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3
  • 原文書名: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 集數: 第3集
  • 作者:榎宮 祐
  • 插畫: 榎宮 祐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3/12/21
  • ISBN: 978-986-337-456-5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3.遊戲玩家兄妹的另一半似乎消失了》
在一切都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成為人類種之王後,異世界出身的天才遊戲玩家兄妹──空與白,向世界第三大國『東部連合』,挑起賭上大陸全部領土與“人類種全部權利”的起死回生遊戲。接著,空卻在留下神祕的語句後消失了──……被拆散的兩人即一人的遊戲玩家『空白』。
消失的空有何意圖,被留下的白。人類種的命運將如何發展!獸耳王國(樂園)的去向又會如何演變──!?
「我說過了吧,已經“將軍死棋”了,你們……早就無路可走了。」
劇情邁入對獸人種的決戰──如履薄冰的謀略即將收網,大人氣異世界幻想小說第三集!(2013年10月21日上市)(2013年12月24日上市)(2013年12月21日上市)
相關資訊
讀取記錄

雖不知懂事的時候是指何時。
不過若是指『最古早的記憶』,那則是在《她》滿一歲以前的事。
雖然不記得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
但是聽到她說的話之後,一名貌似母親的女性──臉色蒼白地看著自己。
那就是她最初的記憶。
────…………

過了不久,她被『白色設施』所收容。
被白色牆壁所圍繞的建築,以及生來雪白過頭的少女。
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的小孩在那裡,然而她卻好像只是融入風景一般。
有如異質般的紅寶石色眼眸經常看著下方。
視線的前方,總是堆滿與未足二歲少女毫不相襯的外國書籍。

……她就是在那時候知道了『遊戲』這種東西。
身穿白衣的大人們拿出許多遊戲,說是要做『智能檢查』。
但是那眾多的遊戲──每一個都太過簡單,太過枯燥,不管和誰玩都不有趣,而和她玩遊戲的那些人,最終只留下『無法測量』這句話,就沒有人再和她玩了。
寄養在那個設施一年以後,她明白了一個人玩還比較有趣。
於是溶入景色中的少女,一個人分飾兩角,默默地繼續玩著西洋棋、將棋和圍棋。
就連白色的大人們也不再與她交談。
……一段無聲、空白的記憶。
一連串只能以『無聊』做為標註的記憶──

兩年過去,少女與貌似母親的女性重逢。
那位女性開心地對少女表示她有了新的父親,但是她看著少女的眼神與白色設施裡的白色大人們相同。少女記得很清楚──那是不帶任何感情的空虛眼神。
那是在少女三歲的時候。
少女遇見了所謂的『新爸爸』和對方的小孩──比自己年長七歲的少年。那是個會精準地附和大人們的對話,臉上精準地浮現對應笑容的少年。
但是,看到大家只對自己展露的那種笑容,卻出現在少年面對每一個人時的臉上。
那種笑容也就是──空虛冷漠的笑容。
少女緊閉良久的嘴開口說話了:

「……真的……『空空的』……」

──名叫《空》的少年聽到少女簡短的話語,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然後他緊緊窺視少女那對誰也不肯與之對上的雙眸。
彷彿窺探、確認般的沉默之後──
少女還記得──少年的臉上浮現出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臉色』。
雖然當時的少女還無從理解,那『臉色』所代表的意義。
只聽見少年──《空》這麼說了:
「來,我們來玩遊戲吧。」
──就是那一天,少女第一次感受到玩遊戲的樂趣。

遊戲進行了二十戰。
最初數回,少女取得了壓倒性的完全勝利。
然而隨著回數增加,少年使出的招數逐漸無法判別。
《空》開始使出有如嘲笑常規般的引誘與心理博奕,走出少女無法想像的奇特棋步,超越了少女的理解,取得勝利,終於被他以十勝十敗的戰績扳成平手。
這個第一次打敗自己的少年,但是他卻沒有為勝利自豪的樣子。
反而他才是輸了似的──而且那似乎讓他無比的歡喜。
他的表情裡沒有空虛。
臉上帶著少女還不認識的臉色。
少年──空──《哥哥》如此說道:
「雖然我是個使用近似作弊手段好不容易才贏了妳的哥哥,不過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囉──白。」
那似乎是第一次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對於他臉上的神色,少女第一次確實感受到那就是『親愛之情』,自己是被需要的。
她理解到自己獲得了認同,可以待在這裡。
──冰冷黑白的記憶,從這時起開始出現了顏色。
雖然感受到胸中湧出炙熱的情感,不過她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情感。
她只能垂下頭,微微地點了點。
────…………

