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19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5/10/19
  • ISBN: 471-094-554-678-0
  • 新台幣售價:25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隨書附錄「皇女們的日常小插曲」外傳小冊+「白銀公主我的嫁」雙書衣》

彩虹之心與黑暗彩虹。為了避免兩者的全面戰爭,由莉佳決定攻擊敵人的根據地,沒想到決戰的地點竟然跟孝太郎大有關係。於宿命的地點所展開的激戰之中,「天才」再度回歸戰場。解開『三坪房間』之謎的佛沙里亞王國篇,即將進入最後的高潮!

(2015年10月19日上市)
相關資訊
遙遠的回憶 九月十五日(三)

真理奈與海是在工作上認識的。兩人任職於佛沙里亞王國的正規軍彩虹之心,真理奈是才剛加入不久的魔法少女,海則是負責保護真理奈的士兵。魔法使雖然強大,詠唱咒文卻相當耗費時間,行動之際多半都會搭配一名貼身護衛。除非是實力獲得高層認可的佼佼者,否則魔法少女一般都不會單獨行動。
兩人還年輕,又有性別上的差異,成為搭檔之後自然是衝突不斷。然而共同完成多項任務之後,兩人之間的誤會逐漸冰釋,最後甚至成為一對戀人,於公於私都是對方無可取代的最佳搭檔。不久之後,真理奈提出了辭呈,準備與海結婚。
然而就算是決定嫁做人婦,也必須先完成手邊的任務才行。等到任務圓滿結束之後,真理奈才會告別職場,正式成為海的新娘。美好的未來固然讓真理奈大為雀躍,面對任務的時候依然保持冷靜,絲毫不受影響。從這點可以證實,真理奈確實是身經百戰的魔法少女。

這對搭檔最後的任務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兩人必須偷偷潛入疑似死靈使──擅長死靈系魔法的魔法使──的人物所居住的地方,掌握不法的證據。佛沙里亞王國嚴格禁止人民利用魔法的力量遂行私人的目的,其中又以死靈系魔法的限制最為嚴格。由於死靈系魔法多半都是用於邪惡的用途,即使提出使用申請,也不太可能獲得許可。彩虹之心雖然懷疑當事人使用死靈系的魔法,卻苦於沒有確實的證據,無法加以逮捕,因此才會指派真理奈和海潛入當事人的住處,尋找有利的線索。
「證據都已經那麼齊全了,又何必命令我們冒險潛入?」
抬頭仰望著聳立於夜色之中的豪宅,海不禁嘆了口氣。這裡跟市區相隔了一段距離,看起來格外冷清。一旁的真理奈聞言,頓時微微一笑。海的身材高壯,真理奈必須抬起頭來,才能跟他說話。
「就別抱怨了吧。光是只有帳簿一類的證據,頂多只能證明對方非法持有違禁品而已。相較於擅自使用死靈魔法的刑責,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執行任務之前,兩人事先做了一番調查。彩虹之心好歹也是政府機構,不可能在毫無依據的情況下擅闖民宅。雖然得知豪宅的主人大量購入死靈魔法必備的各項材料,然而非法持有跟實際使用的刑責畢竟是天差地遠,因此才必須潛入豪宅查個清楚。
「這種事情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呵呵……差點忘了你最怕幽靈或是殭尸之類的了。」
「妳才奇怪呢,碰到幽靈或是殭尸居然一點都不害怕。」
「如果我是個怪人,娶我為妻的你不也一樣嗎?」
「對啦對啦,我也是個怪人。」
「沒禮貌。」
「那是妳自己說的吧!」
兩人一邊鬥嘴,一邊合力翻越豪宅的圍牆。身材魁梧的海先是充當踏板,協助真理奈爬上牆頭,接著真理奈再將海拉了上來。兩人的默契可說是天衣無縫,這也是共同合作的豐富經驗與彼此之間的信賴所締造的成果。
「你好重喔,就不能為了新搭檔稍微減重一下嗎?」
真理奈固然辭職了,海還是繼續留在彩虹之心,擔任其他魔法使的護衛。一想到海的新搭檔往後得跟這個大塊頭一起行動,真理奈不禁對那個可憐的魔法使報以無限的同情。
「若是個可愛的美少女,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喂喂喂!」
「好啦好啦。再怎麼可愛,也比不上妳好嗎?」
「油嘴滑舌的傢伙。」
看來是自己多心了。見到海陽光般的笑容,真理奈不禁鬆了口氣。然而快樂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兩人點點頭之後,從圍牆上縱身一躍,無聲無息地降落在豪宅的庭院。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沒關係,難不倒我們的。」
「也是。」
真理奈和海一掃先前的輕鬆愉快,臉色都十分凝重。此時此刻的兩人,儼然是彩虹之心剛強堅毅的軍人。

