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
  • 原文書名: 六畳間の侵略者!?
  • 集數: 第7集
  • 作者:健速
  • 插畫: ポ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宜叡
  • 出版日期:2011/6/30
  • ISBN: 978-986-10-7877-9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12月下旬,也就是聖誕節的前夕,孝太郎瞞著大家多接了好幾份工作。「該不會有了女朋友吧?」身邊的女性友人頓時陷入驚奇與忌妒交織的氣氛之中。孝太郎努力賺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另一方面,提亞嘔心瀝血的戲劇大作「青騎士」第2幕的劇本終於完工,預計於年後公演,眾家演員當然是緊鑼密鼓的加緊排練中。高潮迭起出人意表的壓縮系愛情青春小品,第7集歡樂登場! (2011年6月30上市)
相關資訊
聖誕老人與晴海
十二月二十二日(二)

卡、咕隆咕隆咕隆……
孝太郎擲出保齡球在球道上輕輕的彈了一下之後,朝著目標筆直的滾去。速度相當快,一晃眼就通過了將近二十公尺的球道。
框啷。
保齡球不偏不倚的命中最前方的一號瓶,旋即掃平排在後面的數支球瓶。行進路線之外的球瓶,也被遭到擊中的球瓶掃得七零八落。
「全倒!全倒!」
孝太郎扯開了喉嚨,似乎打算以驚人的氣勢震倒所有的球瓶。只可惜事與願違,最後還是剩下一支球瓶孤零零的立在球道上。
「可惡,還是不行!」
「孝郎,只能怪你太老實了,不知變通。」
朝著垂頭喪氣的孝太郎笑了笑之後,賢治從座位上起身。這場保齡球比賽是雙打制的,接下來輪到賢治發球。
「你應該以曲球瞄準一號球瓶才對。光靠直球決勝負,等於是碰運氣的做法。」
「囉嗦啦,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不要你管。再說那種小手段跟我的個性不合。」
「曲球哪裡是小手段了啊。」
取代孝太郎站在球道前端的的賢治以優美的姿勢擲出手中的保齡球。賢治的球路跟孝太郎截然不同,在球道上畫出一條美麗的弧線,迅速的滾向球道的末端。這就是藉由手指和手腕的轉動所創造出來的曲球。
框啷。
賢治的保齡球擊中了最後的球瓶。
「怎樣?」
「球道上只剩下一支球瓶,就算是直球也打得到吧?」
在賢治的救援之下,這一局總算是勉強拿下一個半倒,不過孝太郎心裡面總是快樂不起來。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二日,上班日的下午。不過寒假已經開始,學生都不必到學校上課。
孝太郎和賢治趁著寒假的空檔到車站前面閒逛,參加了由當地保齡球館所舉行的保齡球雙打排名賽,這就是為什麼兩人突然打起保齡球的原因。
「大豐收呢。」
「只可惜沒拿下第一特獎。」
「阿賢,你為什麼總是喜歡在別人興高采烈的時候潑冷水?」
離開保齡球館之後,孝太郎和賢治手中各自握著商品兌換券。兩人最後的分數是一百八十分,就業餘水準而言,已經算是相當出色的成績了。既然排名落在領先群之中,獎品自然不會太差,兩人分別獲得了面額兩千元的商品兌換券,可以在車站前的商店街兌換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的眼中只有第一,沒有第二。」
「對我來說還是吃飯重要。」
兩千元的商品兌換卷雖然金額不大,對於獨自在外生活的孝太郎而言,可是一筆相當可觀的臨時收入。而且第一名的獎品是夏威夷旅遊,對於克勤克儉的孝太郎而言,當然還是商品兌換券比較實際。現在正值冬天,水電瓦斯的費用本來就高居不下,更何況夏威夷旅遊只是招待來回機票而已,團費和旅費還得自行負擔,等於是多了一筆額外的開銷。無論如何,兩千元的商品兌換券無疑是孝太郎心目中最理想的獎品。
「對了,差點忘了把聖誕禮物送給你這個三級貧戶。」
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之際,賢治突然想起了什麼,打開背包翻來翻去。當孝太郎轉身面向賢治的時候,賢治正好從背包之中拿出兩本小冊子。
「這是什麼?」
「拜託,還問這是什麼。我們今天約出來見面,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對哦,說的也是。」
賢治遞給孝太郎兩本小冊子,封面寫著大大的『白銀公主與青騎士 第二章』。這就是提亞前陣子才剛完成的全新劇本。
孝太郎和賢治今天約在車站碰面,主要的用意當然是為了玩樂,不過促成兩人相約見面的契機,則是賢治必須將新的劇本交給孝太郎。
「這次還特地裝訂成冊啊?」
孝太郎拿起劇本隨手翻閱,神情之中大為讚嘆。上一次的劇本只是以迴紋針夾起來的好幾張影印紙,這次卻裝訂成一本書,看起來格外的有質感。
「聽說這次的預算相當充足。」
「真是既羨慕又忌妒啊。」
