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9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2/7/16
  • ISBN: 978-986-317-293-2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2月上旬,好人卡收集者最痛苦的時期。身為去死去死團的成員,孝太郎與其他的團員密謀陷害阿賢的詭計,卻萬萬也想不到自己的身邊也出現了許多拿著巧克力晃來晃去的女生。情人節巧克力漫天飛舞的季節,露絲收到一封來自本國的訊息,內容竟然是要露絲回國相親——。(2012年7月16日上市)
相關資訊
訓練 二月八日(一)

孝太郎和露絲一大早就爬了起來。兩人準時在清晨五點出門,展開例行性的晨跑。離開可樂娜莊之後前往河濱公園,沿著河岸的步道繞行一圈,這就是兩人的慢跑路線。
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特訓之後,露絲的體力可說是一天比一天進步。進入二月份的時候,各項體能表現獲得了顯著的改善,舉手投足之間幾乎是判若兩人。每天早上從不間斷的運動習慣讓她對自己的身體更加熟悉,即使是在前幾天的滑雪集訓,第一次滑雪的露絲也依然行動自如,並未跟由莉佳一樣醜態百出。
——真不愧是芙蕾亞蘭殿下的子孫,露絲果然很有潛能。
孝太郎的欽佩並不是毫無來由的。一開始晨跑結束之後,露絲總是累得面色發白氣喘吁吁,如今即使跑玩也是神情自然,絲毫不以為意。事實上現在的露絲正以拿著毛巾拭去臉上的汗水,面帶微笑的望著孝太郎。
「里見先生,今天也要仰臥起坐嗎?」
沿著河濱公園的步道慢跑數公里之後,在公園的廣場進行肌耐力的特訓,這就是兩人幾個月以來例行的晨間訓練課程。如今慢跑已經結束,按照以往的慣例,接下來應該是仰臥起坐才對。
去年晨間訓練開始之初,早苗和由莉佳也加入了特訓的陣容,不過很快的就以天氣寒冷或是早上爬不起來的理由退出了特訓,只剩下孝太郎和露絲兩人一路撐到現在。
「不,差不多該進入真正的訓練了。」
孝太郎卻搖搖頭。有別於以往的答案傳入耳中,讓露絲不禁睜大了雙眼,露出詫異的神情。
「真正的訓練?」
「是的。既然露絲現在已經鍛鍊好了基礎體力,我想應該可以開始技法的練習了。」
事實上露絲的目的正是希望從孝太郎身上學到防身用的格鬥技。慢跑以及肌耐力訓練的用意只是為了鍛鍊基礎體力,為日後的格鬥技修行奠定良好的基礎。如今見露絲的體能有了長足的進步,孝太郎這才做出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決定。
「意思是我終於可以學習格鬥技了嗎?」
喜出望外的露絲情不自禁的在胸前緊握雙拳,模仿拳擊手揮出刺拳的姿勢。不過露絲本就不習慣攻擊別人,拳頭自然是沒什麼威力,就算真的被打個正著,應該也是不痛不癢吧。孝太郎凝視著興奮不已的露絲,卻笑著搖搖頭。
「不,跟格鬥技相比這種武術更適合妳。」
「這種武術?」
露絲放下拳頭,雙眼流露出意外的神情。無視於露絲的詫異,孝太郎逕自走向擺在一旁的運動背包。除了兩個運動背包之外,還有一只收納棒球球棒的皮套,這些都是兩人的物品。只見孝太郎拿起了皮套。
卡擦。
「要我使用球棒嗎?」
皮套裡面收納著孝太郎的木製球棒。當露絲在廣場上進行肌耐力的訓練時,孝太郎有時會拿出球棒練習揮棒,因此露絲知道皮套裡面放了些什麼。如今看到孝太郎拿起皮套,露絲還以為孝太郎打算傳授棒術的技巧。
「啊哈哈,不是啦。」
孝太郎笑著拉下皮套的拉鍊,露絲這才發現收納在皮套之中的物品不是球棒,而是兩把長劍。一把是佛德賽的傳統騎士劍,另一把比騎士劍更加細長,似乎以突刺為主。兩把劍都並未開鋒,純粹是練習用的長劍。
「劍術?」
「是的,我認為劍術比格鬥技更適合妳。」
於是孝太郎將細劍遞給露絲。
咻!