使用大規模魔法的時候,需要描繪大型的魔法陣。魔法陣就像是儲存魔力的倉庫,同時也是產生特殊效果的迴路,必須設置於不受外力干擾的環境,地下室自然成為魔法使心目中的絕佳地點。除此之外,地下室還有避人耳目的附加價值,因此真理奈和海的調查重點,自然落在豪宅的地下室。
「魔法陣似乎尚未完成……旁邊的小型魔法陣應該是測試用的樣本吧。」
「製造出規模如此龐大的魔法陣,到底有什麼目的?」
真理奈和海在豪宅的地下室發現了魔法陣,確定了豪宅的主人非法使用死靈系的魔法,然而魔法陣的規模卻令兩人百思不解。設置於地下室的魔法陣規模異常龐大,同時召喚好幾百具的死靈也不成問題,足以在短時間之內摧毀這座城鎮。
「……我只是想讓孫女復活罷了,彩虹之心的小姐。」
聲音突然自真理奈和海的背後傳來。陡然一驚的兩人回頭一看,一名老者的身影映入眼簾。
「你是誰?」
「我才想請問你們是誰呢,年輕人。」
「你是……」
真理奈和海對老者並不陌生,畢竟在展開行動之前,兩人已經針對出入豪宅的人物做了一番調查。眼前的老者,正是豪宅的主人雅山。
「我是雅山齋賀,這間屋子的主人。」
「雅山先生,立刻中止你的計畫!」
老者聲稱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孫女死而復生。這種說詞的真偽還有待商榷,不過若真的要讓死者復活,勢必得付出重大的代價。魔法固然是無所不能,卻難以讓死者獲得重生。復活的魔法需要耗費龐大的魔力,勢必得投下巨資興建產生魔力的裝置,或者是物色足夠的祭品。就魔法陣的術式來判斷,老者選擇的方法顯然是後者,到時候這座城鎮的居民勢必都將失去寶貴的生命。真理奈無法坐視悲劇的發生,死而復活的魔法也觸犯了佛沙里亞的法律,因此她才會苦苦相勸,試圖讓老者回心轉意。
「……小姐,妳應該沒有痛失摯愛的經驗吧?」
「啊?」
然而老者的反應卻大出真理奈的意料之外。只見老者注視著真理奈,眼神流露出些許的憐憫。除了感嘆於真理奈的無知,或許也是悲憐自己痛失孫女的遭遇。
「失去孫女……失去摯愛之後,還能留下什麼?」
「這……」
真理奈無法回答老者的問題。老者說的沒錯,真理奈確實沒有痛失摯愛的經驗。
「渴望,彷彿在沙漠中尋找水源的強烈渴望。為什麼我的身邊沒有水──沒有可愛的孫女?除了渴望,還是渴望。」
老者的瞳孔散發出近乎瘋狂的異樣光采。痛失孫女的老者為了撫平內心的失落,不惜碰觸了禁忌。即使違抗了大自然的定律,也要讓摯愛重回身邊。這就跟在沙漠中迷途的旅人為了爭奪水壺,不惜殺害同伴的心境相似。老者的內心充滿了饑渴,就算犧牲無辜的其他人,也是毫不猶豫。
「真理奈,不必跟這種人多費脣舌。」
說話的同時,海拔出自己的武器。真理奈見狀,頓時著急了起來。
「別這樣,有話好說!雅山先生不是不講理的人!」
「……他的遭遇令人遺憾,然而我們無法滿足他的渴望。」
真理奈無法體會老者的悲痛,海卻不一樣。他經歷過類似的遭遇,失去摯愛──失去妹妹的經驗,因此他對老者的覺悟與決心十分清楚。在這種情況之下,真理奈的婦人之仁只會讓自己身陷危機。海不願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因為真理奈是他所深愛的未婚妻。
「年輕人,說得好。你們兩人的生命,確實不足以讓我的孫女復活!一點也不夠!」
就在這個時候,安置於房間四個角落充當裝飾的盔甲突然動了起來。只見盔甲以流暢的動作拔出長劍,從四個方向同時襲向真理奈和海。
「你們的未來只有兩種結局!不是乖乖地成為祭品,就是當場死在這裡!」
操縱盔甲的人,自然是眼前的老者。他打算將真理奈和海抓起來,當成復活魔法的祭品。尤其真理奈又是魔法使,具備強大的魔力,更是祭品的最佳人選。即使無法如願,老者也沒打算讓兩人活著離開,這就是他當初引誘兩人潛入豪宅的用意。
「雅山先生,請聽我說!」
「不要白費力氣了!他聽不進去的!」
同時承受四具盔甲的攻擊顯然大為不利,於是海牽起試圖說服老者的真理奈,衝向其中一具盔甲。在四具盔甲會合之前破壞其中一具,正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只要一擊得手,就可以免除腹背受敵的窘境。
「海!可是他也是為了摯愛的孫女──」
「至少也等到解決這四具盔甲之後再說吧!」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