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8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呂郁青
  • 出版日期:2016/8/4
  • ISBN: 978-986-470-720-1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為了保護氏族《狼》,勇斗決定和成為生命伴侶的美月一起回到攸格多拉西爾。兩人總算得到雙方父母同意,終於要進行召喚儀式了。但此時卻出現了異變!儀式被《豹》名震天下的祕法師西格恩妨礙,只有美月一個人成功抵達攸格多拉西爾。超越時空,再次分離的兩人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呢!?

(2016年8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您真的、願意嗎?確定,不會後悔嗎?』
菲麗希亞像是要再三確認般,態度慎重地提問。
橢圓的橘月在天上發著光。由於時間是深夜,而且這裡是鄉下,因此路上見不到其他人影。
勇斗將美月的手機按在耳上,仰天閉上雙眼,像是在吟味著菲麗希亞的問題。
點點滴滴的回憶浮現腦海又消失。
絕不是厭惡日本。勇斗愛著日本,也懷有眷戀。畢竟這裡是自己出生成長、居住了十四年的土地。
雖然如此──
勇斗緩緩睜開眼睛,青梅竹馬的少女就站在自己眼前,用力地對自己點頭。
只要這女孩願意陪在自己身邊,只要能夠保護重要的家人,那麼他就不會有任何迷惘。
「嗯。再召喚我一次看看吧,菲麗希亞。今後我也要和你們一起生活。」
『……謝、謝、謝謝您……哥哥大人,嗚、嗚嗚……』
似乎喜極而泣了。菲麗希亞哽咽著,以萬分感動的音色向勇斗道謝。
雖然菲麗希亞一直強調她尊重勇斗的想法,而且那些話也絕對是肺腑之言;但是,如果可以,她當然希望勇斗能回到攸格多拉西爾,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畢竟菲麗希亞在勇斗一事無成時就和他交換了誓盃,是打從心底為勇斗著想、對他獻出忠誠的人。
勇斗的嘴角也自然地綻開笑容:
「是啊,只要一想到能再次看到妳,我就覺得很高興哦。」
『……嗯,嗚嗚,我也是。我一直很害怕……可能再也見不到您了……』
「我們以後也會一直在一起的。」
『好的!那麼我將儘快開始進行儀式的準備工作!』
「呃~~關於這件事,那個,我想把美月也一起帶去,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ACT 1

從窗口輕洩而入的陽光使得周防哲仁緩緩地睜開雙眼。
由和紙與木框製成的日式傳統吊燈垂掛在以木板釘成的天花板上。哲仁慢騰騰地挺起上半身,環顧整個房間。衣物與垃圾一片狼藉,連榻榻米地板都看不到了,呈現慘不忍睹的凌亂場面。
妻子還在世時,就算把衣物隨便亂扔,她也總是會在自己工作時收拾好。
而且,起床後只要走出臥室,令人食指大動的味噌湯香氣就會鑽進鼻腔裡。
現在已經不會再有那種──
「咦?」
一走出臥室,哲仁就不由自主地抽動著鼻翼。雖然相當淡,可是屋裡確實飄著一股味噌湯與剛煮好的白米香。
哲仁受那香氣引誘似地走進飯廳。白飯、荷包蛋、鹽烤鮭魚、味噌湯──餐桌上擺滿了這些日式早餐的基本菜色。
「喔,老爸你醒啦?我正想去叫你呢。」
少年的五官與妻子有幾分相似,他面無表情,但又彷彿有點難為情地看著一旁說道。
周防勇斗──哲仁失蹤了將近三年的獨生子。
與三年前相比,長高了不少。
聲線也變得低沉。
表情精悍,看起來成熟了許多。
儘管哲仁已經和成長後的勇斗打過好幾次照面了,但果然還是無法不對這三年間的落差感到迷惑。
哲仁隱藏著心中的動搖,一如既往地板著臉,看著料理問道:
「早。今天吹的是什麼風啊?」
話一出口,哲仁就後悔了。
應該還有更好的表現方式才對。都是因為這張說不出中聽話的嘴巴,自己才會被兒子痛恨那麼多年。但是本性這種東西也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不過,雖然兒子看來有點不高興,可是卻沒有中斷對話,反而哼了一聲繼續說道:
「因為昨天你幫了我忙啊。還有就是,這也算是過去誤會你的賠罪啦。」
勇斗仍然看著一旁說話。這種容易害羞的部分,意外地和哲仁很像也說不定。
「哼,煮都煮了也沒辦法,那我就不客氣了。」
「好、好啊。」
兩人笨手笨腳地坐下。
就像勇斗說的,昨夜的深談冰釋了兩人多年來的誤會。
雖然如此,畢竟分開了將近三年,哲仁完全不知該和兒子聊些什麼才好。
他原本就拙於言詞,再加上生平以鍛刀為職志,不,是把人生弄到只剩鍛刀而已,因此與人交流的技巧極端拙劣。
明明兒子都主動對自己釋出善意了,自己這個樣子也未免太不中用。就在哲仁如此自責時,
「不好意思,味噌湯不夠熱,而且味道太淡了,遠遠比不上媽媽煮的。」
喝了一口茶紅色湯碗中的液體後,勇斗想起什麼似地苦笑道。
「……第一次下廚,不可能那麼簡單就追上母親的水準。」
「是啊,媽媽真的很厲害呢。」
「……嗯。」
總算能坦率地說出肯定的話語了。哲仁鬆了一口氣,在心裡感謝著亡妻。
比起如此不中用又彆扭的自己,勇斗的應對成熟多了。這三年裡成長了很多呢,哲仁感慨良多地想著。
雖然對兒子的成長感到欣慰,但是無法親眼看到他成長的過程,又讓哲仁感到些許的寂寥。
哲仁再次體認到──
「還有就是啊,雖然剛和好就說這種話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又要走了。」
自己的兒子早已成長為男人,且從自己的羽翼下離巢獨立的事實。


