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6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6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4/8/7
  • ISBN: 978-986-365-416-2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6.聽說遊戲玩家夫妻向世界挑戰了》
一切都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的創造者唯一神特圖在艾爾奇亞的小巷裡,悄悄地……因飢餓而倒在路邊,因為伊綱的施捨而得以存活,特圖道出了「六千年前的故事」──將劈天裂地的『大戰』斷定為“遊戲”,向世界挑戰的男人,以及陪伴在他身旁的少女。
「──我們再玩遊戲吧……下次我一定會贏的……」
不留存於記憶和記錄中,即使如此,只有“我”仍記得的故事──通往“最新神話”的“最初神話”──超人氣異世界幻想故事第六集!!(2014年8月7日上市)
相關資訊
開幕前話

──當我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們以為世界更為單純。
沒有贏不了的比賽,努力就會得到回報,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一無所知,無知且愚蠢的孩子,用純真無垢的目光觀察世界後所產生的想法,那樣的想法──有錯嗎?
…………真的有錯嗎……?
…………────

只有微弱燈光照亮的狹小房內,少年拿起棋子。
裡面只有少年一人。
但是,在黑暗中,少年注視著某個明確可見的人影,默然沉思。

──遊戲那玩意兒,終究只是兒戲。
想像著房間中存在著一名絕對強者,少年謹慎小心地將棋子置於棋盤上。
如同他從懂事以來就那麼做的一般。
室外充斥著恐懼與不安──看不見未來的絕望感,使暗夜也為之凍結。
然而,只有室內宛如異世界般,與昏暗的照明相反,飄散著非比尋常的熱量。
少年手執棋子,再度陷入沉思。

──一旦長大成人,大家就會自然而然地遠離遊戲。
為什麼?因為再也沒有閒情玩遊戲了。
或者因為世界並不像遊戲那麼單純。
無論理由是什麼,人只要長大成人就會自然地遠離遊戲。
但是少年不曾想過那種事,
他只是在深思熟慮之後,再度將棋子置於棋盤上。

──單獨一人持續進行著遊戲的孩子。
少年在周圍異樣的眼光注視下長大,即使如此,仍繼續玩著遊戲。
因為少年不明白那些異樣的眼光代表什麼意思。
只要凝目注視著黑暗就看到──『對戰對手』就在那裡。
單看外表與少年並無差別──面露自信笑容的『他』。
少年的感想是──『他』好強。
他總是凌駕於自己之上,而自己總是──輸家。
彷彿那是理所當然,彷彿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
那讓少年感到──無比的樂趣,於是少年再次向『他』挑戰。
從旁人的眼裡看來,少年只是單獨一人,而從少年的主觀看來則是兩個人,單純就是如此而已。
黑暗深處的『他』並不與人交談。
只是貪心地追求著比少年更為高明的──『最佳的一步』。
──給我更正確的棋步!更優秀的戰術!更高度的戰略!!
黑暗深處的『他』如此愉悅地吶喊著,少年則是以無畏的笑容回應。
……少年在他人眼中雖然孤獨──但是他甘之如飴。
那樣的世界單純明快,只存在輸、贏或平手。
而且不論結果如何──雖然最後輸的總是他──少年『下一步』都會為了獲勝而思考。
那就是──『少年的世界』。

然而,『世界』卻毫不留情地蹂躪他『個人的世界』。
──忽地,刺眼的光芒照亮昏暗的房間,少年目光移向窗戶。
只見原本應該籠罩著一片紅色的夜空──已經泛白。
父母衝進室內,抓住他的手,少年卻仍非常愜意地看著『那個』。
那是宛如連接了天與地的──光柱。
父母臉色蒼白,不知發生何事而呼天喊地,他們想要抱起少年,少年卻著急地伸出手。
──還沒分出勝負。
──少年緊急抱住與『他』對戰中的西洋棋盤,然後──
當他再度抬起頭時,彷彿要燒灼網膜的光芒迎面而來。
────…………

聞到惡臭而醒來之後,少年才認知了一個事實。
──原來如此,世界確實不像遊戲那麼單純。
燒焦的母親癱軟無力地趴覆在自己身上,少年從母親的懷中爬出,放眼向周圍看去。
他以五感捕捉這道蠻橫無理的光芒,侵蝕『自己的世界』後所產生的光景。
口中嚐到鮮血的味道,鼻子聞到人體燒焦的氣味,耳朵聽見如深淵般的寂靜,肌膚感受到燒灼般的熱氣。
然後眼中看到的是──滿目瘡痍的世界。
到處都找不到生命的痕跡。
放眼望去,視線所及的土地上盡是飛揚的瓦礫與沙塵,少年在煙塵之中仰望天空。
彷彿隨時會坍塌的紅色天空上──『破壞』的身影來回飛舞。
那是對人類不屑一顧,只為了自己的理由而交戰不已的眾神們。
僅僅只是因為祂們不經意的『餘波』,別說是少年在室內的小小世界,就連人們的世界也消失得不留痕跡。

