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6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3/2/4
  • ISBN: 978-986-324-456-1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精靈劍舞祭〉進入第二天的賽程。神人與隊友收到〈烈破師團〉捎來的密函,內容是請求與一行人締結同盟。但就在神人與克蕾兒動身前往交涉時,倆人遭受到蕾斯提亞的襲擊,各自流落一方。在危急之際救起神人的是年僅十三歲就當上〈烈破師團〉團長的少女──米拉・帕榭。即便自己的隊伍已經被蕾斯提亞擊潰,米拉依舊決意與神人等人並肩作戰;豈料,此時蕾斯提亞又再度現身阻撓。魔劍與聖劍互相交鋒,激烈的廝殺過後,等待著神人的會是什麼……「──如果可以的話……神人,我希望能夠死在你的手上。」塗染失真的黑暗,潰不成形的願望;但只有倆人相遇的意義,從來就未曾改變過一絲一毫──元素奇幻故事第6彈!(2013年2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黑暗的〈願望〉逐漸侵蝕整個世界。
  「……提亞……蕾斯提亞!」
  我嘶聲呼喚並向她伸長手臂,卻怎麼也搆不到她。
  我不想要什麼最強的稱號。
  只要她能陪在我身邊、對我微笑,那就夠了。
  為什麼──我明明只是想要幫她完成她的願望而已呀。
  「神人,對不起……對……不起……」
  從糾纏鑽動的幽冥中,傳來她細微的話語聲。
  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哭──
  想到這裡,我便毫不猶豫地縱身跳進那團黑暗的〈願望〉裡頭。

  ──三年前,事情發生的當天。
  我到底對精靈王許下了什麼願望──?

