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精靈使的劍舞
  • 原文書名: 精霊使いの剣舞
  • 集數: 第2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桜はんぺ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羅衣
  • 出版日期:2012/4/2
  • ISBN: 978-986-10-9765-7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距離精靈劍舞祭只剩下不到兩個月,然而克蕾兒和神人的隊伍卻仍未登上劍舞祭出場權的校內排行榜,甚至連人數都還沒湊齊。就在此時,奧地西亞帝國的二公主菲雅娜轉入精靈學院。曾被推舉為下一任火之精靈姬的她,現在已經失去了候選人的資格,被稱為”失落的精靈姬”。在學院長的要求下,菲雅娜與神人等人挑戰了某種任務。面對積極接近神人的菲雅娜,克蕾兒難掩內心情緒,與菲雅娜展開了一場料理和洗澡刷背的對決!握有神人過去的少女,同伴之間的羈絆,以及深藏於少女心中的情感──奇幻故事第二彈,隆重登場!(2012年4月2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曲

──三年前。

「呼……呼……呼──」
在樹木扭曲變形的〈元素精靈界〉森林中,一名少女正奔跑著。
鞋子早已不知道跑到哪裡去,光溜溜的腳底佈滿傷痕。
綁成左右兩邊的黑色長髮,和奢華儀式服過長的衣袖,令她無法順利跑動。
壓倒樹木的劇烈聲響,從背後漸漸逼近過來。
被對方追上,只是遲早的問題。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少女以奧地西亞帝國貴賓的身份受邀參觀〈精靈劍舞祭〉。
雖說是來賓,事實上卻只是順便被邀請而已。
她在精靈姬培育機構──〈神儀院〉的候選名單中被刷下來,是皇室的包袱。
拿掉前二公主的頭銜後便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名普通的十三歲少女。
該向皇室效忠的貴族們,現在都對她投以鄙視輕蔑的眼光。
連隨侍的女官也在暗地裡嘲笑。
說她是毫無價值的失落精靈姬。
在比賽會場遭受無數歧視的眼光,令少女十分難受。
反正最想看的蓮‧阿休貝爾下午才開始比賽,而且也沒人會擔心自己消失不見。
所以,少女才會獨自來到這座森林。
然而,少女卻不知道元素精靈界的森林有多麼恐怖。
逼近背後的樹木精靈,發出了恐怖的咆哮。
樹木精靈原本脾氣相當溫和。也許是因為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樹枝,才惹怒了它。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
絕對逃不掉──少女覺悟到這一點,下定了決心。
她站在原地,轉過頭來,勇敢地瞪著樹木精靈。
「我……我的騎士三兩下就能把你解決掉,我才不怕你呢!」
少女以顫抖的聲音叫道,接著開始吟唱契約精靈召喚術。
──侍奉人子之皇,劍聖的騎士啊!
──在此履行血之契約,成為守護之劍,來到我身邊吧!
少女胸口上的精靈刻印,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然而,變化僅止於此。
與契約精靈連結的回路突然切斷,刻印的光芒消失了。
(……!果然還是不行,完蛋了──)
少女的臉上流露出絕望的神情。
樹木精靈狂嘯一聲,揮下樹幹般的粗壯手臂──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劍光突然閃過眼前。
「咦?」
少女不禁睜大雙眼。
樹幹般粗壯的手臂頓時消失在眼前,完全不見蹤影。
時間,彷彿停止了。
被切斷的剖面,噴出黑色濃霧般的氣體。
接著傳來咚的一聲,是著地的聲音。
少女的眼前,站著一名少年。
他穿著深藍色長褲和黑色上衣,有一頭黑髮。
少年手中持著一柄劍。是一把發出黑色霧氣,漆黑的魔劍。
「別站在那裡不動,很危險的。」
少年冷淡地說完這句話後,便再次轉向眼前的精靈。
被砍斷手臂的樹木精靈,發出憤怒的咆哮朝少年襲擊而去。
另一隻手臂再次揮下。少女不禁摀住雙眼。
但是──
「這種攻擊對我沒用,不好意思。」
少年僅用手上的一把劍,便擋住了樹木使出渾身解數的攻擊。
接著──他吐了一口氣,同時奮力一躍。
少年以蠻力砍斷了另一條手腕,再用刀身順勢重創樹木精靈的身體。
就這麼一擊而已。以力量自豪的精靈瞬間就被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好像做得太過火了。本來想盡量別傷到它的。」
「……」
少女正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時候,少年突然轉過頭來。
他的身材算是相當纖細,長相也十分秀氣。
眼神清澈分明。看起來就像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
令人完全無法想像他就是剛才瞬間解決精靈的那個人。
此時,少女突然察覺到一件事。
(奇怪?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她歪著腦袋心想。此時──
「呃,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少年以平靜的語調開口問道。
「呃……嗯,我沒事。謝謝你救了我。」
「這樣啊……沒事就好。」
少年鬆了口氣,放下漆黑的魔劍,走了過來。
就在此時──
「啊……!」
散發黑色霧氣的漆黑魔劍──體會到其中的含意後,少女的臉色突然一陣鐵青。
這就對了。能斬斷精靈的劍,不可能是一把普通的劍。
(那是精靈魔裝!?可是為什麼──)
此時,少女終於發現了。
這個長相,她確實有印象。
「不……不會吧……怎麼會……」
她的確看過這張臉。因為,這個男生就是──
「……?」
看見少女的表情突然僵住,少年不禁疑惑地歪起頭來──
沒多久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睛睜得老大。
「嗚哇……完蛋啦──!」
他雙手抱頭,高聲吶喊。
少女對著仰天長嘯的少年,用力伸出了食指:
「怎麼會……蓮‧阿休貝爾為什麼是男人!?」
「唔……」
少女露出嚴峻的眼神,盯著啞口無言的少年。
她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多麼荒唐不可能。
眼前的少年是短髮,也沒有胸部。
怎麼看都是男孩子。
(但是,絕對錯不了──)
以壓倒性力量在大會中勝出的劍舞姬。
那張臉,的確就是蓮‧阿休貝爾!
