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5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2/11/19
  • ISBN: 978-986-324-055-6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神人失去了愛思特,《精靈劍舞祭》的主要賽事在他失去劍精靈的狀況下揭開序幕。另一方面,龍騎士蕾奧拉一行人也對神人步步進逼。還好,在克蕾兒等人(用獸耳道具扮裝等方式)的協助下,原本意志消沉的神人得以漸漸接觸愛思特的過往。在神人面前展開的是──很久很久以前,關於傳說中的聖劍和一名被稱作救世聖女的少女的故事。「愛思特……」「主人,請問您有何吩咐?」「妳願意一直陪在我身邊嗎?」那是一段非常溫暖的回憶,但如今溫暖已不復存在,最後剩下的只有冰冷的指尖,和……少女在黑暗中不斷祈禱;為了一再重複上演的罪孽和懲罰,還有那彷彿永遠不可能獲得的寬恕禱告──元素奇幻故事第五彈!(2012年11月19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我做了一個夢。
  儘管夢境相當鮮明寫實──但我還是能清楚分辨出,自己是在做夢。
  周遭閃爍著刀光劍影,兵刃相交的碰撞聲不絕於耳。
  大批士兵噴濺出的血液,把迴廊染得一片通紅。在迴廊上──
  一名留有美麗黃金色秀髮的少女,一邊揮舞著閃爍耀眼光芒的劍,一邊快步疾行。
  她使著劍舞般秀麗的劍法,行雲流水地把向她襲來的各路精靈一一砍倒。
  少女的長相,讓我感到似曾相識。
  不為什麼,只因時至今日,她的肖像仍是許多雕刻、圖畫等藝術品描繪的主題。
  艾雷西亞?伊蒂絲──傳說中殲滅魔王的救世聖女。
  (……為什麼……我會夢見她呢?)
  在夢境裡,我沒有可供行動的身體,但思緒卻很清楚。我感到疑惑──
  這個夢境,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
  還有──這到底是誰的夢?
  在清晰的意識中──終於,歷史性的那一刻就要到來了。
  少女擊敗最後一隻精靈,穿過迴廊後,她終於到達城塞的最深處。
  她用雙手掄起閃耀炫目光輝的〈聖劍〉,仰頭直視位於遠處的王座。
  只見一名男性悠然坐於其上。
  王座周圍纏繞著幽暗的冥火,使人無法辨認他的長相。
  即便如此,光憑直覺就能理解在那裡的是何許人物。
  (所羅門魔王──)
  曾經為整個大陸帶來毀滅與災厄的、史上最殘酷的暴君。
  他能夠支配強大的七十二柱精靈,是唯一一名男性精靈使。
  詭譎不祥的黑暗冥火狂暴地熊熊燃燒,像是在威嚇手持聖劍的少女。
  不過,少女心中沒有一絲畏懼。
  因為她手中所握的聖劍,強力的支持著她的心靈。
  「萬惡的魔王啊,我要以精靈王的聖名和這把聖劍,將你永遠毀滅!」
  迎面襲來的強風吹起她黃金色的頭髮,少女縱身躍出。
  接著,只見聖劍上用精靈語鑲刻成的文字迸射出銀白色光輝──
  當我看到那行文字時,不禁失聲叫道:
  「──愛思特!」

  第一章 斷掉的聖劍
  「……啊!?」
  當我醒來,發現自己睡在柔軟的床鋪上。
  ……我維持坐起上身的姿勢,往自己身上看去。
  我現在穿的不是學院的制服,而是寬鬆舒適的睡衣。應該是在我喪失意識的這段時間,有人替我換上的吧。
  或許是做了剛剛那場夢的關係,我渾身上下佈滿了大量的汗水。
  「我到底……」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試圖回想失去意識前發生的事,但是陣陣頭痛逼得我壓住頭無法思考。
  這時──
  「神人,你終於醒過來了!」
  從房間一角傳來驚叫聲。
  神人轉頭觀望,發現一名身穿制服的美少女正坐在靠牆的椅子上。
  少女的頭頂兩側束著紅色的雙馬尾。
  她用澄澈透亮,宛如紅寶石的雙眸,憂心忡忡地望著這邊。
  「……克蕾兒……妳該不會一直都在旁邊陪我吧?」
  「咦?沒有呀,我剛來沒多久……」
  克蕾兒慌張地搖搖頭。
  但是光看她眼睛下面多出的那道淡淡黑眼圈,就能知道她根本沒有好好休息。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你、你少臭美了,我才沒有為你擔心呢。」
  神人一邊為克蕾兒的態度苦笑,一邊環顧房間。
  這裡是城樓當中,分配給〈精靈劍舞祭〉參賽選手的一個房間。從氣派的大窗戶和高級的日用品看來,這裡應該不是神人原本那個像倉庫的房間,而是另外的地方。
  窗簾的縫隙射入些許陽光,時刻大概快接近清晨了吧。
  「欸,快點乖乖躺好,你的燒還沒有退呢。」
  「唔,我發燒了嗎?」
  「是啊。現在好像沒那麼燙了,剛剛你可是非常難受呢。」
  克蕾兒彎下身子,伸手輕輕抵在神人額頭上。
