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18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5/7/29
  • ISBN: 471-094-554-639-1
  • 新台幣售價:25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隨書附錄外傳小冊子》

快樂的暑假終於結束,一○六號房的生活也回歸常軌,想不到由莉佳卻以前所未有的認真態度尋求大家的協助。「請治療娜娜的身體」。魔法少女彩虹娜娜能夠重新復活嗎?黑暗彩虹的成員再度集結,她們的目的又是什麼?高潮迭起的佛沙里亞王國篇,正式起跑!

(2015年7月29日上市)
相關資訊
眾家少女的傍晚 九月八日(三)

暑假結束之後,學校裡的每一個社團都為了即將登場的校慶園遊會而忙碌了起來,孝太郎參加的編織研究社當然也不例外。隨著時間的日益逼近,社長晴海決定與社員孝太郎和由莉佳討論社團聯展的展出內容,因此三人相約今天放學之後於社團教室碰面。一○六號房雖然也是個不錯的地點,還是社團教室比較有氣氛。
「我大概只能展出圍巾的半成品了。」
「妳才剛入社不久,半成品也沒關係。」
編織研究社的社員必須展示自己的作品。由莉佳是新加入的社員,目前只學會了最基礎的直線編織,實力跟去年的孝太郎差不多。因此她打算將織到一半的圍巾略事修改,充當展出的作品。
「櫻庭學姊,那妳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
晴海已經是編織研究社的元老級人物,三年來累積了無數的作品,舉凡基礎班的毛衣和手套,甚至是高級班的玩偶或是手提袋都難不倒她。不過要從這麼多的成品當中挑選出一件展示品,顯然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學姊的每一項作品都很出色,乾脆全部拿出來展示吧。」
對於孝太郎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天大的難題。孝太郎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有很多作品,全部展示也是個不錯的做法。
「可是……這麼一來,不就全都是我的作品了嗎?」
晴海皺起眉頭。她所在意的問題,顯然是出在展示品的數量。由莉佳的作品只有圍巾,孝太郎的成品也十分有限,若真的將晴海所有的作品拿出來展示,儼然成為她的個人展。晴海是個內斂持重又饒富同理心的女孩子,自然無法接受這種做法。
「有什麼關係?學姊就快要畢業了,不趁這個機會表現一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對嘛,就是說啊。我們只有三個人,展示品本來就不多了,若沒有學姊的其他作品撐場面,明年校慶的展示空間可是會大幅縮水的呢。」
兩人各自從不同的角度慫恿晴海。孝太郎是站在運動系社團特有的學長制觀點,由莉佳則是就現實面的問題進行分析。經過一番思索之後,晴海才勉強點點頭。
「好吧,就多挑選幾樣好了。」
晴海對其中幾項作品特別有感情,而且經過戲劇公演的洗禮之後,也深深體會到自己的努力受到他人肯定的喜悅。鋒芒畢露固然並非好事,適度的表現卻也是必要的,這就是晴海目前的想法。
「好,就這麼決定!這次的主題是櫻庭學姊的個人展!」
「把我跟里見的作品放在不起眼的角落就好了!」
孝太郎和由莉佳決定將晴海的作品當成今年的展示主軸。畢竟展示內容的多樣化與豐富化,可是跟明年社團招生的成果息息相關。
「這、這不太好吧?」
身心大幅成長的晴海固然懂得表現自我的重要性,孝太郎和由莉佳的一搭一唱還是讓她感到些許的尷尬,雙頰頓時泛起一陣紅暈。

