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7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3/2/15
  • ISBN: 978-986-324-858-3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神人與隊友們在和涅般德・羅亞展開殊死惡鬥之後,得到一個晚上的短暫休息時間。但是……因為神人在戰鬥中使用了昔日〈最強的劍舞姬〉蓮・阿休貝爾的劍技,讓克蕾兒等人開始對他萌生了猜疑。「總覺得那傢伙有事情──關於蓮・阿休貝爾的事,瞞著我們沒說呢……」「……要不要去確認看看啊?」在不穩的氣氛下,〈史卡雷特隊〉收到來自庫那帝國代表隊〈四神〉的挑戰函;豈知魔精靈使雪拉・卡恩──宗教國家耶魯法斯的公主,同時也是〈煉獄使徒〉的副將,正悄悄伸出魔掌暗中佈局,等待前往赴約決戰的雙方人馬落入陷阱……面對偽裝成真相的謊言、和以謊言掩飾的真相,那股最強的真正力量能為少女們斬殺糾纏在憧憬情懷上的青蛇嗎──? 不容錯過的元素奇幻故事第7彈!(2013年2月15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城鎮陷入一片火海當中。
  事情發生在位處奧地西亞帝國邊境的一個小型農村。
  那天,忽然從天空降下一場熾熱的火雨。
  這並非戰爭引發的火災,而是毀滅──發生得毫無預警的毀滅。
  由於農村的民眾在進行獻祭儀式時不夠用心,所以才會引發〈火之精靈王〉對他們痛下責罰。
  民家紛紛被發狂似的熊熊烈火吞噬,周遭的農田也在瞬間化為焦土。
  人們一邊狼狽地在漫天竄燃的火焰和黑煙中逃生,一邊拚命懇求精靈王饒恕。
  其實農民沒有小看精靈王的威能,也不是故意怠慢輕減獻祭的儀式;只是那一年不巧遇上往昔不曾見過的久旱,因此幾乎無法收穫到能夠拿來當成供品的農作物。
  為了彌補過失,眾人找來面貌姣好的姬巫女進行演舞,還把積存在穀倉裡,準備用來過冬的穀物全部收集起來獻祭,但仍然無法平息精靈王的憤怒。
  精靈王如此崇高,渺小的人類在祂的盛怒之下就像螻蟻般無力。無計可施的農民只能垂頭喪氣,咬緊牙關,認命地等待災難逐漸平息。
  「──偉大的精靈王啊,懇求您平息怒火吧。」
  這時,在聖域的大祭殿中,司職於〈神儀院〉的多名高位姬巫女正齊聚一堂。為了平息精靈王的怒氣,她們已經連續祈禱了三天三夜。
  率領眾人的是一位剛被遴選為火之精靈姬不久的十五歲少女。
  其餘的姬巫女們或以輪替的方式稍事睡眠,只有她完全沒闔過眼,心無雜念地不斷獻上祈願。
  同時,人們遭到紅蓮烈火吞噬的慘狀,也深深烙印在她那鮮紅色的眼眸裡。
  一直到了第四天早晨,火雨的浩劫才終於止息。
  不到幾天前,街道上還隨處可見熙熙攘攘的人群,而今卻已化為一片荒廢的焦土。
  民家和農田被烈火燃燒殆盡,只剩下灰色的絕望。
  人們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和平生活,就這麼在轉眼間灰飛煙滅。
  災厄過去之後──
  「請您寬心吧,寬大的精靈王已經聽取了我們的祈禱呀。」
  年長的祭殿長出言安慰垂首趴在地上的精靈姬。
  ──我怎麼會這麼無能,居然守護不了那些人。
  年輕的精靈姬只是捂住耳朵,搖搖頭道:
  「我不懂……為什麼,為什麼精靈王要對無辜的百姓作出這麼殘酷的事呢……」
  「露比亞大人,凡人無法臆度精靈王的聖意,我們最多只能做到懇求精靈王的寬恕而已。露比亞大人您已經很盡心盡力了。」
  事實上,城鎮被毀之後,從未聽過災民當中有誰對她心懷怨恨。即使這場不合理的災厄毀了一切,人民依舊衷心地感謝這位幫大家平息了精靈王怒氣的精靈姬。
  ──豈知,對少女而言,這樣的反應比受到憤慨的咒罵還要令她心碎。

