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9《限定版》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9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3/6/27
  • ISBN: 471-094-554-196-9
  • 新台幣售價:280 元
內容簡介
《限定版:隨書附錄契約精靈書衣珍藏版》決賽熱烈開鑼。神人和〈史卡雷特隊〉的美少女們進行了夜晚的劍舞,正處於活力充沛的狀態。另一方面,在〈精靈劍舞祭〉檯面下蠢蠢欲動的陰謀,也兀自無聲無息地進展著。在這場愈演愈烈的激戰盡頭,眾人即將面臨的命運究竟為何──?「把那名戴著面具的精靈使──另一個蓮・阿休貝爾打倒。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神人銘記著葛雷沃絲託付給自己的心意,揮劍大顯身手。另外,聖騎士露米娜絲收到祖國的密令,暗中展開行動。同時,克蕾兒和闇之魔劍的邂逅,更喚醒了最強的烈火!「──主人,您終於肯呼喚我真正的名字了呢。」讓各位久等了!在此獻上劇情進入關鍵時刻,廣受矚目的元素奇幻故事第9彈!(2013年6月27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決賽前夕的晚上。
  大會在浮空島〈拉古納・逸世〉的大祭殿裡,宣佈了決賽的比賽規則。而在不久之後──
  一艘小型的飛行船在昏暗夜色的隱蔽之下,於森林裡著陸了。
  該船的國籍編號被事先施以巧妙的偽裝竄改。但事實上,那是一艘隸屬於宗教國家耶魯法斯國的高速偷渡船,上頭搭載著軍用精靈。
  「……那些傢伙終於到了呀。」
  在森林中闢出的空地上,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教堂。
  莉莉・弗雷姆佇立在教堂的門扉前,正等著迎接船隻到來。
  小型飛行船無聲無息地著陸,接著,從船艙入口走出一列身披漆黑聖袍的僧侶。
  來者共有十二人;儘管所有人都用黑色布匹遮掩住五官,但他們舉手投足間機敏的動作,明顯地透露出──這群人全都是訓練有素的戰鬥專家。
  他們正是魔王教派的秘密機構──〈蛇〉的黨羽。
  「──你們可真是姍姍來遲耶,我都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朝他們出聲發難的,是一名蓄著暗灰色秀髮,體態嬌小的少女。
  她是穆亞・亞蘭詩多;她和莉莉・弗雷姆一樣,都是出身〈教導院〉的遺孤。
  穆亞這個精靈使,擁有和楚楚可憐的外表大相逕庭、令人毛骨悚然的異端能力。
  「追根究底,還不是因為妳不經思考的莽撞行徑折損了軍用精靈的關係。原本〈哥羅薩斯〉和〈伽樓羅〉都是要在決賽當中使用的──」
  莉莉用眼角餘光瞪著穆亞,輕輕地嘆了口悶氣。
  其實到昨天為止,和耶魯法斯國之間的交涉──關於繼續供應軍用精靈與否的議題,一直處於隨時會崩盤的局面。
  要是〈煉獄使徒〉沒有在先前〈群嵐亂舞〉一戰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想必絕對無法繼續接受援助,得到新的軍用精靈吧。
  就在這時候,從黑衣集團中走出一名年邁的僧侶,並把一只鑲刻著精巧雕飾的機關盒遞給了穆亞。
  「妳應該感到慶幸才是。教主大人這回賜予妳們的,乃是最強的軍用精靈。」
  「請容我確認內容物無誤,可以嗎?」
  「無妨。」
  老僧點點頭,對莉莉的徵詢表示同意。
  「哦……你說,最強的軍用精靈?這東西真的經得起我使用嗎?」
  穆亞大喇喇地打開機關盒察看。
  收納在盒中的是──一只透著冷冽寒光的銀製手環。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這只手環看起來平凡無奇。豈知,實際上幾乎所有傳說級的魔裝道具外形都相當樸素,極少施以什麼匠心獨到的裝飾。
  (看這材質……應該是高純度的〈鍊魔銀〉──)
  至於鑲刻在手環表面的文字,看起來像是現今早已失傳的古代精靈語。
  莉莉瞇起艾爾菲族特有的紅色眼眸,解讀刻在魔裝道具上頭的器銘。
  「……什、什麼!?〈瓦羅卡爾〉!?難道是……那個司掌毀滅紅蓮的惡鬼──」
  她感到背後竄起一股戰慄的惡寒。不為什麼,只因她讀到的正是遙遠的太古時代──〈精靈戰爭〉時,毀滅了無數都市國家的魔神之真名。
  (──沒想到耶魯法斯的〈蛇〉一黨人,居然為我們準備了這種程度的精靈。)
  以一個國家私有的軍用精靈而言,牠算是最高等級的戰力。
  眼前的光景,讓平時冷靜沉著的她也不禁面露驚訝的神情。
  不料,穆亞卻完全不把莉莉動搖的態度當一回事,逕自將手環往她嬌柔纖細的手腕上一戴,開口抱怨道:
  「真是只其貌不揚的手環,哥哥肯定不會喜歡這種東西。」
  這隻最高等級的戰術級軍用精靈,擁有能獨力殲滅一個都市的力量。
  即便如此,對穆亞來說,牠只不過是個道具罷了。
  因為人稱〈怪物〉的她,懷有一種與生俱來、如同詛咒般的異能。
