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15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16/7/27
  • ISBN: 978-986-470-307-4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妳』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在細雨連綿的帝都裡,神人雖然成功拯救了菲雅娜,但擋在他面前的,竟是淪為帝都控制的傀儡,取回全盛期模樣的〈黃昏魔女〉。在她壓倒性的實力面前,神人顯得左支右絀。在危急之際,過去曾和他交手過的龍騎士蕾奧拉前來助陣。「讓我來幫你一把吧,風早神人──」侵蝕神人的〈闇之精靈王〉之力、謎團重重的聖都的暗中活躍、鋒利無比的〈殲魔菜刀〉,而舞台也開往〈龍王〉君臨的多拉古尼亞──
「各位維持制服的打扮尚且無妨,但還請您們一定要脫下身上的內衣。」
「咦咦咦咦咦咦!?」激勵人心的超人氣元素奇幻故事,第十五集!

(2016年7月27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在受到月光照映的荒野上──
「少年,你似乎還留有過去的『壞習慣』啊──」
魔女低頭睥睨著趴在地上的少年說道。
「你該不會打算拿這粗糙醜陋的劍舞奉獻給〈精靈王〉吧?」
「……唔、少……囉唆,魔女……」
咳著血塊、蹲踞在地的少年──神人的手上,握著一把有著漆黑刀身的長劍。即使已被打倒在地無數次,但他卻還是沒有放開過手中的劍。
「哦,看來你還有回嘴的力氣啊。」
她扭曲嘴角笑了笑,朝著倒臥在地的神人腹部踹了一腳。
「……嘎……哈──」
「──起來,再來一次。」
神人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朝著那名女子瞪了回去。
葛雷沃絲‧雪爾麥斯──奧地西亞帝國〈十二騎將〉的前首席騎士。
同時也是擁有〈黃昏魔女〉別名的大陸最強精靈使。
(這個怪物……)
神人抹去嘴邊鮮血暗自啐道。〈教導院〉裡雖然也有被稱為〈怪物〉的精靈使,但眼前這個表現得一派悠哉的女人,才是貨真價實的怪物。
神人明明使出了所有本事,但這名魔女卻三兩下就擺平了他,而且呼吸不見一絲紊亂。
「喂,妳這麼做未免也太過火了吧!」
一道嬌嫩的嗓音劃破了虛空。
發出聲音的,是神人握在手中的漆黑長劍。
……她似乎是氣炸了,只見劍身周圍正迸著闇色的雷火。
「我不會弄死他的,妳可別太寵少年了啊,闇精靈。」
魔女沒理會這聲抗議,拔起了插在荒野上的魔劍。
「我沒事,蕾斯提亞。我還、能打──」
神人靜靜地低語著,將神威灌入黑劍之中。
「你太依賴闇精靈的力量了。憑你這種打法,可打不贏精靈劍舞祭的優勝候補──聖國的露米娜絲喔。」
「我不在乎。就算對上的是聖精靈,也沒有人會是我和蕾斯提亞的對手。」
神人瞪視著眼前的葛雷沃絲說道。
他這是在表示對搭檔──闇精靈的絕對信任。
像是在回應少年的這份分信賴般,闇之雷火在荒野上竄了起來。
「這份分志氣是挺不錯的──」
葛雷沃絲冷然一笑,慢慢握住魔劍擺好架式。
「看來首先就是要粉碎你那毫無來由的志氣。」
這架式乍看之下相當隨性,但卻是毫無破綻。和神人迄今交手過的〈教導院〉暗殺者與帝國精靈騎士相比,她是完全不同次元的存在。
「怎麼啦?選個你喜歡的時機攻過來啊甚麼時候攻過來都可以喔。」
「……唔!」
神人向前踏出一步。
他並不是中了魔女的挑釁,而是明白根本等不到她露出破綻的那一刻。
「暗殺技──〈穿影〉!」
他在一瞬間拉近距離,迅捷無倫地揮出斬擊。
這是不用任何花招,只以技術所堆砌而成的招式。然而──
「原來如此,出招的速度和精確度的確是有兩把刷子。」
魔女冷笑道。十三歲的神人賭上技術和經驗──賭上一切的必殺一擊,卻沒能擊中魔女的喉嚨,被她驚險地避了開來。
「還沒完呢──〈飛蛇?亂舞〉!」
神人再往前一步,使出了讓人眼花繚亂的連續斬擊。
「哦,必殺的一擊只是幌子,真正的殺著是遜色幾分的招式嗎──」
葛雷沃絲身子一翻,將劃破虛空的無數劍閃悉數彈開。
不過,神人在等的就是這一刻。
在這短短的一瞬間裡,是使不出防禦魔術的──
神人將〈神威〉注入了魔劍的刀身中。
「貫穿吧!毀滅一切的審判魔雷──〈宣死闇雷〉!」
漆黑雷火自魔劍上迸出,捲起周遭的大地炸裂開來。
(──得手了!)
就在他打算衝入煙塵,給予葛雷沃絲致命一擊的瞬間──
──他全身突然打了個哆嗦。
(……唔,怎麼搞的!?)
神人停下了腳步。不對,這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意志──
而是他的本能察覺到某種未知恐懼,硬是讓控制身體的神經停了下來。
「幹得很好啊,少年──」
這時──從煙塵後方傳來了話聲。
那和他素來聽慣的魔女話聲……有某種決定性的不同。
「即使是在那個時代,能讓我沾上沙塵的也不到五個人呢。真是的,你勾起了我的興致了呢……」
煙塵散去,在月光的照映下,「那東西」現出了身形。
「這是你第二次看到我這副模樣吧──」



