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百鍊霸王與聖約女武神
  • 原文書名: 百錬の覇王と聖約の戦乙女
  • 集數: 第7集
  • 作者:鷹山誠一
  • 插畫: ゆきさ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文渠
  • 出版日期:2016/3/31
  • ISBN: 978-986-324-097-6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因為西格恩的祕法,勇斗突然被強制送回現代了。能夠與最愛的青梅竹馬美月重逢,讓勇斗欣喜萬分,但同時又無法不掛心留在攸格多拉西爾的「家人」。另一方面,《狼》軍因勇斗的消失而陷入大混亂之中,可是敵國《豹》卻趁機大舉進攻,菲麗希亞等人以赴死的覺悟迎擊,但……!?勇斗面臨前所未有的抉擇之時的,第7集!!

(2016年3月31日上市)
相關資訊
PROLOGUE

「算起來應該是今天開始打仗……吧?」
美月操縱著智慧型手機,以全螢幕看著勇斗的照片。
那張照片拍攝於幾個月前的冬季,畫面上的勇斗比她記憶中的三年前的勇斗來得黝黑且精悍;此外也許是因為吃了不少苦,整個人的感覺相當沉穩。
勇斗會把自己的近照定期寄給美月。可以看到勇斗的「現在」,讓美月覺得既高興又感動。
可是,照片終究只是照片。她同時也有這樣的想法。
勇斗現在長多高了?像這類的事情她完全不清楚。
拍照時,勇斗的表情總是大同小異,美月很想看到更多不同表情的勇斗。
美月尤其喜歡,當自己使小性子說出略帶任性的話時,勇斗一邊說「真拿妳沒辦法啊」,一邊發出的苦笑聲。
令她如此眷戀不已的青梅竹馬動身前往戰場,已經是十天前的事了。
自從勇斗出征後,美月覺得每天都過得無比漫長。
不想讓勇斗徒增不必要的負擔,因此美月在勇斗面前故作開朗地為他送別。但她的真心話是,不希望勇斗去打仗。
美月知道勇斗運用現代知識,讓自己率領的《狼》軍所向披靡、不知失敗為何物。
可是根據她從網路找到的資料看來,就算再怎麼厲害的將領,勝率也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就連名將武田信玄,他的勝率也不到七成。
信玄一生經歷了七十二場戰役,其中有三場是敗仗。
沒人能保證勇斗不會在某場敗仗中,落到如※桶狹間之戰的今川義元那種下場。(※譯註:今川義元是日本戰國時代的名將,於桶狹間之戰時被織田信長偷襲而死。)
要是從此再也無法與勇斗取得聯繫……這類的可怕想像不可遏抑地縈繞於腦中,使美月恐懼不已。
「快點回來吧,小勇。」
她以食指輕輕戳著放在桌上的神鏡。
神鏡沐浴在從窗口射入的滿月光華下,正微微地散發著磷光。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
勇斗說,這面神鏡可能是以攸格多拉西爾的《妖精之銅(艾爾芙克普法)》製造的。為什麼那種東西會出現在日本,而且代代相傳於美月家呢?謎團越來越大、越深了。
「……咦?」
美月突然發現朦朧的鏡面上有一些髒汙似的黑色斑點。
「本來就有這種東西嗎?」
雖然這面鏡子是害勇斗穿越到異世界攸格多拉西爾的可恨之物,但同時也是美月與勇斗聯絡時必備的重要道具。
總之,先把髒汙弄乾淨吧。正當美月打算拿起手邊的濕紙巾擦拭黑點時,
「變大……了?」
她不由得懷疑起自己眼睛。
但是,黑點在美月眨眼的期間依然不斷擴大,最後她發現,那黑點變成人類的形狀。
「這……這難道是……!」
就在這個瞬間。
咚!美月身後傳來巨大物體落地的聲音。
現在這個時間,位在她身後的應該只有平常睡覺用的床鋪而已。由於她房間牆上沒有掛任何東西,如果真有什麼東西掉下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屋頂坍了。
雖然如此,物體落地的聲音還是千真萬確的。
到底是什麼東西?美月連忙轉頭看向身後──
「咦!?小、小勇!?」
直到不久之前美月都還思念不已的青梅竹馬,現在人正在那裡。

