母親殿下!求求您別這樣!這種事您只要下令讓別人做就好,用不著自己來……」
看著眼前的光景,《狼》的少主約爾根頭暈目眩地慘叫著。
這裡是雅爾菲德,是稱霸攸格多拉西爾西部的大國──《狼》的族都。
就在宗主居住的宮殿庭院中,被公認為宗主未來唯一妻子的那名女性,竟然有如下女般單手拿著鐮刀割草。
約爾根發自內心地感到驚駭。
「咦?可是,像我這種人也可以下命令嗎?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我下命令的話會打擾到大家吧……」
但當事者本人似乎沒有身為宗主妻子的自覺,嘴上說著搞錯重點的謙遜之詞。
「當然可以。請別客氣,請儘管下命令吧。」
「唔──可是那樣還是不太好呢──雖然我是宗主的妻子,不過要是隨便叫別人中斷正在進行的事,不但會妨礙工作進度,而且要是我太任性妄為,還會害小勇的評價受損呢。」
「!」
約爾根不由得比剛才更驚訝地倒抽一口氣。
真想讓那些在宮裡大搖大擺,以理所當然的態度使喚人的氏族幹部的妻子們聽聽這番話。
沒有身為宗主妻子的自覺。嚴重搞錯重點的人其實是約爾根吧。
「這真是令人佩服的想法啊。不然這樣吧,由我以少主權限集合一些目前手上沒事的人來幫您,這樣可以嗎?」
少主是宗主不在時,代替宗主掌理一切事務的人。
以少主名義正式調動士兵過來幫忙,就命令系統而言完全沒問題。
「呃呃,這樣真的好嗎?」
可是美月仍然一臉遲疑。
真是太謙遜了。
約爾根輕笑道:
「身為宗主妻子的人,頭上臉上都是汗水泥巴,應該會令外人感到十分驚訝吧。事關父親殿下的威嚴,請務必讓其他人來幫您的忙。」
假如是以主動請求的方式委婉規勸,美月應該就會接受了。這的確很像經驗老道的約爾根會說的話。
「呃!好的,我明白了!說真的,光靠我一個女人家做好像會來不及,約爾根先生這麼說其實是幫了我大忙呢。」
「不不不,我才要感謝母親殿下願意接受我的請求。話說回來,您究竟是想做什……」
砰砰!
砰砰砰砰砰!!
突如其來的轟然巨響震撼整座宮殿,也打斷了約爾根的話。
驚人的音量。即使響聲結束後,餘音似乎仍然迴盪在宮殿中。
騰騰黑煙從宮殿的某個角落竄升。
「發、發生什麼事了!?」


帝國曆二〇五年初夏。三〇〇〇兵力的《角》軍與一〇〇〇〇兵力的《豹》軍,開戰了。
雙方隔著凱爾姆特河對峙了一陣子後,首先有所動作的是《豹》軍。
《豹》的宗主弗貝茲倫古親自率領三〇〇〇人的分遣隊繞路渡河,對《角》軍的側腹進行突襲。
雖然偷襲因《角》軍事先準備好的『戰車堡壘』而失敗,但弗貝茲倫古不是會因為那種程度的挫敗就收手的角色。
他轉而率領分遣隊包圍《角》的族都弗爾克范格,截斷弗爾克范格與《角》軍之間的補給線,對《角》軍使用斷糧戰術。
而另一方面,補給線遭到破壞、糧食越來越吃緊的《角》軍則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之中。
「……情況就是這樣。真是對不起。」
報告完現狀後,《角》軍統帥豪斯葛柏力深深鞠躬低頭致歉。
平時總是卓然不群,就連面對宗主黎芮兒時也不改挖苦本色的他,現在卻緊鎖眉心、愁雲滿面。
畢竟這一戰牽涉到《角》的生死存亡,絕無誇飾之處。但他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現狀束手無策、坐以待斃,令人崩潰的巨大壓力使他無法繼續戴著輕浮的面具。
「不,要多謝你們不屈不撓地撐了過來,我才有辦法及時趕上。」
「呼~~」坐在他對面的黑髮少年安心嘆道。
《狼》的宗主,周防勇斗。