第一章 帝都的黃昏


帝都籠罩在如霧一般的細雨之中。而在歷經〈十二騎將〉蕾絮琪‧韓修齊托的重力精靈肆虐,如今已被大量瓦礫埋沒的這處地點──
她如同一抹黑影般佇立著。
「……人……神人!」
菲雅娜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神人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不對,他其實是明白的,只是腦袋拒絕接受眼前的現實罷了。
他壓著遭到撕裂的腹部,泊泊鮮血從指縫間滴落。原本充斥全身的〈闇之精靈王〉的力量業已散去,他知道自己的體溫正在逐漸下降。
(我看不見……)
不僅看不到劍光,連對方的動作都沒能瞥見。
然而,神人知道這種使劍的方式。那風馳電掣的劍技是──
〈絕劍技〉第一式──〈紫電〉。
……這不可能。
除了神人以外,這世界上理應再無別人繼承了「她」的絕劍技。
況且,對方方才那一劍,甚至展露出比神人更高的造詣。
正因為察覺到這一點,他才不想接受現實。
然而──
「哦,雖說我有手下留情,但你居然能閃過剛才那招啊──」
「……!?」
在濛濛細雨中響起的那道說話聲,讓神人不得不面對現實。
那名「少女」──將沾附在劍上的鮮血抖落,面無表情地俯視著跪倒在地的神人。
「葛雷沃絲……」
神人勉強開口擠出了那個名字。
葛雷沃絲‧雪爾麥斯──〈黃昏魔女〉。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神人嘶啞著嗓子喊道。
根據協助神人等人的特務騎士──薇蕾所言,葛雷沃絲已落入奧拉涅斯之手,並被囚禁在惡名昭彰的寡斯‧基拜〈拷問塔〉之中。
若是如此的話,她沒理由出現在這裡。
不對,更重要的是,「那副模樣」是──
「……為什麼……唔……!」
「神人!」
菲雅娜匆匆抱住了神人搖搖欲墜的身子。
「……怎麼回事?『那個女生』是校長老師……?」
菲雅娜似乎聽見了他剛才的自言自語,在神人身邊附耳問道。
她會有這樣的疑問也是無可厚非,因為在兩人面前的葛雷沃絲──
看起來就只是個和菲雅娜年紀相當的可愛少女。
雖說〈黃昏魔女〉名冠天下,但「她」縱橫戰場已經是數十年前的往事了。
菲雅娜自然沒見過她那時的長相。
然而,神人曾二度目睹過〈魔女〉全盛期的樣貌。
第一次是在他被魔女帶到宅邸裡後沒多久的事,而第二次則是在帝都的郊外荒地,學到第一招絕劍技〈紫電〉時發生的事。
葛雷沃絲說過,受到〈精靈王〉給予她的力量的影響,有些時候會出現〈神威〉突然暴漲的現象。在這段期間裡,她的肉體會返老還童,於短時間內恢復全盛時期的力量──
霧雨溽濕了可愛少女的肢體,使她看來更顯嬌媚。
那稚嫩的容貌,甚至會讓人誤以為她是一名女童。
她手握染血魔劍靜靜佇立的身影,美得讓人汗毛倒豎。
「──錯不了的,她就是葛雷沃絲。」
神人向菲雅娜這麼說道。
當然,若是借用擬態精靈等外在的力量,的確是有可能模仿出相同的身形。然而,她剛才施展的神速劍技肯定就是〈絕劍技〉沒錯。跟雪拉‧卡恩之流的冒牌貨相比,可使不出這等次元的技巧說是天壤之別。
「葛雷沃絲……」
神人深陷絕望的心境,再次呼喊了那個名字。
從側腹流出的血液黏稠地貼附在手指上頭。
神人猜測,她恐怕是在被囚禁於寡斯‧基拜之塔的期間遭人動了手腳。也許是被施加操控精神的魔術,也許被下了藥物洗腦,也可能是更為可怕的手段──無論如何,若只是喊呼喊她的名字,是不太可能讓她恢復過來的。
即使如此──
憑那名〈魔女〉的本事,也許還有機會──神人抓著這最後一縷希望吶喊道:
「妳忘了我這個徒弟了嗎?妳這個人稱〈黃昏魔女〉,集世人敬畏於一身的女人,居然會被洗腦成供人使喚的傀儡嗎!」
神人吶喊道。然而,少女的灰色眸子只是不帶感情地睥睨著神人而已。
「嗚……」
神人拄著〈殲魔聖劍〉,緩緩站起身子。
傷口流出的血液,在腳邊匯成了一道血窪。
「神人,你的傷還沒好!」
「我沒……事……」
無法用話語溝通──那麼,能溝通的手段就只剩下一個了。
神人慢慢架起〈殲魔聖劍〉,瞪視著眼前的魔女。
「哦,都傷成這樣,還是選擇站起來了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