──原來如此,世界確實不像遊戲那麼單純。
因為世界沒有規則,既沒有規則,也沒有制裁違法之人的審判。
不,在那之前──這時佇立原地的少年前方,忽然有一個影子撕裂煙塵降落在瓦礫堆上。
影子對少年似乎毫不在意,那個影子不經意地──真的是不經意地,發現了注視著自己的視線。
──少年瞪視奪走自己一切的破壞者,他想到──沒錯,因為人類對『他們』而言,甚至算不上是對手。
瞪視著有如拂去灰塵一般,將自己的──人類的世界隨意粉碎的『破壞』,由於爆炸的火焰與沙塵的關係,少年最多只能勉強看出那個『破壞』有著人類的外形,即使如此──
「…………────」
少年確信自己與對方的視線相對,他轉過身拖著腳步離開。
無視後背感覺到的視線,為了存活下去,少年要遠離這裡──遠遠地離開這裡。
以幾乎要破壞棋盤的力道緊握著棋盤,少年──在那一天『長大』了。
這個世界混沌不明,沒有必然,只充滿了偶然,既蠻橫又無理,沒有任何意義。
──根本沒有時間花費在孩童的兒戲上。

■■■

劈天裂地,毀滅星球的古老『大戰』。
距離世界的絕對支配權──『唯一神的寶座』之爭,時間已經過了六千多年。
不戰而勝坐上唯一神寶座的神──特圖制訂出『十條盟約』的世界。
禁止武力,規定一切紛爭皆以遊戲決定的──棋盤上的世界(迪斯博德)。
在那個世界的某一塊大陸──露西亞大陸西部有一座都市。

那是艾爾奇亞『暫定聯邦』的首都──艾爾奇亞。
直到短短數個月之前,那還是個被逼至瀕臨滅國,籠罩在絕望之中的都市。
曾經是【十六種族】位階序列十六位,人類種的最後一個都市,不過如今形勢已經改變。
由無數島嶼構成的獸人種國家──『東部連合』。
海棲種與吸血種共生的海底國家──『奧仙德』
以及天翼種所居住的天空國家──『阿邦特‧赫伊姆』。
新的『國王們』一即位,轉眼間就將此合併為四種族三國家的國家首都。
而在首都的中央街道,如今則是人聲鼎沸。
商人、農家得到大量的新資源和原本失去的資源,而工匠則前來採買那些資源。
他們各自靠著自己的腳或馬車,爭先恐後地穿梭在街上,競價的喊聲不絕於耳。
──所有的糾結、紛爭都以遊戲解決的世界。
原來如此,聽起來確實非常單純。
但是,過於急速的改革,利用遊戲併吞複數個異族國家,強制性地與之合併。
那樣的做法,無論如何以言詞矯飾──都毫無疑問是『侵略政策』。
妄言要以聯邦的方式,合併在一起──那實在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吧。
本來那樣會導致國政混亂,令國家與種族間陷入泥沼般的政治鬥爭。
事情應該會發展成那種情況才對。
──幸好『國王們』……空與白這對兄妹的作為。
多虧他們在對國家的遊戲──爭奪國土之賭上獲得勝利,吞併對方,除此之外更──在不損及任何人的利益之下,實現完全的不流血侵略,所以事情才沒有演變成那麼糟糕的情況。

在人潮熱絡的街道上,雖然為數不多,卻也不乏獸人種的身影。
那就是跨越【十六種族】的種族藩籬,構築『多種族聯邦』這個荒唐無稽的構想,雖然緩慢,卻也一點一點地持續前進的證據。
──世界正在逐漸地改變,而且是以這裡──艾爾奇亞這個都市為中心。
對於這明確的預感,一定也有人因此感到不安吧。
但是同時──對此心懷雀躍的人們,眼中則綻放興奮的光芒。
因為他們正以見證人的身份,目睹著──『世界變革的時刻』。
………………好了,我們稍微回歸正題吧。
正如前述,由於唯一神制訂出『十條盟約』,使得一切都以遊戲來決定了。
而那位唯一神特圖,平時都在做什麼呢……各位一定很有興趣吧?
這次就特別為各位介紹,幾乎全知全能的神──唯一神的私生活。
這個時候,他就在艾爾奇亞的小巷子裡,被年幼的獸人種少女拿著樹枝戳呀戳的。

──唯一神倒在路邊了。

「……這、這麼說來……人類種……不吃飯就會死喔……」
「獸人種也會死呀,得斯。你是呆子嗎,得斯?」
天真無邪的眼神,直接了當的痛罵,讓特圖深深地將臉貼在地上。
她就是擁有耳廓狐般的耳朵,黑色頭髮的獸人種少女──初瀨伊綱。
她是前東部連合駐艾爾奇亞大使,當今艾爾奇亞雙王的遊戲玩伴──更正,是心腹之一。
被那樣的伊綱用樹枝戳著,特圖心裡想的是──雖說這是他第一次『變成人類種』,但這個決定真是──大大的失策。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