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10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3/8/15
  • ISBN: 978-986-337-124-3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魔王覺醒的時刻到了。
在竄燃的火海當中,艾爾斯坦因家的姊妹以最殘酷的形式重逢。〈貫穿真實之劍〉彷彿被命運玩弄於股掌之中般不斷易手。另一方面,克蕾兒將炎之刻印託付給菲雅娜後便遭到禁錮,逐漸墮入黑暗之中。而她的呢喃耳語不斷在縈繞在神人耳邊,催促他步向魔王覺醒之路。〈精靈劍舞祭〉決賽進入最終高潮,露比亞.艾爾斯坦因的真正目的逐漸攤在陽光下,其真相究竟為何?「──聖劍小姐,妳可別絆手絆腳的唷。」「──妳才是呢,請不要妨礙我。」兩幅刻印的光芒互相輝映之時,最強的雙劍應聲出現在神人手中──!讓各位久等了!無敵的元素奇幻故事,〈精靈劍舞祭篇〉在第10彈中,即將帶來震撼性的衝擊!(2013年8月15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雙方偶遇的時機,可說是糟到了極點。
  鮮紅色的面具,在蒼白月光的照映之下掉落在地面上,發出清亮的碰撞聲。
  眼前人原本一頭烏黑亮麗的髮色,此時竟像紅蓮烈火般竄燃,逐漸被塗改成火焰般鮮紅色彩。
  「露比亞前輩……」
  菲雅娜愣愣地佇立,輕聲呢喃她的名諱。
  那個曾經最尊敬、最憧憬、比自己年長兩歲的姬巫女的名字。
  〈火之精靈姬〉──露比亞?艾爾斯坦因。
  隱藏在面具下的面容,和菲雅娜往昔記憶中的模樣幾乎毫無改變。
  ──和四年前〈神儀院〉的大祭殿被熊熊烈火包圍時,她和菲雅娜斷絕關係、分道揚鑣時的面容絲毫沒有變化。
  露比亞紅寶石般的眼眸,絲毫不把菲雅娜放在眼裡。
  她的視線直直射向頹坐在菲雅娜身後的克蕾兒。
  「唔嗚……哈啊……」
  聽到氣若游絲的呻吟聲,菲雅娜花容失色地轉過頭去。
  只見偎靠在石牆上休息的克蕾兒,驚愕地瞠開了她的眼睛。
  「克蕾兒,不行啊──!」
  「妳是……姊、姊姊……?」
  克蕾兒表情呆滯,愣愣地沉吟道。
  「──讓我們把這一切結束吧。」
  露比亞?艾爾斯坦因則靜靜地開口宣告:
  「──魔王覺醒的時刻到了。」

      ◇

「騙……騙人。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克蕾兒用顫抖的嗓音低語著。
「姊姊……姊姊她……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事……」
「記得最後一次見到妳,好像是在帝都舉辦的〈精靈大祭〉那天呢。」
「……唔!騙人……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克蕾兒拚命搖頭,像是要否定攤在眼前的現實似的。
「妳才不可能是姊姊!妳只是偽裝成姊姊的容貌,想要讓我陷入混亂而已對吧──」
澄澈的紅寶石眼眸中焚起熊熊烈火,直直瞪向她眼前的露比亞。
「別再耍這些無聊的猴戲,趕快現出真面目吧!耶魯法斯的魔女!」
隨著喊話聲,一抹紅蓮烈焰在克蕾兒的右手上竄燃而生。
她伸手扶住牆壁站起身子,展開〈精靈魔裝〉應敵。
  此刻她的神威與體力幾乎都已消磨殆盡,僅憑著意志力勉強撐著自己的身體動作。
  (克蕾兒似乎認定眼前的露比亞前輩是雪拉?卡恩易容而成的呢。)
  菲雅娜暗自沉吟道。
  從前雪拉?卡恩曾經使喚魔精靈〈渾沌之譏〉,並憑藉其力量恣意改變外貌。以此推論──假使克蕾兒一口咬定是她易容成露比亞,好藉此讓她心生動搖,也是無可厚的事。
  (要是克蕾兒能夠就這樣一直誤會下去的話,那就好了。)
  菲雅娜輕嚙著姆指的指甲,不由自主、且一廂情願地期盼這近乎天方夜譚的想法能夠成真。
  (……一旦知道真相的話,克蕾兒一定會崩潰的。)
  克蕾兒雖然精神力堅強又不服輸;但在另一方面,卻也是個心靈細膩易碎的女孩。菲雅娜和克蕾兒的交情雖不如青梅竹馬琳絲蕾那麼深厚,卻也還看得出這點。
  忽然間強行要她面對這麼殘酷的事實,要是她的心靈因此崩潰,或許會導致她喪失和契約精靈交感的能力。
  ──就好像昔日,自己被蔑稱為〈失落的精靈姬〉時的情況一樣。
  (我絕對不能讓事情演變成那樣……!)
  菲雅娜斥責起自己顫抖不已的雙腳。
  無論如何,她都必須帶著克蕾兒逃離這裡不可。
  (可是……我該怎麼做?)