接過細劍之後,露絲輕輕一揮。來自騎士世家的露絲雖然不擅長劍術,好歹也曾經接受過基本的劍術訓練,舞動長劍自然是格外的得心應手。
——果然不出所料。
孝太郎之所以捨格鬥技而就劍術,基本上有三個原因。
首先是露絲的體型嬌小,並不具備身材方面的優勢。跟敵人正面衝突的時候,手持武器還是比赤手空拳更加妥當。再加上露絲是佛德賽的騎士,自然應該以長劍為武器,而且細劍顯然比傳統的闊劍更加適合。佛德賽傳統的騎士劍過於厚重,對於體型嬌小的露絲而言無異是一大負擔。
第二個原因,則是孝太郎劍術方面的造詣更勝於格鬥技。佛德賽的經歷大大提升了孝太郎的劍術實力,而且提亞的正規訓練以及在實戰中所擷取的寶貴經驗也不是孝太郎矇著眼睛獨自摸索的格鬥技所能相比的。現在的孝太郎更像是一名劍術達人,而不是過去的格鬥技高手。
最後的原因,則是孝太郎曾經多次與號稱細劍達人的芙蕾亞交手。滯留佛德賽期間,孝太郎幾乎天天與芙蕾亞練劍,對芙蕾亞的劍法自然是十分熟悉。如今只要將芙蕾亞的劍術原封不動的傳授給露絲,一定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收到可觀的效果。
基於上述三個原因,孝太郎決定捨棄格鬥技,將芙蕾亞的劍術傳授給露絲。對於孝太郎而言,這也是一件讓他既懷念又期待的一件事。

露絲手中的細劍劃破清晨冷冽的空氣。動作雖然不怎麼熟練,收放之間卻拿捏得相當精準,細劍的重量顯然並未對露絲造成太大的負擔。當然,這也是幾個月以來鍛鍊體力的成果。
「這樣子,還、還可以嗎?」
「嗯,還不錯。不過突刺的時候記得保持手臂的高度,別掉下去了。」
「是,里見先生!」
孝太郎正面觀察露絲舞動長劍的姿態,同時以過往的記憶為依據,慢慢將露絲的動作修正為芙蕾亞的模式。
——兩個人真的很像……
除了長相之外,連舞動長劍的姿態也是如出一轍。露絲跟孝太郎記憶中的芙蕾亞幾乎是一模一樣。當然,露絲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跟劍術達人的芙蕾亞相比,不過兩人的動作與神情實在是過於相似,孝太郎的臉上不禁浮現出會心的微笑。
「啊……」
察覺孝太郎的表情之後,露絲不禁微微一愣。
露絲過去從未見過孝太郎的這種表情。平靜、柔和、卻又帶點寂寞。彷彿和煦的陽光照得人暖暖的,卻也激起了內心的母性本能,想要替他做些什麼。孝太郎的笑容擁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讓露絲幾乎失去了平常心。
「怎麼啦,露絲?」
露絲突然停止練劍,孝太郎忍不住開口詢問。
「啊!對、對不起,里見先生。」
孝太郎轉換成另一種表情,露絲這才從夢中驚醒。
「呃……那個……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露絲連忙顧左右而言它。
「嗯,我能體會。」
孝太郎點點頭,顯然並未察覺露絲內心的混亂。事實上露絲的推托之詞確實引起了孝太郎的共鳴,因此他也沒注意到露絲的雙頰早已泛起了陣陣紅暈。
「過去都是我向妳討教劍術,如今立場居然對調了過來,也難怪一時之間不太習慣。」
過去的戰鬥之中,露絲多半都是以闊劍為武器。不過露絲所使用的闊劍是佛德賽高度發展的科學技術所製造出來的半自動武器,與本身的劍技無關。當提亞為了戲劇公演的角色傳授孝太郎劍術的時候,露絲就是手持那把闊劍,充當孝太郎的練習對手。嚴格說來,露絲相當於孝太郎的劍術教練,如今兩人的角色卻剛好相反,多少也會感到有些突兀。
「……那不是我的實力,我只是靠那把劍而已。」
「露絲今後一定會愈來愈強的。」
「希望如此……」
短暫的對話穩定了情緒,露絲再度舉起長劍。孝太郎見狀,也舉起長劍與露絲展開對峙。
「里見先生?」
「露絲,試著攻擊我吧。這樣子才比較容易測試妳的實力。」
孝太郎將全副精神集中於自己的雙眼,頓時清楚看見露絲的身上散發出濛濛朧朧的白色光芒。這道白色的光芒,就是來自露絲體內的靈波。藉由檢視露絲發動攻擊時的靈波變化,孝太郎得以清楚的掌握露絲與芙蕾亞之間的差異。
「可是,這樣子不會危險嗎?」
「放心吧。這些都是練習用的長劍,安全得很。」
孝太郎笑了笑,主動以手指觸摸劍刃的部分。孝太郎和露絲手中的長劍都是練習用的道具,劍刃的部分早已替換成柔軟而富有彈性的材質,即使命中對方,也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我知道了,就試試看吧。」
露絲點點頭,舉起細劍護住中盤,劍尖直指孝太郎。這種英姿颯爽的起手式,正是源自孝太郎的指導。
——嗯……動作雖然漂亮,意志力卻還是不夠集中。而且……
露絲所散發出來的靈波四處游移,正在尋找孝太郎的破綻。相較之下,芙蕾亞在面對敵人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決定了下手的目標。不過這種精確的判斷能力需要實戰經驗的累積,倒也不是一蹴可及的。
「小心了!」
露絲主動搶攻。就年紀而言,露絲的移動速度可說是異常的迅速。當然,這也是平日鍛鍊的結果。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