「我想應該……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家了。不、不是因為討厭老爸的關係哦,是因為有一些事情。」
勇斗說著,正面看向哲仁。
喉嚨因緊張而感到乾渴,在桌下捏緊的拳頭正微微出汗。
要說出這件事,果然還是覺得很沉重。
三年來杳無音信,今早的相處也仍然有些生疏,不過勇斗對父親的憎恨之情已經蕩然無存了。
因為現在的勇斗知道,自己對父親的怨恨是來自母親之死造成的誤會,再加上這三年來他在精神方面成長了不少,因此大概能明白,父親其實只是個不擅於表達感情的人而已。
儘管勇斗心中對父親的疙瘩已然消除,而且也承認哲仁是自己的父親;不過,正因如此,反而產生了把父親、把唯一的血親獨自留在這個家中的罪惡感。
哲仁啜飲著飯後的茶水,大大呼出一口氣。
「……攸格多拉西爾,是吧?」
「!你知道?」
勇斗大吃一驚,連忙反問道。父親苦笑似地聳聳肩。
「美月把大致的情形全都告訴我了,而且還會定期來跟我報告新進度呢。她真是個好女孩。」
「原來如此。美月那小子,竟然瞞著我偷偷幹這種事。」
雖然口氣聽起來像在責備,不過勇斗的嘴角卻綻放出穩健的笑容。
那女孩當自己的老婆實在是太浪費了。勇斗再次感受到這點。
不難想像,當初還在攸格多拉西爾的自己一定會意氣用事地堅持「沒必要告訴那老頭!」;美月也深知這點,所以刻意瞞著勇斗把一切偷偷報告給應該很擔心他的哲仁知道。
想到這裡,勇斗突然發現一件事。
「手機……謝謝你沒去解約,一直幫我付帳單。真的幫了我大忙。」
勇斗由衷感激地說著,低下頭道謝。
其實只要稍微思考一下,馬上就能明白其中的道裡。
沒錯,勇斗早就隱約察覺這件事了。
三年來,自己的手機能繼續維持上網、通訊的功能,肯定是有人不斷幫他付帳的緣故。
可是,因為不想接受這個事實,所以假裝成沒有察覺這件事,一直不肯多想。
事到如今,他已經能大方接受這事實了。
「只是單純忘了解約而已。看家裡現在的樣子就知道,我是個多懶散沒條理的人。」
「嗯,其實我也猜到是這麼回事,不過因此幫了我大忙也是真的,所以還是讓我說聲謝謝吧。」
「不用謝。什麼都沒做卻被人道謝,感覺很不舒服。」
哲仁抿嘴深深皺眉,擺出比平常更死板的表情。乍看之下似乎是因此不高興了,但那純粹只是為了掩飾害羞而已。
事到如今,勇斗大致上也能夠理解這位父親是什麼個性的人了。
總而言之,就是很笨拙,很容易害羞,認為情感外露是很丟臉的事。是屬於這種老派職人性格的人類。
真是麻煩的父親啊。勇斗苦笑地繼續說道:
「嗯,總之我要重新拜託你,請你今後也繼續幫我付帳單。這個算是預付款。」
勇斗靜靜地拿出在攸格多拉西爾時使用的護額。
這是用來證明《狼》族宗主身分的物品,是相當貴重的東西。不過現在勇斗身上也沒其他東西可以代替這個作為預付金了。
考慮到今後可能面臨的情況,讓手機維持能夠與現代通訊的功能是最重要的事。
「不是叫大人幫忙付錢,而是主動支付代價嗎?看來你多少有點成長了呢。」
「因為我在那邊也不是隨便混過來的嘛。」
「變得會耍小聰明了。就算不拿出那種東西,這點小錢我還是會出啊,真是見外。」
「咦?你說什麼?」
「沒事,我在自言自語。」
哲仁雙手交握,板著臉哼道。雖然他答應了勇斗的要求,可是不知為何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怎麼啦?我做了什麼讓你不爽的事嗎?」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