以十五歲的稚齡坐上宗主大位,在短短兩年中重建瀕臨滅亡的《狼》,並使其壯大成為全攸格多拉西爾屈指可數大國的蓋世英雄。
雖然他最近兩個月來銷聲匿跡,甚至有人懷疑他已經死亡,可是就眼前的樣子看來,他不但氣色絕佳,而且精神抖擻。
豪斯葛柏力的義母,《角》的宗主黎芮兒知道這件事後一定也會欣喜萬分的。
「總之……雖然說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但是豪斯葛柏力,能不能把全軍的指揮權交給我呢?」
勇斗盯著豪斯葛柏力的雙眼問道。
就誓盃的親戚關係而言,勇斗是豪斯葛柏力的義母‧黎芮兒的義兄,等於是豪斯葛柏力的伯父。
勇斗確實是豪斯葛柏力該付出敬意的對象。可是既然氏族不同,他終究是『別人家』的外人。
豪斯葛柏力發誓效忠的對象是《角》的宗主黎芮兒,因此沒必要聽從勇斗「讓出黎芮兒交付給自己的兵權」這種不合情理的要求。
雖然沒必要,可是,
「好的。」
豪斯葛柏力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
在氏族面臨存亡危機的緊要關頭還計較面子或自尊之類的小事,他可沒有蠢到那種地步。
最重要的是,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能近距離見識那位多次以寡擊眾、扭轉劣勢的稀世名將周防勇斗如何調兵遣將。
在戰場上生活的人,不可能讓這樣的機會溜掉。
「是說,您打算怎麼做呢?」
「唔,這個嘛。得先通知一下士兵們才行呢……菲麗希亞。」
「在。哥哥大人,請問有什麼事呢?」
勇斗呼喚站在他身旁的副官。副官恭謹地回問道。
那是一名豐盈冶艷的絕世美女,就算是與許多美女傳過緋聞,公認並且自己也承認是《角》第一花花公子的豪斯葛柏力看了也不由得猛吞口水。
從那副官看著勇斗時眼中的熱度,可以明白她對勇斗有多麼傾心。
「可以幫我從行李中拿一些好幾個連在一起的紅色棒子過來嗎?」
「好的,我馬上去!」
菲麗希亞輕快地答應道,蹦跳著朝馬兒方向跑去,將勇斗交代的東西拿了過來。
「東西在這裡,哥哥大人。」
「嗯,謝啦。」
「♥」
勇斗簡單地道謝,菲麗希亞高興地綻開笑容。
《狼》的菲麗希亞,是擁有《無貌的隨從》符文的英靈戰士。不但文武雙全,甚至還會使用祕法,是連在《角》之中也赫赫有名的才女。
那樣的人物被叫去做打雜般的事,不但沒有心生不滿,反而喜孜孜地聽令。光從這件事就能看出勇斗多麼具有身為王者的資質了。
「那是?」
「哦,這是我從故鄉帶來的,用來對付《豹》的祕密武器。總之呢,我要用這個把對岸的那些《豹》軍給……一舉殲滅。」
「!」
勇斗沉靜但堅決地說道。聞言,豪斯葛柏力背上竄過一陣寒顫。
他好不容易才咬緊牙關,以免上下排牙齒發出喀喀喀的打顫聲。
(乍看之下,明明只是個瘦弱的少年。)
雖然個子頗高,但因為身材細瘦,看起來一點也不強壯。像豪斯葛柏力這種等級的武者,光看一個人走路的姿式就能大致明白對方的戰鬥力。可是,不論再怎麼偏心,他還是得承認勇斗只比完全不會武術的人稍微強一點而已。
雖然如此,
(會覺得口乾舌燥也是沒辦法的嘛,這就是所謂獅王的威嚴嗎……!)
他無法不對眼前這名比自己小了一輪以上的少年感到畏懼。
少年只是微露獠牙而已,並非針對豪斯葛柏力發出敵意。但光是這樣,豪斯葛柏力就覺得周圍氣溫下降了二、三度。
少年身上的氣魄,比豪斯葛柏力去年冬天陪著黎芮兒去拜見他時更加沉重,而且銳利。
也就是說,這少年還在成長階段呢。真是不可限量得令人恐懼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