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28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8/8/6
  • ISBN: 471-094-555-623-9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孝太郎與少女們即將面臨的考驗是──?
眾家少女各自的問題陸續獲得解決,『侵略』的形式也正在逐漸改變,佛德賽主動要求與日本建立邦交關係,魔法使和SUN RANGER也因此成為學校的老師,理應回歸平靜的日常生活大大顛覆了眾人的想像……!?
在如此熱鬧非凡的生活中,早苗聽到了「神奇的聲音」。兩年前的那一天,一切才剛開始時也聽到的那道聲音,意欲傳達之事究竟為何?
揭發故事真相之『三坪房間最終章』正式展開……!
相關資訊
一如往常的早上 三月一日(二)

時序已經進入三月,不過早上還是蠻冷的。孝太郎在無意識中拉起棉被,整張臉埋進被窩裡面。熟睡中的臉龐與棉被之間的縫隙,露出一個緊握的拳頭。拳頭不大,而且看起來軟綿綿的,顯然不屬於孝太郎。只見拳頭握緊又張開了好幾次之後,就像枯萎的花朵似地動也不動。這時露絲從廚房探出頭來,朝著拳頭的主人開口說話。
「殿下,需要幫忙嗎?」
『……』
悶得難以辨識的聲音,以及像掃把一樣左右擺動的手。露絲見狀,便笑著縮回廚房了。奇莉華也在廚房裡面,兩人正在準備早餐。
「提亞呢?」
「還在一個人獨自努力。」
兩人一邊準備早餐,一邊不著邊際地閒聊。這是一○六號房經常出現的畫面,此時的話題正是提亞。
「大概是看到晴海和真希輕輕鬆鬆就把人叫起來,嚥不下這口氣吧?」
「怎麼會差那麼多呢?」
「大概是因為她們兩個一直會重複同樣的事情,直到孝太郎起床為止吧。
「嗯,我可以體會。領主大人生性體貼,一旦兩人那麼做的話,就真的非起床不可了。呵呵呵。」
今天提亞挑戰以溫柔的方式叫孝太郎起床,結果反而被睡相超級差的孝太郎逮個正著。如今提亞變成抱枕,被孝太郎困在被窩裡面。其實提亞的格鬥實力相當不錯,只要認真起來,不但可以自被窩脫身,叫醒孝太郎也不是什麼難事,然而自尊心卻不允許她這麼做。提亞說什麼都要利用溫言軟語以及輕微搖晃的動作叫醒孝太郎,因為晴海和真希就是這麼做的。
「所以換成提亞的話,就變成最困難的挑戰了。」
「其實領主大人也是在跟殿下撒嬌,想要稍微耍賴一下。」
「偏偏提亞不這麼認為,結果就變成那樣。」
「希望這麼做的事情——應該說殿下想要的愛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吧,呵呵呵。」
到頭來提亞只是在跟孝太郎鬧著玩罷了。大家都知道為什麼,也大概都猜得到結果。所以奇莉華和露絲很快就對提亞和孝太郎失去興趣,轉移到下一個話題。

