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8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6/5/5
  • ISBN: 978-986-324-025-9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8.聽說遊戲玩家們將會接續布局神話》

【迪司博德】轉變為一切都以遊戲決定的世界──就在與神靈種的雙六對戰接近尾聲的時候,阻擋在前方的卻是吉普莉爾的【課題】──那正是重現世界改變之前的遠古大戰的“戰略模擬遊戲”。
率領最弱的人類種,『空白』的目標是──這次絕不再讓任何人死亡……!
「有人將世界改變成遊戲哦……所以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吧──!!」
──不斷犧牲的『定理』,挑戰“未來”的『布局』,從古老神話開始,終於承接至“最新的神話”──超人氣異世界幻想故事第八集!!

(2016年5月5日上市)
相關資訊
繼續遊戲

──如果為了世界非死不可的話,
自己究竟會怎麼做呢?

有一名少女面對那樣的選擇。
神告訴少女,要拯救即將毀滅的世界,少女非死不可。
經過一番苦惱與內心掙扎,最後少女流著淚……做出選擇。
她說:我想要拯救世界,拯救珍惜的人們所居住的這個地方,還有──拯救心愛之人。
於是她懷著悲壯的覺悟,顫抖著雙唇,搖搖晃晃地走向神。
她選擇犧牲自己,不過──

──『由我來代替她死吧。』
一名男人制止了少女,走到神的面前。
那是她不惜捨身也要拯救的心愛之人其中一位。
他深愛少女,同時也是少女所愛之人。
神問這個少女最愛之人說──『你不怕死嗎?』
但是他面露笑容回答,與其讓少女死,不如自己死掉。
因為──『有些事比死更可怕』。
於是男人就在如雷的喝采聲中死亡,那個世界也因此得救。
被留下的少女流下一道眼淚,說要在這個得到救贖的世界,連同男人的份一起活下去。
在她說出那老套的台詞後,彷彿劇情感人落淚一般,故事在此結束了。
但是──看到那樣的結局,兄妹兩人露出掃興的眼神。
看著片尾播出的工作人員名單,兩人心裡這麼想。
──原來如此,『有些事比死更可怕』啊。
男人說著那樣的話,代替少女而死。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對他這麼說呢?

──『你要強迫最愛的少女遭遇比死更可怕的事嗎?』。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自我犧牲』。
多麼好聽又美妙的言詞──真是廉價的催淚套路。
黑眼黑髮的少年臉上流露扭曲的笑容,彷彿他扭曲的性格一般。
紅眼白髮的少女則是臉色不悅,兩人同時有一個感想。
照劇情所說,主角一個人的死拯救了世界。
原本必須數億人的犧牲,只要犧牲一人即可,而且可愛的少女也沒死。
這實在太了不起了,壓倒性的高CP值,這是多麼偉大的豐功偉業啊!!
好了,那麼……
被留下來的少女是如何看待這件事的呢?
男人自己也說過,那是比死更可怕的事。
也就是說──他將犧牲最愛之人也要活下去的恐懼,強行加諸少女身上……自己卻用死亡逃避。
對於那個男人,對於自己原本賭上生命也要拯救的那個男人,少女會做何感想呢?
想到這裡,兄妹倆互相看著對方,得到相同的結論。

──真是卑鄙的傢伙。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自我犧牲』,說得可真好聽呢。
單純的『自私行為』,只要換個說法就不會有人抱怨了呢。
畢竟就算想要抱怨……抱怨的對象也已經不在人世了。
兄妹認為,不應該選擇『哪一個人死』,而是選擇──
──要就『同生』;
──不然就『同死』。
應該只有這兩個選擇而已。
反正都是『自私行為』,要自私就應該貫徹到底才對吧。
而如果選擇『同生』世界就會滅亡的話──

──那樣的世界就讓它滅亡吧。

覺得此說很不負責任嗎?
那我就要反問了。
那到底是誰的責任?又是什麼樣的責任?
本來應該毀滅的世界,靠著兩人的愛與勇氣及其他有的沒有的而得以苟全──這樣很好。
但是身為一個人,把別人的善意視為理所當然,這樣是對的嗎?
再說,如果要追究責任的話──把世界變成那樣的人才要負責不是嗎!?
……那麼,這樣想如何?
反正世界原本就要毀滅了,所以就算毀滅了也是一如預定吧?
既然世界遲早會毀滅,所以就算現在毀滅也沒什麼吧?
那麼何不兩人一起逃到天涯海角,歡笑到最後一刻呢?
如果有人抗議那樣的行為『自私』──那不好意思,抗議駁回。
因為就算要抗議……抗議的對象也跟著世界一起消失了。
……然而,即使如此──
讓開始打瞌睡的妹妹躺下後,黑髮的少年心裡想:

──假如為了世界非死不可的話,
自己究竟會怎麼做呢……?