      ◇

  (──簡直和當時的情景一模一樣。)
  她從往日的追憶中回過神來,繼續專注於當下的狀況。
  只見紅蓮烈火漫天竄燃,熊熊火勢席捲了森林中的草木。原來是穆亞・亞蘭詩多使喚的軍用精靈──〈伽樓羅〉──正放出煉獄之火,對代表隊伍的〈據點〉進行著火攻。
  隔著面具,少女沉默地注視著森林逐漸被熾烈火海吞沒的景象。
  算上這支隊伍的話,一共有四支隊伍被〈煉獄使徒〉殲滅;如果再加上擅自離隊行動的涅般德・羅亞以及蕾斯提亞消滅的份,總數更多達七隊。換句話說,本屆〈精靈劍舞祭〉已經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參賽隊伍被她們擊潰了。
  她們目前獲得的魔石,早已遠遠超過晉級決賽所需要的數量。
  但是對少女而言,那只是無關緊要的瑣事。
  (……我的目的並非〈精靈劍舞祭〉的優勝頭銜。)
  她仰望著破曉時分的天空,低聲呢喃道:
  「魔王的繼承者──蓮・阿休貝爾。我得快點準備好第六位精靈姬來侍奉他才行。」
  不久前蕾斯提亞為了讓風早神人覺醒過來,擅自動用了涅般德・羅亞,不過她的計劃似乎已經以失敗告終。
  闇精靈背叛我方是意料之中的事。在此時失去涅般德・羅亞這顆棋子雖然是誤算,但對〈計劃〉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反正等到魔王覺醒後,我也無意把駕馭他的任務交給那個闇精靈。)
  她一共找到兩名擁有適合資質的人選,此時已經差不多到了最終取捨的階段。
  「不知是否造化弄人,兩邊的人選都和過往的我關係很密切。」
  特別是那個擁有出類拔萃〈精靈姬〉資質的少女。
  她從軍服裡面掏出一只銀質墜鍊。
  墜子中央鑲嵌了一顆紅色寶石──透過這顆封存記憶片段用的精靈礦石,可以看見一位身穿禮服,盛裝打扮的小女孩。
  女孩的頭頂兩側紮著火焰般的紅色髮束,臉上鑲著一雙澄澈如紅寶石的眼眸。
  當時她老是躲在姊姊和父母的背後,是個害羞膽怯的少女。
  自從四年前的那一天起,她以為今生再也不會見到女孩了──
  「哎呀呀。我們的蓮・阿休貝爾大人,似乎很執著於那個女孩呢。」
  聽到背後冷不防地傳來說話聲,她連忙把墜鍊握在手裡藏好。
  回頭一看,站在她身後的竟是──
  剛剛投影在墜子裡的那名少女本人。
  差別只在於少女身上穿的不是禮服,而是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制服。
  還有她的五官不是兒時的稚幼長相,是如今成長後亭亭玉立的模樣。
  「魔女,是妳的興趣沒品味,還是妳存心想愚弄我?」
  透過面具,她冷冷地瞪視著與克蕾兒・露裘外表如出一轍的東西。
  她的語氣雖然鎮定,不過腳邊的落葉卻像餘燼般燒了起來。
  「嘻嘻……難得看到妳這麼露骨地表現出心情。讓我猜猜……這個女孩,該不會是妳〈計劃〉裡不可或缺的第六位精靈姬候補人選吧?」
  「──與妳無關,馬上給我消失。」
  剎那間,一道熾熱的火焰從少女的指尖激射而出。
  克蕾兒・露裘的身影瞬間被紅蓮之火吞噬,隨即像海市蜃樓般模糊消失。
  「好嚇人喔,害我連影子都快踩不住腳了。」
  空氣隨著熱度翻騰扭曲,接著在克蕾兒消失的地方──
  出現了一位臉上笑容帶著嘲諷味道的美麗少女。
  少女蓄著一頭長度剪齊在頸邊的湛藍色秀髮,鮮豔的髮色相當引人注目。那種藍給人的印象異常美麗,但總會隱約聯想到擁有致命劇毒的蛇。
  她身上穿著冶豔的舞孃式服裝,並且用一塊薄薄的面紗遮掩住下半部的臉龐。
  魔精靈使──雪拉・卡恩。
  她是宗教國家耶魯法斯國的公主,同時也是〈煉獄使徒〉的副將。
  「但還請妳別忘記了,為妳提供身分,讓妳得以參加〈精靈劍舞祭〉;還有供應軍用精靈給妳的,可都是我的祖國唷。」
  「我已承諾過會用勝利當作對妳們的報答。」
  「是呀,那樣的話當然一切都不成問題──就算妳背著我們這些援助者,暗中盤算著什麼也無妨。」
  「妳到底想說什麼?」
  「欸……妳真的是那個〈最強的劍舞姬〉嗎?」
  雪拉・卡恩嗤嗤訕笑道。
  「魔女,妳要是對我的實力存疑的話,不妨馬上親身測試看看。」
  瞬間,她腳邊的草木紛紛燒成灰燼;她並沒有詠唱精靈魔術,也沒有使喚契約精靈,只是單純地釋放出意念就能憑空點燃火焰。
  「呵呵,開個玩笑罷了。我還懂得愛惜自己的性命……哎呀?」
  忽然間,魔女的柳眉微微往上挑了一下。
  「何事?」
  「好像有不乖的小老鼠,趁我不在的時候偷溜進〈據點〉了。」
  雪拉邊說,邊興高采烈地舔舐嘴唇。負責構築〈煉獄使徒〉據點的人就是她,不過她打造的不是用來禦敵的防衛性據點,而是為了狩獵愚蠢獵物的蛇窟。
  「嘻嘻……該用什麼遊戲來招待客人好呢。」
  魔女最喜歡的娛樂莫過於凌虐落入陷阱的獵物。只見雪拉的紅色瞳孔閃爍著光芒,她揚起嘴角,露出喜不自禁的微笑,接著便邁步消失在森林深處。
  (……耶魯法斯的〈蛇〉那黨人,對〈計劃〉了解多少?)
  雪拉・卡恩的行動有點蹊蹺,為了顧全〈計劃〉無虞,或許該當機立斷地把她處理掉比較好。
  (……不。耶魯法斯還有利用價值,此時急著除掉那個魔女於我無益。)
  少女默默地搖搖頭,然後抬頭仰望火花盤旋飛舞的天際沉吟道:
  「兩個姬巫女,究竟哪邊才是配得上〈闇之精靈姬〉名號的理想人選呢?」

  第一章 挑戰函
  〈精靈劍舞祭〉主要賽事──〈群嵐亂舞〉開賽後第四天的早晨。
  「呼啊……呼……」
  神人躺在帳篷裡的床上,強忍住呵欠聲──他從就寢後已經不知道打了幾次呵欠。
  經過和涅般德・羅亞的殊死惡鬥,過了一個晚上,不久前〈史卡雷特隊〉的全體成員才一起目送憑藉自己的意思退賽的米拉・帕榭──〈烈破師團〉的師團長──離開。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