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11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3/12/16
  • ISBN: 0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雙方人馬在〈歿日聖堂〉展開殊死決戰後,〈精靈劍舞祭〉的決賽賽事終於邁入揭曉勝負的高潮。露比亞運籌帷幄的大計被光闇雙劍粉碎,落敗之後,她娓娓道出「那天」的真相。「四年前,我之所以會背叛精靈王──是因為他們……〈精靈王們〉已經癲狂了。」在那禁忌之地──〈精靈王〉的祭壇上,露比亞究竟目睹了甚麼──?
另一方面,神人在恢復記憶後,洞察出暗藏在〈精靈劍舞祭〉檯面下的實情。站在能實現任何〈願望〉的地方,神人毅然決然地許下願望「我們的願望是──殺死〈精靈王〉!」p249在此獻上過去和現在交織而成的元素奇幻故事第11彈。隨著高潮迭起的〈精靈劍舞祭篇〉精彩落幕,劇情也將邁入全新的章節!(2013年12月16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絕劍技終之型──〈天雙絕閃衝〉!」

  神人右手握著〈殲魔聖劍〉,左手掄起〈貫穿真實之劍〉擺出架式。
  光明與黑暗的雙劍交疊在一起,擊碎了露比亞‧艾爾斯坦因手中的劍。
  鮮紅色的劍身登時碎裂,瞬間──
  灼熱的烈焰一口氣流竄迸射出來,翻騰肆虐。
  「……怎麼……可能……!」
  時光彷若靜止不移,在狂暴竄燃的火海中──
  她的唇瓣裡,吐出了絕望的嘆息。
  又或者,那只是基於渴求氧氣而做出的喘息而已。
  無論如何──
  (──我不能給她喘息的機會!)
  炸裂四射的烈焰,在劍斬揮灑出的氣流下盤旋成一道漩渦。
  電光火石間,神人往前搶進一步──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交疊的雙劍揮灑出猛烈一斬。
  那是在咫尺之距下使出的神速斬擊。
  〈貫穿真實之劍〉的劍尖反照出幽暗光澤,像是被露比亞的身體吸收似地貫穿她的胸口。
  「……嗚哇……咳──!」
  露比亞一雙紅寶石般的眼眸不敢置信地瞠得大大的。
  就連落敗的瞬間,她也顯得高潔英凜、楚楚動人。
  好美──神人在心中誠實地讚嘆道。
  ──但是,這樣的讚賞也只在他腦中盤旋了一瞬間。
  「抱歉,請妳把〈最強的劍舞姬〉的名號還給我吧!」
  神人維持左手上的魔劍刺穿露比亞胸膛的姿勢,並且──
  以反手掄起〈殲魔聖劍〉,揮出一記迅猛的閃斬。

