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7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7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5/11/23
  • ISBN: 978-986-462-271-9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7.聽說遊戲玩家兄妹要顛覆定理》
經過悠久的大戰,最後世界改變成一切以遊戲決定的【迪司博德】──但是,即使手段從暴力改變為遊戲,勝者蹂躪敗者,不斷製造犧牲仍是世界的『定理』,年幼時的巫女曾嗤笑……「根本什麼也沒改變」。
──不過,假使互相背叛、隱瞞、欺騙的人們,也能夠信任彼此,而且藉由賭上性命的骰子,甚至能打破位階序列第一位‧神靈種的雙六(陷阱)的話,「屆時我就相信──世界確實已經變成能夠改變的世界!!」
承繼“古老神話”的“最新神話”──超人氣異世界幻想故事第七集!!

(2015年11月23日上市)
相關資訊
理論上的開始

──試著想像看看吧。
你現在正在進行某個網路對戰的FPS遊戲。

你所站立的地方,可以將製作精細的舞台眺望得一覽無遺。
那是在一座小山丘上,能夠將激烈槍戰中的嘍囉們盡收眼底,那是多麼風雅的景色。
看著眼前的景象,你不禁發出『人多得就像垃圾一樣啊』的感想,手上則握有一把──『狙擊槍』。
對於槍械不熟悉,或是不知道用法的人也請放心。
正如字面上的意思──那是用來『狙擊』的『槍』。
只要翻翻字典即可查到,狙擊的解釋就是『自遠處瞄準射擊』。
如果是用來掃射『衝鋒』的『槍』,就會寫成『衝鋒槍』。
因此無論怎麼想,那都是用來從遠距離瞄準射擊的槍。
──沒錯,這是用來單方面狙擊你眼下那群嘍囉的槍。

來吧!既然已經確認完畢,那就悠然地躲藏起來,把槍架好!
來吧!看著瞄準器裡的視界,輕鬆打爆二、三十個人頭吧!
然後相信你馬上就會聽到響亮如雷的熱烈鼓掌喝采著!!
──諸如『去死吧※芋蟲!』或『不長眼的菜鳥』等等……。(※譯註:芋蟲〈芋砂〉指的是,在FPS遊戲中狙擊手趴著等待敵人上門的樣子,後來引申為躲起來不主動攻擊的消極行為。)
各式各樣,如夢幻一般,熱烈的怒罵言語。

──發生什麼事了?用狙擊槍狙擊,結果挨罵了──就是這樣。
不明白為什麼嗎?覺得沒有道理嗎?
真巧,當時天真無邪的少年,也和你有同樣的感想。
口中說著:哪A按呢……宛如垂死一般趴在鍵盤上流淚。
──但是,很遺憾,這件事沒有絲毫的不合理。
只不過是有個人違反了『常規』,然後受到理所當然的批判──如此而已。

──每一種遊戲都有『常規』。
那是在遊戲設計與規則上,經過最合理修改後的『最佳戰法』。
在遊戲上就等同於絕對不可侵犯的常識。
──隨意反抗那樣的常識,輕率地挑戰常規,結果會如何呢?答案……就是這樣。

過去因為熱烈的怒罵而落淚的少年──如今他已成為青年。
今天這個時候,他也是手裡拿著槍,在遊戲內穿梭縱橫……同時心裡想到:
原來如此,貫徹龜點等待再施以狙擊,確實是有效的戰術。
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是那樣的想法,徹底採取龜點狙擊的方式──遊戲就不成立了。
正如踢足球,只是在我方人員之間不停地傳球,並不違反規則一般。
正如下西洋棋,只是不斷地亂下挑釁對手,並不違反規則一般。
但既然是與人對戰,就會存在潛規則──只要違反就會惹人非議。
──當每個人都想得到樂趣,就會自然而然形成……那就是『常規』。
隨意違反常規,當然會受到抨擊,當然會遭到唾棄吧──!?
身為一個人,禮儀、禮節是很重要的,絕對不可以對屍體開槍。
……諸如此類,如此這般。
若是正常成長的人,或許會認同那樣的常規。
但是青年卻是個走到哪裡都丟人現眼的典型廢人(家裡蹲尼特玩家)。

他心想──既然如此,為何要實裝狙擊槍?
呸一聲吐了口口水後,他今天也手持狙擊槍,佈下地雷與無人自動機槍。
在誹謗中傷的聲浪中,陸續轉換據點,充滿精神地四處奔馳,笑嘻嘻地繼續龜點狙擊。
只不過那種程度遊戲就無法成立,那樣的中級者『常規』他才不管呢。
──再說所謂的『常規』,
本來就是弱者為了勝過強者所構思的手段──『戰略』,而且──!
──這時突破青年佈下的陷阱與狙擊,上級者(強者)的短刀已然逼近……
…………呃~,我說到哪兒了?對了!所謂的『常規』!
只不過全都是注定被打破的規則!
就像現在這樣──看著從自己身上取得一殺的對手,青年翻白眼笑著。
打出了下面的訊息──『了不起,你真是帥斃了!』。