……時光流逝,《兄》與《妹》開始了兩人的生活。
自稱是雙親的兩人已經不在。
「這表示今後我們兩人也是在一起啦。」
只要哥哥──《哥》的這句話,少女就再也無所求。
兩人就是在這時候,以共有的名義持有帳號。  
以兩人的名字命名,兩格空白欄位的帳號──『空白』。(插圖1,原文P15)
哥哥接連編織出的戰略,出人意表,變幻莫測,都是妹妹意想不到的。
而妹妹則是靠著如精密機械般的準確計算,以超乎哥哥想像的完美手法,達成哥哥所策畫的戰略。
──那就是『兩人為一人的遊戲玩家』明確誕生的時刻。
他們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由於屢戰屢勝,開始成為在網路上流傳的都會傳奇。

──在那之後,就連少女也不禁懷疑自己的記憶是真是假。
他們以西洋棋戰勝自稱是神的人物,然後──被拋進異世界。
那裡是在『十條盟約』約束之下,禁止武力,一切以遊戲決定的【棋盤上的世界】。

突然被拋進異世界,一般人會有怎樣的感受呢?
不安、孤獨、流離失所的失落感……?
但是就她記憶所及,那些都不是她的感受。
因為打從一開始自己的棲身之處就是在哥哥的懷裡。
與哥哥一起挑戰一切皆由遊戲決定的世界。
──啊啊,這是多麼令人身心愉快的世界。
除此之外,她還有什麼奢求嗎──?

■■■

「對喔……只要我變成女人不就好了嘛!」
艾爾奇亞王國首都艾爾奇亞,一個聲音響徹王城的謁見大廳。
聲音的主人是一名坐在王座上,披頭散髮的黑髮青年──空。
上衣印有『I?人類』的字樣,折凹的女用王冠有如臂章般纏在手臂上。正如王冠所示,他就是這個世界──迪司博德中艾爾奇亞的……而且也是人類種的王。
聽到王唐突的發言,三個人紛紛對他報以訝異的眼神。

「……你這個王,突然胡說什麼呀。」
一對與紅髮形成強烈對比的冷淡碧藍雙眸。
史蒂芬妮‧多拉,通稱史蒂芙。
她是艾爾奇亞王國先王的孫女,是個散發出貴族氣息,從她的氣息就可以窺見其良好教養的少女。
只不過在這個情況下,她對空展露的表情就不算在內了。
「──原來如此,不愧是主人,那是多麼高深的突發奇想啊。」
另一對是讚頌空的發言、帶著狂熱情緒的琥珀色眼眸。
她是吉普莉爾──擁有一頭隨著光反射而改變顏色的長髮,如夢幻般存在的美麗少女。
腰上的翅膀、頭上轉動的光圈,在在顯示她不是人類,而是天翼種。
這個世界具有知性的【十六種族】中,序列第六位的她,聽到自己的主人──序列第十六位人類種的空突發奇想,卻有如蒙受天?一般,雙手合十,領悟話中真意。
「如果主人是女性,那麼所有十八禁的情況,就都能以感情要好的同性在嬉鬧來交代……您是這個意思吧?對於您的明察我真是拜服不已。」
空心滿意足地點頭回應,目光望向最後一人。
「來吧──妹妹啊!和我『向盟約宣誓』進行遊戲吧!然後勝過我吧!」
空稱之為妹妹,坐在他膝上擁有紅寶石眼眸的少女──白。
那是以男用王冠束住雪一般長髮的少女。
空的妹妹──也就是身為女王的白,她注視著哥哥的雙眼,簡短地說了一句話:
「……我想……那是辦不到的……」
「咦?為什麼?向『十條盟約』宣誓的打賭是必須絕對遵守的對吧?像是強制史蒂芙愛上我,或是擁有吉普莉爾。既然如此,女性化應該也辦得到吧?」
「可以請你不要把自己至今卑劣的行動說得那麼順口好嗎!?」
被害人(史蒂芙)如此吶喊──但是在場卻沒有任何善心人士聆聽她的心聲。
「──可是,很遺憾,主人,這次白小姐的主張是正確的。」
「咦?為什麼?」
「因為原理上不可能的事是無法遵守的。」
看到白點頭贊同吉普莉爾的話,空終於理解了。
……原來如此,仔細一想,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啊。
「也就是說,比如與史蒂芙對賭,要求她『一秒鐘跑完一百公尺』,即使獲勝,因為這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最多只能遵守我的要求,以極限的速度全力奔跑囉?」
「是的,正是如此。」
「──請問……為什麼用我來舉例呢?」
聽到一秒鐘跑一百公尺這種無理的要求,史蒂芙想像自己被迫死命奔跑的模樣。
空真的有可能做出那樣的要求,那種恐怖感令史蒂芙不禁戒慎恐懼地插嘴問道。
「等等喔,那麼就算以『讓我變成現充』為賭注,那也不可能辦到囉!?」
空試著想像自己成為現充的模樣。
──那會是什麼模樣呢?腦海裡浮現出的只有全無現實感的『妄想』而已。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