社團聯展的事宜大致敲定之後,三人共同回到一○六號房。這陣子可藍的朧月儼然成為晴海返家的中繼站,一方面是因為瞬間移動的途徑比搭乘巴士省時許多,而且回家之前還可以跟三五好友閒話家常,自然獲得晴海的青睞。
「展示用的台座跟隔板由我負責,擺設和裝飾就交給妳們了。」
孝太郎在筆記本大致畫下展示空間的草圖,同時不忘分派任務。展示品的擺設和台座的裝飾需要細膩的心思和獨到的審美觀,不是粗枝大葉的孝太郎做得來的,因此他打算將這項重責大任交給晴海和由莉佳,自己負責注重勞力的搬運工作。
「好的。」
「我會努力……嘶嚕嘶嚕嘶嚕……」
晴海信心滿滿地點點頭,由莉佳回答之餘卻不忘大啖泡麵,令孝太郎感到些許的不安。不過由莉佳並非交待不得的人物,這點已經從過去的經驗獲得證實,因此孝太郎也沒多說什麼。
「不過粗重的工作全都落在你身上,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展示用的台座椅及隔板頗有份量,搬運起來格外吃力,晴海不禁對孝太郎感到有些歉疚。不過孝太郎卻笑著搖搖頭,完全沒放在心上。
「別這麼說,這叫做適才適所。」
孝太郎深知自己的審美觀實在不怎麼樣,體力勞動的工作才是他的強項。
「就是說啊,櫻庭學姊。總要給我跟里見保留一點表現的機會……嘶嚕嘶嚕……」
「不要一邊說話一邊吃泡麵好嗎?」
「……嘶嚕嘶嚕……」
「原來妳天生是個吃泡麵的人才。」
「呵呵!」
孝太郎三人圍繞在茶几旁邊繼續討論。等到社團聯展的相關事宜討論到一個段落之後,房間裡的其他少女才打開了話匣子。先前之所以一直保持沈沉默,主要是基於不想打擾三人討論正事的念頭。
「提亞,戲劇社那邊的情況如何?」
率先開口的人,正是一刻也靜不下來的靜香。由於孝太郎三人討論起校慶園遊會的社團聯展,靜香的注意力自然落在提亞以及戲劇社的身上。只見提亞暫時停止手中的遊戲,轉過身來面向靜香。
「去年的戲劇公演大受好評,今年似乎也準備推出『白銀公主和青騎士』。」
「這下子可有得妳忙了。」
靜香身旁的真希笑了笑。提亞目前雖然好整以暇地玩起電動,等到戲劇公演的準備工作正式開始之後,恐怕會忙得連打電動的時間都沒有。
「不,這次的公演與我無關。」
可是提亞卻搖了搖頭,美麗的金髮也跟著左右晃動。
「為什麼?」
提亞出人意表的回答頓時令真希睜大了雙眼,其他人也紛紛露出訝異的神情。
「戲劇社選出新的社長,聽說還要重新擬定演員和工作人員的名單,所以我也不便表達意見,頂多就是被動回覆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吧。」
「這件事我也有所耳聞。」
經提亞這麼一提,孝太郎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加入討論。
「聽說阿賢扮演青騎士的角色,心情還真的有點複雜。」
孝太郎微微苦笑。去年青騎士的角色被孝太郎搶走,不過今年的戲劇公演大膽啟用了全新的班底以及男女演員,賢治總算是重回第一男主角的寶座。而且賢治的外貌條件遠勝於孝太郎,相信一定會營造出更好的戲劇效果。
「提亞,難為妳了。」
面帶微笑的奇莉華拿起茶壺,替眾人倒茶。提亞對青騎士傳說的熱愛是眾所皆知的,如今卻被迫退出青騎士公演的籌備工作,內心的遺憾自是不言而喻。而且在提亞的認知當中,孝太郎才是扮演青騎士的唯一人選。
「固然是有點遺憾,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這也不失為世代交替的機會。藉由技術與經驗的傳承,以不同的角度和手法詮釋青騎士的傳說,對於戲劇社日後的蓬勃發展一定是大有助益。」
不過提亞倒沒有奇莉華想像中的失望,她認為同一套劇本應該有不同的詮釋手法。過去的提亞沒有這種想法,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畢竟青騎士的傳說本來就建立在以青騎士的角度詮釋孝太郎的前提之上。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原因。只見提亞搖頭苦笑,說出了內心的想法。
「而且讓孝太郎本人詮釋自己的傳說,已經失去了戲劇本身的意義。同理可證,既然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不便針對戲劇的內容提供意見。」
孝太郎就是青騎士。不管孝太郎的認知如何,這就是提亞的解釋。讓孝太郎扮演青騎士的角色,等於是歷史的重現。然而這就失去了戲劇本身的藝術特質,只是重現史實的紀錄片,將青騎士當年的所作所為再度呈現於觀眾的面前罷了。如果深悉事實真相的提亞主動引導戲劇公演的風格與走向,勢必也會導致同樣的結果。
簡而言之,去年的公演可說是藝術的呈現,今年的孝太郎和提亞卻無法再創藝術的高峰,因此提亞的心中才會萌生出世代交替的念頭。
「其實不想讓世人窺見領主大人最真實的一面,才是殿下的真心話吧?」
「露、露絲!」
心事被露絲識破之後,提亞頓時羞紅了雙頰,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在這種反應的加持之下,露絲的說法更是憑空增添了幾分可信度。
「這麼做純粹只是基於藝術性的考量,我從來沒有獨佔孝太郎的念頭!」
「提亞,露絲好像不是這個意思吧?」
「嗚……」
在奇莉華的提醒之下,提亞頓時為之語塞。奇莉華見狀,不禁微微一笑,不過她的笑容是源自內心的惺惺相惜,倒也沒有嘲笑提亞的意思。
「不過我倒是也有獨佔孝太郎的念頭。若真的繼續由同樣的班底擔綱演出,勢必得將我們之間的珍貴回憶赤裸裸地呈現在外人的面前。」
「……就、就是這麼回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