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4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2/8/2
  • ISBN: 978-986-317-624-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精靈劍舞祭〉揭開序幕。克蕾兒等人正式獲選為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代表,啟程前往元素精靈界的聖域拉古納・逸世。為了加強團隊默契,一行人進行了穿著泳裝入水淨身等活動。此時,突然冒出使喚軍用精靈的神祕刺客襲擊克蕾兒等人;而刺客的真正身分竟然是穆亞──在〈教導院〉時期仰慕神人,稱呼他為哥哥的少女。正當神人為過往的因緣神傷之時,闇精靈蕾斯提亞和最強的劍舞姬──蓮・阿休貝爾現身了……「你背負的過往,就要摧毀你最重要的東西了」「──我絕對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不會改變的事,和已然改變的事。遺留在往昔的過去,此刻再度交錯糾結──元素奇幻故事第四彈,即將開戰!(2012年8月2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道路錯綜蜿蜒,開鑿在堅硬的岩層中。
  一名少年,獨自行走在紅蓮烈焰竄燃的設施裡。
  他的頭髮閃著烏黑的亮澤,一身黑色的裝束簡直要與暗夜融為一體。
  看似少女的五官中還留著些許無邪的稚氣,但他漆黑的瞳孔中沒有任何感情,只是毫無生氣的映照著搖竄的火光。
  〈教導院〉擁有為數眾多的戰鬥技能者,到底是誰,居然能在短短半天之內就把這裡破壞成斷垣殘瓦──少年當然無從得知。
  是帝國所屬的精靈騎士團所為,或是封印精靈發生暴動意外了呢?
  眼前也不見曾經指導少年戰鬥技能的教導師們的蹤影。
  或許他們逃出設施了吧?也或許,他們早已喪命了也說不定。
  這麼一來,少年就獲得解放,成為自由之身了。
  但是──
  (這些事情,根本就無所謂……)
  喪失自我的少年,對一切事物都失去了興趣。
  唯獨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她。
  闇精靈蕾斯提亞──設施中的教導師們賜與少年的,最高等的封印精靈。
  她為少年被黑暗封閉的心靈,注入了光明。
  (她是我唯一必須要守護的人)
  少年在熊熊燃燒的烈焰當中,朝著位於設施地底下的祭拜堂前進。
  祭拜堂裡陳列著〈教導院〉違法挖掘的諸多精靈魔裝──換句話說,這裏沉睡著其總力足以匹敵一個小國武力的封印精靈。
  封印著蕾斯提亞的戒指,一定也被存放在那裡。
  少年的手上,至今仍未刻上代表與精靈交換契約的精靈刻印。
  為了不讓少年獲得過多的力量,設施的教導師們審慎行事,至今仍不讓他與精靈互換契約。
  少年雖然身為男性,還能和精靈交感──代表他有和〈魔王〉同等的資質。
  教導師們擔心他和最高等的闇精靈締結契約後會發動叛亂。
  「──哥哥!」
  突然,背後傳來少女的聲音。
  「穆亞?」
  只有一個人會叫他哥哥。
  少年回頭一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年幼的少女。
  少女亞麻灰的頭髮在兩側扎成髮束。
  她的臉上是湛藍澄透的雙眸,和薔薇花苞般可愛的唇瓣。
  黑色戰鬥服中露出的肌膚,像新雪一樣白皙。
  「穆亞,妳還沒逃走呀?」
  「哼,因為人家一直在找哥哥嘛。」
  少女──穆亞・亞蘭詩多生氣似的鼓起雙頰。
  當然,身為孤兒的少年並沒有什麼妹妹。
  所謂的「哥哥」只不過是少女擅自對他做出的稱呼而已。
  「守衛的那些傢伙們呢?」
  「被我殺了。」
  少女眉頭皺也不皺地淡然說著。
  「誰叫他們要阻礙穆亞尋找哥哥呢。」
  對於殺人這件事,她既不自豪,也不感到後悔。
  聽起來就像是──殺人只是一道必經的手續而已。
  「這樣啊……」
  話雖如此,被殺的傢伙們並不值得同情。
  因為把少女培育成殺戮兵器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自己。
  穆亞・亞蘭詩多是〈教導院〉排名第二的戰鬥技能者。
  在這個聚集了眾多牛鬼蛇神的設施中,少女還擁有〈怪物〉的別名。
  她和少年──雖然擁有壓倒性的戰鬥技能,至今卻不曾殺過人的他──可說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那哥哥呢,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次換穆亞提出問題。
  「因為封印著蕾斯提亞的戒指放在地下祭拜堂,我要去拿戒指。」
  「哎唷,哥哥都已經有穆亞了,還要契約精靈幹什麼嘛?」
  穆亞無趣地噘起可愛的唇瓣。
  「這麼說來,莉莉呢?」
  少年口中的莉莉・弗雷姆,是與他和少女編署在同一部隊,排名第七的精靈使。