      ◇

〈連瓦汀〉的碎片猶如點點火星,飄散在盤旋蒸騰的烈焰風暴中。
露比亞身受雙重打擊,整個人被甩飛到半空中,並且重重地跌摔在地上。
「咕嗚……哈啊……!」
神人方才使出的劍斬,是未經高度具現、純粹造成對手精神傷害的攻擊,所以不會傷害到肉體分毫。
話雖如此,但接下此招恐怕一時半刻將無法正常說話,甚至可能導致呼吸困難。
更令人訝異的是──
(……挨了那招雙劍施斬的奧義,居然還能保持清醒……真驚人。)
  神人一邊調理紊亂的呼吸,一邊暗自沉吟道。
  想來,大概是劍斬的威力幾乎都被〈連瓦汀〉抵銷掉的關係吧──
  但光是用肉身承受那一招還能維持意識這點,便教人覺得違反常理。
  回想當時神人受葛雷沃絲的託負承襲此奧義時,可是徹底暈厥了過去。
  (這就是所謂〈聖女〉的力量嗎……)
  艾雷西亞・伊蒂絲──千年前曾經殲滅魔王的〈救世聖女〉。
  據露比亞所言,她自己便是繼承那分力量的轉生者。
  換個說法,〈救世聖女〉是和神人──承襲〈魔王〉之力者──相抗衡的對應存在;憑藉這分力量,足以讓一個體弱多病、連劍都握不好的少女搖身一變,成為最強的精靈使。
  姑且不論這些──
  神人俯望著因為痛楚而氣喘吁吁的露比亞,默默地垂手放鬆左右雙劍的架式。
  劍舞的勝負已然分曉。雖說露比亞身懷〈聖女〉之力,但眼下她已經失去精靈魔裝,也沒有再戰下去的力氣。
  (……呼,其實我也一樣精疲力竭了──)
在繃緊的神經鬆懈那一瞬間,神人頓時感到視線模糊,強烈的嗜睡感也隨之佔據意識。
(……嘖,同時展開複數的精靈魔裝果然還是太逞強了……)
即便實力堅強如神人,同時使用〈殲魔聖劍〉和〈貫穿真實之劍〉這兩柄超乎常規的精靈魔裝,可想而知神威必然會消耗殆盡。
雙手上的〈精靈刻印〉光芒褪失,霎時──
神人只覺膝蓋驀地一軟,然後就失去平衡往後跌去。
「呀啊……神人!」
身穿儀式裝束的克蕾兒連忙縱身抱住差點摔倒的神人。
「謝啦……克蕾兒……」
「你、你沒事吧?」
「……嗯嗯,沒事。只是稍微過度使用神威而已……」
溫軟舒適的觸感包圍著神人,促使他闔上眼簾。
即使意識遊走在迷濛的邊陲上,但他仍堅持絕對不肯放鬆左右兩邊握緊雙劍的手掌。
曾對神人誓言,即便他墮落成〈魔王〉,自己也甘為〈魔王的魔劍〉常伴左右的愛思特。還有──
(蕾斯提亞……)
從三年前的那一天開始,就一直追尋其身影的闇精靈少女。
神人深怕一鬆開手,她便會再度不見蹤影──
於是他緊緊握住劍柄,哪怕用力到拳頭都沒了血色。
「神人,把身體放鬆。我現在就幫你施展治癒魔術。」
菲雅娜驅步趕上前來,在神人耳畔低聲囑咐道。
豈知,偎靠在克蕾兒臂彎中的神人卻搖搖頭拒絕:
「……不行……別那麼做……妳現在最好不要接觸我。」
「……咦?這、這是為什麼?」
「我曾經一度不覺、覺醒成了〈魔王〉……而所謂魔王之力,即是轉生的蓮・阿修道爾……闇之精靈王的力量啊──」
「也就是說,會對我身上具有聖屬性的神威產生反彈?」
「……沒錯……就是那樣。」
神人短促地點頭應道。
神人身上的體質原本就會排斥治癒魔術。
因為這層原因,菲雅娜一直以來都是用很麻煩的兜圈子方式──讓兩人肌膚緊密貼合,再把神威灌輸到神人體內,提升他自己的自癒能力──來治療神人。
在剛剛經歷覺醒成魔王的狀態下故技重施,不知道會對菲雅娜造成何種反饋。
而且就算危險性只有萬分之一,也不能讓她冒這個險。
「那麼……施用不仰仗魔術的方式幫你急救應該沒關係──」
「……我還挺得住,先別管我了……」
神人搖搖頭,用眼神示意前方。
只見露比亞身處漫天竄燃的火海中央,一邊痛苦呻吟,一邊惡狠狠地瞪著我方;她堅持至今仍未暈厥過去的意志力固然教人佩服,但反過來說,也只是延長自己受痛楚折磨的時間罷了。
「先去為她治療吧。眼下她已經失去精靈魔裝,就算幫她恢復一些力氣也構不成威脅。」
「神人……」
「……哼!我……我還沒……輸呢……!」
露比亞從咽喉深處擠出低吟。
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紅寶石般的眼眸裡湧出熾烈的火光。
不過──
「不,露比亞……妳已經輸了。」
神人語氣冷淡地否定她。
「我記得妳說過,〈聖女〉是為了與〈魔王〉相抗衡的對應存在對吧。若誠如妳所言,那麼我體內〈魔王〉的力量愈強大,妳的力量也會隨之提升……沒錯吧?」
……露比亞緘默不答,只是瞠著和克蕾兒如出一轍的紅寶石眼眸、滿腹憎惡地瞪著神人。
「可惜啊,妳的如意算盤沒打好。我已經把差點覺醒的〈魔王〉之力壓抑下去了。也就是說──」
神人輕嘆口氣,接著做出結論:
「促使妳成為〈最強的劍舞姬〉的〈聖女〉之力,也同時被壓抑減低了對吧?」
「……」
此話似乎正中要害,露比亞的肩膀輕輕顫抖了一下。
但是──
「還沒……完呢……!」
「……什麼?」
「〈魔王〉的力量尚未完全被抹滅──!」
說著,露比亞在右手上燃起一撮冰藍色的火焰。
〈凍焰蓮華〉──此火悖離這個世界的邏輯法則,是種異端的火焰。
「……糟!妳們兩個,快離我遠一點!」
神人高聲喝道,接著掄起左右雙劍擺出應敵架式。
豈知,就在這瞬間,劇烈的疼痛忽地襲來,讓神人雙臂幾近麻痺──這是方才施展絕劍奧義帶來的反饋。
神人由於雙臂的神經麻痺,霎時呈現毫無防備的狀態。
「風早神人!你最好再度覺醒過來,不然──就去死吧!」
連魂魄亦為之凍結的蒼藍之火、絕對零度的冰焰迎面襲來。
「──神人!」
克蕾兒站起身子,縱身撲到神人身前護住他。
「克蕾兒!?」
「綴刻於太古血脈中的真實之火啊,吾在此命汝現於吾手,噬盡凡焰──」
克蕾兒行雲流水地詠唱精靈語撰成的禱詞,她的手上也應聲燃起紅蓮熾焰。
神人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不為什麼,只因克蕾兒施展的並非她擅長的炎屬性精靈魔術。
那是與露比亞的蒼焰成對相剋的另一種異端之火。
「使萬物回歸成空之炎,其名為──〈終焉真紅〉!」
莊嚴的禱詞撼動大氣,紅蓮烈火隨即激射而出。
狂暴肆虐的終焉之火,和露比亞施展的〈凍焰蓮華〉在半空中互相撞擊──
「……咦!?」
照常理說,運用精靈魔術互相攻擊時必會產生的爆炸現象,此時竟未發生。
克蕾兒放出的紅蓮熾焰,在眨眼間把露比亞放出的蒼炎燃燒殆盡了。
克蕾兒的紅蓮烈火吞噬掉蒼炎之後,在原地停滯了半晌──
最後,不留痕跡地消逝在虛空中了。
(這……這就是克蕾兒的〈燒掉火的火焰〉……)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