■■■

──每一種遊戲都有『常規』。
那是在遊戲設計與規則上,經過最合理修改後的『最佳戰法』。
在一切都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裡,那就等同於絕對不可侵犯的常識。
──隨意反抗那樣的常識,輕率地挑戰常規,結果會如何呢?答案……就是這樣。

六十年前──在將來被稱為『東部連合』的某個邊境山丘上。
嬌小的金色狐少女,眼神沮喪地仰望天空,心裡這麼想著。
彷彿佈景般映出朱紅之月,將暗夜一掃而空的天空──盡頭。
高聳直達天際,影子照落地面,從這個星球任何一個地方都能仰望的巨大西洋棋子。
據說位於那個棋子頂端的神,在六千年前高揭『十條盟約』,向世界宣揚。
──這個世界改變了。
但是少女混濁的黃金眼眸中卻這麼想著:
──你這個大騙子。

大戰結束,戰爭消失了,權利受到保障。
已經不必再為暴力而懼怕、痛苦了。
──那是謊言。
那是謊言,一切的一切都是瞞天大謊──!
如果戰爭消失了,那麼為什麼獸人種(我們)仍持續這樣的內亂(遊戲)!?
如果權利受到保障,那麼為什麼金色狐(我們)要被奪走一切!?
如果不必再為暴力擔驚受怕──那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還會受傷,恐懼暴力,為傷痛而苦呢。
一身染血的破爛衣服,少女彷彿乞求答案般落下淚來。

他們以尾巴或耳朵的形狀、角的有無、毛色的不同,各自聚集成群,彼此嘲弄。
就算獸人種被其他種族的人壓榨,只要不同部族,他們總是幸災樂禍。
獸人種以那樣的『常規』進行『內戰(遊戲)』,已經持續六千年以上了。
──那是錯誤的,獸人種之間應該停止仇視,彼此互助合作。
年幼──卻聰慧的少女,依照她的感性,常識性地提出這樣的異議。
『弱者(棋子)沒資格說話』──卻被如此渺小的惡意所踐踏。
就這樣,少女就連生殺大權都被奪走,全身是血地倒在無名的山丘上。
在意識朦朧中,她瞪著巨大的棋子──終於理解了。

──『十條盟約』說,不可未經許可掠奪、侵犯、殺害。
但那並不表示要保護弱者,更不允許軟弱。
而是在說就算欺騙、謀取、威脅──不管使用任何手段──
要先讓對方同意之後,再進行毆打、掠奪、侵犯、殺害──只是如此而已。
強則生,弱則亡;勝則全得,敗則全失。
無論是對是錯,敗者就連發言的權利都沒有。
如果討厭那樣──那就不要當弱者(棋子),就成為強者(棋手)吧。
傾盡謀略與惡毒手段,成為能主宰他人權利的──全權代理者(支配者)。

──沒錯,那個唯一神煞有其事地揭示的『十條盟約』。
是在說與其和別人攜手合作──不如擊倒對方較為有利。
與其將力量用在保護弱者──不如用在支配上面才是有利。
原來如此,『常規』是──只要追求自己的利益(最佳),自然就會形成互相支配的局面。
帶來那樣的規則,竟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說──世界改變了?
什麼也沒有改變……只不過是為了互相殘殺爭奪,而多出一道手續而已。
少女終於理解到那樣的絕望,不過──她笑了。
──說起來所謂的『常規』,本來就是弱者為了勝過強者所構思的手段──『戰略』。
而且那些全部只不過是──注定被打破的規則。
就連這個惡毒得令人作嘔,名為必然的『常規』也沒有例外。
少女強行壓抑因痛楚而發出悲鳴的身體,站了起來。
──那麼我就要將那樣的『常規』打破。

她要顛覆這個惡劣的常識──創造出『破解常規的方法』。
即使那個『破解常規的方法』也注定會被破解──不過那樣就可以了。
不管幾次,在持續破解了無限次『常規』的最後。
──應該會有那麼一個才對。
與其擊倒對方──不如攜手合作較為有利的『常規』。
與其將力量用在支配弱者──不如用在保護上面才是有利的『常規』。
每個人都不只是受人支配的弱者(棋子)。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全權代理者(棋手)才會有利的『常規』。
那樣的『常規』一定會被找到──不,她一定會找到那樣的『常規』──
──就這樣,在那一天,那一個瞬間。
少女瞪視著那個瞧不起自己的『常規』──那個必然的制定者,她做出一個決定。
如果隨意反抗就會招致敗亡是『常規』──那麼就狡猾地反抗吧。
比欺騙、謀取、威脅更為陰險,更為卑鄙,更為徹底,更無比惡毒的手段!
──無論使用任何手段,她都要傲慢地,做到連那位自稱改變了世界的唯一神也沒做到的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