ACT 1

「妳是……美月,對吧?」
勇斗目不轉睛地盯著視野中那名比自己記憶更成熟幾分的青梅竹馬的臉龐,戰戰兢兢地問道。
藉著美月傳給他的照片,勇斗早已知道美月現在的模樣。但是看照片與親眼目睹本人,給人的印象果然大為不同。
再加上,也許不是很上相的緣故吧。
睽違三年,在極近之處看到的美月出落得比勇斗想像中的更美。雖然臉上還殘留著小時候的輪廓,但幾乎可說是判若兩人了。
「是、啊,我是美月哦。你才、你真的是小勇……嗎?」
伴隨著沙啞的發問聲,美月的眼角浮現豆大的淚珠。
那哭泣的表情,與勇斗回憶中的美月完全重疊在一起。
這少女不折不扣,正是勇斗的青梅竹馬。
「沒錯!我是勇斗!我就是勇斗哦!」
「!」
一自報名字,美月隨即撲進勇斗的懷中。
隔著衣服傳來的觸感及溫度,讓勇斗確實、強烈地感受到這不是在做夢。
「我好想你!好想見你啊!小勇!嗚哇啊啊啊!」
「我也是!我也……」
兩人都激動到說不出更多的話。
自從被扔到攸格多拉西爾後,勇斗沒有一天不想著美月。
一直、一直,殷殷期盼著與美月重逢的日子能夠早點到來。
生活在攸格多拉西爾時的那些辛酸、寂寞穿梭於腦中,使思念之情變得愈發強烈。
想要,更加感受她的存在。勇斗將手環到美月身後,感慨萬千地緊緊擁住她。彷彿回應勇斗似地,美月揪著勇斗胸口的手也更用力了。
兩人如此互相確認著彼此的存在。半晌後,美月緩緩地問道:
「小勇回來了。也就是說,你已經找到會使用《芬布爾之冬》的人了嗎?」
「……是啊,我回來、了呢。」
事到如今勇斗吟味著自己回到原本世界的事實。與三年不見的青梅竹馬重逢令他激動不已,注意力完全被這件事給拉走了。
「這是驚喜嗎?好過分哦,事先告訴我也沒關係呀。自從你說要去打仗後,我一直擔心著你呢……」
「!對了!戰爭還沒結束啊!」
勇斗猛地回神,瞪大眼睛。
原本因事情變化過快而陷入混亂的腦袋開始急速運轉起來,回到現代日本前的記憶也隨之甦醒。
好不容易才勉強擊退了《雷》、《豹》聯軍,勇斗又立即中了《豹》首屈一指的祕法師──『米德加爾特的魔女』西格恩的祕法《芬布爾之冬》,讓原本束縛住他身體的某種東西迸散開了。
迸散的瞬間,世界搖搖晃晃地遠離了自己。才剛那麼想,美月就出現在勇斗眼前。
身為敵人的西格恩,不可能是基於為勇斗好的想法,特地使出《芬布爾之冬》讓他回到現代。
當然是因為那麼做對《豹》有利,她才會把勇斗傳送回去。
西格恩的盤算昭然若揭。
戰況正酣時,身為總司令的勇斗突然消失,《狼》軍八成會因此陷入混亂。而做出這件事的是西格恩,她肯定會把勇斗已經不在的消息告知《豹》軍。現在的《狼》軍可說正面臨著毀滅性的危機。
「美月!手機借我!」
「咦?哦,好。」
美月似乎也從勇斗急切的口氣中察覺事態非比尋常,她連忙起身,把枕頭旁充好電的智慧型手機拿給勇斗。
「謝啦!」
勇斗接過手機後打開通訊錄,點了一下名單中「小勇」的文字。
被迫離開攸格多拉西爾前,勇斗把自己手機扔給了菲麗希亞。
勇斗撥打電話,想要聯絡菲麗希亞,可是──
『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
平坦無機質的女性語音從聽筒傳出。
「呿!果然打不通。」
勇斗嘖了一聲,放下手機,按掉通話鍵。
和攸格多拉西爾通訊時,對方必須位在供奉於雅爾菲德聖塔內的神鏡附近才行。
可是現在,菲麗希亞等人的所在地點是《狼》領土最西方的據點──加契納城砦。
勇斗當然也知道現在聯絡不上她們,但還是無法冷靜以對。
「大家一定都要平安無事哦……」
勇斗以嚴峻的神情焦躁地握緊手機。
他無法控制自己不做出不祥的想像。
「小、小勇,你還好嗎?你流了很多汗耶!」
「還好,我自己……是沒事。」
「難不成,你是在那邊情況很危急時回來的?」
「…………」
勇斗無言地點頭。
能夠回到原本的世界,這件事本身是值得高興的。因為勇斗一直望穿秋水地期盼著回到現代的那天快點到來。
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回來,一言以蔽之就是「糟糕至極」。勇斗無法純粹地為回來的事感到高興,複雜的感情在他胸口翻攪不已。
「是這樣嗎?不過……」
美月微嘆了口氣,朝勇斗走近,輕輕把手放在他臉頰上,微笑道:
「小勇,歡迎回來。能夠再看到你,像這樣摸著你,讓我覺得非常非常高興哦。」
「……嗯,我回來了,美月。」
勇斗的胸口,因美月這番話泛起了絲絲暖意。
她的體溫,還有刮搔著鼻腔的甜香,全都令勇斗懷念不已,覺得無比自在、舒服。
「讓我,多看一下你的臉。」
美月濕潤的眸子眨也不眨地仰望著勇斗。
陣陣顫慄從背後傳來。勇斗的心臟跳得飛快,快到發疼。
這樣太犯規了。
男人這種生物是招架不住女人淚水的,
假如是心愛女人的淚水,那就更不用說了。
「嗯,雖然變得非常精悍又成熟,不過還是有以前的影子哦。比照片上好看多……呃!?」
美月發出像是吃驚,又類似焦急的聲音。
因為勇斗把自己的臉朝她湊近。
三年來,一直心念不已的少女就站在眼前。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