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12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4/4/14
  • ISBN: 978-986-348-713-5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精靈劍舞祭〉閉幕一週後,在〈精靈王〉祭殿發生那件事便持續昏迷的神人總算恢復意識,讓克蕾兒不禁放心地流下淚水,然而神人卻朝她拋出了『妳是誰?』的殘酷話語……沒錯,神人失去了所有關於蕾斯提亞的記憶,甚至遺忘了學院、身為隊友的少女們、以及隨著記憶遭到封印的劍精靈……然而,與〈魔王〉息息相關的命運卻不容許神人在失憶中渡過安穩的學院生活,正當學院即將舉辦一年一度的校慶時,敵人將魔爪伸向了記憶與聖劍遭到封印的神人……所向披靡元素奇幻故事第12彈將堂堂邁入全新章節! (2014年4月14日上市)
相關資訊
神人。
  要是哪天我不再是原來的我。
  到時候請你將我殺掉。


  如果可以的話……
  也請忘記我吧。


序章

  「唔……呃……」
  一睜開眼睛時,純白色的天花板首先映入眼簾。
  柔和的陽光隔著窗簾透進室內,還能聞到一股剛洗好的被單香味。
  陌生的景象讓腦中浮現出無數問號。
  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或許該說最根本的問題是……
  (這……到底是哪裡……?)
  正當準備撐起上半身環視四周時,腦中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身體無法動彈。
  最先想到的就是被綁住的可能性。
  不過睡衣外面並沒有被枷鎖扣住的感覺,如果是魔術之類的束縛,照理說應該連半根手指都無法挪動才對。
  (原來只是體力衰弱到無法動彈而已……)
  得到這個結論後,首要之急還是得先環視整個房間把握現狀。
  放在床邊架上的花瓶映入眼簾,接著是有張頗大圓桌位於房間中央,還有並列於牆壁邊的各種櫥櫃。雖然沒有華麗的裝飾,但每種家具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高級品。
  再加上這張宛如將整個身體包覆的舒服床鋪。
  (……是貴族的房間嗎?)
  至少這應該不會是平民居住的房舍。
  既然這樣的話,自己為什麼會躺在貴族的房間裡呢……
  (……是遭到監禁嗎?不對……)
  這個房間裡有窗戶,就連門扉也是能夠輕易破壞的木製門板。
  與那個設施中冰冷石牆圍繞的牢獄可說是天差地遠。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外面突然傳來腳步聲。
  而且對方毫無掩飾氣息地逐漸靠近這個房間。
  ……大概只有一個人,是把我送進這個房間的人嗎?雖然不知道意圖為何,但看情況或許有必要用蠻力逼供。
  經過鍛鍊的身體自然地出現反應,手立刻伸向並拿起附近能夠做為武器的物品……也就是擺在架子上的花瓶,雖然就武器而言有些不可靠,不過總比空手還好。
  腳步聲突然靜止,門扉則是傳來開鎖聲並緩緩敞開。
  氣息不自覺地屏了起來。
  因為有個紅髮美少女出現在門扉的另一側。
  當雙方四目相對的瞬間,少女隨即瞪圓那宛如紅寶石的眼眸。
  「……神……人……?」
  「咦?」
  少女手中的水瓶掉落地面並發出巨大聲響。
  不過,她仍然毫無動靜地呆站在原地。
  (……怎、怎麼回事?)
  神人也拿著花瓶僵在原地。
  因為他沒有料想到將他囚禁的人物會出現這種反應。
  經過數秒的沉默後,只見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神人!你終於醒過來了!」
  並且毫無戒心地直直衝向神人。
  (唔……!?)
  這個出乎意料的舉動讓神人慢半拍才做出反應。
  少女張開雙手,從被單上直接緊緊抱住神人。
  接著……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
  她突然發出了響亮的哭聲。
  「唔……妳、妳做什麼……」
  神人不禁疑惑地發出這道呢喃聲。
  (……這、這個女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完全摸不著頭緒,難道不是這名少女把我關在這裡的嗎……?
  少女用被單擦了擦哭紅的眼睛並開口說道:
  「你、你一整個星期都沒有醒過來……學院的治療師也沒辦法治好你的病情,害我一直很擔心你沒有醒過來該怎麼辦……」
  「……一星期?學院?」
  神人不禁皺起眉頭並歪著頭如此回問。
  「對啊!大、大家都很擔心你耶!嗚哇啊啊啊啊!」
  少女將臉埋在被單裡並再度嚎啕大哭。
  「……大家?」
  「當然囉!不只是艾莉絲,就連琳絲蕾和色公主都……」
  「……等等,先讓我問個問題。」
  神人突然打斷少女的話。
  「……咦?」
  少女從被單抬起頭並露出滿腹狐疑的表情。
  「……應該說妳到底是誰?」
  這句話讓少女的表情瞬間結凍。