  菲雅娜根本沒有阻止露比亞的辦法。就連騎士精靈〈格奧基烏斯〉也已經在她的紅蓮烈焰下灰飛煙滅了。就在此時──
  「給我變成焦炭吧!」
  克蕾兒掄起炎之鞭,對露比亞放出一道紅蓮鞭斬。
  鮮紅的閃斬劃破黑夜,直襲而去。
  豈知,露比亞並未露出半點要側身閃躲的意思,反倒輕鬆寫意地抬起手指說:
  「睜大眼睛看仔細了,瞧瞧我這火焰是否是模仿得來的。」
  連光陰亦為之凍結,絕對零度的業火啊──〈凍焰蓮華〉。
  「這……這種火焰是!?」
  克蕾兒見狀,驚訝得瞠目結舌。
  下一秒鐘,隨著玻璃碎裂般的輕脆聲響──
  熊熊燃燒的炎之鞭在露比亞放出的蒼藍色火焰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正確地說並不是消失──
  「……火焰……居然被凍結了!?」
  菲雅娜不敢置信地對著眼前的光景嘶聲叫道。
  不為別的,只因這種現象和她昔日在〈神儀院〉學到的常識簡直背道而馳。
  精靈魔術──承借精靈的力量方得以施展的這種魔術,就算其力量再怎麼異常,始終必須是因循自然界法則的物理現象才對。
  也就是說,以火焰凍結火焰──這種異想天開的事,原本是絕對無法成立的現象。
  (……如果她使用的不是精靈魔術,那麼……那股力量究竟是……?)
  「啊……這……這是……」
  「……克蕾兒?」
  回頭一瞥,發現克蕾兒滿臉驚愕地頹倒跪坐在地上。
  「妳……妳真的是……姊姊?」
  看著克蕾兒蒼白的臉色,菲雅娜立即意會過來了。
  那道冰凍的火焰,光憑雪拉?卡恩的根基無論如何是模仿不來的。克蕾兒在瞬間便領悟到這一點,並且排除了心中的疑惑。
  ──眼前人無庸置疑地是自己的親姊姊。
  「……姊姊……姊姊……為什麼……?」
  露比亞?艾爾斯坦因沒有開口回答。
  她視若無睹地邁步走過菲雅娜身邊,緩緩接近克蕾兒。
  菲雅娜完全無法動彈。雙腳因為戰慄而無法移動;咽喉也顫抖著發不出聲音──她的身體下意識地回憶起四年前那場恐怖的體驗。
  露比亞站定在腦袋一片空白的克蕾兒面前,開口喚道:
  「克蕾兒──」
  她用出人意表的平靜嗓音,呼喚妹妹的名字。
  「姊姊……」
  「隨我來,和我一起毀滅這個被顛狂王者們支配的世界吧。」
  「妳……妳在瞎說些什麼啊……姊姊!?」
  克蕾兒抬起眼眸注視著姊姊嘶聲喊道。
  「簡單地說,就是我希望妳能成為侍奉魔王的〈闇之精靈姬〉。」
  「妳說……侍奉……魔王……?」
  「沒錯。在遙遠的往昔遭到〈五大精靈王〉封印的〈闇之精靈王〉──蓮?阿修道爾。為了駕馭其轉生體的力量,我需要有能力司其職的姬巫女。」
  「我聽不懂……姊姊……妳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現在不懂也沒關係,等到時機降臨,妳自然會明白箇中道理。」
  克蕾兒用雙手摀住耳朵,露比亞則溫柔地把手伸到她面前說:
  「來吧,克蕾兒。牽著我的手。」
  「……不要……姊姊,我不要……」
  「牽著我的手。」
  「……唔……啊啊……!」
  露比亞加重語氣重複了一次相同的話。霎時──
  克蕾兒竟乖乖聽話,牽起了姊姊的手。
  她雙眼彷彿失去焦點,只是恍惚地望著姊姊的臉,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
  「克蕾兒!」
  此時不管菲雅娜再怎麼嘶聲呼喊,聲音也傳不到克蕾兒的耳朵裡了。
  (原來如此……她在說話聲中加入了〈言靈〉……)
  那是艾爾菲族或是高位姬巫女擅長的一種、能操控對方心神的技巧。
  原理大概是把魔術的力量灌注在說話聲中,並藉此支配對手的心靈。
  學院出身的精靈使們應該都接受過抵禦精神操控的訓練。不過面對最高位的姬巫女──〈精靈姬〉的〈言靈〉攻勢,想必無法簡單地抵抗。
  更何況,克蕾兒現在正處於精神狀況混亂的狀態。
  (可惡……原來她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
  菲雅娜不禁在心中暗自懊悔咂舌。
  露比亞之所以會摘下面具、表明自己的真實身分,應該是為了讓克蕾兒心生動搖所下的功夫吧。
  在劇烈的精神打擊之下,人的心靈會比精緻的玻璃裝飾品還要纖細易碎;不管是意志力多麼強韌的人,在這種狀態下也會輕易地被〈言靈〉奪去自我意識。
  「姊姊……」
  只見克蕾兒一雙紅寶石般的眼眸,正逐漸變得晦暗、失去原本的光輝。
  (嘖……!豈能讓妳得逞!)
  菲雅娜激勵自己的心靈,把竄湧而上的恐懼強壓下去。
  她邁出步伐,往兩人所在之處走去。
  不知是沒有查覺到菲雅娜的動靜,亦或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露比亞竟連頭也不回──原因想必是後者吧。
  (……我已經無法使喚〈格奧基烏斯〉了。)
  她的契約精靈在千鈞一髮之際免除了被完全消滅的下場,但至少也得花費一天時間才能恢復。
  雖然懷裡藏有能遮蔽敵方視線的〈精靈礦石〉,但實在無法期待它能對那個露比亞發揮多少功效。
  (有沒有什麼能拿來當做武器使用的東西呢……)
  她飛快地用眼神掃射過被熊熊火光照得通亮的瓦礫堆。
  「……那是!」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