  皮膚涼涼的觸感好舒服……原來如此,自己真的有點發燒。
  「對了,克蕾兒──」
  「幹嘛?」
  「我……為什麼會失去意識啊?」
  「……你不記得了嗎?」
  聞言,克蕾兒詫異地瞪大雙眼回問。
  「你該不會……失去記憶了吧……」
  「別鬧了,哪有那麼嚴重。只不過頭一直隱隱作痛,想不起失去意識那段時間前後發生的事情而已。」
  神人靜靜地搖搖頭。
  「那你記得舞會的事情嗎?」
  「記得呀,妳甩了不知道哪個國家的皇太子一巴掌後,就跑掉了對吧。」
  「嗯嗯……」
  「那個時候,蓮?阿休貝爾向我邀舞──」
  神人一邊按著傳來悶痛的太陽穴,一邊試圖按照時間順序追溯記憶。
  只是,越接近關鍵時刻,記憶就像是籠罩上薄霧似的,變得越來越模糊。
  應該有發生過什麼很重要的事。
  (沒錯,絕對發生了非常不得了的事件──)
  「接著,蓮?阿休貝爾把〈闇之烙印〉打在我身上,然後──」
  煩躁的感覺幾乎要把胸口給燒焦了。
  腦海的角落裡,閃爍著發出銀白色光芒的劍的影像。
  「後來,我──」
  「後來,神人從〈教導院〉的刺客手上救了我們呀。」
  看到神人痛苦思索的模樣,克蕾兒隱忍不住說道。
  「〈教導院〉的刺客?」
  神人宛如大夢初醒地抬起頭來。
  (對了,記得那時候……我和穆亞的軍用精靈戰鬥過──)
  克蕾兒的話像是澆醒神人的一瓢冷水,讓他終於想起昨天晚上的記憶。
  昨晚,趁著精靈劍舞祭開賽典禮的進行的時候,穆亞?亞蘭詩多──自稱是神人妹妹的〈教導院〉刺客──使喚軍用精靈,對克蕾兒一行人展開了襲擊。
  神人不顧自己被蓮?阿休貝爾烙上〈闇之烙印〉,拖著遍體鱗傷的身子趕赴戰場,好不容易才打倒穆亞使喚的軍用精靈──豈知,就在此時,失控的烙印和詛?侵蝕神人的身體,劇烈的疼痛席捲全身,讓他感覺自己瀕臨生死存亡的危險。
  接著──
  「……啊!」
  就在回憶完整拼湊起來的瞬間,神人像是被閃電劈中似的僵住了。
  他腦中浮現的是──一位有著神秘藍紫色瞳孔的少女。
  少女一頭柔美的銀白色秀髮,髮絲反射月光,更顯得美麗。
  那一雙溫柔繞到背後的纖細手臂。
  冰涼而灼熱的、唇瓣的觸感。
  還有她化成無數的光之粒子,消散在半空中的情景──
  這些是神人所看到的,她最後的樣子。
  「……愛思……特……?」
  神人無意識地用顫抖著的聲音,輕輕低唸這個名字。
  那是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對他來說再重要不過的、契約精靈的名字。
  之所以會產生輕度的記憶混淆,一定也是神人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的緣故。
  「神人……」
  就連克蕾兒擔心的低語聲,也幾乎無法傳達到他耳朵裡。
  「騙人的吧……愛思特她,怎麼可能──」
  否認的話語空虛地迴盪著。
  這時腦海裡湧現的,是神人喪失意識前最後的片段。
  當時,她在神人的耳畔輕聲說了一句話。
  再見了,神人──

  劍精靈愛思特,是個擁有銀白色秀髮,外表像雪精靈一樣的少女。
  神人之所以會和她締結契約,其實算是一件偶然的意外。
  兩人之間的契約,因為神人還保有和之前精靈的契約而變得不完全。
  由於這樣的契約,使愛思特只能發揮原本十分之一的力量。對於她這種強大的精靈,想必相當痛苦。
  但是,愛思特卻不以為意。
  她甚至對神人說──我很高興能和你締結契約。
  (但是,我卻──)
  三年前,當自己失去以前的契約精靈那一天。
  明明發誓過,從那天以後再也不會失去重要的東西了呀。
  「我又──!」
  又讓愛思特消失了。
  為了解救神人脫離烙印和詛咒的侵蝕,她犧牲了自己的存在。
  「可惡啊──!」
  「神人!」
  神人自暴自棄地揮起手臂,但是被克蕾兒眼明手快地抓住了。
  她凝視神人的眼睛,試著讓他冷靜下來。
  「愛思特還沒有完全消滅呀。」
  「咦?」
  「不然,你看你的手,上面不是還好好的留有精靈刻印嗎?」
  神人恢復冷靜地睜大眼睛。
  「真……真的耶……妳說的對。」
  被克蕾兒握住的右手,上面雙劍交錯的紋章仍清楚可辨。
  那是精靈刻印──人類和精靈締結契約的証明。
  要是契約精靈消滅不復存在,那麼,精靈刻印當然也會跟著消失。
  神人在這三年當中,之所以沒有失去希望,還能堅信蕾斯提亞一定存在這個世界上,靠的就是左手上的精靈刻印沒有消失的證據。
 精靈刻印,是用來連結精靈使與契約精靈的一種、專屬的〈門〉。
  雖然現在,右手連些許細微的刺痛都感受不到──但是精靈刻印並沒消失,所以愛思特絕對不會是完全消滅了。
  「愛思特她,一定還活著的。」
  「對呀。就算現在沒辦法召喚她出來,也一定會有辦法可循呀。」
  既然知道了,哪還有時間在這裡瞎攪和。
  「……唔……哇呀啊啊啊啊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