  「莉莉?嗯……可能已經被那個紅蓮的巨人殺死了吧?」
  「紅蓮的巨人?」
  「就是在幾個小時前攻擊設施的傢伙呀,是個強到不行的炎精靈唷。」
  就在此時。
  地面突然「滋──」地震動起來。
  「──哥哥,要來囉。」
  「……唔!?」
  毫無前兆地──從通道深處,傳來強烈的氣息。
  竄升的紅蓮烈焰,像伸出舌頭舔舐一樣延燒到整個天花板,瞬間──
  它──咆哮的炎之巨人──從火燄中現身了。
  宛如熔岩聚合體的手中,握著一柄熊熊燃燒的緋焰之劍。
  (炎精靈?不,它是……)
  那不是普通的精靈。
  少年全身寒毛豎立,感到一陣惡寒。
  那東西根本是毀滅的具現體。
  光是直視它,精神就會被逐漸削弱剝奪。
  (不會錯──它肯定是魔神級的精靈)
  能夠將麾下擁有眾多精靈使的〈教導院〉,在短短數小時內破壞殆盡。
  據說魔神級精靈的力量,甚至足以凌駕精靈騎士組成的一個師團──
  (這可不是不靠契約精靈就能迎戰的對手吶……)
  炎精靈似乎發現了兩人。
  它緩緩逼近,身上纏繞的火焰將岩層也給融化了。
  「哥哥,這東西就交給穆亞對付吧。」
  穆亞伸出舌頭,俏皮地輕舔戴在小手上的戒指。
  看來她打算使用專門用來對付精靈的軍用精靈。
  「穆亞,那東西不是人類能對付得了的。」
  「別擔心,穆亞又不是人類──人家是〈怪物〉嘛。」
  只見穆亞右手上散發不祥氣息的精靈刻印發出光芒。
  不,那不是精靈刻印,而是被教導院賦予的呪裝刻印。
  〈愚者之巨鉗〉──這就是穆亞・亞蘭詩多被稱作〈怪物〉的原因。
  「再見了,哥哥。」
  「──穆亞!」
  就在少年伸手想拉住穆亞的肩膀時,霎那間──
  巨人釋放的紅蓮烈焰,燒盡了少年眼前的一切。
  因為精靈暴動的意外,〈教導院〉毀於一旦。
  時間是少年以最強的劍舞姬身分出現在世人眼前的一年前。
  在帝國邊境,地圖未載明的地方,發生了這起事件。

  第一章 整理行囊
  唧唧、唧唧……
  從環繞在學院周圍的〈精靈森林〉,傳來鳥兒的叫聲。
  「唔嗯……」
  神人從夢中醒來,坐起身子,看著映照在窗戶上自己睡眼惺忪的表情。
  睡到翹起來的蓬亂黑髮,變得尖銳的眼神。
  和夢中那張帶著稚氣的無邪臉孔,感覺改變了許多。
  (四年前的事……嗎?)
  已經好久沒有夢見那個時候的事了。
  或許這是到這個學院後第一次夢見。
  說實話,這是一段自己不願想起的記憶──
  神人不自覺地,看了刻有精靈刻印的左手一眼。
  闇精靈的刻印──在三年前的〈精靈劍舞祭〉奪得勝利的左手。
  (又要再度回到那個舞台了)
  或許是因為精靈劍舞祭迫在眉睫,情緒才會在無意識中這麼高亢也說不定。
  會夢見那個時候的事,一定也是因為這個關係。
  正當神人想起身離開床鋪時──
  「……」
  他發現一件事。
  身體微妙地很沉重。
  好像有什麼軟綿綿、觸感很舒服的東西壓在自己的腰間。
  「……唔!?」
  神人一驚,迅速掀開毛毯。
  原來──
  「呼啊……神人,早安。」
  「愛……愛思特!?」
  她發出銀鈴般甜美的聲音。
  跨坐在神人腰間的是──一名銀髮的美少女。
  她有著神秘的藍紫色瞳孔,和剛搾好的牛奶般白嫩的肌膚。
  愛睏地揉揉眼睛的模樣,簡直像雪精靈般惹人憐愛。
  她是劍精靈愛思特,擁有〈殲魔聖劍〉稱號,是神人的契約精靈。
  她似乎是在不知不覺間偷偷鑽進神人的被窩裡的。
  而且,她身上的打扮──
  「神人,怎麼了嗎?」
  愛思特依舊跨坐在神人腰際,表情木然地俯視著他。
  「妳……妳為什麼會穿成這樣……」
  今天的愛思特──並不是全裸的。
  身上乖乖的穿著衣服。
  不過……
  「神人?」
  愛思特疑惑地歪著頭,神人連忙把視線移開。
  現在愛思特一絲不掛,只披著神人的制服襯衫而已。
  她大概沒有穿內衣吧,也就是俗稱的裸體襯衫打扮。
  白皙的酥胸在敞開的衣襟中若隱若現,增添了微妙的煽情感。
  寬大過長的袖口,更流露著另類的情趣。
  「哎,愛思特,妳幹嘛穿我的制服呀?」
  「神人不是說過了嗎?說不可以全裸跟你睡在一起。」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回答。
  看到她揪緊襯衫前襟的小動作,神人不禁怦然心跳。
  「唔唔,我的確是這麼說過。」
  神人抱著頭低吟道:
  「拜託妳,至少穿上內褲好嗎?」
  「……內……褲?」
  「為什麼要露出訝異的表情呀!?」
  難道精靈都習慣穿著過膝襪,但不習慣穿內褲嗎?
  (……不對,我記得蕾斯提亞都有正常地穿著內衣呀)
  正當神人百思不得其解時──
  「嗯?」
 他突然覺得愛思特的模樣有些不太對勁。
  不光是因為裸體襯衫打扮的關係──今天早上的愛思特,有某種很不一樣的地方。
  神人仔細地打量愛思特全身上下。
  「神人……唔,你這樣看我,我會害羞。」
  總是面無表情的愛思特難得羞紅了臉,坐在神人的腰上不安的磨蹭著膝蓋。
  這時,神人終於找到答案了。
  那是從襯衫下襬隱約裸露出的白皙大腿。
  還有像大理石雕像一樣纖細、光滑的腳踝。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