上一次的戲劇公演博得大家的好評,校方特別替戲劇社追加額外的預算。再加上商店街的大力贊助,更是讓信心十足的提亞做出擴大演出的決定。
「為什麼給我兩本?」
「一本是給櫻庭學姊的,反正你們會在社團碰面嘛。」
「原來如此。好,我負責轉交給學姊。」
孝太郎點點頭,將兩本劇本放進自己的背包。
編織研究社在寒假期間也有活動。明天剛好就是社團活動的日子,孝太郎打算到時候再將劇本交給晴海。
「嘿唷。」
收拾完畢之後,孝太郎拿出手機,確認現在的時間。剛好是下午三點左右。
「阿賢,時間差不多了,先閃。」
「這麼快就要回去啦?時間還早呢。」
「不行,非走不可。不瞞你說,其實我接了一份新工作。」
「什麼工作?」
「替蛋糕店發傳單。」
孝太郎和賢治並未辭去遺跡挖掘的兼差,不過挖掘工作在接近年底的這段期間暫時停工,孝太郎只好另外找了一份新的兼差。
「手頭這麼緊迫嗎?伯父不是每個月都會寄生活費給你?」
「我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成年人,絕對不碰老爸的錢。」
孝太郎露出自豪的笑容之後,將手機塞進口袋,旋即轉身背對賢治,模樣看起來甚是瀟灑。
「先閃了。」
「嗯,掰。」
於是孝太郎拋下賢治,頭也不回的離去。
「……嗯,新的工作啊……」
目送孝太郎離去的背影,賢治不禁低頭沉思。孝太郎口中的新工作,讓賢治起了疑心。
賢治跟孝太郎都是挖掘遺跡的臨時工,自然對孝太郎的經濟狀況相當清楚。挖掘遺跡的收入相當穩定,就算加上年關將近的額外花費,賢治也不認為孝太郎有必要另外再找一份工作。
「……而且最近找他出來,他總是再三推托,該不會交了女朋友吧?所以才需要賺取聖誕節的約會基金……不過……應該不太可能……」
就在賢治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有人靠了過來。
「女朋友?阿賢,你又有新的對象了嗎?」
「咦?里見先生呢?」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靜香和露絲。兩人相約前來站前商店街購物,就在離開超市的時候發現孝太郎和賢治的身影,所以才一路跟到保齡球館的門口。
「笠置、露絲,原來是妳們啊。」
「哈囉,阿賢。」
「你好,阿賢。對了,里見先生呢?剛剛他不是也在這裡嗎?」
才剛打完招呼,露絲就開始四下張望,尋找孝太郎的身影。
現在是上班日的午後,同時也是家庭主婦出外採買的時間,車站前面的人潮熙熙攘攘,孝太郎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
「孝郎說他接了一份新的工作,所以就先離開了。」
「新的工作?露絲,妳知道這件事嗎?」
「不,我也是初次聽聞。」
靜香和露絲都不知道孝太郎找了一份新工作。
「妳們都不知道這件事?」
「阿賢,你也是嗎?」
「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想不到連妳們也在狀況外,其中一定大有問題。」
賢治凝視著孝太郎孝太郎消失的方向,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這種表情就跟孝太郎捉弄賢治的笑容十分相似,露絲不禁露出會心的微笑,旋即進一步的向賢治詢問那句話的含意。
「所謂的大有問題是指……?」
「孝郎刻意對我們這些朋友隱瞞找到新工作的事實,我猜一定是交了女朋友,所以才會瞞著大家努力賺取約會基金。」
賢治認定孝太郎就是有了交往的對象。
孝太郎非但沒讓賢治知道自己有了一份新工作,甚至連露絲等人都被他瞞在鼓裡。賢治是孝太郎的老朋友,露絲等人最近跟孝太郎走得很近,如果連這些人都一無所知,代表孝太郎一定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而且還是跟金錢有關。饒富正義感的孝太郎不太可能為非作歹,因此賢治判斷一定跟女朋友脫不了關係。
過去每當賢治交了新的女朋友,孝太郎和靜香等人總是比任何人都更興奮,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如今同樣的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為了避免成為大家揶揄的對象,孝太郎自然不敢讓女朋友曝光,這就是賢治的推斷。
「里見交了女朋友?到底是誰……嗚哇,好想知道喔!」
賢治的推測不禁讓靜香雙眼一亮。靜香向來對男女之間的八卦話題相當感興趣,腦海中已經開始對孝太郎的女友對象做出各式各樣的聯想。
「里見先生交了女朋友……?」
露絲的反應卻剛好跟靜香相反。只見她收起和藹可親的笑容,露出嚴肅的神情。
──難道里見跟奇莉華之間的關係,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
孝太郎的交友關係可是攸關提亞的佈局。身為提亞的副官,露絲當然不能等閒視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