自己或妹妹其中一人死?──這個選項只能說根本不予考慮。
一起死?──雖然好了一點,但還是希望最好不要。
那麼一起活嗎?……那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但是,即使如此──
就算留下一句『我才不管世界會怎樣咧,毀滅吧,笨蛋~!笨蛋!!』然後就逃之夭夭。
她也一定……『不會露出笑容』吧,黑髮少年撫摸著妹妹的頭髮這麼想。
該怎麼做才能既拯救兩人──『也連同世界一起拯救』。
能夠兼顧一切又不需付出任何一個犧牲……那樣的方法──
年幼的少年看著妹妹的睡臉,露出帶著自嘲的苦笑。
『這個世界』或許並不存在那樣的方法吧。

■■■

──自遊戲開始已經過三十八日。
飄浮在天上的螺旋大地──那是神靈種所構築的『雙六圖』。
其存在的本身就是建立在超乎常軌的法則上。
但是現在──在第二百九十六格上,發生了更加超越法則的現象。

「呵呵、呵呵呵……空~?」
蠟燭映照在昏暗的小洞窟內。
這時響起了三個人的聲音──
「當然,這也在你計畫之內吧~你就說是吧?」
「哼,你希望我就說吧──有哪個白痴會規畫這種事啊!!」
「……哥……這不是回合制……必、必須快點下指示……」
那是剩下『兩個』骰子而變成三‧六歲的紅髮女童──史蒂芙的乾笑聲。
各剩『一個』骰子而變成一‧八歲與一‧一歲──跟嬰孩一般的空與白的悲鳴聲。
以及──宛如宣告世界崩毀般的連續衝擊與巨響。
「而且還是即時戰略啊!她瘋了嗎!傻了嗎!」
空發出大叫,然後閉上眼睛沉思。
──這到底是什麼玩笑?
「……冷靜下來,首先必須從掌握開始……!」
空運作只要一鬆懈就快凍結的思考,勉強擠出話來。
吉普莉爾的【課題】──內容是──

──【課題對象以外的人提出遊戲,兩人以上的成員立刻向盟約宣誓開始遊戲,並取得勝利。】

對著盟約這麼宣誓之後,他們被迫開始進行模擬過去『大戰』的──『遊戲』。
心想首先必須掌握他們所置身的狀況與遊戲的規則,空環視周圍。

──這是一個四面都是裸露岩盤的狹窄黑暗空間。
放置在中央的桌子上,攤開一張『地圖』。
但是那張老舊褪色的破『地圖』是一張白紙──更正,是一片漆黑。
重要的『地形情報』幾乎都沒有描繪上去。
相對地,在那張好似黑色羊皮紙的『地圖』上,彷彿電腦遊戲的介面一般,遊戲情報一分一秒的變化都顯示其上。
──『B.T. 184年7月1日 03:45』
那恐怕是盟約生效前的時代標示方式。
以三角形代表『單位』,以凸形代表『都市』……從這些情報可以瞭解,他們所在的這個小洞窟,似乎就是顯示在『地圖』中央的『首都』。
看來這個遊戲的設定是,除了首都周邊和『斥候』偵察過的部分以外,其他情報都不會顯示在地圖之上。
而在桌子的旁邊則有大量的紙和筆。
在稍遠處則擺放著一個破破爛爛的木製『投書箱』。
看來只要將『指令』寫在這些紙上,再投入箱子裡,就能夠移動『單位』了。

或許是對外面接連不斷傳來的衝擊感到在意吧,史蒂芙起身說道:
「我、我去外面看一下哦!?」
「等一下!……我們追加派遣帶著武器的單位出去探查吧。」
空振筆疾書,在紙上寫下『指令』。
──『地圖』所顯示的時間,體感一秒鐘代表經過八小時。
如果說這個洞窟是『首都』──『玩家空間』的話,那麼能否出去外面──也就是前往『遊戲內』,就很難講了,假使能夠出去也不知道會遭遇什麼。
試著以手指觸碰『地圖』上的單位,單位情報立即顯示出來。
雖然沒有顯示年齡、性別等──『戰鬥力』的情報,實在極不方便。
不過無論如何,空抄下顯示的『單位名稱』,然後投書。
帶著斧頭的單位隨即以一秒八小時──
二八八○○倍速,用這種肉眼也無法辨別的速度衝向出口,站在戶外。
「……哥,讓斥候帶武器……會降低機動力……那樣不是白費嗎……?」
「HAHAHA!妹妹啊,這就是哥哥的智慧了。」
對於妹妹的指摘,空無奈地搖搖頭。
「因為很可能會遭遇其他種族,若不提高生存率,就無法隨時得到情報──」
──但是,就在那之後。
氣候改變,在洞窟內也感覺得到一陣風吹起的瞬間,數秒前剛出到戶外的單位,彷彿雪融一般地從地圖上消失了。

「…………剛才的那個是什麼?」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