(還有那把劍也是──)
少年手中握著的那把漆黑魔劍是闇屬性的精靈魔裝──〈貫穿真實之劍〉,曾在比賽中擊敗無數對手,等於是她的代名詞。
最有力的證據,就是一擊打倒狂化精靈的高超使劍技巧。
「這……呃……該怎麼說哩……」
少年頓時手足無措,拼命想找藉口解釋。
「怎……怎麼辦?蕾斯提亞?」
「不知道。我早就告訴過你,就算不是比賽也要扮女裝吧?」
「我哪知道森林裡會有人!」
「誰叫你看到可愛的女生就想也不想衝過去救人,活該。」
「不、不是妳想的那樣啦!」
少年對著手上的漆黑魔劍,一陣竊竊私語。
少女的腦袋完全陷入一片混亂。雖然蓮‧阿休貝爾是男人這件事也很令人吃驚,但世上有男性精靈使這件事卻更叫人難以置信。
只有清純的少女才能與精靈訂定契約──小時候在〈神儀院〉長期以來被灌輸的觀念一向是如此。說到男性精靈使,少女能想到的也只有那個傳說中的魔王所羅門。
(大賽中呼聲最高、最有名氣的蓮‧阿休貝爾,竟然是男人──)
要是被發現,肯定會成為震撼精靈劍舞祭的一大醜聞。
少年傷腦筋似地抓了抓頭髮,露出認命的表情望著少女。
「呃……這件事是有一些原因的。我的確是男人沒錯,不過請妳什麼都不要問,幫我保密好嗎?」
看見那對窘困的黑色眼睛凝視著自己,少女不禁心跳加速。
(這……該怎麼辦……)
說真的,少女感到相當困擾。自己所崇拜的劍舞姬其實是男人這件事突然在眼前被攤開來,不可能說接受就接受。
而且,即使被取消王位繼承權,自己畢竟仍是奧地西亞的二公主,也是聖潔的〈神儀院〉姬巫女。面對如此褻瀆〈精靈劍舞祭〉的事實,怎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了事?
「……」
但是,一看到少年煩惱的表情──
「……我知道了。」
少女不禁點頭了。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也不會問你任何問題。因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雖然蓮‧阿休貝爾是男人,卻仍是自己最崇拜的劍舞姬。
她(他?)的劍舞,為從那天起便一直頹靡不振的少女帶來了無比的勇氣。這個事實永遠不會改變。而且,這條命的確是他救回來的,這一點也不容置疑。
有功的騎士應當得到獎賞,這是皇室的訓誡。
「謝……謝謝妳!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
少年總算放鬆下來,吐了一口氣。
「你也太濫好人了吧。我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嗯。不過我覺得妳不是那種不守信的女孩子。」
「……」
聽到這麼率直的感言,少女的臉頰不禁微微染紅。
(為……為什麼會心跳加速……)
「元素精靈界的森林太危險了,我送妳到出口吧。」
「謝……謝謝……」
「妳的鞋子都不見了。來,抓住我的背。」
少年看到少女腳上傷痕累累,便背起了少女。
「那……那個……我的胸部碰到你的背了……」
少女害羞地在他耳邊小聲說道。
「什麼?」
「沒……沒事……」
少女紅著一張臉,撇過頭去。
昏暗的森林中,少女一邊聽著雙腳踩在樹葉上的聲音,一邊問道:
「欸,你為什麼要假扮成女生參加〈精靈劍舞祭〉?」
「……」
片刻的沉默後──
「我有一個〈願望〉想要實現。」
少年以十分迫切的表情回答道。
〈願望〉──是精靈王賜予精靈劍舞祭冠軍的奇蹟。
那時,少年的話為少女帶來了靈感。
(對喔,若是精靈劍舞祭的〈願望〉,我的力量或許也能……)
抵達比賽會場附近後,少年將少女輕輕放下。
「到這裡應該能自己回去了吧?我還有下一場比賽。」
「嗯嗯,謝謝。呃……」
「嗯?」
「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
「蓮‧阿休貝爾是假名吧?我想知道你的真實姓名。」
「……」
少年猶豫了一會後──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