孝太郎的左眼周圍微微瘀青,提亞的頭上則是腫了一個包。通常兩個鼻青臉腫的人一起坐在餐桌吃早餐的畫面多少會啟人疑竇,不過一○六號房的居民倒是沒人感到奇怪。頂多就只是浮現出「怎麼又來了」的這種感慨,就算主動問起這件事,也多半是出於羨艷。
「提亞蜜思林,請問到底該怎麼做,才可以像這樣被里見認真地海扁一頓?」
「就是說啊,請務必傳授兩招。我們都很有興趣呢。」
「晴海、真希,妳們皮在癢嗎?」
『不敢。』
晴海和真希不約而同地開口回答,而且還幾乎同時搖了搖頭。兩人總覺得孝太郎平常似乎對自己過份尊重,很想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被孝太郎拳腳相向。
「誰叫這傢伙趁著人家睡得正舒服的時候突然施展關節技。」
夾起一塊醬菜沾了點醬油,孝太郎喃喃自語。結果晴海和真希頓時對提亞報以尊敬的眼神。
「好強!」
基本上晴海對於傷害他人的行為感到十分抗拒,見到提亞和孝太郎之間的關係並未因為提亞的主動攻擊而受到影響,自然對提亞敬佩有佳。
「真的嗎?」
基於幼年時期的經驗,真希習慣跟最重要的人有各種形式的接觸。可能是暴力,也有可能是支配,透過許許多多的連結來確認自己的存在。由於前額已經刻上家徽,其實根本沒必要這麼做,不過一時之間也很難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真希是自然而然地產生這種想法。
「我有用正常的方式叫你起床!就跟晴海和真希一樣!」
「不要騙人了。若是那樣,我早就醒來了。」
「我沒有騙人!可是你完全沒有起床的意思,所以我只好動用武力!指責我是不對的!」
提亞的臉頰因為屈辱以及不滿而漲得鼓鼓的。晴海和真希可以,自己卻辦不到。偏偏孝太郎這個當事人無法理解兩者之間差異,頓時讓提亞的焦躁到達了頂點。
「露絲,是真的嗎?」
「是的。雖然這不是殿下的風格,不過殿下真的試圖以溫和的方式喚醒領主大人。只不過領主大人一直沒有起床的意思,殿下在無奈之餘,只好動用了武力。」
「原來是真的。」
「看吧,根本就不是我的錯。怎麼,你倒是說話啊?」
露絲的證詞讓提亞立於不敗之地,提亞頓時得意了起來。只見她以前額輕輕碰撞孝太郎的肩膀,要求他向自己道歉。
——那種再自然也不過的肢體接觸……提亞蜜思林真是太強了……!
——原來是要那麼做……不過這樣子得先激怒里見才行……可是到底該怎麼激怒里見呢?
提亞的行動再度換來晴海與真希尊敬的眼神。提亞完全沒注意到兩人的反應,不過若真的有所察覺,顯然會惹得她不高興,所以這也算是不錯的結果。
「就算真是這樣,難道不能以平常的方式叫我起床嗎?為什麼搖不醒來之後就直接輪到關節技登場了?」
「啊,居然還抵死不認錯!」
就在兩人的爭執逐漸白熱化的時候。
「提亞、提亞。」
坐在旁邊的早苗拉了拉提亞的衣袖。孝太郎見狀,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通常早苗在打算惡作劇的時候,臉上才會露出那種笑容。
「告訴妳一個祕密。」
「嗯?」
「叫醒孝太郎最簡單的方法。」
「有這種方法?一定要告訴我!」
提亞果然沒讓早苗失望,立刻表現出高度興趣。只見早苗強忍著笑容,得意洋洋地開口說道。
「首先盡全力讓自己的心情振奮起來。」
「嗯嗯,振奮精神。」
「然後假裝朝著孝太郎啾下去。」
「然後再啾……啾下去?」
聽到早苗要自己啾下去——也就是親吻孝太郎的意思,提亞不禁羞紅了雙頰。這對提亞來說真的是始料未及的答案,不過她還是非常感興趣,因此便睜大雙眼直盯著早苗,靜待早苗繼續說下去。
「嗯。察覺到妳的用意之後,孝太郎一定會跳起來落荒而逃。這是奇莉華親自傳授的戰術,成功率高達百分之百。」
「百、百分之百?」
「不行,萬萬不可!這樣子我就不能賴床了!」
話題逐漸轉移到奇怪的方向,完全超出孝太郎的預期。過去孝太郎曾經多次被奇莉華的這種惡作劇捉弄過,若再加上一個提亞,危險性自然是大幅提升。孝太郎固然可以感受到他人的情感——亦即所謂的靈波,卻很難在近距離的情況下接收來自他人的好感。這是因為孝太郎全身上下都籠罩在對方的靈波之中,所以很難保證絕對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成功的話,就可以叫醒孝太郎,即使不幸失敗,也可以趁機親親。這種戰術實在是太藝術了。」
「不過堂堂皇女擅自親吻熟睡中的人,這樣子不會很丟臉嗎?」
「沒錯沒錯。說的好啊,提亞。」
「沒有愛才會丟臉,不過妳不是有嗎?」
「……說的也是。」
「不要被輕易說服了,皇女殿下!堅持傳統,維護皇家的尊嚴!」
就在提亞即將被說服的這個時候。
趁著熟睡的時候盡全力啾下去!
這句話力道十足,徹底擄獲了晴海與真希的心。
「……」
面面相覷的兩人一想到自己做出那種事的畫面,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嘴巴的親親跟臉頰或是手背的親親,基本上是不一樣的。
——起來之後,不知道會不會直接賞我一拳……說不定可以成為契機……
——里見一定會很生氣……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他像責罵提亞和由莉佳那樣責備我的話……
即使對方睡著了,直接親吻依舊是再明顯也不過的愛情表現,對於生性保守的兩人難度過高。不過真的要放棄這種選項,卻又令兩人感到十分可惜。

住在二○六號房的靜香多半是在早餐或是上學時間跟孝太郎等人會合。今天由於空手道的例行練習拖了點時間,直到上學的時候才跟大家會合,因此見到孝太郎把提亞的手機搶過來不知道做些什麼的時候,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
「里見,你在做什麼?」
「這個……我想買個效果超強的鬧鐘,所以正在瀏覽廠商的官網。」
「為什麼?」
靜香大惑不解。平常出入一○六號房的人非常多,孝太郎並沒有非早起不可的理由。
「應該說是有所覺悟了吧。總之若不早起的話,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不堪設想?」
這下子靜香可迷糊了,於是剛好就在旁邊的由莉佳附在靜香的耳邊竊竊私語。
「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如此,這就是平常欺負由莉佳的懲罰。」
「對嘛、對嘛。」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