  穆亞的力量──〈愚者之巨鉗〉,是種會使精靈發狂,並把精靈本身連同力量一起消耗殆盡的異端能力。
  就在此時──
  「──妳們這些〈教導院〉的暗殺人偶,可沒有挑三揀四的權利。」
  從某處忽然傳來語中帶刺的說話聲。
  「〈煉獄使徒〉充其量不過是教主大人的棋子。既然身為棋子,就只管給我乖乖執行好自己的份內工作。」
  從幽暗的夜幕中,像一抹霧靄般現身的是──
  一頭湛藍色秀髮令人聯想到毒蛇鱗片;身披煽情異國風服飾的少女。
  在她現身的瞬間,〈蛇〉的一行人立即整齊劃一地叩拜在地,向少女行禮。
  「雪拉・卡恩!?這段時間妳究竟跑到哪──」
  莉莉在最後關頭把差點說出口的責難之詞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她早已知曉眼前的魔女在〈群嵐亂舞〉賽事途中,獨斷獨行地擄走菲雅娜・雷・奧地西亞一事的經緯。
  那件事非常明顯地,是對莉莉的主君〈紅蓮大人〉背信毀約的行為。
  不過,話說回來──
  (我早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能夠推心置腹的對象了。)
  我方和耶魯法斯的〈蛇〉一黨人之間,說穿了只不過是基於利害關係才會締結同盟而已。
  自己固然可以逞一時之快,出言指責雪拉的背叛行徑,但是眼見決賽迫在眉睫,搞壞與耶魯法斯之間的情誼絕非上策。
  (……等著瞧,我一定要妳付出代價。)
  莉莉噤聲不語,默默地睥睨著魔女。怎知就在下一秒鐘──
  「哦……居然有膽子命令穆亞?也不想想妳自己,不就是個被哥哥痛宰的小角色嗎?」
  「穆亞,妳!?」
  聽到穆亞脫口而出的挑釁言語,莉莉不由得愣在當場。
  說時遲那時快,雪拉・卡恩臉上原本冶艷而從容的神色驀地一百八十度轉變──
  「……妳說……什麼?」
  她瞠大毒蛇般的赤紅眼眸,把深不見底的憎惡情緒投射到穆亞身上。
  「呵呵,想現在馬上拼個你死我活嗎?我不介意動手唷。」
  穆亞嫣然蔑笑,不把對方放在眼裡地說:
  「不過大姊姊……和我打的話,妳會死哦。」
  「唔……」
  聞言,雪拉的臉頰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身為耶魯法斯的魔女,實力自然不在話下。但是以一名精靈使而言,穆亞・亞蘭詩多擁有逸離常軌的力量;而且在純粹的戰鬥技能方面,她也決不是〈教導院〉出身者的對手。
  此時穆亞已經把封印著〈瓦羅卡爾〉的手環戴在手上,要是她在這裡解放軍用精靈的話,周遭一帶的森林肯定會在眨眼間灰飛煙滅。
  「穆亞,馬上住手!」
  莉莉見狀,不顧一切地嘶聲咆哮道。
  「怎麼了,莉莉?妳這是在命令穆亞嗎?」
  「如果在這個時間點引起騷動的話,難保不會被褫奪晉級決賽的資格喔。」
  「……」
  此話一出,穆亞悶悶不樂地鼓起腮幫子答道:
  「……那就沒辦法囉。要是因為這樣沒辦法在決賽跟哥哥玩的話,我才不要呢。」
  看到她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下手臂,莉莉才安心地喘了口氣。
  穆亞翩然轉身掉頭,彷彿已經對雪拉喪失興趣似地說:
  「走吧,莉莉。既然玩具已經拿到手,又何必繼續留在這種無聊的地方。再不快點的話,就趕不上〈貓咪三劍客〉最後一個場次放映的時間了。」
  「等、等一下,穆亞……」
  接著穆亞便在昏暗的夜色中邁步離開,莉莉也連忙跟著趕上她的腳步。

      ◇

  雪拉・卡恩瞪著兩人消失在黑暗中漸行漸遠的背影──
  「──嘖,區區卑微的暗殺者竟敢……」
  身為宗教國家耶魯法斯國魔女的她,如今正氣憤得咬牙切齒。
  照道理說,〈煉獄使徒〉原本不過是祖國雇用的傭兵罷了。豈知──那個自稱是蓮・阿休貝爾的女人,竟然僭越地擅自為所欲為。
  但比起這點,更令她感到厭惡的是──
  (……那個女的,妨礙了我的計劃。)
  想到這裡,憤怒的情緒便在雪拉心中劇烈地翻騰起來。
  放走菲雅娜・雷・奧地西亞──雪拉擒獲的〈闇之精靈姬〉候補人選的人,絕對是她不會錯。
  要是當時她沒有插手釋放奧地西亞帝國的公主,自己也不會狼狽地輸得落花流水。
  「……我絕對饒不了她們。不管是那個女人也好,〈教導院〉那些囂張的小鬼也罷;還有〈史卡雷特隊〉的丫頭們和風早神人──那些傢伙……全部全部全部!我全部都要親手殺了她們!」
  魔女冶艷的紅色唇瓣因為憎恨而顫抖著。先前在萬魔殿一戰慘敗的經驗,在雪拉的記憶中烙印下了無法抹滅的深刻屈辱。
  「公主殿下──」
  這時,跪伏在地上的〈蛇〉一行人中的老僧開口了。
  「何事?」
  「老朽謹遵公主的旨意,為公主帶來了您指定的物品。」
  「噢……我都差點忘了呢。」
  聞言,雪拉的臉上頓時浮現出欣喜的微笑。
  沒錯,收取此物品才是她現身於此地的真正目的。
  「你現在就帶著是吧,快拿給我瞧瞧。」
  「遵命──」
  老僧點頭答應,並從黑色衣袍的袖中取出一枚小巧的戒指,畢恭畢敬地交給雪拉。
  「呵呵,就是這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