第一章 失去的記憶

  離〈元素精靈界〉舉辦的〈精靈劍舞祭〉閉幕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與〈最強的劍舞姬〉率領的〈煉獄使徒〉歷經一番鏖戰獲得勝利後,隸屬於〈史卡雷特隊〉的少女們在帝都結束凱旋遊行並回到了艾雷西亞精靈學院。
  在四處湧現的熱烈歡呼聲中,少女們的表情卻是顯得黯淡無光。
  在改變世界命運的那天。
  自從在〈精靈王〉真祭殿進行那場謁見後。
  神人便持續昏迷不醒,即使回到人界卻仍然沒有絲毫清醒的跡象。
  接著……



  「……那應該是精神層面負荷造成的失憶吧。」
  在學院校舍三樓的學院長辦公室。
  葛雷沃絲一邊環視著少女們的臉,一邊如此說著。
  「……」
  室內被一陣死寂完全籠罩。
  正當眾人都無法接受目前狀況的時候……
  「您是說失去記憶嗎……」
  這時,艾莉絲突然開口如此說道。
  「畢竟我也不是專家,所以我沒辦法確定是不是這樣。」
  葛雷沃絲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便繼續說著:
  「只要受到超過容納範圍的精神負荷,為了防止心靈遭到破壞,就會將相關的記憶完全消除……據說人類的腦中具有此種功能,我在過去的戰爭中曾經見過很多人出現這症狀。」
  「怎麼會……那麼神人……!」
  艾莉絲不禁將身體探到辦公桌上。
  但葛雷沃絲只是靜靜地搖了搖頭。
  「他年幼時遇見那個闇精靈的回憶已經遭到抹滅,與她有關的大多數記憶當然也跟著消失……我想應該是這個樣子吧。」
  「……」
  被迫接受這個冷酷的結論後,少女們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凝重。
  「那、那麼……神人他……」
  克蕾兒只能用沙啞的嗓聲繼續問道:
  「他已經完全忘記我們的事了嗎?」
  「……不只是妳們,連這間學院和我的事應該也忘光了。」
  葛雷沃絲一邊回答,一邊垂下那微微帶著憂鬱之色的灰色眼眸。
  自從神人清醒之後,克蕾兒立刻向葛雷沃絲報告這件事。
  葛雷沃絲與神人會面說了約一小時的話,才確認他目前所處的狀況。
  結果最後只知道神人失去了近幾年的記憶……僅僅只有這個令人震驚的事實而已。
  「我想少年的記憶已經回到身為〈教導院〉的殺手時期,而且那還是人類感情遭到毀壞,只被教育成殺戮道具的時代……」
  「怎麼會……」
  面對葛雷沃絲的回答,克蕾兒不禁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
  (……那是碰到闇精靈之前的神人嗎?)
  ……妳到底是誰?
  當時他露出排除一切感情並宛如尖銳刀刃的視線。
  至少到目前為止,克蕾兒還不曾看神人露出如此冷酷的眼神。
  在相當震驚的同時,腦中也微微浮現出一股嫉妒的感情。
  (……表示他之前是這麼重視那個闇精靈吧。)
  他無法接受蕾斯提亞死亡的現實……
  甚至還不惜消除與她相關的所有記憶。
  「那個……既然是這樣的話……」
  就在這個時候,琳絲蕾突然出聲說道:
  「只要把闇精靈小姐的事再告訴神人先生……」
  「……最好別這麼做。」
  葛雷沃絲立刻搖了搖頭。
  「少年的失憶症狀畢竟是保護自己的機制,要是逼他再度面對無法接受的現實,這次少年的心靈肯定會完全支離破碎,最壞的情況甚至有可能永遠失去精靈契約的能力。」
  「……說的也是,確實很有這種可能性。」
  菲雅娜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她曾經碰過受到心靈創傷而失去精靈契約之力的經驗,契約者的精神狀態也會對與精靈的關係造成巨大影響。
  「好、好像真的是這樣呢……」
  琳絲蕾不禁失望地垂下肩膀。
  葛雷沃絲重新推起眼鏡,便再度環視著少女們的臉。
  「很可惜,我的立場不能詢問妳們在精靈王祭殿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少年會失憶應該和失去那個闇精靈有關吧?」
  「……是的。」
  克蕾兒點了點頭。
  在〈精靈王〉祭殿發生的事絕對不可外揚。
  這不只是〈精靈劍舞祭〉優勝者必須遵守的誓約,也是她們與〈水之精靈王〉伊莎莉亞・汐娃之間的承諾。
  在〈精靈王〉實現願望的謁見之地曾經發生過某些事。
  結果讓神人失去了闇精靈。
  除此之外的事就連葛雷沃絲都無法掌握,只有〈史卡雷特隊〉的成員能夠知道那天現場所發生的事。
  ……那天他們原本預定進行解放遭〈異界黑暗〉侵蝕而發狂的〈精靈王〉。
  得到〈水之精靈王〉伊莎莉亞・汐娃被封印於廢都的化身協助,原先以為這個計畫能夠順利成功。
  然而,在神人即將解放〈火之精靈王〉的前一刻,〈魔王〉之力突然失去控制,從王座滿溢而出的〈異界黑暗〉也將神人吞噬。
  眾人都頓時感到相當絕望,畢竟那可是連〈精靈王〉都會發狂的異界黑暗,要是人類被黑暗吞噬就更不用想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