  第一章 夜戰過後

  唧唧,吱吱。
  耳邊迴盪著森林裡鳥兒鳴啼的聲音,清晨特有的冰冷空氣讓皮膚感到刺痛。
  啾?
  臉頰上好像有某種柔軟的觸感──
  隨著這個觸感,神人驀地轉醒過來。
  放眼周遭,天色昏暗未明,只有一絲絲微弱的晨曦射進帳篷中。
  正當睡眼惺忪的神人,打算從簡易床鋪上坐起上身時──
  「……嗚唔!?」
  肋骨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對喔,我都忘記自己受傷的事了……」
  神人苦笑著喃喃自言自語道。
  昨天晚上──〈精靈劍舞祭〉主要賽事第一天的夜晚,他在和多拉古尼亞龍公國代表隊〈龍皇騎士團〉的王牌主將──蕾奧拉?蘭卡斯特交手時受了重傷。
  雖然兩人間的戰鬥只有短短幾分鐘時間,不過在〈龍血〉覺醒的影響下,蕾奧拉化身猙猛的狂戰士,使神人節節敗退至瀕死邊緣;他甚至還被最強等級的精靈魔裝〈弒龍聖劍〉貫穿胸膛,鑿出一道很深的創口。
  神人最後之所以能扭轉劣勢,並且打敗蕾奧拉,全都多虧了劍精靈愛思特及時復活。愛思特──曾經數次為神人化解過危機的〈殲魔聖劍〉──因為知曉往昔發生的悲劇而一度封閉自我的內心;但是最後她還是答應了神人的呼喚,返回神人身邊。
  「……嗯?」
  這時,神人忽然感覺有點怪怪的。
  正打算從簡易床鋪上坐起身體的他,發現自己的手臂──
  被一隻嬌小冰涼的手緊緊地抓著。
  「愛……愛思特!?!?」
  害羞的情景讓神人不禁怦然心跳地僵住了。
  只見這名有著銀白色秀髮的美少女,正發出安穩的呼吸聲依偎在自己身邊睡著。
  包在毛毯裡面、把身體縮成一團的她,看起來簡直像是個嬌小的天使。
  令人傷腦筋的是──
  「……唔!」
  愛思特身上的穿著……幾乎跟全裸沒什麼兩樣。
  除了包裹著纖纖雙腿的黑色過膝襪之外,她全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
  髮絲反射出銀白色的光輝、肌膚像是初搾的牛乳般雪白而細嫩。
  不小心還能從毛毯的縫隙間窺見兩座小巧的隆起。
  愛思特惹人憐愛的鼻息吹撫在神人的手臂上,營造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搔癢感。
  「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
  神人露出有點困惑的表情嘀咕道。
  愛思特的手正緊緊摟著他的手臂不放,在這種情況下神人根本無法起床。
  她難得睡得這麼香甜,神人實在不忍心把她從睡夢中吵醒。
  而且……神人一邊凝視著愛思特安詳的睡臉,一邊思索──
  愛思特摟緊自己的動作,或許正是她感到不安的表現也說不定。
  最好的證據就是──平常為了減輕能量消耗,總是以劍的形態休眠的她,如今在休息還刻意維持少女的外表。
  先前,為了拯救身陷〈闇之烙印〉侵蝕之苦的神人,愛思特犧牲了自己,使本身的存在暫時從世界上消滅;也就是在那段時間裡,她回憶起曾經破損消失的往昔記憶。
  關於愛思特因為本身的詛咒,奪走了最初與她締結契約的人──〈救世聖女〉艾雷西亞?伊蒂絲──生命的往事。
  現今的愛思特,雖然是不完全的狀態、只擁有原本十分之一左右的力量,但身為魔劍的性質──會使持有者喪命的特性──應該還殘存在她身上;照這樣下去,現在和愛思特持續維持契約關係的神人,總有一天也將步上愛思特前任持有者的後塵。
  儘管如此,神人還是對愛思特立下了誓約。
  『不管是妳的詛咒或是妳身為魔劍的命運,我都願意接受。』
  (我發誓,絕對會和愛思特一起拿下這場〈精靈劍舞祭〉的勝利──)
  神人一面俯視著愛思特安穩的睡臉,一面重新下定決心。
  精靈王將會賜予〈精靈劍舞祭〉優勝者奇跡的力量作為獎賞。
  這種奇跡的神力能夠達成祈願者的任何〈願望〉。有了這分力量的加持,應該能夠改變愛思特身為魔劍的命運才對。
  「〈願望〉……嗎──」
  神人感到戴著黑色皮革手套的左手隱隱作痛。
  隱藏在手套之下的,是神人和從前的契約精靈締結契約時烙下的精靈刻印。
  三年前,當時被譽為最強的劍舞姬的神人,為了實現她的〈願望〉一路過關斬將,並贏得精靈劍舞祭的優勝寶座。
  (那個時候──我為她許下的願望到底是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關於那天的記憶幾乎都已經消失了。
  只有一些零碎的畫面殘留在腦海裡。
  闇精靈被漆黑的〈願望〉吞噬的情景。
  在那之後過了三年的歲月──
  她又再度現身在神人眼前。
  而且還是以身懷重重謎團的另一個蓮?阿休貝爾的手下之身分。
  「神……神人……」
  「唔嗯?」
  身邊傳來窣窣的動作,神人低頭看著愛思特。
  她依然在發出可愛的呼吸聲。
  ……剛剛似乎是睡迷糊了才會呼喊神人的名字。
  「我是您的劍……一切如您所願……」
  啾?
「愛、愛思特……!?」
手指傳來唇瓣輕輕接觸的柔軟觸感。
心頭小鹿亂撞的神人連忙想挪開身體,但是──
「嗯嗯……神人……喜歡……」
啾啾?
愛思特還是緊緊摟著他的手臂不肯鬆開。
「真是的……」
神人不知該如何是好,困惱地沉吟著。此時──
啪唧……帳篷外忽然傳來樹枝折斷的聲響。
「……啊!?」
「……神、神人……你你你……你!?……到、到底在做什麼?」
只見一名手持炎之鞭的少女佇立在帳棚入口處,肩膀氣呼呼地不住顫抖著。
少女頭頂兩側綁著扎成雙馬尾的飄逸髮束,睜著一雙宛如燃燒烈火般的紅寶石色眼眸;胸部雖然小了點,不過勻稱的體態讓她看起來彷彿一尊女神的雕像一樣美麗。
克蕾兒?露裘──出身於名門艾爾斯坦因公爵家的她,原本是位千金大小姐。
這位楚楚可憐的美少女有著讓人不禁看出神的花容月貌。
不過──
「你……你你……你可以好好說明一下嗎?」
現在的她,簡直像是隻狂暴失控的野生炎精靈。
「喂喂……妳這樣會燒到帳篷啦!」
神人慌張地喊叫,但是──
「虧……虧我還在為你……你這笨蛋擔心受怕!」
她的雙馬尾朝天倒豎,踏著忿忿難消的腳步朝神人走近。
「不……不是啦,妳誤會了!」
「……哼,什麼嘛!你這傢伙,每次都只會像這樣找藉口搪塞!」
紅寶石般的眼眸邊微微泛出淚光。
剛好在這時候──
「呼啊……」
愛思特終於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她可愛地打了個呵欠,伸出雙手揉揉眼睛。
……看樣子她還處於半夢半醒的迷糊狀態。
「唔……」
克蕾兒因為她的舉動霎時停下腳步,瞬間──
啾?
「「哇啊!?」」
神人和克蕾兒同時異口同聲地驚呼。
「愛……愛思特!?」
「妳、妳妳妳……剛……剛剛是在幹嘛!」
克蕾兒滿臉通紅地對她叱道。
「我是神人的契約精靈,契約精靈對主人進行問候早安的親吻是理所當然的義務。」
「少……少騙人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回事呀!?」
  克蕾兒不只心生動搖,連頭髮也跟著搖晃起來──她真的連聽都沒聽過這回事。
  「我沒有說謊。」
  啾?
  「……唔唔……神人!你、你又灌輸了愛思特什麼邪門歪道的思想對吧……!」
  「我什麼都不知道喔!而且『又』灌輸了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支撐帳篷重量的木頭支柱開始竄出縷縷黑煙。
  ……慘了,再這樣下去整個帳棚都會被她燒成焦炭。
  千鈞一髮之際,神人靈光乍現地想出了一個解除危機的辦法──
  「這、這麼說起來……妳不是也把我當成是妳的契約精靈嗎?」
  「……咦?對呀,你是我的奴隸精靈沒錯唷。」
  克蕾兒不假思索地點頭同意……雖然這麼理所當然的態度也很過分,現在就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那麼,我也得對親愛的主人進行問候早安的親吻才行。」
  「……咦?」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